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 第四章:望江东(1) 第二节:魏延的选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6/




建安十三年九月十九,奉命追击刘备的曹军虎豹营骑兵在汉津渡口以西遇到了关羽率领的数百刘军骑兵的阻击,经过了几场小规模的百人级战斗,曹军的攻击势头终于被遏止在了章山一线,南北迂回分进合击的徐晃、张郃两军在戒备森严阵脚稳健的数千刘军生力军面前只试探性地发起了一次进攻,仅仅两刻光景,上千名徐州老兵迎面泼来的箭雨便让两支已经精疲力尽的曹军骑兵扔下了一百多号人马。望着对面步兵阵线在夕阳下反射出的一片片耀眼光芒,徐晃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对方步兵手中的兵器和身上的铁甲在反光。


虽然只走了一个照面,但徐晃立即意识到,面前这支将近七千人的敌军,远非当日在长坂坡与自己鏖战的那支敌军可以相比,无论是装备、士气还是作战经验,眼前的军队均远胜那支敌军。仅从气势上,徐晃甚至以为这支军队的战力远远超过了曹军中的河北籍部队,甚至超过了那些在官渡之战时还是新兵的河南籍部队,与淮南之战时的部队相比甚至也略占胜场,唯一能够在这支部队面前不落下风的曹军恐怕只有那些青州兵了。


徐晃突然开始有点理解曹操对刘备的重视了,这个冒牌的皇叔虽然屡战屡败东奔西走连一个像样一点的立足点都没有,但是却在身边有意识地保留了一支沙场经验丰富的老兵部队,无论多么困难的处境下,这位左将军都没有抛弃他们,若不是近日亲眼得见,打死徐晃也不会相信刘备手中还握有这样一支生力军,仅凭这支部队的战斗力而言,长坂坡之战若是他们在场,胜负殊难逆料。在南征前,丞相府方面对刘备的总军力计算是两万人上下,但是却没有人料到其中竟然有将近七千名如此质量的士兵,若是刘备真的全军出动,在南郡和曹纯一决胜负的话,绝非一点胜算都没有。但是刘备竟将这样一支军队刻意地隐藏了起来,直到此刻才亮出底牌,这位左将军,他心中究竟打着什么样可怕的主意?


难怪曹丞相一直重视刘备而轻视刘表,这样的军队,在荆州只怕一支都没有。


在徐晃犹豫的同时,刘备也在犹豫,在抵达了内方县接掌了军权之后,他心中便立即开始盘算起能否将这支曹军追兵一举歼灭在章山之下。他并不清楚曹军究竟追来了多少人,在敌情的侦查和遮断方面骑兵天生就是步兵的克星。但是从这几日追击的速度和战斗的烈度整体判断,他觉得曹纯似乎并没有将全部主力骑兵用来追击自己,这纯粹是一种战场直觉,没有任何情报可以佐证,但刘备还是认为,如果在章山和汉津附近背水列阵的话,再加上撒出去接应张飞的关羽骑兵自背后夹击,这一仗己方的胜面比较大。


但是他仍然在犹豫,原因有三。


第一,目前刘琮已经投降,理论上汉水以西已经是曹军的内线,而自己这支仅存的军事力量此刻实际上是在进行战略层面上的外线作战。目前情报系统完全被破坏,而有限的骑兵部队目前根本无法支撑起如此庞大的情报体系,此刻在汉水西岸每多呆一个时辰危险便增加了一分,曹操的主力大军若是全力开进,此刻应该正在襄阳以北渡过汉水,荆州地方武装被接受仅仅是个时间问题,在这里拖得越久,对自己越加不利。


第二,关羽的骑兵数量太少,而且是单马作战,没有马力补充,接应到张飞所部之后马力便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且为了照应张飞部的步兵,机动能力上受到了更大的限制。因此自己虽然很有把握迎头击溃来犯之敌,但是却并没有包围并彻底歼灭这支骑兵的足够实力,再怎么说,这些骑兵的马蹄子也要比步兵的两条腿要快一些。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曹军的这支虎豹骑尽管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战斗力也仍然不可小觑,真的打起来这必然是一场硬仗,己方的伤亡当不在少数。但与当阳之战不同的是,目前自己手中的这支军队都是由作战经验丰富的徐州老兵组成,其中甚至还有数百名资深的平原兵,这种士兵每一个都像金子一样宝贵,这些士兵是刘备未来争夺天下最关键的资本。如果说前些日子的当阳之战是不得不打的,那是因为当阳一战让数千没上过战场的菜鸟见了血,对于刘备而言,带走的这数千残兵将在未来的日子里经过训练一步一步变成战斗力可观的强兵,当阳一战表面上看是刘军战败逃走,实际上刘备是捡了大便宜的。但是眼前这一战就显得没有必要了,参战的全是老兵,每一个折损都是极难补充的,而消灭了眼前的这支虎豹骑,真的能对阻止曹操占领荆州起到什么作用么?


