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应该会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五十四节 应该会赢


‘五二零’微笑地看了一眼发问的大鹏:“我可以告诉你,但不是现在,有一天你会知道。”


“那会死很多人。”大鹏淡淡地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现在死的人也不少。”‘五二零’背对着大鹏回了一句。


“没想到你会背对着我说话,不怕我出手吗。”大鹏突然问了一句。


“怕什么,你我实际上就是一个人,我们有同样的理想同样的抱负,如果你杀了我就可以完成你的理想,我绝对不躲。”‘五二零’缓缓地说道:


“你也可以,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大鹏微笑了一下说道:


“怎么会只留你一个人在这里?他们都走了?”‘五二零’转过身来问了一句。


“是的,只有我,帮主要我留下来看看你。”大鹏看着‘五二零’说到。


“你们的帮主可真是个人物,我刚才差点上了他的当。”‘五二零’冷冷地说到。


“刚才如果我们交手,吃亏的是你们。”大鹏接口说到


“我不会杀你,你也不会杀我,最后还是他俩拼。”‘五二零’点点头继续说道:“如果少主没有受伤,应该会赢。”


“但可惜的是, 他有伤。”大鹏接了一句


“你们的帮主确实很厉害,他能感觉到我对你没有杀机,所以才挑逗我们出手。”‘五二零’略微有点佩服地说道:


“帮主经历过太多的生死,这点本事还是有的。”大鹏淡淡一笑说道:


“是个难对付的家伙。”‘五二零’也笑着说道,但笑容即刻变成了杀机,一把圆月短刀在瞬间被拔了出来,然后迅疾地被投了出去,只是眨眼的工夫,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就带着腥腥的血气回到了‘五二零’的面前。


“是宫里的人,一个太监”,‘五二零’看了一眼被飞刀带回的人头说道:


“应该是魏忠贤的人,他也盯到这里了。”大鹏看了一眼人头后也是淡淡地说道:


“我们共同的敌人。”‘五二零’说了一句。


“可惜我们不能联手,否则除掉魏忠贤应该不是难事。”大鹏看着‘五二零’说道:


“我们之间还有敌意。”‘五二零’点头说道:


“准确地说是不可能化解的敌意,我们是两条路上的。”大鹏微微摇头说道:


“最后要看谁最强,谁强,谁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谁弱,谁就会失去一切。”‘五二零’充满自信地说道:


“或许吧。”大鹏淡淡地说道。


“有机会再见面, 我要回去了。”‘五二零’看了一眼大鹏说道:


“只要我们不退出,就早晚有交手的一天。”大鹏看了一眼消失在远处的‘五二零’自言自语道:


‘五二零’离开了小院,独自一人走在往回走的路上,孤独寒冷的夜是此刻唯一伴随‘五二零’的朋友,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没有人知道, 也不会有人知道。


“你好。”暗夜里突然传出一句问好声。


‘五二零’紧紧地捏住了自己袖中的圆月短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不知名的问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一个陌生的人向你问好,无论如何都是值得警惕和注意的,特别是现在,一句话一个眼神都可以要一条命的现在。


“谁?”‘五二零’的回问简单而明了。


“我是一个了解你的人。”伴随着一句回答,一个灰衣人出现在一片黑暗之中的边缘。



五十五节 不要紧张



“没有人了解我,就连我自己都不了解我自己。”‘五二零’冷冷地回道:


“不要紧张,我们不是敌人。”灰衣人微笑地说了一句。


“但也不一定是朋友。”‘五二零’丝毫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


“你的刀法真的很怪异,很难想象一个人能把苗疆最难练的刀法和武当的独门绝技‘索龙功’合而为一。”灰衣人说出了‘五二零’的武功路数。


“你对我真的很了解。”‘五二零’的话里透出了杀机。


“不要急着发出你的刀,我知道你有两把刀,一把带毒;一把不带毒。”灰衣人继续揭着‘五二零’的底。


“不管你是谁?我都希望你死掉。”‘五二零’对着一直把脸躲在阴影里的灰衣人说道:


“不要冲动,我只是希望和你做一笔交易。”阴影里的灰衣人感觉出‘五二零’要发招。


“如果你能活下来, 我就和你谈。”‘五二零’话音落下的时候,两把圆月短刀已经飞了出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对面的灰衣人应该很快就会倒下。


“很快很好的刀。”就在两把短刀飞回来的时候,灰衣人开口说了一句。


“能躲过我双刀一击的人是有资格和我做交易的。”‘五二零’看着眼前不远处一动不动的灰衣人冷冷地说道:


“谢谢, 你没有出全力,只有七成。”灰衣人略微平和的说了一句。


“人生处处有交易,如果你说的事情我不感兴趣,你会马上死。”‘五二零’对着阴影里的灰衣人淡淡地说道:


“你会感兴趣的。”阴影里的灰衣人自信地说道:


“说。”‘五二零’冷冷地从嘴里挤出一个字。


“帮我杀一个人。”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灰衣人说话很直接。


“谁?报酬多少?”‘五二零’的回答更简单明了。


“多尔衮,一千万两。”灰衣人迅速地报出‘五二零’想知道的答案。


“你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吗?”‘五二零’笑笑地回问了一句。


“当然知道,他是你的主子,所以我才挑选你去杀他,只有你可以杀掉他。”灰衣人知道的事情远远超过‘五二零’的想象。


“你知道的真是太多了,这样很不好。”‘五二零’微微摇了下头说道:


“怎么样,同意不同意。”灰衣人追问了一句。


“再加点, 我就同意。”‘五二零’对着灰衣人说道:


