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看CCTV的转播,你很容易将北京奥运会当成一次规模空前的全运会,这家电视台每天雷打不动地往国产“荣誉殿堂”里添上几双手印,当然这些手印全部Made in China,这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原来这半个月的英雄全是我们自家人。这家电视台最不可理喻的行为还有:它宁可重播乒乓球预赛,延播女足三四名决赛,也不肯转播女足决赛,更可气的是,它又在那个号称要与我们“一起看奥运直播”的频道还两次切入这场决赛的片段,每次几分钟,这是明目张胆地调戏。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昨天说北京奥运足球赛让他有两个想不到,现在他终于有三个了。当然,如果你的耐心足够好,可以选择通过这家电视台慢得令人绝望的网络断断续续地看,我耐心不够好,万幸的是我居住的城市可以看到香港电视,感谢本港台,我没错过精彩的加时赛。


巴西足球和美国短跑一样不走运。“穿裙子的贝利”玛塔和她的姐妹们本想用一块金牌安慰巴西球迷破碎的心,但最终足球王国还是与奥运足球金牌无缘。比赛一结束,玛塔顿时泪流满面,球场里掌声四起,那一刻,没有人再喊谢亚龙下课。在英雄主义的旋律响起的时候,足球的归足球,中国的归中国。不过据在现场看球的朋友报告,比赛沉闷的时候,还是有球迷试图用“谢亚龙下课”激励场上球员,所以我大胆设想,明日午时,当阿根廷与尼日利亚决战鸟巢,群情振奋之下,谢主席极有可能成为继刘翔、史东鹏之后,在国家体育场独自享受万众呼喊的第三人。


谢主席如此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原因千万重,这里但说一件圈内流传甚广的小事。话说两年前的某天,谢主席御驾亲征香河训练基地,中国青年女子足球队员们正在训练,谢主席与自己的嫡系部队相见不相识,左右悄悄提醒这帮身穿鲜红阿迪“中国之队”球衣的姑娘是正在备战亚青赛的青年队,谢主席恍然大悟,然后亲切地问几时出征,待商瑞华禀明后,谢主席说:“其实我知道时间,我只是问问队员知道不知道,别到时候被人拐走了都不知道。”瞬间雷倒一片,个个“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


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中国足球这个熊样了吧。需要强调的是,国奥队一平二负共三场不胜四停五伤六废竟敢提七八九名十分大胆,十射九偏凑得八传七断六停五失四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谢主席竟然表扬他们打出了气势;女足技不如人,但好歹进入复赛,谢主席却给予“无斗志、无精神、无技术”的定性。非常人行非常事,难怪足球场内的观众如此想念谢主席。一次次的“谢亚龙下课”让梅西、小罗这样的国际巨星了解到原来谢主席才是北京奥运足球场上真正的大人物。其实谢主席何只是大人物,他和他麾下的国奥球员们完全有资格成为本届奥运会足球比赛的双料VIP,Very Important Person 和Very Impotent Person。汉语里,双有时候就是二,谢主席天下无双,相当地二。


二得让“知道分子”有辱斯文。著名的“知道分子”梁文道就在得知谢主席对女足作出三无产品的定性后激动得锵锵复锵锵,三字经脱口而出。文道兄不惜抛弃一直保持良好的知性美,打出二记有力的点射,我想深层原因可能是他从前不知道“叉腰肌”为何,大家都知道知道分子最怕别人说他不知道。叉腰肌将成为中国足球对本届科技奥运所作的重大科技贡献,在球迷们发现男足射无力的病灶在于海绵体之后,谢主席终于找到了阻碍女足进步的根源。让恐韩症、恐日症通通见鬼去吧,伟大的中国足球将从此走进“男练海绵体、女练叉腰肌”的新时代。


二得惊动了党中央。昨天,胡哥亲切慰问即将参观残奥会的中国代表团,其间特意和我国首次参加残奥会七人制(脑瘫)足球比赛的球员们见了面,并以八字相赠:“自强不息、奋勇争先”。印象中,这是胡哥第一次给中国足球题字,这充分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在全社会的关心下,残疾人也有机会踢足球,并值得赋予重任,这很人文关怀,很和谐奥运;二是胡哥认为给残疾人球员题字会鼓励他们身残志坚,但如果给国奥队员题词,则会刺激他们更加身强脑残,从此以后,他们不但敢被皇家园林巡游者打,还敢被皇家牧场巡游者、皇家鱼塘看守者打,至于谢主席,他可能连俯卧撑都不屑做了,直接升级去玩踢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