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会战

131909789 收藏 0 2367
导读:芷江保卫战,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战”。中方也称“湘西会战”。   芷江与川黔桂鄂等省接壤,夹在湘、资、沅三大水系中间,东临长沙、衡阳,南瞰桂林、柳州,西枕芷江盆地。这一地区还是进出黔、川,威逼贵阳,迂回重庆的军事要冲地带。湘西若失、贵阳危急,重庆将陷于不保。向该地区进攻,原是冈村宁次提出进攻四川作战方案的第一步,方案被大本营否决后,他内心却始终不肯放弃进攻四川的念头,一直在窥测时机。在其积极争取下,大本营同意他原方案的第一部分一进行芷江作战,但批准的目的则主要在于摧毁美军在芷江的空军基地

芷江保卫战,在日本的战史书籍里称为“芷江攻略战”。中方也称“湘西会战”。


芷江与川黔桂鄂等省接壤,夹在湘、资、沅三大水系中间,东临长沙、衡阳,南瞰桂林、柳州,西枕芷江盆地。这一地区还是进出黔、川,威逼贵阳,迂回重庆的军事要冲地带。湘西若失、贵阳危急,重庆将陷于不保。向该地区进攻,原是冈村宁次提出进攻四川作战方案的第一步,方案被大本营否决后,他内心却始终不肯放弃进攻四川的念头,一直在窥测时机。在其积极争取下,大本营同意他原方案的第一部分一进行芷江作战,但批准的目的则主要在于摧毁美军在芷江的空军基地。


在上一年的日军“1号作战”中,中美空军在衡阳、零陵、宝庆、桂林、柳州、丹竹、南宁等地的7个空军基地和30余个飞机场,相继被日军占领或捣毁。在1945年3月开始的鄂北老河口之战中,那里的美军机场也被战火摧毁。这样,芷江机场就成了美国战略空军在华的唯一的前方机场。该机场经美军扩建,规模宏大,从这里起飞的美重型轰炸机不但沉重地打击了在华的日军战略目标,也直接威胁着台湾一带的日军设施。东京大本营并且认为,在日军进行抗击美军登陆中国沿海的作战时,从侧背芷江机场起飞的中美空军,将会给日军造成重大伤亡。因此,必须拔除这颗钉子。


可见,在发动这次芷江攻略的目的性方面,大本营与冈村的想法并不完全一致。另外根据派遣军作战主任参谋的回忆,各个司令部对这次作战的想法,也不完全一致。被指定承担芷江作战任务的日第6方面军,其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大将起先就反对冈村进攻四川的计划,他认为这次作战是冈村变个花招来推销其原案,是一次冒险性试探,所以他不赞成搞这次芷江战役。不过作为下级,他必须服从冈村的决定。这次方面军的主攻部队是日第20军,军司令官坂西一郎中将是个怎样的指挥官呢?据载,“坂西将军豪饮酒醉后行为古怪,语言粗暴。近来他已觉身体不适,或因暴饮所致”。坂西的部下们私下发牢骚说:“军司令官可能是饮酒过量的缘故,有些神经过敏。事无巨细,都要亲自处理,参谋们很不愉快。而且统率风度不够稳重,缺乏体察实际情况的精神。”这个当年留学过德国的陆大高材生,如今已堕落为酒鬼。他近年来豪饮成癖,无非是借酒浇愁罢了。


随着帝国前景越来越不妙,日军高级将领的战意也日益衰退了。例如,3月份日第12军布置进攻老河口地区作战方案时,该军司令官内山英太郎召集各师团长会议,结果几个中将师团长在会上讨价还价,与内山讲条件。这在日军高级军事会议上,还是破天荒第一次。最后惹得内山怒曰:“按你们的种种说法,这仗根本不用打了。军队的最高使命是作战,至于天气如何,道路如何,是不用考虑的。”日军高级指挥官战意之薄弱于此可见一斑。


冈村投入芷江战役的兵力共4个半师团,8万余人。其战斗序列概要如下:


前线指挥官第20军军司令官坂西一郎中将,下辖:第116师团,师团长岩永汪,辖步兵第109、120、133联队,骑兵第120大队,野战炮兵第122联队,工兵第166联队,辎重兵第116联队。


