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四部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人事安排

而山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size][/URL] 身体日渐消瘦的人民军总政治部部长王学范笔记好林逸的吩咐,他又关切地询问:“林主席!关于对第二军再次回位到人民军序列的事,怎么处理?”他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内心里却是压不住地兴奋,能被晋升为人民军中将,是值得高兴的事,他的兴奋不仅源于获得了晋升,而是因为目前人民军中仅有四个中将,物以稀为贵,中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身体日渐消瘦的人民军总政治部部长王学范笔记好林逸的吩咐,他又关切地询问:“林主席!关于对第二军再次回位到人民军序列的事,怎么处理?”他表面不动声色,其实,内心里却是压不住地兴奋,能被晋升为人民军中将,是值得高兴的事,他的兴奋不仅源于获得了晋升,而是因为目前人民军中仅有四个中将,物以稀为贵,中将那是一种无上荣誉,也是在人民军中身份、地位的象征。

林逸想当然道:“自是一切照旧了!”

王学范见林逸未明其所指,谨慎提醒道:“林主席!我指的是第二军的那些人!”

林逸瞟一眼王学范,心里奇怪了:“王学范以前在基层时不是一个蛮有政治灵活性,蛮能体恤下情的人吗?怎一到上面就变得迂腐、呆板了呢?难道他还想法责众人不成?”他意味深长道:“迷途知返,浪子回头,金亦难换!何况第二军的大多数基层官兵都是被蒙骗的,我们又怎能不给予他们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呢?”

“好此甚好!”王学范欣喜道。

王学范出于第二军,他内心里更渴望能给予昔日的老战友老部下于机会,但他身为人民军总政治部部长,负有指导全军政治思想工作的全责,他得从全局出发,从防范于未然出发,从维护人民军军规军纪的严肃性出发去考虑问题。有了林逸的这一句话,事情好办了,他也不用再担心别人说他顾念旧情处理不公了!

想想军队叛乱给人民军造成的损失,吴命陵心有余悸,他见此事就此定论了,感觉不妥,忙补充道:“林主席!给予第二军机会,那是应该,我们可以对第二军大多数的士兵不动,但第二军的一些基层军官必须得动动!毕竟此风不可长,此事不可再啊!怎也得给其部队一个说话!”

对于第二军的处理,见有人又提出新的想法,王学范不好说话,心里祈祷,只望林逸千万不要改变主意。

这时,军情部部长朱达接着道:“那些被许仑关押的第二军师上以高级将领,我看就不用动了吧!毕竟他们都是受害者!”

总后勤部部长周炳坤不赞同道:“作为第二军整个领导班子对于发生第二军许仑这种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受害,那是他们无能的表现,理应让他们吸取深刻教训!”

吴命陵怔然,他刚的提议仅仅只是想对第二军基层军官进行调换,并未有要政治处理他们的意思,而且就是调换那些基层军官,他也没有想要动第二军那些师以上军官的意思。如此一来,倒有的得不偿失,会大大削弱第二军的战斗力,赶忙道:“第二军师以上军官经受考验,没有几个愿意跟着许仑走的,实事证明,他们政治过硬,不需怀疑,他们就不用动了吧!”

周炳坤坚持道:“人民军军队军政分家,所有决议由领导班子采取民主集中制讨论产生,他们让许仑一人独大,就是失职的表现。”

“此事说来轻巧,许仑声名在外,威信崇高,在第二军里谁能拂其意?何况,第二军当时又未配军政委,谁能制肘他?”众人不以为然地暗想。王学范对此深有体会,,他以前在第二军身为军政委,在军事上只要是许仑决定的事,他不仅很难令决议发生改变,就是连插话都难。要不是他一身正气,在作战时从不含糊,同样赢得第二军战士们的钦佩,可能他的命令下面的人听都不会听。造成这样的局面,林逸应负一定的责任,他对许仑的依重与宠爱,令人产生许仑是他的代言人的感觉。

林逸见大家争论又起,如不加阻挡,又会没完没了,忙截断道:“这样吧!为保证第二军的战斗力,第二军现师以上长官每人记严重警告一次,动就不必动了;而第二军连以上基层军官整体回南宁,政工干部进南宁军校学习,军事干部进南宁政治学院学习,其所缺军官从这一届的南宁军校进修生、毕业生及南宁政治学院的进修生、毕业生中择优调派。”

大家对林逸的这个提议都无异议,这样既对第二军进行了大幅度地改造,又未损伤到第二军的基本战斗力。

痛定思痛,林逸又道:“许仑事件的发生与王学范部长离开后第二军军政委一直未到位有关,部队一人独大危害巨大啊!”他扫视众人一眼,停顿片刻,问:“你们看这第二军军政委派谁去合适?”

