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战斗 一 四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在电台刚调试完毕,赵铁生突然想起远在江南的倪邱来,我有倪邱那支分队的电码,于是,他命令电报员给呼叫。日军的电台功率强大,又是远离日占区,所以尽管大胆地发报,耗材也多的是,不必担心。

很快,就收到了倪邱的回电。回电让人非常振奋,倪邱告诉他们,就在昨天,八路军杨成武部在黄土岭战役中,击毙了号称日军名将之花的阿部规秀中将。

“中将!哇,好大的一个大大大大的大太君啊。我还以为他们共产党军队只能杀杀日军的少尉呢,原来他们也是可以杀日军中将的啊。我错怪他们了。”

在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二日,这是西北的一个寒冷的日子,八路军涞源情报站报告,涞源县城日军兵力突增,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独立步兵第一营千余名日伪军在石村大佐的率领下准备进攻银坊一带的八路军驻地。这份情报首先送到了杨成武手中,这个时候杨成武正在军区开会,准备庆祝晋察冀军区成立两周年。杨成武迅速对情报作出了自己的分析和判断。他认为从涞源到银坊的路上是一片连绵险峻的秃山,出涞源县城进入长城的白石口,再往南到雁宿崖和银坊,这中间只有一条山路可走,山路两旁都是陡峭的山石。涞源之敌如果胆敢孤军深入,我军就可以在这一带设伏,打一场漂亮的歼灭战。报告经过层层快速审批,一个小时后命令下来了:打!

既然决定了打伏击战,侦查地形就是必修课了。杨成武带着他的一班部下,连夜赶往想象中的伏击点侦察地形,有两个地方可以选择,一个雁宿崖,一个是黄土岭,最后选择了雁宿崖。雁宿崖是位于涞源县境内的一个险峻关隘,是一个设伏打伏击战的绝佳场所。杨成武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心中说,你升得快,再不久,你就得落下去了。在杨将军的眼中,现在已经是日军血肉横飞的战场了,自己一方的军旗带着无数的弹孔和鲜血,傲然地挺立,一轮残阳,映红了黄色的大地……将军的心中好不开心。

11月3日左右,石村大佐带领三个中队,一个炮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一个步兵中队;带着军用物资从涞源出发,经过银坊过来,到了雁宿崖,这个时候是11月4日左右。八路军早就有情报了,部队准备了,在山里面埋伏。这个叫虎口战,敌人钻进来,八路军就把他包围了。当时的山沟里面山也不是太高,200米到500 米左右,钻到雁宿崖这个地方,那就是一天的战斗。早上敌人大摇大摆地顺着这个路来,而在那里八路军早就设下埋伏了。日军非常顽强,虽然他们已经不能发动三四十万兵力的大会战了,但是就是这样一股几百人的小队也是非常厉害。他们在数倍兵力的围困下,一点不惊慌,全军拼死抵抗,最后没有一个人活着离开战场,从联队长石村大佐到火头兵全体阵亡,六百多具尸体,依然赢得了取得胜利的中国官兵的敬意。他们脱下军帽,默默地垂首站在原地,没有太多获胜后的喜悦。

日军震怒了,消息传到张家口,阿部规秀大怒。阿部规秀系蒙疆驻屯军司令,同时还刚刚接替被我八路军打死的常冈少将,出任第二混成旅团长一职;这个嗜血成性、狂妄自大的家伙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阿部规秀被称为“山地战专家”,陆军大学的“名将之花”,陆军大学的高才生。他以师团长的职衔出任一个旅团,自然是很看重这次的所谓雪耻大战的。而日军这个赢得输不起的毛病也早为八路军所知晓,他们在胜利后也开始了充足的准备,这也是八路军战士在胜利后笑不出来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2.

