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八章:格瓦拉旅(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你们是法兰西的精英,在你们的面前,任何对手都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在位于法属圭亚那罗尚波地区的法国陆军基地之内,8架法国陆军航空兵的AS332B型“超级美洲豹”军用直升机正等待将法国第3外籍步兵团的丛林猎手们送往战场。直升机场上披着厚重的吉利伪装服的狙击手、手持着FAMAS型自动步枪的突击手以及携带众多特种装备的战斗工兵和医护兵此刻正整齐的矗立在团长居内梅上校的面前。面对眼前的这些常年以来在法国军方的“赤道丛林训练中心”内千锤百炼出来的精兵,居内梅上校此刻显然信心满满。

作为被拿破仑称为“将军苗圃”的法国圣.西尔军校所培养出来的精英,居内梅上校在自己并算不漫长的军旅生涯之中,却已经可谓军功等身,从西非的草原到波黑的巴尔干群山,当众多和他同时毕业的法国青年军官们在舒适的军营里等待着升迁的机会时,居内梅却以一线战斗部队基层指挥官的身份参与了法国所有的海外军事介入行动。但是真正令这位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崭露头角的却依旧还是位于加勒比海之中的岛国—海地。

在“太阳王“路易十四的时代法兰西曾一度凭借着自己庞大的舰队在大西洋之上建立起了自己的殖民体系,因此和加勒比海之上的很多岛屿一样,海地共和国的前身也是听命于巴黎的法属圣多明各而已。但是在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之后,海地黑白混血种人和自由黑人发起了争取独立的斗争,渴望自由的力量最终令装备简陋的起义军击败了拿破仑派来的远征军,揭开了拉丁美洲独立战争的序幕,建立了美洲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国家。但是在随后的日子里,这个新生的政权却陷入了无尽的内乱和动荡之中。

1915年至1934年的美军占领时期,更为这个贫穷的岛国埋下空前的政治隐患—被强行嫁接的美式民主,在由文官集团组成的民选政府和强硬的军队之间永远处于对立状态。腐败的民选政府被军事政变所推翻,强人政治的独裁统治又令民众向往民主,在外国干涉之下,军队被迫交出权力,重新颁布宪法建立的文官政府却又腐败缠身,这一样的恶性循环似乎永无尽头。

1990年,海地迎来了独立200年来首次自由选举,有民主斗士之称的阿里斯蒂德以绝对优势当选总统。但他并没有给海地人民带来更多的收入,渐渐失去民心。2000年,他再次参加选举并当选总统,但很多老百姓没有参加投票,因此,反对派认为选举不公正,要求他下台的呼声越来越高,终于酿成内战。面对愈演愈烈的流血冲突,法国第一个站出来要求阿里斯蒂德辞职,美国也表示不再支持他。不过出生于海地贫寒家庭的阿里斯蒂德却至少为结束海地政治的恶性循环作出了自己的努力—鉴于海地军队有政变的传统,阿里斯蒂德于1994年做出一个奇特的决定:解散军队。这样,海地就成了世界上极少数几个没有正规军队的国家。因此这一次要赶他下台的不再是军事强人,而是名为“解放海地全国抵抗阵线”的反政府武装。仅有4000多名警察的海地政府自然无法与这些反政府武装的草莽英雄对抗,仅仅十多天,反政府武装便加强攻势攻占了海地第二大城市海地角,并从3个方向合围首都太子港。大势已去的阿里斯蒂德不得不宣布辞职,随即流亡国外。

但是入主太子港的反政府头目居伊.菲利普公然自封为海地军事统帅的行径却极大的刺激了1994年出兵海地推翻了军政权,护送阿里斯蒂德回国重登总统宝座的美国政府,华盛顿立即作出回应,斥责居伊.菲利普只不过是纠合了一群乌合之众,命令他们立即放下武器回家去,他们无权参与海地前总统阿里斯蒂德流亡后的政治进程。当然山姆大叔从来就是行动派,就在助理国务卿诺列加在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上要求居伊.菲利普“功成身退”的同时,4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已经抵达海地,不过当这些美国大兵走下机场之时,所要面对的已经将不再是反政府武装的阻击,而是俨然以地主自居,重返海地的法国外籍军团。