心中犹豫不决的刘备把这三条理由一条一条讲述给了他的新任军师中郎将诸葛亮,请这位新上任的参谋长来帮助他分析利弊。


自从徐庶离队“北上寻母”,诸葛亮的心中无比松快,他这个新晋幕僚终于得到了刘备这位左将军的信任。军师中郎将这个职务虽然并不高,但是却是一个有机会参与核心军事机密的职位,在刘备的左将军府中,这个职务已经是众幕僚当中最为显赫的了,这意味着他将以首席军事幕僚的身份参与接下来的一系列军事策略的拟定和实施。当然,刘备的信任并不是没有条件的,单纯的忠诚并不能够巩固自己在军中的地位,只有实实在在的能力和见识才能让自己在这个位子上真正坐稳。


“我听说主公曾经对简文和等人说过,我军摆脱目前困境的唯一指望便是让曹军占领江陵控制荆州水军,可有此事?”诸葛亮问道。


“确有此事,文和他们以为不可思议,孔明以为呢?”刘备轻轻梳理着花白的头发含笑问道。


诸葛亮沉吟了片刻,淡淡笑道:“若如此,这一仗不打也罢!”


刘备默默地注视着远方,长长吁了一口气,问道:“理由呢?”


诸葛亮自信地道:“这一仗打了对我们毫无益处,此时削弱曹军的骑兵军力同时也是削弱我军的军力,未来不管是协助大公子防卫江夏还是反攻南郡,甚至是收取江南四郡,都需要兵。现在把兵消耗掉不能扭转南郡的战局,也不能阻挡曹操南下的大势。若要联合东边的话,我军的军力越强,才越有说话的本钱,我军的实力若是被削弱得过分了,只怕东边先吞了我们的心思都要生出来。未来若要击败曹操夺回荆州,没有手上这支兵是万万做不到的。”


刘备苦笑道:“时局已然如此,难道我们真的还有回过头争夺荆州的那一日?”


诸葛亮冷冷一笑:“放任曹军夺取江陵,主公已经把江东孙氏逼到不得不战的地步了,时局……时局的转机就在眼前……”


刘备转过头,十分赞赏地看了诸葛亮一眼:“我果然没有看错,孔明的眼光见识,果然在文和等人之上……”


随即,他叹了口气,道:“只是话虽如此说,毕竟我们是弱势,局势并非全然掌握在我们手中,江东是否参战,是否能够与我们联合,还要看曹孟德和孙仲谋的态度啊……”


“事在人为——”诸葛亮斩钉截铁地道,一对明亮的眸子灿然生辉,竟让略有些气馁的刘备看了都凭空生出一腔血气来。


“哈哈……好一个事在人为……我在马背上摸爬滚打了半辈子,竟不如你一个书生之勇,真是老了啊……”刘备哈哈大笑起来……


徐晃张郃终究没敢冒险,就在关羽和张飞的旌旗出现在远方的烟尘中的那一刻,两位在曹军中资深望重的杂号将军下达了交替掩护撤退的命令。自樊城开始的这场长达半个月之久的追逐战至此终于画上了休止符。这一场仗刘备的军队损失了将近万人的兵力,所有辎重粮草全部丢弃,仅率一万多残兵利用十几艘大船渡过了汉水,踏上了江夏郡的土地。而曹军虎豹营前后仅伤亡不足七百人,战殁者只有五百四十一人,马匹倒是损失了将近四千匹。


汉水东岸,沙场余生的刘军士兵们搭起了帐篷,点起了篝火,吃上了五天来的第一顿热饭;回想起这五日来种种凄惨状况,那些刚刚从死神威胁中挣脱出来的荆州兵不禁失声嚎啕,战死的同袍们和被屠杀的亲人们仿佛就在眼前晃动,这些全凭一股气力硬撑到此刻的士卒们再也支撑不住,整个营区顿时一片悲声。


那些没有参战的徐州兵们用怜悯和警惕的目光关注着这些已经不再是新兵的新兵,他们的职责是巡营,防止夜间出现难于控制的营啸。


刘军的粮秣物资已经全部丢弃,此刻食用的全都是自内方县临时征集来的粮草和物资。


“内方县尉魏延,拜见左将军!”


“文长请起!”


刘备满面笑容地上前拉起了单膝跪在地上的魏延,一面拉着他的手落座一面含笑说道:“承蒙文长看得起我刘备,可惜,我这个左将军此刻连点像样的见面礼都拿不出来了,军中所食所用,皆是文长所献,空口白牙说些客气话不解痛痒,文长说说吧,有甚么是刘备能做的,只要文长提出来,备必无不允……”


魏延愣了一下,低下头思索了片刻,缓缓苦笑道:“明公,魏延举内方县归于明公麾下,并不是此刻便要明公有何回报。魏延若是目光如此短浅之人,曹操现在江北,我去投他岂不方便?”