这人事提名最敏感,如果提的是与自己关系亲近的人,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所以大家都是三缄其口,等候林逸开口。

林逸有气道:“古有举贤不避亲,唯才是用!你们连古人都不如?如若心中无鬼,又何惧别人的说三道四?”

朱达与林逸关系特殊,又是人民党组织部部长,见林逸的眼神瞟向他,便硬着头皮道:“如若陈辞少将在南宁,当然是最合适的了!”

大家赞同,就连林逸亦点头。陈辞稳重、细心,他的军事指挥才能在这次平息昆明叛乱中有充分的体现,更重要的是林逸信任他。如果不信任他,林逸又怎会在他离开南宁去粤西前线时,把南宁的安危及全家的安危托付给他呢?

“只是陈辞少将远在昆明,而昆明正值新定,那里更需要一个像陈辞少将那样的人坐镇啊!”周炳坤无不遗憾道。

吴命陵想了想道:“我提议由总后勤部的英南少将出任第二军军政委!”他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因人因事而认真的提议。

可话听到周坤炳的耳里,却不同了,他心中大惊:“英南少将走了,还有谁可帮我?”英南熟知军事工业,是不可多得的后勤人才,他总舍得让英南离开总后勤部?他有点怨恨地盯一眼吴命陵,不知吴命陵是故意拆总后勤部的台,还是故意为难他?他偷瞟一眼林逸,见其不动声色,知其不胜满意,遂放下心来,也跟着有点赌气地建议道:“我提议由总参谋部的柳为念少将出任第二军军政委!”

吴命陵愕然:“这周部长不是抬杆吗?柳为念少将是负责军事情报分析工作的,怎适合干政工?”

林逸怎知两人的花花肠子?就事论事地摇头道:“英南少将与柳为念少将两人都不合适,他们两人的工作性质太过专业,他们走后,一时没人能接替他们的工作,而且他们两人从未干过政治工作,我们还是另提他人吧!”

两人听林逸如此一说,均放下心来,两人相视一笑,方明白都误会了对方。

众人又提了几个人的名字,如总政治部副部长文明少将,南宁军校校长施南宽少将等,但均被林逸否定了,他认为文明少将刚从人民军第七军军政委位置上调上来不久,又下到基层部队去,那先前的人事调动不是显得多余了?而南宁军校还离不开施南宽校长,因此,他也未给予考虑。

几个人选均不合适,众人再也想不出有什么人更适合担任第二军军政委这个职务了。林逸见大家不语,微笑建议:“你们看杨莘如何?”

“杨莘?”众人惊叫,旋又疑惑问:“杨莘当然可以!只是林主席你怎舍得让他离开?”

林逸颇带感情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何况,我总不能总抓住他们不放啊?也该让他们下去发展了,下面更有施展他们才华的天地!”

周炳坤问:“杨莘下去了,由谁来接替他的军务秘书工作呢?”他有点担心,以前试过几个人均不能令林逸满意,这杨莘是唯一令林逸满意的军务秘书。

林逸笑笑道:“慢慢来吧!你们也可以推荐几个人选嘛!”

吴命陵趁机推荐道:“林主席!我看第8师师参谋长薛青可以!”他很赏识薛青,一直关注着他,上次林逸让薛青下去时,他就不太舍得,在第二军各高级将领被集体软禁后,他还为薛青揪了一把汗呢!

林逸想起在南宁防御作战指挥部里那位敢想敢言,思维敏捷的小伙子,赞同道:“可以!就让他上来吧!第8师参谋长总政治部另作人选。”

对第二军干部的处理有定论后,王学范无所顾虑了,尽量为第二军争取好处道:“此次许仑叛乱,对第二军的战斗力损伤很大,现第二军缺员至少一个半师,林主席!你看是不是需对第二军作些兵员补充?”

林逸肯定道:“这个当然,由总后勤部从南宁金鸡村新兵训练营调入部队补充第二军满员吧!”

周炳坤笔记下林逸的命令后,吴命陵接着提及另一问题,他问:“林主席!人民军第10师师长之职现还空缺,粤西局势紧张,需早日定好人选啊!”

