斯帝罗兰“水银毒床”事件再现四大疑点

香香公主呵呵 收藏 1 1150
导读:金富士家具制造有限公司生产的斯帝罗兰品牌软床靠包莫名出现水银,因消费者不愿报案陷入调查僵局

消费者为何不愿意报案?

货品发送为何迟到一月?

送检样品是否出自当事人?

“水银毒床”枕套没有毒?


这段时间频掀波澜的仙居一家三口“汞中毒”事件因层层谜团变得更为扑朔迷离。事件疑点越来越多,而消费者不愿报案使警方无法介入调查。近日,斯帝罗兰品牌生产厂家金富士家具制造有限公司已向广东鹤山警方报警,鹤山警方已受理此案,并出具了报警回执。

事发:买床14月后发现水银

根据当事人向媒体发布的消息称:事情发生在今年7月17日,浙江台州市仙居县城关蔡先生与郑女士,因为自己10个月的儿子意外尿湿床上的靠包,郑女士将靠包拆下来洗,居然发现内芯有一粒一粒的水银。7月21日,厂家派专员赶到仙居,现场拆开另一只靠包,发现里面的填充物同样含有水银。

发现水银后,郑女士一家三口随之去医院进行检测,发现一家三口尿液中的贡含量超标。

此床是郑女士在2007年4月17日订购的,4月30日厂方便从仓库发货,大概5天时间就能到达经销商处。奇怪的是厂家发货后,货品于6月2日才送达郑女士手中。而直到今年7月17日,软床在使用了14个月后才发现问题。郑女士称:“买了床后,我一直没有拆过靠包,一直保存原样的,直到儿子尿床后才发现问题。”

台州警方:需要消费者报警才可立案

不久前记者在采访浙江省台州市公安局与仙居县公安局派出所时,两个公安机关都承认,斯帝罗兰品牌生产厂家金富士家具制造有限公司已派专人到当地报案。但台州市公安局刑侦科的工作人员又称:“郑女士一家三口汞中毒事件,作为受害人,他们完全有权利进行报案,但就8月14日的记录看,包括郑女士和蔡先生,均没有对此事报警,所以我们现在暂时无法介入。”

最新消息表示,金富士家具制造有限公司已向广东鹤山警方报警,鹤山警方已受理此案。

厂家:我们也是受害者

“在生产与销售环节我们根本不可能接触与水银有关的任何物质,而且所有的靠包生产是独立的,并不是缝制在床上,是可以任意取出来,我们是批量生产一大批同样的靠包,然后再随机搭配、放在床的包装上。所有的同类型的靠包,只有郑女士床上的两个发现水银,其他根本没有发现,而且是在出售14个月才发现,厂方可以十分肯定地说,这是一件非常典型的人为破坏事件。”斯帝罗兰生产厂家金富士家具制造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贾迎军说道。

对于贾迎军提到的,拆靠包抽检时,有当地工商部门工作人员现场进行监督,记者在询问仙居县工商局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消费者:我们需要1000万的治疗资金

8月16日,记者在上海见到了据说已水银中毒的郑女士与其儿子,她告诉记者:“自从水银中毒后,我们的重心就是为10个月大的儿子治病,为了这个,我们跑了7、8个医院,从7月发现问题到现在,已经花了10万多人民币了!”

对于迟迟没去报警,郑女士告诉记者:“我们已经向当地的工商部门申诉了,而且调查取证应该是厂方的事情,应该他们去报警。”

在一旁陪同的郑女士父亲则告诉记者:“我向厂方提出,需要1000万人民币的治疗资金,我认为这个数字是合理的。”

郑女士还向记者展示了几本不同医院的病历封面,但并不愿意让记者细看检验报告的内文。不过,在记者拍摄的其中一份新华医院检验单中,却发现郑女士的化验结果为“未中毒”。 出具检验报告的台州市疾控中心一孙姓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对送检的样本负责,但具体样本是否真的出自当事人,他们并无义务去细查。

顺德家具协会:

记者采访了顺德家具协会陈会长,陈会长表示:生产软体家具根本不会使用水银,而且水银的挥发性极高,很难在常态下保存14个月之久。

广东质量监督管理中心:

昨日,斯帝罗兰生产厂家金富士家具制造有限公司送往广东省质量监督管理中心的出事靠枕最外一层外套,被检验证实“可溶性汞含量小于1.0”,“就是说,送检产品基本不存在汞元素,即使有,也是我们目前高灵敏机器所无法检测出来的含量”,省质量监督管理中心负责家具检验的杨先生告诉记者。

检验报告出具后,记者拨打了浙江郑女士的电话,电话里她承认将靠枕交给厂方进行检验。当记者问道在拆下靠枕时有没有清洗时,郑女士明确地回答道:“没有。”

广东省质量监督管理中心的杨先生回答:“即使这个靠枕用水清洗过,也无法清除有害的汞元素。因为我们用的是酸溶法进行检验,这是很难做手脚的。”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