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北京、上海、香港等地的很多媒体都在心急火燎地找一个河南人。


这个人叫崔华,53岁,温县黄庄镇韩村一个小鞋厂的老板。媒体找他是因为他生产的“天狼”和“超越”牌解放鞋,正在欧美数十个国家热卖,每双售价75美元(约合人民币500元)。而在国内,其他品牌的解放鞋,最高售价也不过6.6元人民币。


■ 惊讶


河南产“解放鞋” 卖出75美元高价


媒体争着找崔华缘于一篇报道——《中国“解放鞋”风靡欧美 每双售价75美元》。


报道写的是一种名为“Ospop”的运动鞋,Ospop公司由美国人班·沃特斯创办,鞋子由河南焦作市温县的天狼鞋厂设计和制造。这篇报道写到:“Ospop的灵感来自中国工人,甚至它根本就是根据中国民工穿的‘解放鞋’而设计的。”Ospop解放鞋每双售价75美元,目前已售出逾7500双。


“那篇报道写得不错,沃特斯卖的解放鞋就是我们生产的。”崔华说。


在崔华看来,记者们奇怪的地方,不外乎两点,“一个是价格,中国内地市场上卖的解放鞋,最高的价格也不过6.6元。另一个是改良,怎么改的?”


8月21日上午,在崔华带领下,商报记者参观了焦作市天狼鞋业有限公司,试穿了一下他们生产的售价75美元的解放鞋。


“大体来说,这还是解放鞋,但严格来说,这已经不是解放鞋了。它没有强烈的橡胶气味了,穿着不臭脚了,风一吹透气,落上水不湿,更耐磨更舒适。要是用一句话来形容呢,就是穿上它,脚会舒服得懒洋洋的。”崔华说。


■ 相识


“一千多公里,他找到了我”


在崔华看来,认识沃特斯是老天的安排,“一千多公里,他找到了我”。


这之前,崔华生意惨淡,“徘徊在倒闭边缘”,“我是1994年进的这个厂,2005年4月,因为亏损严重,镇里把厂连同100多万债务,全给我了。”


当时的天狼公司,生产的还是老式解放鞋,产品多为建筑工人使用。


而这之前,沃特斯则一直在上海拓展其家族的石化事业,从没有卖鞋的打算。


但是2005年9月,这两个相隔千里的人发生了关联。


“这是沃特斯后来跟我讲的,一天,他走在上海的一条路上,迎面来了几个建筑工人,他一下子被他们穿的解放鞋迷住了,有点褪色,看起来淡黄,但是显出了高雅、闲适的韵味。”崔华说。


最终,沃特斯请求这几个工人脱下了他们的鞋,“尽情欣赏一番,并记下了‘焦作天狼’等几个字眼”,然后,沃特斯找到天狼公司的电话,按下了按键。


正是这一个电话,催生了售价75美元的改良解放鞋。

■ 联手


接到老外电话,还以为碰见了“假鬼子”


说起往事,崔华经常要笑出声来,比如沃特斯第一次来电话,崔华就被“搞晕了”,他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老外想和他合作,他甚至认为,这是个“假鬼子”。


见了面,沃特斯是这么说服崔华的,“你的鞋子很好,就是不时尚,你不时尚就卖不上价,如果你能把鞋子做得很时尚,我就能把它卖到美国,咱俩都有钱赚,我不是叫你贴牌,还是你的牌子,我是你的代理商。”


崔华无话可说了,“那就合作吧”。


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绞尽脑汁,在一次次“NO ”中修改了50余次,终于让沃特斯满意了:更人性化的胶底,更时尚的颜色,看起来有种朴素的美。


2007年1月,沃特斯和崔华签了合同。


合同给了沃特斯很大权利,独家经销北美及欧洲15个国家和地区,对天狼公司今后的新品牌,有优先经销权。


但沃特斯也有很大“压力”:第一年必须销售2.5万双,次年必须销售12.5万双,第三年也就是2009年必须销售23万双。完不成合同自动终止。


“沃特斯是很优秀的商人,他一个人硬生生打开了美国和欧洲市场,把每双鞋卖到了75美元的高价。”崔华说。


那么,这75美元,崔华能从中得到多少呢?


“其实我们没有生产整鞋,鞋垫、鞋带等是福建一个厂生产的。那是非常高档的,一双鞋垫6元,一副鞋带3元。我给他生产的鞋,按人民币结算,每双22.7元,能赚6元钱。”崔华说。


不过,合同履行得并不顺利,因为他最初的产品,质量还是不能让人满意,整个2007年,沃特斯才销售了5000双。


经进一步改良,2008年元月,他们重签了合同。


“今年不一样了,目前他已经销售了7500双。”崔华说,依照他所了解到的市场情况,3年内沃特斯年销50万双不成问题。


■ 火了


沃尔玛也抛来了橄榄枝


现在,崔华的鞋厂已成“国际知名企业”,不断有外企给他下单——主要是外包和贴牌,比如,“刚刚给以色列发了4单货,每单2.9万双,给意大利邮了60双样品,正在国际上参展”。


而外销也让崔华尝到了甜头,“公司现每年能产210万双解放鞋,其中内销150万双,但这150万双的纯利润比那60万双外销的利润差了一大截。”


“前段时间加拿大沃尔玛方面给我们下了100万双的单子,我们没接。还有英国的一些单子,没做。要不,我们今年能生产600万双鞋。”崔华说,没接这些单子是因为今年情况有些特殊:天狼公司位置偏僻,“2008年起又经常停电,4月份和5月份差不多停了整整两个月”,为此崔华不得不购买了发电机组。


另外,“我们的厂房、机器都不够,只需要再投1000万元,把厂房扩建了,我就能把企业的利润提高到一年上亿元”,但是在当地,没有放款权利的金融机构对他爱莫能助。


不过,崔华说他不担心,“我保证,3年内,我们公司会叫很多人大吃一惊”。


在崔华的盘子里,已经打开市场的芬兰、德国、意大利、土耳其、英国、斯里兰卡、墨西哥等地,年销量达百万双;而以色列,2008年就会突破100万双;印度,如果加工上得去,能达到150万双……


“现在,我的眼界很宽,梦想也很大。”53岁的崔华说,“这是个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