林逸若有所思道:“现第10师由谁在负责?”

吴命陵道:“暂由第10师副师长陈英光负责!”

林逸问:“第三军古华军长有提议什么合适人选没有?”

吴命陵道:“由于粤西一直在打仗,古华将军没时间考虑这些问题!”

林逸想想道:“让在南宁政治学院学习的张军少将去第10师吧!”

王学范愕然:“这不会又引起第一军军长鲁万常中将的不高兴吧!”第一军以前接总部命令派遣出许多高级军官前往南宁学习,可最终能回去的却没几个,鲁成常对此满腹牢骚,他明里不敢对林主席发脾气,却把气全撒到了总政治部来了,说什么第一军每去一个高级将领,就被人劫走一个,还让不让他们第一军打仗了?像现在第5师师长朱宜松,第19师长曾真仁都是因学习学习就给学没了!

这些下面基层部队将领的小牢骚,没人跟林逸说,他自是不知道,他只知任何人都得听命总部的调遣。张军少将是林逸的老部下,在林逸率部西进入云南时,他是原第一师第二团团长,原琼台讲武堂的学生,曾在林逸滇池湖边失踪后,跟云南省乡勇血战河阳城。后来,人民军扩编,他与他在第二团的搭档成名政委一起荣升,分别任第一军第3师副师长和第3师师政委。

尽管担心第一军鲁万常军长的抱怨,担那些都是拿不上台面的东西,王学范无奈只得准备事后私下向鲁万常作一番解说,被鲁万常一顿牢骚是免不了的了。

会议已开了两个多小时,渐近中午,吴命陵见林逸有结束会议的意思,他马上把自己心里憋了许久的另一个问题提了出来,他急急道:“林主席!我建议扩编人民军正规军规模!现下我人民军应对周边强敌,有点吃力!”他深层的意思还是担忧粤西雷州半岛作战指挥部古华总指挥的军权过大,有意削弱其对部队的控制力。上次他曾向林逸提及此事,但被林逸一口否决了!此次他想借四人之力,意图重新说服林逸。

林逸蹙眉,深思的眼神注视吴命陵,见其亦一动不动地对视,神情严肃,似是下定决心死谏了,不免有点动容。他收回眼光,以询问的眼神扫向另三人,道:“你们怎么认为?”

朱达性情直率,他不若假思道:“此建议甚好!人民军早应扩编,何况又值人民军此番实力大损,更应扩编了!”

王学范从另一个角度考虑问题,同样赞同道:“各预备役师其实质与常规军在作战上并无二异,仅在装备及经费支出上略有不同,但在部队的统一作战上,预备役师的无序却给指挥造成很大的不便,我认为今后在正面战场上,不应有预备役部队存在。”

林逸认真听讲,表情时有变化,他还有疑难未解,而负责后勤的周炳坤又一直不言,他亦难以作最后的决定。他知道周炳坤对扩编一直持否定态度,没有他后勤部的支持,扩军只是一句空话。

周炳坤思想斗争激烈,衡权着方方面面的得与失,他见林逸望向他,知道不能再沉默,便狠咽一下喉道:“我也赞同扩军!”

林逸惊讶,而另三个双眼亮光。周炳坤接着道:“扩编一个军,人民根据地财政还是能承受的,但装备的配给上人民军后勤部还有一定的困难,这主要是火炮及特种军需物资方面缺口比较大!但这应不是阻止扩军的理由,因为这些可以慢慢来,后勤部保证可以在三个月之内提供充足的装备。”

众人兴奋,有了总后勤部的保证,就有了扩军的基础,他们齐把希冀的目光望向林逸,等待他的最后拍板。

林逸心里却暗叫苦:“事情哪有如此简单?人事的安排都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何况还需与人民根据地政务院协调,这又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麻烦。”但想想目前的情况,扩军又似乎是唯一的办法!他不由无奈苦笑。

他深陷沉思,慢慢站起来,走到窗旁,望向窗外被寒风吹卷的落叶,他的心就若那一片落叶,飘浮不定,总难落稳。

四个人静静注视着他高大的背影,见其如此难于决定,亦在不住反省自己的建议是否合适?自己的想法是否简单了?

一阵狂风起,窗外传来沙沙的风声,林逸猛然回身,郑重道:“好!就依大家的意见,扩军!新增设人民军第八军、人民军第九军!”