第47师团,师团长渡边洋,辖步兵第131、91、105联队,骑兵第47联队,山炮第47联队,工兵第47联队,辎重兵第47联队。


第34师团,师团长伴健雄。辖第34步兵团,骑兵第34联队,野炮兵第34联队,工兵第34联队,辎重兵第34联队。


第64师团,师团长船引正之,辖步兵第69旅团的4个步兵大队。


步兵第70旅团,旅团长川胜郁郎,辖步兵第54、55、132、133大队。


关根支队,支队长关根久太郎,辖独立步兵第65、115、116、1****队。


日军将要面对的中国军队,是由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亲任指挥的9个军26个师。其战斗序列如下:


第4方面军总司令王耀武,下辖:胡琏的第18军,辖第11、18、118师;韩璇的第73军,辖第15、17师;施中诚的第74军,辖第57、58、191、196师及暂编第6师;李天霞的第100军,辖第19、51、36师;廖耀湘的新编第6军,辖第14、新编22师。


第27集团军总司令李玉堂,下辖:杨干才的第20军,辖第133、134师;丁治磐的第26军,辖第41、44师及炮兵团;弁庭芳的第94军,辖第5、43、121师及输送团。第10集团军总司令王敬久,下辖:侯镜如的第92军,辖第142、21、暂编15师及炮兵团等。


以上中国军队均为中央精锐嫡系。其中第18、第73、第74、第94、新编第6军等共15个师,系由美军教官训练、美军顾问指导、全部美械装备的部队。仅这15个师的战斗力就优于日军数倍,再加上另11个师,与日军参战兵力相比,中国军队占有绝对优势。不仅当面力量对比不利于日军,就是整个后备力量中方也开始占据优势。1945年初春,中印公路和输油管道已通至昆明,从印度输入的美国租借法案物资每月可达6万吨以上。


截至6月,中国军队全部美械装备和训练的36个师陆续建成。每师兵员和火力与日军师团相比要强得多。此外,其他部队的装备亦大为改善,炮兵和装甲兵获得加强。空军方面,仅美空军在华的各类战斗机、中型和重型轰炸机、侦察机等就有将近千架,雷达、通讯和导航等设备也较日军先进,完全掌握了制空权。在配合地面部队作战时,美国和中国空军对旧军纵深200公里内可以实行完全的空中封锁。陆、空军综合力量对比,中国军队已占有了优势。


但是,冈村宁次并不在乎这些。通过上年的“1号作战”和近期的老河口作战,他麾下的侵略军仍占据着老河口―宜昌―秀山(湖南四川交界)―黎明关(广西贵州交界―平马(广西恩隆县东)之连接线以东(超越这条线作战须大本营批准)地区。这条线大约在东经170度线上,或者说在西安―贵阳的垂线以东。这就是说,此时他居然还保持着对中国军队的攻势作战态势。


他对大本营规定的中国派遣军实行东、西两面战略,东主西从,即以对美为主,对中国军队为辅的方针表面服从,实际上正如日本战史专家所说:“冈村总司令的真正意思,却是以重庆为重点,是西主东从的。也就是说,他所期望的是一面促进对美作战准备,一面依据已下达作战命令的芷江战役的进展情况,继续扩大西面作战。这种情形直到6月以后才有所改变。”


战役发起前,冈村命第34师团集结于广西全县;关根支队集结于湖南东安;第116师团、第47师团一部和独立混成第86旅团集结于邵阳以南地区;第47师团重广支队集结于黑田铺地区;第64师团集结于沉江、宁乡附近。第20军司令官坂西一良的指挥位置规定在邵阳南郊。作战部署是:第116师团由岩永汪中将率领担任主攻,从邵阳出发,沿邵榆公路西进,预定将此线重庆军之主力围歼于洞口、武冈以北、沉江以东地区;然后突进安江,攻占芷江。为确保此战斗计划之实现,同时令第47师团之主力向新化、辰溪溆浦方向进攻,从右翼策应;令第68师团之关根支队汇合第11军之34师团一部,分别攻占新宁、武冈县城和绥宁县交通要道长铺子,然后再沿巫水攻洪江,直取安江,或沿武阳至瓦屋塘,经水口扑洪江,再后协攻安江、芷江。另遣第64师团及68师团一部,分别向宁乡、益阳攻击,目的是牵制驻湘北的中国军队南下增援。


