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妖啊美智子

李伟新 收藏 3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李绍嘉脊流冷汗,不由叹自己命苦。一个晚上,竟然两次被人家当猎物来追杀。第一次是主动做饵,那还有点光荣感。这第二次,本是当着猎手的,突然之间就变成了猎物。那气、那恼,真是难以言说。这好比一局好端端的棋,眼见胜势在握,却被对手翻了盘。兵临城不说,还被慢慢的勒,慢慢地紧,那心就像被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前后左右,他李绍嘉都试过了,每跑出十儿八步,美智子的气息就朝他逼过来。开始,还是夜来香的气息,渐渐,夜来香的气息,就变成了一股浓浓的杀气……

李绍嘉脊流冷汗,不由叹自己命苦。一个晚上,竟然两次被人家当猎物来追杀。第一次是主动做饵,那还有点光荣感。这第二次,本是当着猎手的,突然之间就变成了猎物。那气、那恼,真是难以言说。这好比一局好端端的棋,眼见胜势在握,却被对手翻了盘。兵临城不说,还被慢慢的勒,慢慢地紧,那心就像被人凌迟一样。恐怖至极,仍然让你感到恐怖。让你痛不欲生,偏又不让你那么轻易去死。

美智子黑洞洞的枪口,既从四面八方指着他,使他无从突围,危险重重,又分明像顶着他李绍嘉的脑门。冷冰冰的枪管,仿佛在嘲笑着他——

你想死么?

勾下扳机你就完了。

偏不勾。

那冷冰冰的下面,子弹仿佛随时钻出,嗤声钻入他的脑袋。

李绍嘉拼命克制自己不去想。

偏偏,子弹穿入脑袋那种寒心的恐怖,缠绕着他的心。

这还不算什么。

美智子对他这么勒法、这么紧法,明摆着是要慢慢地折磨他,直到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崩溃。

如果要开枪打死他,美智子的枪早就响了。

他也不知死多少回了。

这骚娘儿想干什么?

李绍嘉恼恼地想。

要为她的同伴报仇?

报仇还不简单,一枪蹦了他不就行了。

这骚娘儿想对我如何?

割肉?

挖心?

剜眼?

这都不足惧,无非是痛。

剁他裤裆的宝贝?

妈噢。

真有可能的。

这个骚娘儿这么狠毒。前面开枪就哪都不打,专打他的裤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就够痛苦人的事。

剁了宝贝,又不让你死,岂不成了活生生的太监?

李绍嘉越想,越感到美智子的阴辣。

禁不住就朝树林的黑暗处吼,“骚娘儿,有种的你给我出来。”

但任他吼,周围都静悄悄的。只有那股杀气越来越浓,越逼越近。

当他再吼,刚吼出一半的话,一块泥巴“嗖”地射将过来,一下射得他李绍嘉满嘴是泥。

完了,我一世英雄,竟被一个骚娘儿捉弄。

李绍嘉边吐着泥,边想。

龚破夭这时早逃出了林子了吧?

怪谁?两人倏地一分开的时候,就是迅速逃离的意思。自己逃不脱,不怪爹,不怪娘,只怪自己功夫不到家吧。

李绍嘉绝望地想,绝望得快没了斗志。

因为该斗的也斗过了。

不管是他飘着走,还是伏着身子悄悄地爬行,惑是藏在浓密的树丛中,美智子的杀气,都会毫不留情地朝他逼来。也就是说,他所行的每一步棋,都掌握在美智子的手中。

龚破夭就是感觉到美智子的厉害,才决定逃离的吧?

龚破夭的决定一点都没错。

错就错在美智子骚得比妖精还要妖,一下就妖了我的魂去。李绍嘉实事求是地想。

但他显然是误解了龚破夭的意思。

龚破夭示意分开从两边逃离,不过是一种假象,以此迷惑美智子。

美智子果然上当。

当木户和岛田太郎朝龚破夭这边追过来的时候,龚破夭故意将他俩往远处引。引他们追了几里地,龚破夭才悄然避开他们,转身飘回李绍嘉这边。

按说,以龚破夭的身手,随时绕开他们都没问题。问题是过早绕开,必定会被他们察觉。只要追上一段路,没发现他的踪迹,他们就会打道回府,回到美智子身边。

之所以要将他们引离几里地,是龚破夭算过,这样才足够时间回去修理美智子。

美智子起初也想到龚破夭可能会使回枪,回来帮李绍嘉,追着李绍嘉的时候,她的脑后就多长了一双眼睛。但追了几里地,也没见身后有半点声息,她便放心地捉弄起李绍嘉来。

确实,她追得很快。

快追近李绍嘉的时候,她即转直追为绕着追,一下绕到了李绍嘉的前面。而且,在绕着追的过程,美智子就脱下自己的衣服,撕成几份,包着几颗子弹,丢在草丛里。等她从李绍嘉的前面,再绕到李绍嘉的身后,便对李绍嘉形成了一道浓浓的气息场。

这并非她灵机一动的做法。而是,当她回身去救两个圆脸的时候,已经感觉到对方使的是猎人手法。

在黑漆漆的丛林,再亮的目光都是有限的。这个时候,要辨路寻路,搜索周围的情况,就得凭嗅觉了。

美智子对自己的肤息十分自信,谁只要嗅到她的肤息,她相信都会迷住。

李绍嘉自然不肯承认这一点。

但不管他承认不承认,当他东奔西突之后,不但鼻子吸入的是美智子的肤息,就连每根汗毛都深满了美智子的肤息。实则这是一种幻觉。这种幻觉首先来自他李绍嘉满眼的幻影。

是美智子的身影。

先是朦胧。

继而渐清渐清,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美智子那双勾人的媚眼。

漂亮的脸蛋。

性感的唇。

尽管他心里一千次、一万次地对自己说:这个骚娘儿,绝对不能跟我的黑玫瑰相比。

双眼却始终不听话。

他睁着眼也好,闭着眼也好,目光都闪着美智子。

目光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伸出万千只手似的,一件一件地脱着美智子的衣服……

妖啊,这个骚娘儿。

李绍嘉嘴里骂着,心却有团火在烧,烧得他极想将美智子按到地上,干她娘的一场。

他知道这与爱无关。

只是一种潜意识。

一种中国女子被日军奸淫的那种痛切,深深地埋在他心间,一经美智子的诱动,他就想以牙还牙,对美智子……

然而,这种想,显然又带着一种自我安慰的想。因为除了这欲念,更多的恐怖是来自美智子黑洞洞的枪口……

他这种想,就有点像被行刑前的人,冲天而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汉子”的话一样,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狠狠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李绍嘉希望自己尽快醒转过来,从而寻找逃脱的方法。但他能醒转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