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成贤(奥运会女子射箭个人银牌) 韩国《中x央日报》专栏



我的比赛任务结束了,但奥运会还没结束,我依然在比赛的回忆中。被张娟娟击败失去金牌后的几天里,我的情绪都很低沉,思绪也总是不知不觉被带回到现场。我的耳边还是能响起喧嚣和助威声,那种吵闹,从失败的那一刻开始就永久留在我的记忆深处。我一度很固执地认为,就是那些不合时宜的中国观众的加油声,打乱了我平静的心态,使我无法全神贯注,最终以一环之差失去金牌。我哭了,我向韩国媒体抱怨,我认为是中国观众帮张娟娟抢走了我的金牌,他们是我失败的罪魁。


我一直认为,当一个人被万众瞩目时,是无法真正冷静下来思考的。现在喧嚣散尽,我也得到了冷静的空间。电视和网络还在继续着围绕金牌的狂热,我也会选择一些喜欢的赛事观看。但有一个美国人让我彻底改变了先前的狭隘:他就是埃蒙斯,一个公认的冠军射击运动员,但他却两次遭遇同样的不幸———最后一枪失误与金牌失之交臂。让我感兴趣的,并不是人们对他心理的分析,而是他失去金牌后的举动。他给了金牌获得者祝贺,就像4年前那样。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他让我肃然起敬。


我觉得,他是真正领悟到奥运体育精神真谛的人,我从他的身上也领悟到我应该学会的道理。体育除了竞争之外,还有友谊,还有尊重。做为奥运参赛者,我只看到自己的优秀或韩国的优秀,连续数年获得射箭金牌的情况下,就固执地认为,这个金牌必须是我或韩国的,我不接受别国选手的超越,不接受她们的优秀。现在我知道,这错了,我愿意像埃蒙斯那样,把失败的痛苦留给自己,把祝福送给对手。因为失败并不是对手给我们带来的后果,包括场外因素。观众的吵闹声对每个选手来说都是一样的:之前我获得射箭金牌时,一样面临观众的加油声,在场的韩国观众也不少,大家都在忘我地为自己的选手加油。我相信观众的情绪也是难以控制的,而我既然选择比赛,就该为所有可能遇到的困难做好心理准备。而不是在自己心理准备不足的前提下,归咎于人。


如果我想不通这个道理,我就不会在射箭上再取得进步。其实我很佩服张娟娟的毅力,她一个人能单独挑落我们3个,她面临的压力又是多大呢?我不能总想到自己的压力,而忽视她的压力,其实大家都是在一样困难的心理状态下比赛的。只不过那天她的发挥比我好,而我也有发挥比她好的时候。这就是竞技体育的魅力,没有谁是永久的王者,谁都有成功,谁都可能面临失败。


菲尔普斯获得了8块金牌,韩国人都在讨论这个“外星人”。而菲尔普斯在他获得100米蝶泳金牌后说的话,也让我记忆深刻。他说,裁判确认我是冠军前,我以为我肯定输了。菲尔普斯创造了那么多纪录,但他却很自然面对对手的挑战甚至超越,他并没认为那是无法接受的事实,即便他已是泳坛的“传奇”了,也同样有人能一路领先让他差点落败。那我又有什么不可接受来自张娟娟的挑战呢?又有什么不可以坦然接受我暂时落败的事实呢?我不认为我是失败者,因为我还有未来,还有下一次,我在北京失去的金牌,我要在伦敦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