就在消灭石村大佐后的第二天,阿部规秀亲率日军气势凶凶地扑向涞源,欲寻我八路军的主力决战,以挽回所谓“皇军的体面”。十一月七日中午,日军进入黄土岭伏击圈。下午4时,115 师一团团长陈正湘命令炮兵连开炮,阿部中将一命呜呼。阿部中将在毙命前不久的一封家书中写道:“支那已经逐渐衰落下去了,再使一把劲它就会投降。”

面对凶恶的敌人,在八路军内部还是有一番争论的,争论的话题自然是打还是不打。最后的结论是打,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就是死也不能当缩头乌龟。于是,针对这个日军的名将之花的战斗方案拟定成熟。在黄土岭一带八路军决定设伏。黄土岭位于涞源县东南,与易县西部相邻,历史上曾经是显赫一时的古堡,清朝西陵守兵曾驻扎于此。教场村,上庄子等几个村落位于两边高山的峡谷之中;往东到上庄子是一条长约三公里的山谷,形成一条长形口袋,杨成武、罗元发决定在此设伏,痛击日军。

八路军在雁宿崖坚壁清野,就是把水给断掉,把路给破坏,尽量封锁消息牞到那个时候使日军吃不上饭牞没有住的地方,路也给它破坏。同时八路军一支小部队佯装大军,从雁宿崖开始引诱日军,一路向东走。日军当时的企图是什么呢?一个是向东到易县,一个是回到原地,想回涞源。就是这支小部队,也就是一个独立团,先是坚壁清野,只留了一条路,又派了一个营,一点一点往后退,这样到了黄土岭,已经是十一月七日了,节节抵抗打了三天。这三天中间日军也没有得到什么东西,伤亡200多人。但是,节节推进的日军还以为他们的前面就真的是八路军的主力,而八路军的主力也就是这个战斗力呢。阿部规秀是打过正规的国军的,他连三五个国军整编师也吃下去过,还在乎这点小小的装备低菜的土沟沟里的土八路吗?阿部规秀一路猛打猛冲。

十一月七日日中午12时许,日军进入我伏击圈,随着杨成武一声令下,预先在此埋伏的五个团兵力向敌军猛烈开火,首先打掉了敌军电台,敌方阵势大乱,急忙抢占了附近几个山头企图冲出重围。八路军百十挺轻重机枪向敌军密集扫射,子弹如暴风骤雨般倾泻在日军头上,一时间黄土岭上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杀声响彻九天,日军伤亡极其惨重。而就在此时,八路军军发现了日军的指挥所。

十一月七日下午4时许,几个八路军干部发现在黄土岭与上庄子之间的一座独立家屋附近,有多名腰挂战刀的日军指挥官在活动,便命令通讯员跑步下山急调配属于该团的分区迫击炮连。炮兵连连长杨三秤火速上山后,发现日军指挥所的干部指给他们两个目标,要求他们务必要用迫击炮将这两个目标摧毁。炮兵连长在目测距离后说:“直线距离约800米,在有效射程之内,保证打好。当时的炮手叫李二喜,18岁,用仅存的四发炮弹向山包和小院射击。硝烟过后,八路军一个姓陈的团长用望远镜发现,山包的日军拖着伤亡人员撤下山,小院的日军也慌乱地进进出出。当时,陈团长、李二喜还不知道他们在抗战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过后,才在日本的报纸和电台上得知:阿部规秀被打死了!”在这次日军的雪耻战役中,他们又被歼灭了一千余人,再次蒙受了更大的耻辱。

在获悉了这样的消息后,赵铁生热血沸腾,他立刻召集他的人马召开战事会议。这个时候,一个刚探家归来的战士说,在罗汉寺,有三百多曾经在南京、徐州、武汉作战过的日军高管的家眷预备返回日本。因为他们在武汉取得了大胜,所以护送这三百多日侨的军队仅仅是一个二线的中队。这支二线中队也是参与过南京大屠杀的部队,在南京的屠杀中,在烧杀奸淫上,是取得了丰硕的战果的,他们一共杀害了三千多中国军民,强奸老幼妇女四千多人次。赵铁生听说后,说了一个:打!

3.

