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风从南方来》中的第三节 慈父之心


2008.6.23 星期一 20:36 天气雨


父亲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差,以前一针吗啡能管二十四个小时,现在肯定是管不了二十四个小时了。


看着父亲咬紧牙关忍受剧痛,我恨不得与他换个位置。父亲说他死后,不要我出一分殡葬费,他说他知道我没钱,知道他得病后,我也花了不少钱,他心里都清楚。他让我把钱省下来买房子好和捡泥结婚。听着父亲说这些,我死的心都有。父亲,都这个时候了,还在为我打算未来,而不是要解除自身痛苦。也许在他的心里,我永远是那个不爱上学,成天逃学的坏小子,我永远是那个离不开他帮助的傻小子。


父亲的枕头下放了一瓶农药,名叫快杀灵。谁也不敢拿走,谁拿他就骂谁。我知道父亲是怕实在抗不住痛了,就喝农药自杀!


我回来后,也没拿。虽然父亲是病人,但他更是一个男人,一个男人,有权选择带着尊严死去!


父亲没上过学,只认得几个汉字,不过这不影响他教导我以忠、孝、仁、义、礼、智、信、勇这八字古训在这世上打拼。


其实还有一个勤字,但我这个人确实很懒,勤字也就不提了。


早上6:30就被母亲叫醒了。因为中午要到三姐家吃饭,三姐今天过三十岁生日。我和小弟作为娘家客,是必须出席的。南方的规矩就是这样,大舅子和小舅子最大,有“舅老爷”这一叫法,可见老婆的哥哥或者弟弟有多大面子,都是老爷一级的了。


母亲要在家照顾父亲,她去不了。我和小弟吃完早饭,带上鞭炮,八点多就出发。三姐家距我家也就一公里这么点远。我们两人先上大姐家和大姐还有冬冬汇合。到了大姐家,正好赶上四叔家卖菜籽和一些大豆小麦什么的。我们就一起过去帮忙,乱七八糟的卖了能有三千多,四婶又拿了六千多,把欠大姐家的一万多块给还上了。结果这一耽误,我们十点半才从大姐家出发,差点儿误了中午饭。


20:20,我从大姐家吃完饭,踩着乡间雨后泥泞的小道回到家。和父亲随便聊聊,我主要是怕他闷的慌,一个人老躺在床上,确实很无聊。


父亲兴致还算好,和我谈到捡泥,又一次叮咛我要好好对待捡泥,不能三心二意的。我的思维瞬间就跳到了大连,跳到了大连的小屋,跳到了大连的小屋捡泥的身上。想到那个像小孩一样的捡泥,随即又跳了回来,注视着病榻上的父亲!


父亲说起他年青时候和堂兄弟小银在张家港闯荡的事。我仿佛看到年青的父亲与他的兄弟靠着一双手,在张家港努力的工作,为了家里的母亲和孩子们。


父亲在讲这些事的时候,我插了一句嘴问道:“那你们那天要是找不到同村的人,是不是回都没钱回来了?”

父亲答道:“那不会。我们去的时候,带的都是双份钱,回家的路费都带着呢。”


我沉默,这才明白为什么我每次出远门,都带双份钱,可能父亲很久以前就讲了这个故事,但我没记住,却记住了出门远门要带双份钱的远行法则。


在厨房。


母亲对我说:“你爹在瘫倒前的头天,还在地里干农活呢。”


母亲对我说:“你爹不能弯腰的时候,自己做个勾子,到棉花地里扶棉花。”


母亲对我说:“你爹拖着病把这三间厨房盖了起来。”


母亲对我说:“你爹对不起你们兄弟俩,一个都没忙成家。”


母亲对我说了很多,父亲做的事,很多,我都不知道。


父亲就是这样,永远默默的做着一切。


我现在睡的房子,花了三万块盖起来的。盖的时候,父亲手里只有一万块,缺的两万,都是父亲找亲戚和大姐借的。父亲从来没和我说过,但是昨天晚上他说了,他也许是想让我明白一些做人的道理。


父亲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母亲,他怕他一走,母亲就没人照料了。


我对父亲说:“妈妈您放心,只要我不死,妈妈我会养着的。”

父亲却说:“你妈现在还没要你养,她现在还能干活。等你生孩子了,让你妈去帮你看孩子。”


我心里憋了一句话没说:爸爸,儿女们不能用得着老人的时候,才想到老人的,那样的儿女与畜生何异。


父亲说道:“海成,等你生了小孩,送回来给你妈和你大姐带,到三四岁,你再接大连去。”


我心里又憋了一句没说:爸爸,我不想再给你们增加任何负担了!


想想自己,1996年,十五岁离开养父母到大连投奔亲生母亲,因为之前小时候发小的刑事案件,颇有些逃犯的意思。现在2008年了,一晃十一年半过去了,既一事无成,内心不由踌躇不安起来。加上父亲的病,自己没帮上太有价值的忙,越发感觉自己的无能。


今天,大连的苗维、老板王晶都给我发了短信,安慰我。琦琦也在忙活我保险的事,都夜里十点了,我们还在发短信沟通这事。老板王晶直接给我卡里打了一千块,在此深深鞠躬表示感谢!从父亲得肝癌到现在,经济上支援过我的,一个是老板王晶,还有一个是我二哥,去年春节,他在自己很困难的情况下,支援过我,兄弟此情,当真永世难忘。

乡村,夏日,夜晚!百虫轻鸣,白杨树叶哗哗作响,天地间一片祥和宁静。


我傻傻的想,如果父亲没得肝癌,该多好啊!


是啊,那该多好!


我知道,我终将失去父亲,从此,我的根就断了。




你看了吗?我看完的时候,我的眼角湿了,父亲就是那么的伟大,做父母真的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