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秋风吹过,飘落了满树红叶,我缩了缩脖子,这贼天气还没到冬天就这么冷。我不住地跺脚,向手上哈了一口气,现在是晚上十点,由于地处偏僻,白天都少有人来的公园,晚上更是连个鬼影都没有,连鸟都跑了,安静得连树叶落地声听着都那么刺耳。

“真他妈卑鄙、小人、伪君子,竟然派我来执行这个倒霉的差事,真是天妒英才啊”,




早上一上班,张局就把我叫了过去,指着坐在沙发上的一个老头对我说:“就是他打电话的”,

“什么电话”我有点糊涂。

“我说你他妈就知道上网泡妞啊?”张局发火了,

“您别急啊,有话慢慢说啊!你看你这一发火,我。。。我倒真想起来了”我陪着笑

“不就是说公园里最近总闹鬼吗?咱都二十一世纪大龄青年了,谁还相信这个啊?”我补充道

“但是昨天闹得更凶了,把公园里的大树都撞倒了好几根,把看门的吴大爷都给打伤了”

“嘿!真他吗邪了,这年头连鬼都打人了,哈哈哈!”我还是不相信,回头看了看一直低着脑袋的老头,看样子是挺惨,头上缠着纱布,花白的头发下搭拉着一颗枯瘦的脑袋,衣服上满是泥淋混着树叶,连手也破了,看到我就像看见了亲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警察同志啊!你可要救救我啊,我老头子快不行了啊!。。。”

我下意识地甩了下手,感情这老家伙劲还挺大,我竟然没甩掉。我就这么站着,几分悲壮地看着他在我崭新的制服上肆意挥洒着他饱含深情的眼泪、口水还有鼻涕,革命战争年代十送红军也不过如此吧!全当他是我爸了!想到老爸,我心软了,可是我爸从来就没哭过啊,记忆里都是我趴在他的怀里,捂着被他揍得通红的屁股,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别哭了,快说说情况吧!”张局及时地拉开了看门人

“昨天晚上下了小雨,公园里也没什么人,我喝了点酒早早上床睡觉了,后半夜里起来解手,就看到远处林子里有个黑影一闪,我当是眼花了,也没再意,关上门正准备睡觉,就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有人在吊嗓子,我还以为是哪个这么早就来唱戏呢!可是过了一会又听到了更大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倒了,因为太真切了,我赶忙披衣出门,因为公园里有路灯,我只带了个小手电,打了把伞,循着声音方向摸去,就看到那几颗前两天才移栽的香樟东倒西歪地倒在地上,树叶洒了一地,真是怪事,昨晚又没起风雨也不大啊!我准备早上再看看,正寻思着突然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笑声,我刚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黑影扑了过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被早上来遛鸟的人发现了,才把我给救过来了,这不一大早就来了!警察同志啊!快救救我吧,鬼太厉害了!。。。”老家伙又哭起来了,这回我闪得挺快,没抓住,正得意间,张局发话了:“小陈啊!刚才我和你们孙队商量了一下,队里这段时间正在搞大案子,人手太紧了,一时半会抽不过来人。。。当然了这也是个很重的任务喽!保卫人民群众的安危是我们的职责嘛!这也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啊!你的业务能力还是可以的,所以局里决定这件事就由你先去调查一下!这样又能发挥你喜欢夜生活的特长,总之,你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任务!好,就这样!”

“报告,张局。。。”

“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这个。。。”

“别这个那个的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还有事”

“请问您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夜生活这个优点啊?”我壮着胆子问

“领导关心下属的生活有什么奇怪吗?”

“这个。。这个。。对对,我想找个对象,组织上能关心一下吗?”我赶忙和张局保持足够距离

“滚蛋,你小子想我抽你啊!”

“对了,晚上和你爸说我要过去杀一盘,叫他准备好篓子吧!哈哈哈!”张局的笑声还是那么爽郎,小时候搬着小凳子看他们下棋的情景仿佛昨天,张叔叔变成了张局长,老爸也离开了他干了一辈子的警察,但是他们还时常切磋一下棋技,输赢无所谓,也许他们相互只是在寻找逝去的时光而已!

我一遛烟跑到办公室,“同志们,这段时间我的任务很重啊!有什么小事就不要向我汇报了,直接找小孙同志吧!这个这个。。啊!”立刻倒了一大片,杀伤力还是可以的,突然大家都不笑了,我立即意识到了什么,一股寒气从我的头部向嘴部过渡,也许这就是武侠小说里所说的杀气吧!

“陈大志,过来一下”孙队的声音在我脑后传来,

“哎。。。哎。。。”我有气无力,我有几分悲壮地看看办公室的同事们,他们都报以同情的眼光,在这种舍生取义的感觉引导下我艰难地移动双脚挪向了孙队办公室。

“事情张局都和你说了吧!我就不说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先盯一下,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千万别逞能,要注意安全,要不然我和张局都没法和你爸交代!等我把这边弄出点眉目就过去,别给我添乱知道不知道?还有什么问题吗?”孙队和颜悦色地说着,我却怒火中烧,我他妈怎么着就不行了,我就知道添乱?还没法和我爸交代,哼!把奖章、奖金什么的快给哥们准备好吧!让你们瞧瞧咱这个柿子可不是软的!再瞧你那小样,还等你去,想和我分奖金啊!正胡思乱想着,孙队的门关上了!




雾气渐浓,窝在潮湿的树丛中,长时间的保持这个姿势太难受了,我伸了伸懒腰!想起了昨天在网上认识的一个MM,正准备进行我的意淫时,突然远处传来了“啊”地一声惨叫!我抠了抠耳朵,不会是这两天没掏耳朵,耳屎太多了吧!但是那声音却那么真切,在深夜里更加清楚!我那接受了警察专业专门训练的大脑立刻指挥着我的身体迅速向前冲去。。。

本文内容于 2008-9-1 21:11:26 被铁碎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