这次作战可是一场大战,赵铁生集中了他的全部人马,连夜就秘密地出发了。

出其不意是行军的要诀。在不久后,赵铁生的队伍就在罗汉寺集中了。罗汉寺这个地方是一个小山丘,在这个小山丘的背后是一个小湖泊,前面是一个空阔的小平坝,左边是一个村庄,右边也是一个村庄。但是,这两个村庄目前都没有人居住了,是废弃的村庄。而那个罗汉寺就是唯一的一个制高点。赵铁生一看,顿时觉得自己被机枪扫中了,他连忙带住队伍,不敢往里面走了。

赵铁生决定自己先进村庄看看。于是,他带着他习惯了带的那两个狙击手,稍微伪装了一下,就很容易地无声无息地进入了一个村庄。南方的村庄和北方不同,也和四川不完全一致,他们不是很多人集中住一起,也不是像四川的那样一家一户地分散居住,而是三十五十家住在一起,他们这三五十家集中使用一些公共设施以及集中进行绿化。湖北的雨水多,房子顶部多是人字坡形的。而三五十家蓄养的牛羊猪等是关在一块儿的。四川这边就是分开各自喂养。哎,刚发生过大战,这里连一个人影儿也没有。从这个村庄前往那个罗汉寺,也是要经过一里地儿的开阔地带,人家把一挺机枪一架,你就等着受死吧。

忧心忡忡的赵铁生又悄悄地摸进了另外一村庄。这个村庄的情况也差不多。赵铁生看着一眼就可以望穿的小村庄,心里很是担心。突然,他发现另一个黑影,在一间屋子里动了一下。有情况,赵铁生顿时来了精神。他一个弹跳,从地上飞跃起来,然后稳稳地落在那个有动静的屋子的外面。赵铁生压低嗓子说:

“里面是谁,快出来。”他用的是汉语和日语两种语言。赵铁生的日语比他的官话还流利,他的官话的尾音明显是川话。而里面马上传出一个颤抖的湖北口音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不要开枪,我是这里的猎户。”

很快,那个猎户出来了。赵铁生说我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有人,你是怎么进来的呢?那个猎人说他在屋子里睡觉。而赵铁生笑了起来:

“我可是温江的,专门学过青城武学,方圆三里内有没有活人,一定逃不出我的耳朵的,你睡觉,你要是死人,我才不能察觉。别怕,我们是抗日先锋军,过来是来打击那些鬼子的家属的。只允许他们杀我们的人,咋个就不允许外面杀几个他们的家属啊?你说有这个理儿没有啊?”

那个猎人顿时来了精神,他气呼呼地说:

“就是啊,我的家人全都死在那些小鬼子的手里了。”

“你有几个家人啊?”

“我就只一个瞎眼的老娘。我们村的小媳妇和大姑娘可遭罪了哦……”那个猎人一下子跪在赵铁生的跟前,但是他就是哭泣也是很小声的。他知道,在不远处的罗汉寺,还有三百多鬼子。

“你不要哭了,你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呢?外面现在要去奇袭那些鬼子,给外面中国人报仇,你就赶紧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老哥,我求你了。”赵铁生摇晃着那个猎人的身躯。

“哦,我给你你说,我们这里有一条地道,可以直接从罗汉寺下的那个小湖泊里直通外面这里。这条地道很宽,还是当年的明朝开国的时候挖的呢,据说是什么王用来逃命的。管他的呢,外面可以用这条地道直接来到罗汉寺的山门下,然后……”

赵铁生于是和那个猎人一起前往实地查看了一番,果然如他说的那样。在罗汉寺的临水的部分,日军的防守主要在水圈上,而那个地道的出口恰好可以在一个拐弯处避开那些水面防御体系。赵铁生心中有数了。他带着猎人,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驻地。

4.