“啊?”四人惊叫,“两个军?”他们不明白林逸怎会一下转变如此之大。

“对!两个军!既然要扩军,就一步到位吧!”林逸不理四人的惊讶,雄才大略道,“王部长的建议可取,以后在正面战场上,实不宜再有预备役部队存在!”

他停顿片刻,又接着道:“以前我亦是太过古板,太过循规蹈矩了!要求每一个军都须标准化建议,其实,什么事情都应从实际需要出发去考虑问题,而不应被一些人为设定的框框套住了自己的思想。人民根据地尚能承受多两个军的军费支出,而装备上的不足,就按周部长所言,慢慢来吧!”

这次的扩军,好处多多,自不用再言,吴命陵平静下兴奋的心情,问:“怎样设置新增的两个军呢?”这是他现在最关心的事,他心里有想法,但他知道林逸如此决定,心里肯定也是早有蓝图了的。

林逸笑笑道:“还是吴部长你自己说吧!”他怎能不明白吴命陵此时的心情呢?

吴命陵振奋精神,胸有成竹道:“我提议以南宁预备役1师、湛江预备役师、高州预备役师、百色预备役师四个师为基础组建第八军;以元江预备役师、临安预备役师、合浦预备役师、博白预备役师四个师为基础组建第九军。”

林逸点头道:“好!这八个预备役师均经历过炮火的洗礼,依他们的战斗力升格为常规军并不为过。”

王学范不关心哪几支部队能获得升级,他关心的是另一问题,他紧跟着问:“林主席!这两个军的人事怎么安排?”

林逸心早定,道:“我建议陈辞少将担任第八军军长,南宁政治学院副院长程志光担任第八军军政委,第三军军参谋长朱昊调任第八军军参谋长;第三军第九师师长周宁涛担任第九军军长,南宁军校校长施南宽担任第九军军政委,总参谋部作战室主任韩寒少将调任第九军军参谋长。这样,你们看如何?“

王学范又问:“好是好,只是那些空缺下来的位置又由谁来增补呢?”

林逸道:“空缺下来的职位,由原来的副职接任即可!”

王学范默念刚刚林逸提议的那份名单,觉得有些地方尚需斟酌,便委婉道:“第三军军参谋长、第三军第九师师长,总参谋部作战室主任三个职位由副职接任尚可,南宁政治学院副院长之职亦可慢慢物色人选,但南宁军校校长之职直接由副职提升,是否有不妥之处?又何况昆明那边新乱不久,怎可让陈辞少将离开呢?”

林逸想想,道:“昆明方面确需一位可靠之人坐镇,但不一定非陈辞少将不可,我看就让总政治部副部长文明去昆明吧!那边的军务就由他负责了!而南宁军校校长之职如大家选不起合适人物,就暂由我代任吧!目前这一段时间我还得呆在南宁,不过,这校长人选你们也需尽早落实。“

让文明去昆明没什么人不放心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明比陈辞呆在昆明更合适。只是这样一来,总政治部工作繁重,全压在王学范一个人身上了。

林逸见大家都没意见,便宣布散会,坐了三个多小时,个个腰酸背痛。林逸边整理文件,边最后吩咐:“请各位严格遵守会议纪律,尚未形成正式文件的东西都有微调的可能,不得向任何人透风,以免人心惶惶!”

四个人先后走出林逸办公室,吴命陵走到最后,见前面三人出去后,他又折回,轻声道:“林主席!”

林逸抬起头,疑惑道:“还有什么事吗?”

吴命陵欲言又止,咬咬唇道:“林主席!此次提升原第三军的第9师师长周宁涛为第9军军长是不是••••••?”

林逸皱眉暗忖:“这个吴命陵是不是太过敏感、太过谨慎了?”但他还是解释道:“应没什么问题,我们应该相信自己的干部,何况,提升周宁涛也有削弱第三军实力的意思!”

吴命陵转念一想,觉得林逸所说有理,尽管下面传言周宁涛是古华最依重的将领,也是其一手提拔的将领,但当周宁涛与其平起平坐时,可能事情将变微妙了!试想,两个同等地位的人,谁会对谁言听计从?

其实,吴命陵确有点多虑了,古华对第三军的控制大不如以前,自从上次粤西大撤退后,林逸采取霹雳手段,追究相关部队责任人的责任,已撤换了第三军的第10师与第11师的师长,而新到任的两位师长都是从其它部队调入的,他们岂会对古华唯命是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