骇人听闻!汉城奥运会韩国选手和观众暴打裁判

输不起的棒子竟如此残暴:汉城奥运会韩国选手和观众暴打裁判!


1988年汉城奥运会,最让人无法捉摸的莫过于拳击比赛,这次比赛一个特征就是无政府主义。《拳击新闻》把中量级比赛描述为一场伴着喧闹的“可耻的比赛”。

此次比赛最戏剧性的是韩国人朴思勋,他用犯规的动作向对方腰部击拳,而且没有受到任何判罚,苏丹选手阿布扶勒·拉姆丹因遭受违规攻击而疼痛难忍,无法继续比赛。澳大利亚裁判罗纳德·格雷戈尔意识到不对劲,向其他5位裁判进行了咨询。他们说拉姆丹在遭受朴思勋的违规攻击后,罗纳德·格雷戈尔并没有警告朴,取消比赛资格也不是办法。所以格雷戈尔就宣布拉姆丹失利,朴获胜。这个裁决让苏丹人非常生气,但由于国小力弱,他们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提出强烈抗议,只能以一个弱小国家所能有的柔和的方式提出他们的不满。在超重量级比赛当中,苏丹的选手一上场,还没与韩国的金永炫比试,他的教练就宣布认输,两位选手根本就没出拳。


尽管苏丹人让人们相信朴的胜利是可耻的,但是这也没能阻止朴思勋取得一系列比赛的胜利,获得奥运会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金牌。他这种做法非常有效果,直到最后的决赛,与年仅19岁的美国小将罗伊·琼斯比赛当中,这位32岁的韩国选手遭到对方的猛烈出击,次数达到86次;在第二局比赛中,朴思勋被击倒在地,裁判数到8时,他才勉强支撑起来。然而,结果让人不敢置信,裁判们最后以3比2判定朴获得胜利。


场上裁判员奥尔多·利昂困惑不解,但他还是举起朴思勋的手臂示意他获得胜利。他低声地对琼斯说:“我真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对你。”面对这样的结果,朴思勋自己也觉得有点脸红,在领奖台上,他举起了琼斯的手臂。琼斯后来被选为奥运会上的优秀拳击手,可这怎么能和奥运冠军的头衔相提并论呢?这种做法只会更加地显示出这件事情的荒谬。


谣言迅速地传开了,据说来自乌干达、摩洛哥和乌拉圭的几位拳击裁判受了韩国人的贿赂,奥委会调查并没发现任何证据,谣言也无法验证以得到证实。后来摩洛哥的裁判声称他投朴思勋的票是为了不让东道主难堪,这话倒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汉城奥运会,更加失礼的是韩国人,他们对于本国运动员的失败非常不满,并且把这种不满发泄在裁判的身上。在9月20日的48公斤级比赛中,美国选手迈克尔·卡巴耶尔险胜韩国选手吴光洙,当时韩国观众的反应就极其恶劣。然而真正发生殴打事件的是21号最轻量级比赛,韩国选手范忠一对阵保加利亚选手亚历山大·赫里斯托夫。


新西兰裁判基思·沃克早已注意到此次拳击比赛的问题,从一开始他就尽量控制比赛局势,他警告范忠一不得违规,用头来撞击对手。然而警告并不起作用,韩国选手置若罔闻,三次过后这位裁判终于失去了耐心,命令记分员扣掉韩国选手一分。在最后一局比赛中,范忠一又犯了同样的错误,沃克命令再扣掉他一分,最终赫里斯托夫以4比l获胜。


比赛的结果一公布,椅子像雨点一样向沃克身上抛下来,沃克的同行们过来解救,他们请求保安人员保护沃克。不幸的是,保安们非但不帮忙,反而助纣为虐,一名保安一上来就向沃克踢了一脚,保安队长甚至脱下制服在场上追赶沃克。韩国的拳击运动员更是视沃克为仇敌,他们暴跳如雷地跳上拳击台,向沃克的后背猛击。后来有人问及此事,保安骄傲地声称:“我这么做是出于我爱国的本能。”


韩国人的怒火连国际业余拳击协会裁判委员会的主席都未能幸免,这位保加利亚籍人士埃米尔·杰特谢的手也被“委屈”的韩国人砍伤。


暴乱之后,新西兰裁判沃克乘第一班航班回到了祖国。三个韩国队助理、李洪洙和一个韩国裁判因为“前所未有的骇人行为”而被开除,韩国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主席金忠和和韩国业余拳击协会主席金勋永都宣告辞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