一旁的诸葛亮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个魏文长,说话却也忒直爽了些。


刘备却丝毫不以为忤,笑道:“文长误会了——”


他忽然收起笑容,严肃地道:“文长与我全军有恩,此份恩情,刘备粉身难报。因此文长若是愿去大公子麾下为官,不要说百里之地,日后收复了荆州,便是一个太守刘备也保荐得,大公子想必不会驳我的面子。若是文长想要舍却荆州投我麾下,刘备在荆州毕竟是客,可就拿不出这么看得过去的见面礼来了,况且我军中军纪森严,只怕文长地方官做惯了,一时还难适应。所以……”


“明公不必再说了!”魏延愤愤然打断了刘备的话,“魏延来投明公,不是为了荆州大公子麾下一郡一县,是为了日后明公能成就王霸之业,魏延忝在驾前,甘为驱驰,封侯拜相,取大富贵,荫及子孙。在下适才说过了,若要取寻常富贵,某去投曹操,难道还谋不来一官半职?然则此等富贵,还不在魏延眼中,要封便要封万户侯,不要明公白送,魏延在麾下,斩头沥血,自己挣一个万户侯出来!”


说着,他一把抓掉了头上的梁冠扔在地上,单膝跪下慨然道:“自此刻起,魏延不再是汉家县尉,乃是左将军麾下一小校,愿为左将军效生死——”


刘备再次含笑拉起了魏延:“好罢,文长既然有心,就在我的中军亲军屈就都尉一职,随身宿卫,日后以军功升迁。文长若是觉得委屈了,刘备前言依然有效,只要文长一句话,我必向大公子力荐,如何?”


依汉制,军都尉一职在军司马和别部司马之上,在校尉和中郎将之下;若是与地方官相比,这个职务相当于郡都尉,比县尉高上一个层级。当然这是纯粹论军制,汉末制度废弛,军中的都尉比起手握一郡兵权的郡都尉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以魏延举城而投的大功而言,这个职务确实显得卑微了些。


魏延当下大喜,躬身道:“谢主公!”


关羽捋着长髯笑道:“恭喜文长了,这个亲军都尉虽然不起眼,却是子龙的位置,子龙以中郎将兼领此职已经有四年,如今饭碗被你夺去了——”


诸葛亮心中也暗自赞叹,刘备这一手比赏赐多少金银都要管用,对于魏延这种新投将领,最担心的绝不是官职高低,而是刘备是否真正信任自己。亲军都尉随身宿卫,官职虽然不高,却是每日跟随在刘备身边的侍卫长,一身担负着左将军的人身安全和中军大帐的防卫事务。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表达刘备对魏延的信任呢?


当下刘备摆了摆手:“好了,军议可以开始了——”


魏延一怔,正自犹豫着想要告退,却听刘备道:“文长,吩咐亲军警戒中军大帐,无传唤者不得入内,你就在帐内执勤!”


魏延心中顿时一阵汹涌澎湃,当下朗声应道:“喏!”


刘备摆了摆手,任魏延去自行安排,他自己坐回了主位,扫视着坐在两旁的将军幕僚。当他的目光落到面庞明显有些消瘦的赵云脸上时,眼眶中微微有些湿润,声音略有些颤抖地道:“子龙……辛苦你了……”


赵云眼眶中顿时也是一热,垂头拱手道:“末将无能,导致二夫人遇难,两位姑娘落入敌手,虽万死难赎其咎……”


刘备摆了摆手,声音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他垂头压抑了一阵,待得魏延再度进账,他已经恢复了挥洒自如的神情,微笑着道:“此次大败,我们固然吃了大亏,却也并非全无收获,数千将士经历了兵锋磨砺,又收了文长这样一员骁将,也算有所得……”


他顿了顿,道:“下一步的事情,便是重新编制军队,重建因曹军南下而被破坏得支离破碎的荆州军情密报网络,一方面要随时提防着曹操东来,另一方面也要派人和夏口的大公子刘琦联系,以夏口为依托,训练兵民坚壁清野准备对抗曹军的东进,这些事情从现在起就要开始预做准备。荆州的事情我们做不得主,因此当阳之败可以说是一半天意一半人为。江夏局面则又不相同,有大公子在,江夏我们起码能做得半个主,若再不能站住脚跟,那便不是天意了,自家不努力,眼巴巴指望着老天爷帮忙,这是庸人所为!”


关羽沉吟着道:“夏口毗邻江东,孙权小子的态度是个大问题。若是孙家与曹军合流对付我们,则夏口将面对东西两面夹击的窘境。若是没有曹军的威胁,以我们的军力击退孙家不成问题,毕竟对方没有强悍的陆军战力,但是若是曹军东来,我们的力量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不够用的了!”


诸葛亮听了关羽的话,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刘备,心中暗自思忖着,正待开口说话,却听得帐外一阵喧哗,一怔间,魏延已经一个箭步窜了出去。


不多时,魏延回到了帐中,一脸错愕地禀报道:“主公,斥候回报东面出现了火把和旗帜,黑夜之中看不清楚,粗略估计有几千人上下……”


“哦?”刘备及众将均吃了一惊,却听魏延继续禀报道:“……斥候们看得不太真切,不过对方打的似乎是公子刘琦的旗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