月亮悄悄地将落下去了,这天的月亮是上弦月,大半满月,而月亮沉下去后,整个的天空显得非常高远而空阔。星星也没有几个,天上黑沉沉的不知道是不是云层。而赵铁生带着他的一百多人很轻巧地进入了地道。他们要奇袭罗汉寺的后山门。在枪声响起来后,赵铁生的大队就会从罗汉寺的三个正面发起攻击。当然,只有左边的攻击是真的攻击,而右边与正面的攻击就是佯攻了。而在参谋长楚天阔看来,他的攻击是随时可以虚实转换的。

日军的防备虽然并不很紧,但是,赵铁生看得出,他们其实也是内紧外松的。明哨、暗哨、连环哨,构成了一个严密的预警体系。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这还只是他们的二线部队,就远胜中国国军的精锐了。难怪威名几十万军队也不是人家五人人的对手哦。赵铁生感叹道。他这样的感叹也已经发过许多次了。他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恨不得什么时候中国的军队也有这样的战斗力。

战斗打响了!

赵铁生迅速地占领了罗汉寺通向水面的制高点,夺取了那里的三挺重机枪。他立即分布了一个排在那里镇守,消灭在水面警戒的一个小队的日军。而水面警戒的日军一个小队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绕开他们的防线进入到寺庙里去了,他们立刻全线反扑过来。他们立刻成返主为客了,失去了主动。一个小队的人马很快就报销在三挺重机枪的弹幕下了。

而那个排只留下一个班警戒,其余的人一路增援赵铁生他们去了。赵铁生在经过严密的侦查后,将那个中队的日军的布防是摸得一清二楚。他现在是完全的外科手术地清除外围防备的日军,而将那些日本的侨民隔离开来。

正面的三条线的进攻也开始了。但是,在很长时间内,就只有枪声而没有人冲出来。日军面对看不间的敌人和背后的奇兵,他们也慌神儿了。他们的子弹毫无目标地攒射着,小炮也是乱射。简直跟打雷相似,声音大就是很难打死人。而赵铁生的人马就不同了,他们从背后掩杀过来,见人杀人,见鬼杀鬼。一路上,只见人头翻滚、血流成河。

很快,一个中队的鬼子的火力就黯淡下去了。楚天阔的人马这个时候才开始冲锋。罗汉寺的守军见势不妙,只好亮出白旗。赵铁生已经杀红了眼睛,面对这群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家伙,他就怒火中烧,对着那些举手投降的日军,粗鲁地先将他们的武装解除了,然后一刀一个、一掌一个,把剩下的八十六个受伤的或是没有受伤的鬼子全都咔嚓了。

而这个时候,蜷缩在罗汉寺里面的三百多日本的侨民,全都吓得不敢出声。赵铁生问,这个寺庙有几年历史了。

“有三百多年了哦。”

“那就不烧了,去,把那些龟儿子给我全都抓出来。你,去将你们两个村隐藏的人全都喊出来。威名要速战速决。威名只有一个时辰了,鬼子大队要来了。快去。”

“没有人啦,全村和他们村只有我一个了,全都死啦。”那个猎人大哭起来。

三百多男女都出来了,男人有一百二十多,老的妇女有五十多,年轻的妇女有七十多,孩子一百二十多。赵铁生在心中开始还有点不忍,但是,他的眼前立即浮现出南京、徐州和武汉的林林总总。惨象啊惨象,赵铁生把手一挥,说:“男人和小孩全扔进湖泊里,捆好了扔。老女人要她们自己上吊。年轻的女人不要浪费了,能吃几口算几口。大家分批次上。”

一场屠杀展开了,一场奸淫也展开了,白花花的日本肉香味十足,使得那些就没有接触过女人的赵铁生的兵是眉开眼笑。而那个猎人一个人就奸死了四个小日本十六七岁的妞儿,真是虎虎生威啊。赵铁生没有亲自去奸淫,他得把好事儿留给部下。楚天阔的脸色有点不对,但是很快就受感染而也勃发起来,他干脆脱下自己的裤子,将一个已经被干了二十次的女人的嘴按在自己的胯下,他也要过过瘾了。

战斗结束,一个不留,等日军大队赶到,只有惨象如南京,鬼子气急败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