重庆,山洞林园官邸。蒋介石每天清晨即起,散步后便伏案批阅文件。这天,他破例没有看堆积在案头的电文,而认真地听着收音机里播放宋子文、胡适、董必武等人代表中国在旧金山出席联合国开幕式的消息。


作为发起国之一,也是常任理事国之一,需要有点大国之风。通过联合国宪章时,是宋子文首先签的字。


“国际地位的提高,取决于国家的实力和战力。”前些日子,在送宋子文等上飞机时,蒋公还这样对宋说:“我们一定争取把湘西会战打好,给你们撑撑台面。”这是他的真心话。3月末以来,日军连克豫南鄂北的老河口、樊城等地,加重了对重庆的压迫。前几天,赫尔利大使返抵重庆时,通报了欧洲战场盟军连连获胜的消息,还特意告诉他:美超级空中堡垒飞机最近又多次轰炸东京、名古屋和九州等地,这些城市的某些街区已被夷成平地,为保本土安全,日本在华空军的主力已被调回。这正是应该打几个像样的仗,挽回去年豫湘桂会战失败的影响,树立中国国际形象的时候。对何应钦全权负责指挥芷江战役,蒋介石是放心的。何在国民党内的资格不比他浅多少,论党内辈份,蒋与何属同辈,而陈诚、顾祝同、汤恩伯、王耀武等应算他们的子辈、甚至孙辈了。何处事稳重老道,他的才干不仅表现在军事上,而且在政治和外交方面也是国民党内的一流人物。正因为如此,他常令蒋对其有分庭抗礼之虞。听罢广播,蒋介石再次审阅了何从芷江城发来的战役部署电文:“特急。重庆委员长蒋:卯东午忠整兴电计呈。6897密。兹规定参加湘西作战各部队之任务及行动如下:①王敬久兵团之92军暂51师迅以主力接替18军常德、桃源、益阳、宁乡方面之防务,据止当面之敌背,限卯月底接替完毕。第118师仍归还第18军之建制;②第4方面军主力74军、100军、73军,应于武冈、洞口、新化线,竭(力)阻止来犯之敌,使尔后之决战有利。其18军主力,应照前令于卯月底前集结于沉陵,并依情况可不待集结完毕,即由沉陵、淑浦道南下,参加该方面军主力决战。第118师应于交防后,沿安化、蓝田。邵阳方向挺进,以遮断敌后之交通使主力军作战有力;③第13师于到达辰溪后之行动,由王司令官自行规定;④94军(欠43师)应遵照卯梗忠整兴电所示,限本卯月底前集结靖县、会同地区。尔后之任务及行动,另行饬遵;⑤新22师控制于芷江,保持机动;⑥第3、第4方面军,对新宁、城步、绥宁方面之作战,应密切协同;⑦作战地境:A.1:敬久兵团与第4方面军之军事作战地境为迹坪、横铺子、太和桥、石坝咀、银缳市、湘潭城南端相连之线线上属王敬久兵团;B.王敬久兵团与第6战区之作战地境,为原第4方面军与第6战区之作战地境,即向何村、酉阳、永顺、大庄、慈利、临澧、罗家桥沿东湖、徐湖北岸,经上柴码头达大通湖北岸线,边至三洲再沿洞庭湖北岸至岳阳(属第9战区)之线,线上属第6战区。C.第4方面军与第3方面军之作战地境,仍旧不变。以上7项,除分电外,谨电核备。何应钦。卯回午。忠整兴。”


何于上一年已就任新设立的陆军总司令一职,为规划芷江战役,他有权对芷江周围各战区行动进行调整部署。蒋阅毕电文,觉得何的部署头头是道,随即批复同意。湘西地形险峻,山峦起伏,尤以绵延300多公里呈东北―西南走向的雪峰山脉,为湘西崇山峻岭的第一道脊梁。这些山岗对于攻者的障碍甚大,对于防者无形中增加了不少力量。而且湘西河流纵横,即使日军越过了雪峰山脉,进入芷江盆地,因河川夹在中国军队阵地前面,对防守的一方也是有利的。所以,何应钦对湘西战役满有取胜的信心。