在旷日持久的反恐战争中,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等海外用兵已是劳民伤财,师疲兵惫,尤其是现在正从伊拉克无法脱身,显然已无意再卷入另一次海外行动”。因此防止海地出现动乱,引发大批难民涌向佛罗里达州海岸,邀请法国出兵是最好的选择,为此美国在古巴关塔那摩基地建造能容纳数万难民的营地的同时,布什总统也只能忘记希拉克在伊拉克战争上的恶劣态度,向法国发出了协同出兵的邀请。

而对于巴黎方面来说,这不仅是缓和法美冲突的好机会。毕竟伊拉克战争之后,法美交恶,美国处处给法国冷脸看,法国无法参加伊拉克重建项目的竞标,在双边贸易上也不断受到美国的打击。更为重要的是希拉克也迫切希望向华盛顿展现法国的军事力量。于是当法国总统府发言人科隆纳在2004年2月29日宣布决定向海地派遣一支300人的军事分队,以确保在海地的法国侨民的安全之时。由居内梅上校率领的法国第3外籍步兵团精锐特遣中队已经从法属圭亚那出发秘密机降在了海地首都—太子港的附近。

这注定是一场永远无法写出历史的战斗,居内梅上校和的127名部下在海地国际机场与近千名海地反政府武装展开了彻夜的激战,面对着大多来自海地原正规军和警察部队的反政府武装的精锐。居内梅上校成功的利用夜色的掩护和装备上的优势击退了对手的进攻,牢牢的控制住了机场,掩护后续部队顺利的抵达了海地。

“战争是军人的地狱,和平是军人的坟墓。如果你不想成为坟墓里的行尸走肉,那么就惟有成为不断制造地狱的恶魔。”不甘平庸的居内梅上校或许代表了很多军人的想法,没有人喜欢战争,但是与和平时代里与营房同朽、空耗青春相比,军人似乎更应该走向战场去燃烧生命。因此每当麻烦出现,居内梅上校总能在第一时间感到自己的肾脏腺素在高速分泌。而这种感觉在今天之前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海地太子港的战斗虽然证明了居内梅上校的价值,却也令巴黎政府对法国第3外籍步兵团更为倚重。在全世界即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法国必须更为小心的保护自己唯一的航天发射中心—库鲁。因此第3外籍步兵团也就成了栓死在库鲁航天发射中心的看门狗,无缘于法兰西在全世界各地的其他战场。

“有一群恐怖分子在约4个小时之前潜入了位于法国政府位于亚马逊雨林深处的‘努里格’生态研究站,扣押了生态站内的科研人员以此为要挟向法国政府索要500万欧元。”面对着自己精心挑选出来的突击分队,居内梅上校依稀有些牛刀杀鸡的感觉。虽然军人的天性告诉他不应轻视任何一个对手,但是仅根据从市政府传来视频讯息,身为特种部队指挥官的他依旧对自己即将面对的对手给出了一个几乎不及格的分数。

虽然系数戴着黑色的头罩,并用法语向法国政府提出一系列的要求。但是在镜头之外,几个手持武器的恐怖分子之间所使用的加勒比语还是暴露了这些身的真实身份—法属圭亚那的当地土著。高达37%的失业率早已令法属圭亚那的大多数当地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在这个国家的内陆地区,法制事实上早已崩溃。从巴西来的走私客用粗劣的武器换取着各土著部落的金矿和木材,而盗窃和抢劫更是每天都在发生的连续剧。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小撮过不下去的愣头青抱着“富贵险中求”的心理冲进雨林,将那些远离文明保护的动物学家当作肉票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从对方通过邮件传递来的视频之中也可以明确的读到对方的不专业,为了展现被绑成一堆的人质,手持着生态站内研究用的高档DV摄象机的匪徒几乎把生态站的内部情况完全录制了下来,这个看似细小的疏忽在居内梅上校这样的沙场老兵眼中早已成了足以致命的弱点,只要用心计算居内梅上校便可以大致推算出自己对手的实力。整个生态站内估计约有15名人质,恐怖分子的兵力大约在45人左右,拥有15支左右老旧的俄制AK—47型自动步枪和10支在巴西生产的比利时FAL自动步枪,其余的人员则大多装备着开山刀之类的冷兵器。比这些人手中的武器更为落后和破旧的是他们的懵懂的思想。这些“初出茅庐”的恐怖分子无视整个生态站内价值上亿的科研设备和众多无价的世界顶尖动物学家,竟然仅向法国政府索要了500万欧元以及2架直升机,当然还要带上飞行员,这些招数恐怕还是他们从有限的电视频道的警匪片中看来的,孰不知这样的要求正好给了居内梅上校从空中接近目标地域的机会。