“加多少?”灰衣人紧跟了一句


“再加五千万两。”‘五二零’冷冷地报出了价格。


“你在开玩笑,一共六千万两。”灰衣人的声音开始变得冰冷。


“拿不起就别玩。”‘五二零’边说边捏紧了手中的双刀。


“我是很有诚意的。”灰衣人的语调里充满了遗憾。


“你可以找别人,这里现在有很多的高手。”‘五二零’看着对手说道:


五十六节 深不可测


“你是最合适的,可惜没有机会合作。”灰衣人的声音变得微弱起来,身影也好像向后挪了一点。


“告诉我你是谁。”‘五二零’对着慢慢后退的灰衣人冷冷地说道:


没有回答, 就好像突然消失在空气中一样,和‘五二零’说了半天的灰衣人神秘的消失了。


“刚才和你讲话的是‘甜月亮’,魏忠贤手下最有名的杀手。”不知什么时候,多尔衮悄悄地出现在‘五二零’的背后。


“请主子恕属下刚才言语不敬。”‘五二零’转身对着多尔衮施礼说道:


“没关系,激将之计,不过能值六千万也是很不错的。”多尔衮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在这里还是不要叫我主人了,低调一些,就喊我师父给我起的名字吧,‘亦无心’,和和。真是一个好名字,无心。”


“是,亦大人。”‘五二零’急忙改口称道:


“没有想到能在这里见到‘甜月亮’,他应该是在魏忠贤身边寸步不离的。”‘亦无心’喃喃地自语了一句。


“这京城现在不知道聚集了多少的高手,真是深不可测。”‘五二零’接口说了一句。


“多好啊,越多越好,能帮我们的就留;不能的就杀,还省得我们一个一个到处找了,我们岂不是方便了许多。”‘亦无心’看了一眼‘五二零’说道:


“我们的人手恐怕会不够,他们的实力远超过我们。”‘五二零’对着‘亦无心’有点耽心地说道:


“没关系,老人家过几天就会来。”‘亦无心’说完话,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而随即二人消失在已经快要泛白的天际边,一场可能发生的高手之战,在冥冥中避免了过去,这就是江湖的奇妙,很多可能的厮杀会避免;而很多不应该发生的杀戮却一直在发生。


“我出了价钱,但他没有答应。”‘甜月亮’对着坐在椅子里的魏忠贤说道:


“我估计他也不会答应,不过这样的事,有机会还是要试一下,我们都是大明朝的子民,能为皇上分一点忧也是我们臣子应尽的义务。”魏忠贤看着眼前的‘甜月亮’缓缓地说道:


“需不需要再试一次。”‘甜月亮’看着魏忠贤说道:


“不用了。”魏忠贤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别人出钱让你杀我,你会答应吗?”


“当然不会。”‘甜月亮’很快地答道:


“你不会杀我,他也不会去杀多尔衮,这是一样的道理。”魏忠贤慢慢地说出一句话来。



五十七节 以后有用


“昨晚我是有机会杀掉他的。”‘甜月亮’对着魏忠贤说道:


“不要动,留着以后有用,谁知道谁会帮到我们呢?也许是我们的条件不够,也许是他想要的不是钱。”魏忠贤若有所思地说道:


“除了钱,还有什么可以打动他的?” ‘甜月亮’问了一句。


“也许是地位,也许是别的,每个人都不一样的。”魏忠贤笑笑地说道:“你是为什么来到我身边的?”


“我觉得能在九千岁身旁做事是一种荣耀一种身份。”‘甜月亮’朗朗地回到。


“一样的,‘五二零’也觉得在多尔衮的手下是一种荣耀。”魏忠贤笑着说道。


“我可以直接去杀多尔衮。”‘甜月亮’对着微笑中的魏忠贤说道:


“很难,至少有二十个高手在他的身边,有些我们知道,有些我们不知道,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们千万不要动,先动就先死,我们要等。”魏忠贤冷冷地说道:


“这次他们是带了不少的人,但昨晚只有两个,我应该可以得手。”‘甜月亮’有点惋惜地说道:


“那只是表面,‘芒’早上来信告诉我,至少有两个‘药人’昨晚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多尔衮,你有把握对付他们四个吗?连我都不敢说。”魏忠贤摇摇头说道:


“他们连‘药人’也有?”‘甜月亮’有点吃惊地问道。


“连我也没有想到,而且还有两个,幸亏你没有出手,否则我都很有可能见再也不到你了。”魏忠贤看着眼前的‘甜月亮’淡淡地说道。


“‘芒’现在还在那边?好久不见了”‘甜月亮’追问了一句。


“是的,很久没有看到他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魏忠贤想了想后淡淡地笑了一下。


“对手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应该再叫些人回来。”‘甜月亮’想了一下说道。


魏忠贤看了一眼‘甜月亮’,然后慢慢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让‘一’和‘加里敦’都回来吧,也是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不知道功夫有没有长进。”


在魏忠贤往京城调人的同时,各方势力也在不约而同地做着同样的事情,只是或明或暗而已。


‘拥有小叶’永远是保持着优雅的身姿,曼妙的身材行走在缓缓的林间小路上,没有人不回头观瞧这美丽的女子,虽然在她身边还有四个浑身是血凶神恶煞般的壮汉,但这一切也抵挡不住路人投过来的目光。


“我真是给足你们封楼帮面子了,这么多年我帮过谁?这么冷的天我从南方来到这破京城,你们还一路上管着我。”‘拥有小叶’看着身边封楼帮派来保护自己的四个人气气地说道:


“这次帮主也是想彻底解决掉魏老贼,否则也不敢劳您大驾前来。”回话的是一个手持金刚杵的紫衣大汉。


“呵,呵,这样的事情就想到我了,好事怎么不叫我啊?”‘拥有小叶’对着回话的紫衣大汉追问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