按预定部署,日军进攻主力第116师团自4月11日凌晨起分3路从邵阳出发向西进击其中,左路先遣队一马当先,越过中国军多道防线,深入到雪峰山中南部龙潭司附近;师团主力由中路指向白马山、乌术下之线;右路由邵阳西南桃花坪(隆回)指向洞口。中国军队第100军的3个师第36、第19、第51师,分路拦阻,节节退去。黑田铺方面:日第47师团的突击部队――重广支队,由田心指向黄金井。中国第73军第15、第17师且战且走。


东安方面:关根支队,由新宁指向武冈。施中诚的第74军部队边打边退。如此看来,正面的中国军队战斗意志不高,全面情况正像预期的那样向着有利于日方进展。于是,坂西一良下决心,“把当前之重庆军主力捕捉消灭在洞口、花园市、武冈西北、高沙市周围地区”。为此,他下令第116师团继续向雪峰山脉深处机动,从东北两方面包围敌军;关根支队予以策应,以主力向瓦屋塘附近突进,在中国军队逃向雪峰山岳地带内之前形成包围圈。


出乎预料的顺利,并没有引起坂西中将的警惕,在他的内心感觉里,中国军队到什么时候也是不堪一击的。结果,惨败首先落在关根支队的头上。


关根支队进占瓦屋塘后,随即派一部向武冈城扑去。武冈城在资水上游西北岸,在西汉时为都梁侯国,三国东吴改为武冈县,因城北武冈山而得名。此时守城的是第74军之第58师部队。设防之前,军长施中诚向该师师长蔡仁杰交代:“武冈城防坚固,护城河深阔,但敌军势头勇猛,配有坦克,切不可掉以轻心。”蔡师长受命后,率部在城内外构筑三道防御阵地,皆以黄泥、细沙、石灰混合筑成,其内里一线,百姓献出存放过年用的糯米,熬成稀粥掺和三合土构筑,其固无比。


4月27日,日军支队长关根久太郎少将下令攻城。于是,在坦克配合下,日军分东西、南三面发起猛攻,一连3天均未得手。


关根少将最后搬出了自己的“杀手铜”。他组织步兵“特攻队”,每个特攻队员身绑炸药,头缠涂了太阳徽号的白头巾,步枪一律上刺刀――运用这种“人肉炸弹”,在城墙炸开缺口,为后续部队打开通路。


5月1日,关根少将让所有的炮兵、坦克火力一齐开炮掩护“特攻队”冲击西门。这一着果然奏效,一些特攻队员冲过护城河,到了城墙下便拉响炸药,血肉纷飞中,城墙也被炸开一个个洞。但守军早有防范,立即用装满砂石的麻包将洞口堵住。“特工队”一看此招不成,又用绳梯爬城,想将城墙炸开更大的缺口,但守军往往待敌爬到中途,一通冲锋枪、机枪扫射,打得日军哇哇乱叫,护城河里,日兵尸体累累,河水也染成红色……


直至5月2日,武冈城依然掌握在中国军队手中。


守城官兵的伤亡也很大,几处城门被敌炸得犬牙交错。就在战情紧迫的时刻,王耀武命第44师一部从梅口急驰武冈城郊,从日军后侧发起攻击,守城的部队也组织突击队乘势反击,围城的关根支队腹背受敌,终于不支退去。


关根久太郎拿不下武冈城,又回到武冈城以西的武阳至绥宁一带。


王耀武决心集中自己的第4方面军部分部队歼灭这股日军。攻击前,他通过何应钦向美驻华空军司令官陈纳德请求支援,于是,美空军两个编队的“野马式”和14架“P一40鲨鱼式”战机,连续几天轮番攻击武阳、绥宁一线的日军据点,日军主阵地茶山方圆不到一公里,被美国的凝固汽油弹烧成一片火海。夜间,美空军的“黑寡妇式”轻型轰炸机也频繁光顾日军各据点,搅得关根支队日夜不得安宁。


5月5日拂晓,王耀武指挥中国军队发起总攻,武阳附近各要点相继被夺回,关根久太郎率残部向花园市方向逃窜,途中又屡遭中国军堵截,大部被歼。芷江陆军总部。5月6日,何应钦向前来采访的中外记者宣布:“武阳之捷开湘西战役胜利之先声。”