按照居内梅上校的计划,法国第3外籍步兵团将出动最为精锐的“美洲豹”中队搭乘8架“超级美洲豹”军用直升机在“努里格”生态研究站周遍以丛林索降的方式着陆、展开,从四个方向展开合围,在夜幕降临之后再发动渗透攻击一举夺回“努里格”生态研究站,解救所有人质。可笑那些恐怖分子竟然给了法属圭亚那政府48小时的时间,或许在他们的概念之中500万欧元是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筹集起来的吧。

“不过请各位记住:百兽之王狮子即便是在捕杀一只兔子时都会全力以赴。毕竟我们这一次所面对的是一场残酷的实战,而并非演习。我还要重申一点,在进攻时要尽量避免间接伤害,毕竟在生态站中每一个科学家都是动物学领域的精英。”在向部下们讲解完自己的部署之后,居内梅上校又最后向众人强调道。事实上在海地首都太子港的那场战斗之后,法国第3外籍步兵团已经太久没有经历过实战了,此刻居内梅上校心中不禁在暗暗的祈祷,祈祷那些恐怖分子可以表现的更为顽强一些,让这些小伙子能够真正品尝到刀口舔血的滋味。随着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顶着强劲的气流150名法国第3外籍步兵团登上飞望雨林深处的末日航班,的确百兽之王狮子即便是在捕杀一只兔子时都会全力以赴,但是如果狮子面对的是一条伪装成兔子的魔兽,那么无论如何全力以赴,最终都无法改变早已注定的结束。

就在距离罗尚波法国陆军基地数十公里的地方,位于大西洋之滨库鲁和辛纳马里之间18公里长的狭长区域之内的欧洲航天发射中心,此刻同样是一片忙碌的景象。经过漫长的海上航行之后从欧洲本土抵达库鲁航天发射中心的“阿丽亚娜”5—ES型20吨运载火箭已经完成了起竖,其短粗的外型宛如一把古罗马式样的短剑直指苍天。在日益严峻的外部环境和竞争面前,向来分歧众多的欧洲在探索外层空间的问题上却表现出了空前的一致。虽然在“阿丽亚娜”5型火箭的研制道路上坎坷不断—在2001年7月发射行动中将两枚卫星送入有误的轨道,“阿丽亚娜”5—ECA型火箭更2002年11月28日发射时惨遭失败—升空仅3分钟就发生爆炸,连同所携带的两颗卫星全部化作碎片一起落入大西洋之中,但是面对挫折欧洲人竟第一次没有互相抱怨,而是投入更多的科研部门该型火箭进行了多项技术改进,并加大财政力度,拨款5.55亿欧元主攻火箭主发动机动力的提高,19个欧洲成员国共同拿出近9.6亿欧元,对负责发射和市场开发的阿丽亚娜空间公司进行补贴,直到2009年。欧洲航天局又与该公司签订投资30亿欧元建造30枚“阿丽亚娜”—5型火箭的合同,其中25枚为10吨载重量。从2003年开始,该公司终于走出持续亏损的阴影,接连两年实现了财政收支平衡。三是欧洲各国政府的卫星发射项目重点考虑采用阿丽亚娜作为运载工具,这就提供了一定的客户保证。

