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的血液在沸腾

这并非鬼故事,请耐心看完

那一天我们的行动有些不顺利,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个子司机竟然手紧紧抓住方向盘不肯松手.我们开始只想抢劫车辆与钱财,我们必须连夜离开这座危机四伏的城市.可他不配合我们,一边根我们厮打一边呼救.他的倔强最终惹怒了黄毛,黄毛将横在他脖子上的匕首狠狠一扎,,顿时仙女学如注.我吓得发抖起来;"大哥,他要是死了,我们会更麻烦的."黄毛说;"那是他自寻死路,怪不得我们!"说着,又朝血户处狠狠扎了一刀.那人握方向盘的手这才松开,圆瞪的双目瞳孔也渐渐扩散.

黄毛冷冷地看着我说;"把他拖下去找个地方埋了."我不敢动.我没有接触过死人.黄毛只好自己动手.在车门口,尸体的脚卡住了.黄毛说;"你而已是死人呀!"我只好壮着胆子去抓死人的脚.突然一个怪异的声音传来,传进我耳朵;"我会报仇的!"我感觉浑身的寒毛都竖立了起来,黄毛也有些吃惊,因为这声音是从死者汩汩流着血的喉咙处发出来的.听起来特别阴森.


我不敢再抓死者的脚了,只是缩在座位上一个劲的发抖.我已经跟了黄毛半年,我协助他抢劫商场,盗窃车辆,但我从来没目睹过他杀人.黄毛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要多练练胆!"他把试题处理了.上车后,黄毛说,这地方偏僻得很,十天半个月没人会发现这人的尸体.我哆哆嗦嗦地点了点头.单愿如此.

黄毛一边开着车,一边要我查看那小子包里有多少钱.我小心翼翼地翻找.钱不多,只有三张银行卡,500元现金,还有一张献血卡,一张工作政,政见上写着死者的名字;周罗生.为了这么点钱就丢了命,我为那小子不植.路过一荒坡处,黄毛叫我下车把包处理掉.回来只后,黄毛就把车开得非快了.他兴奋底说;"我们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又有一番新作为了!"

黄毛是一个飞车党人,他的半生都展转在各个城市之间.他在一家超市找到了我,当时我正往兜里塞一瓶价格昂贵的洗发液,他叫我放下东西跟他走,我还以为他是那里的保安,出来后黄毛对我说,你这个样子还出不了道,先跟我练练吧!我们俩就连手了起来,办什么事情都方便得多,可我却没想到黄毛会杀人.

在一出斜坡,车突然失控了,我紧张地抓住黄毛的手,大叫;"大哥,快踩刹车!"我发现黄毛的脸边得煞白,我不由得朝刹车处看了一眼,刹车失灵了!因为黄毛的脚紧紧地踩住了刹车.一声巨响,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医院,医生说我很幸运,车子冲下悬崖的时候把我从窗口甩了出去摔得不醒人事,幸好没摔下悬崖.而我的同伴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摔下了悬崖头破了,腿断了,肝脏也受损了.我冲进急救事的时候,几个医生护士正围着黄毛输血,敷药.医生说,因为黄毛是特殊的RH型血,医院的血库没有这种血型,联系了其他的医院才有的.是别人捐的.看着别人为黄毛忙的时候,我不禁佩服黄毛的先见之明.如果这写证件落到交警手手里,我们还有这么好的待遇吗?

我守在黄毛的床前心里白思不得其解,刹车怎么会失零了?一袋血将输完的时候,黄毛突然坐了起来,.我问他怎么回事了?,他不回答掐住自己脖子吼道;"不能呼吸!不能呼吸!"医生和护士都跑了过来,医生对护士说;"难道是血袋问题?"护士慌忙拔掉针管,翻看了一下确定没有错."怎么会是这种症状啊?血液出错也不是这样的啊!"

黄毛咆哮着,喘息着,挣扎着.气息越来越微弱,但他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头顶上方的血袋.直到身子边得冰冷僵硬.瞳孔慢慢扩散.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上去.血袋上登记着;RH型血.供血日期;2008年3月.供血人;周罗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