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日本人是怎么说的吧

看看日本人是怎么说的吧。


1、日本经济协会理事长金森久雄在 >( 中译本 84---86 页 ) 中讲到: “ 战后日本经济的高速增长,也是由于所必需的钱得到了充分的供给才得以实现的,……日本银行的货币是供给通货的最主要的渠道 , ……日本银行向民间银行贷放 , 民间银行再向公司放款,……日本银行在超出自己力量以上的放款叫做“超额贷款“,日本为经济增长所必需的钱正是靠这种超额贷款供给的。 ”( 注意:这里丝毫没有提及储蓄。且我们知道日本企业的自有资金比率大大低于其他各国,大部分钱都是靠银行贷款)


他并进一步解释说 : “ 在实行金本位制时,由于货币的数量受到限制 , 若是经济活动旺盛,则银行自然拮据,不久经济活动的旺盛便告结束,在经济知识尚不发达的时候,人们把这种不合理的做法都称之为黄金的自动调节机能,并且认为是有益的东西。可是,现在已经可以做到不依靠黄金的盲目调节力来支配经济,而由中央银行根据自己的判断来调节通货量了。正因为如此,日本银行对通货管理的重大责任就在于要为适当的经济增长提供必要的通货。 ”


2、深受凯恩斯主义影响的池田勇人提出“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理论依据是:在国家高速增长的同时,如何能够使民众有更强购买力?如果劳动者的工资水平没有随着GDP的增长比例而增长,社会生产力与消费水平的巨大反差会阻碍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反之只有工人和农民收入倍增才能解决国家经济中内需不足、产能过剩问题。


3、在日本的制造业从乡镇工厂向国内市场的霸主,以及向全球企业腾飞的时期,日本努力关闭国内市场,彻底限制外资的影响力。


日本外资法开宗明义第一条就申明:“本法的目的是,只准许有利于日本经济的自立和健全发展以及可改善国际收支的外国资本进行投资。”


由此可见,日本采用的是正宗的经济学大师凯恩斯理论,“超额”使用本币、国债,严格限制外资,提高工资、福利扩大国民消费力,以需求拉动做大国内市场(外贸不到20%,高出低进),推动经济快速发展。


中国则相反,所谓“经济学家”使用的是来历不明的“黑”理论(源自张五常等歪论经济的乌合之众),名为“市场经济”,实质是“黑市经济”(“权贵私有化”,金钱挂帅,唯利是图,权钱交易,官商勾结),自己造的人民币不知道用,总是说自己没钱,要靠外资、外卖才能发展,只知道贱卖家产,低出高进,把洋人当衣食父母(外贸占60%)。对提高工资、保障民生畏首畏尾,生怕吓跑了老板没饭吃。


日本1960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仅395美元,1961年开始实行国民收入倍增计划,1987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17142美元,工资水平一跃而超过美国。


中国改革开放也30年了,生产了占美国30%的消费品,但工资水平仅为美国的4%。


两条道路,两种结果。


改革开放不是门户开放


改革开放如果是指解放思想,解放思想是指“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那就是一件大好事(如果理解为“法无禁止都可以干”,就不一定是好事,也可能是乱搞)。


因为真理总是越辩越明,解放思想可以使中国人心明眼亮,不光可以真正学到先进东西,还具有防止思想僵化和防忽悠功能。


但如果说改革开放是要解放外资,门户开放,那就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资本的牟利本性决定了资本是嗜血动物,外资只能为外国人谋福利,不能为中国人谋福利。外国资本进入中国,是要拿东西、抢东西走的,并不是来送温暖、做慈善的。外国资本非但不会帮助中国资本,而且要与中资抢市场,争资源,欲置中资企业于死地而后快。


今天中国太需要解放思想了!


因为只有在思想严重僵化、奴化的拉美化国家才有的国门洞开、外资泛滥、举国为外国老板创造财富的一幕,已经在中国悄然上演。


在外国资本的影响下,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心甘情愿地接受国外的垃圾理论,却把真正先进的好东西当作垃圾。


比如日本的外资法第一条,首套截止法(外国技术设备只准进口一套),超额贷款、国债,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终身雇佣、年功系列工资制度(日本的工资收入基本随年龄增长,无限期合同占80%),都是既先进又科学的好东西。日本不仅凭此快速跨入了最富裕发达国家行列,而且还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小(基尼系数0.28)、劳资最和谐的国家。


这些先进的发达国家对内都是奉行凯恩斯主义,都是国民优先,都很会用自己造的货币(国债、赤字、超额贷款等)为国民安排有效劳动(为国民服务的劳动),都把本国的劳动者保护的好好的,让企业、老板去市场竞争、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从不考虑什么“吓跑老板”之类的傻问题。


提高劳动价值,提高劳动者的待遇,也就是提高了消费力,而消费力就是市场。


有高素质的劳动者,有足够大的消费市场,还怕没有好企业吗?还怕生产不出好东西吗?


在这种高质量的市场竞争中被吓跑、吓死的老板,必然是淘汰货,而能活下来的企业,都是英雄好汉。


而中国的经济学家鼓吹的“市场经济”,却完全是另一种模式。既不是凯恩斯的两只手的市场经济,也不是亚当斯密的一只手的市场经济,而是连市场规则也不讲的黑市经济。


比如中国的银行把原始股贱卖給外国资本,使外资短期内获取5-10倍暴利,而这样的原始股中国的老百姓根本买不到,这能叫公平的市场交易吗?显然不是。


问题在于这样的黑市交易在中国却是合法的。中国的国企改制、招商引资、医疗教育改革、股票证券、公路收费、公共资源开发(房地产、矿产)等等,存在大量这样合法的充斥权钱交易的黑市经济。


在黑市理论的指导下,中国的一些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国企,都走上了“自主牟利”的“改革”之路,这是真正市场经济国家根本不允许的现象。


这种黑理论不保护劳动者而去保护垃圾企业,弃而不用自造的人民币而抢着用得不偿失的洋钱,不懂劳动价值,不知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而把洋人视作衣食父母。


中国需要学习外国的好东西,但日本的经验告诉我们:学习外国先进技术要靠自己,不能靠外资!


日本在学习外国先进技术方面成效显著,但不是什么外资带来的;


而那些外资多多的拉美化国家,则根本没有什么先进技术和管理。


外资出于逐利的本性,恨不得把所在国变成呆子、傻子,他怎么会把好东西传给自己的对手呢(与虎谋皮)?市场换不来技术,只能换来些外国货(技术还在人家手中)。


事实说明,不仅“外资越多,国家越衰弱”(郎咸平语),而且外资越多,国家越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