此刻所有的投入即将得到回报,在2008年3月9日成功利用“阿丽亚娜”5—ECA型10吨运载火箭将欧洲各国联合研制的首艘“自动货运飞船”(ATV)“儒勒.凡尔纳”(注1)号送入太空,并成功与国际轨道空间站完成对接之后最终顺利返回地面之后。这种新型航天器还是欧洲航天局向外界发出的一个强有力信息:它的处女航将宣告欧洲现在拥有可匹敌空间探索领域最强者的一些新的、重要的技术能力。

欧洲航天局(ESA)局长让-雅克.多尔丹曾自豪地说:“这是欧洲迄今开发的最先进的航行器。”并且不无炫耀的表示:“它将展示自动交会对接技术,目前世界上只有俄罗斯掌握这一重要技术,但俄罗斯的航天器远比我们的小。你可以把自动转移航天器视作一辆载重20吨的大卡车。当它与有人驾驶空间站对接时,我们必须小心操作。”

欧洲人即将开始更具挑战意义的一次冒险,他们将利用第二艘ATV型货运飞船“约翰内斯.开普勒”(注2)号将3名欧洲宇航员送上国际轨道空间站。ATV型飞船为自动无人驾驶飞船,其名称就来源于“自动货运飞船”的英文字母缩写。飞船总重19.7吨,其设计之处的主要用途是向国际空间站运送860公斤的食品、氧气、水、实验设备和燃料等货物,并清运出空间站内日常产生的垃圾。另外,它还将用来提升国际空间站的轨道,国际空间站在经过地球大气层顶部时,经常会从300多公里向下漂移。因此需要与空间站对接的货运飞船或航天飞机的帮助下,校正空间站的轨道。

可以说ATV飞船并非被作为一种载人航天器来设计的,欧洲航天局一度认为没有必要通过ATV飞船将宇航员送入国际空间站,因为在整个项目之中还有俄罗斯的“联盟”号和“进步”号飞船和美国人的航天飞机。但是随着美国航天飞机在“哥伦比亚”号失事之后全部停飞,欧洲航天局便面临着空前尴尬的局面。毕竟美国航天飞机是唯一能将大型设备运到国际空间站的飞行器。而俄罗斯方面则要面对“进步”货运飞船频繁发射的压力和航天经费紧张的局面。毕竟从上世纪60年代起,“联盟”号飞船就是将宇航员送入太空的主要载体,而在美国“哥伦比亚”号失事后,它更是独力承担起将补给品送到 国际空间站上的重任。这不仅使得耗资十亿欧元研制的“哥伦布”空间实验室无法按计划送入太空,而一直在德国porz-Wahn的欧洲航天员中心培训的欧洲航天员也无法顺利进入太空。

而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欧洲还绝对没有实力建造自己的航天飞机,一方面是由于预算所限,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欧洲目前的科技研究主要集中于一些能给其民众带来更多实际利益的项目,这就意味着建造运送货物或宇航员的太空运输系统并不是欧洲优先考虑的事情。因此在美国新一代载人航天器“猎户座”飞船研制成功之前,欧洲必须探寻别的方法。

参与可重复利用的俄罗斯“快船”航天飞机的开发曾是欧洲航天局的期望之一,但是虽然俄罗斯拥有前苏联“暴风雪”号航天飞机遗留下来的技术,但是研制的成功基础设施的投入却令俄罗斯和欧盟都倍感吃力。这种新一代航天飞机可能在未来几年内才能试飞,而正式投入使用则需要更多的时间。因此改进ATV飞船便成为了欧洲航天局唯一的选择。欧洲已经掌握了制造独立的载人航天系统的重要技术,如果欧洲航天局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同俄罗斯或日本合作,联手开发与美国“猎户座”飞船相媲美的新一代载人航天器。而只需要稍加改进,宇航员可以在ATV飞船内自由移动。按照他们提出的一种设计方案,ATV飞船可携带返回舱进入太空。在返回地球大气层中自我销毁之前,ATV飞船会把返回舱弹射出来。返回舱载着从国际空间站返回的宇航员安全着陆。而诸如电池组、陀螺仪等国际空间站所需的大型零件也将通过改进后第二艘ATV飞船运送到空间站。接着,宇航员可以在太空行走中,在空间站机械臂的帮助下,将这些笨重的零件安装到位。