再说湘西之南的武阳一线打得难解难分之时,作为主攻部队的日第116师团也在湘西中部遇上了麻烦。


一路长驱直入的第116师团,攻抵洞口镇附近时,出乎意料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洞口镇地处公路线上,是通往安江、进达芷江必经之隘路。中国军19师第57团驻守此地,他们利用极险峻的地形,把阵地如货架子一样层层构筑在山梁上,并设有掩盖枪位的鹿砦,而且阵地的前方是广阔的水田,视野很宽,轻重武器交叉射击,组成极浓密的火网,给日军的攻击造成了极大障碍。


岩永汪师团长使用“特攻队战术”,虽然占领了守军第57团阵地,但随即陷入前来增援的数师中国军队的包围之中。5月1日,从芷江机场起飞的美军飞机对该师团各联队驻地实施轰炸,抛下的大量炸弹将日军炸得人仰马翻,第109联队3000余官兵几乎被全歼,第133联队也遭美机低空扫射,死伤累累。同时,由于攻击路线拉长,陆上有中国军队阻断、天上有美空军封锁,岩永汪缺粮少弹,各部队为节省弹药不得不在上查坪圭洞和洞口一带止步,一面就地赶修简易防空工事,一面请求军司令部同意撤退……湘西的北部战场。战役之初,日第47师团重广支队为策应第116师团西进,经邵阳向新化、洋溪方面进攻。一路上遇到的麻烦较少,连资水渡河作战,也出乎重广的意料以很小的损失而结束。坂西一良的设想是:先攻占新化、淑浦、辰溪一线要地,稳固湘西北地区,然后配合116师团在沅水以东、资水以西地区,寻歼中国军。为此,他将其第86混成旅团也放在这一线,从邵阳西进。


重广支队在洋溪附近遭中国第73军的有力抵抗,并于4月底被该军包围于红岭山。在中美空军的轰炸扫射下,该支队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日第86混成旅团在小溪猪栏门等处渡河时,恰逢河水暴涨,乘竹筏至河中心时,遭美机轰炸,伤亡惨重,勉强抢渡过去的若干联队,也形不成攻击的拳头。


进攻芷江的各路日军相继受挫的消息传到南京,冈村把这些归罪于冈部直三郎指挥不力。冈部一直对此战心存疑窦,不尽心尽力去干,据说他成天沉湎于文物搜集、吟诗作画,很少过问前线战事,让军司令官坂西一郎独撑危局。冈村认为冈部此举是存心想看他的笑话。


冈村叫来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中将:“小林君,我本想亲自去一趟芷江前线实在分不开身,请你辛苦一趟吧。”


小林自然没二话可说:“愿为司令官效劳。”


5月初,小林抵达汉口。一见面,冈部便要求他转告冈村,必须中止芷江作战。理由是:1.日军在没有任何空中保障的情况下,只能是美机的靶子;2.中国最精锐的新6军廖耀湘部已陆续从印度空运到芷江,即使打到芷江城下,已成强弩之末的攻击部队也无法击败这个军;3.若继续作战,请冈村总司令官增加2―3个师团兵力。周时,冈部还向小林介绍,可怕的“失败主义情绪”已在湘西前线明显地表露出来,官兵中自杀和被俘的人数日益增多,这说明士兵对战争越来越失去信心,甚至在前线第133联队内公然出现了反战标语。


小林浅三郎答应回去后如实向总司令官报告。


5月6日,小林总参谋长回到南京。冈村在听取他的汇报时,有点心绪不宁。小林先将此行了解的情况大概介绍了一下,又说了自己的一些观感,然后向冈村提议:“最后中止芷江作战!”