可以说“约翰内斯.开普勒”号承载着欧洲航空局太多的期望,如果它的发射可以获得圆满成功,那么“哥伦布”科学实验舱也将于不久之后进入太空,而只有“哥伦布”实验舱安装完毕,耗资巨大的国际空间站项目才能开始对欧洲带来回报,正如欧洲航天局(ESA)局长让—雅克.多尔丹所说:“‘哥伦布’实验舱安装完毕之后,我们的六名机组将全部到齐,那么我们就将拥有从事科学研究的全部能力。若想从事真正的科学研究,你必须要不断重复实验。我们的梦想接近现实更进一步。届时,我们优先从事的工作无疑是科学研究,工程建设不再像现在这样是头等大事。”

而就在起竖的“阿丽亚娜”5—ES型20吨运载火箭的不远处,由俄罗斯萨马拉国家火箭航天科研生产中心、“进步”中央专业设计局从位于俄罗斯西北的维堡港运送来的105个集装箱的航天设备全部安装起了欧洲航天发射中心新建的俄罗斯火箭发射场内。首批的两枚“联盟”-CT火箭也已经安装到位。因为领土分布原因,俄罗斯本国的航天发射场都位于纬度较高地区,不能有效利用地球自转速度给航天发射带来的便利。相对于位于西经52°37’、北纬5°08’处的库鲁欧洲航天发射中心,俄罗斯目前使用的处于东经63.4°、北纬45.6°的拜科努尔发射场,及北纬62.8°,东经40.1°的普列谢茨克发射场可以说地理位置都极端恶劣长期以来,俄罗斯航天部门一直希望使用靠近地球赤道附近的发射场,并先后于澳大利亚、印尼等临近赤道国家进行了谈判,但都未能如愿。直到2005年6月,俄罗斯航天局和法国阿里安航天公司在莫斯科达成协议,签署共同在法属圭亚那库鲁航天中心建造“联盟”号火箭发射台的合同。此举成为俄罗斯航天部门与欧洲空间局进行长期合作的重要标志。就同一种运载火箭而言,从库鲁发射比从拜科努尔发射的运载量可增加70%,能大大提高火箭运送能力。这一优势对于向来于大推力火箭而著称的俄罗斯航天局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在“约翰内斯.开普勒”号成功发射之后,俄罗斯人也将第一次尝到从赤道附近发射火箭的顺畅。

但是就在一片忙碌的景象之中,数辆全密封的十轮卡车却意外的出现在发射中心的外围哨卡门口。“我们没有接到任何的通知!”守卫着发射中心的法国第3外籍步兵团的士兵戒备的看着司机递来的通行证,虽然上面有齐全的手续,但是这些奉命运送“特种航天设备”的车辆在到达之前,他们却没有任何的相关的放行通知。“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只能告诉你这批货物很紧急……。”拉丁裔司机一脸漠然的回答道。“你等一下。”哨兵转身走向自己的岗亭,拨通了罗尚波法国陆军基地的电话。但是在几声铃声之后,居内梅上校的值班电话却无人接听,就是此时电话的接通健却突然被人按断了。

“这是欧洲航天局昨天紧急海运过来的货物,‘阿丽亚娜’存在着重大的安全隐患,如果不马上更换的话,我们可能都会被炸上天。”按断电话的是负责航天发射站内部安保任务的一个宪兵少校突然出现在了岗亭之中。随着许许升起的挡竿,4辆卡车鱼贯进入了发射场内部。哨兵意外的发现坐上卡车的那位宪兵少校嘴角竟挂着一种莫名邪恶的冷笑。


第八章:格瓦拉旅(完)

敬请期待下一章:抹杀明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