见冈村沉默不语,小林告诉他:冈部司令官早有此意,且坂西一郎也改变了继续西进的意见,事实上已中止了向芷江突进的行动。


谈到冈部,冈村的眉毛便不由自主地跳动了几下。特别是当小林讲到冈部“宁可自己负责也要中止这次作战”的态度时,冈村似乎看到了冈部那张倨傲清高的脸。也许他是对的吧!冈村不是那种明知输了,也不承认输的人。他认为武士道的可贵之处还有敢于承认失败的一面。


小林似乎看出了总司令官内心的隐秘,不愿再从心理上给他施加压力,而是讲了些一线部队如何英勇作战,如何艰苦卓越之类的事。“请你拟定一份中止芷江作战,适时回到原来态势的命令吧。”冈村终于同意了部下们的建议。


日晕而风,础润而雨。冈村已明显地感觉到日本已接近于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他本想以扩大中国西部战事的办法,来牵制盟国力量,但没料到事与愿违,造成了这种结局。冈部直三郎是5月9日接到派遣军总司令部关于中止芷江作战的命令的。实际上,其第20军的一些部队从5月5日起,就已开始脱离战线,做后撤的准备。


第116师团7日晨开始撤退。从8日起,中国军队采取陆空协同向日军发动反攻。至11日,该师团退至洞口、竹蒿塘一带。13日,该师团在洞口、金龙岩、竹蒿塘地区被中国军队包围,经两天激战,以死伤极为惨重的代价,于16日午夜退至东圳地区集结。关根支队残部于5月6日开始沿白家坊、黄土塘、李溪桥,向花园市撤退。7日至9日,步兵第115大队在万福桥、湾头、李溪桥、牛角岭一带被中国军队包围歼灭;至19日,联队本部及一个步兵联队退至石坝江附近集结,其余被歼灭。


重广支队残部于5月9日从洋溪开始撤退,15日撤至小半山,此时归第47师团指挥。16日,该支队向送垛山移动,18日在巴油附近被中国军队包围,20日经过苦战到达后田5月15日,坂西一郎电告方面军请求继续撤退,冈部直三郎表示同意。此前,何应钦已下令湘西中国军队全面进入反攻阶段。各美械师的榴弹炮、迫击炮统统启用,炮声此起彼伏;芷江机场的所有中美空军几乎都曾轮番出动过,在湘西战区上空盘旋、扫射轰炸,哪里有日军,哪里便火光冲天,硝烟弥漫。


16日,日第116师团由水东桥撤向和尚桥。20日,中国第74军的5个美械师和美械118师及第100军的3个师,共9个师,将该师团包围在山溪、滩头一线,岩永汪指挥日兵作困兽斗,与9师中国军队激战10天,5月31日,该师团留下3000多具尸体,但逃脱了被全歼的命运,撤至邵阳附近。


关根支队在第34师团的掩护下,22日经桃花坪向西南撤退,6月1日夜渡过资水在九公桥附近集结。


日第86混成旅团在洞口一带被围后,粮弹无法补给,官兵已多日以野菜充饥。21日晨,旅团长上野原吉少将率少量人员突围逃走,其余官兵在陆空火力封锁打击下,大部被击毙,小部树起白旗,投降缴械。


日第47师团于5月21日由颜公庙至颜公蚴一线向东撤退,6月1日至4日渡过资江,6月2日至5日退至省塘铺、半边街地区集结。


至6月中旬,参加芷江战役的日军各部队基本上退回到原先的出发地域。芷江战役历时两月,终以日军溃退而告终。据中国军队公布的材料,此役共击毙日军12498人,马1286匹,毁汽车292辆。中国军阵亡7737人,伤12483人。


中国军队还抓了300多日军俘虏。后来,王耀武听说一次战役抓了这么多俘虏,十分诧异,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与日作战多次,每次不过抓上几个、几十个俘虏,大部分日军在战败时宁愿选择自杀,他们认为作为俘虏苟活是一种耻辱。王耀武想去看看这些俘虏。


他来到战俘关押地,看见那些日本战俘大部分未脱童稚之形,一个个蓬头垢面,心中不忍,令看守人员押他们去水塘洗澡。这些嘴上没毛的日本士兵,一见到清澈的池水顿时嬉闹着扑向水塘。王耀武见状冷冷一笑:“日本帝国死期已近,让这些连胡子都没长出来的少年娃娃出来打仗,能不完蛋吗?”


芷江保卫战,是1944年以来,中国正面战场上打得较好的唯一的一仗。日军经此次战役受挫,遂开始全面收缩兵力,冈村宁次一边布置部队首先从广西、广东等地后撤,一边焦虑地注视着整个战争态势的发展。


此时,“大日本帝国已经是盟国案板上的一块肉了”,它的丧钟已被敲响。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