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僵尸片是香港电影的独特类型,20年前曾风靡港台波及日本,名导如洪金宝、袁和平、刘镇伟、徐克、元奎都曾涉猎这一片种。若论茅山僵尸片始作俑者,自是刘观伟无疑。80年代最红时,他也是贵精不贵多,每年一部茅山僵尸片,《僵尸先生》、《僵尸家族》、《灵幻先生》、《僵尸叔叔》,部部票房过2000万。

刘观伟近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无可否认,近年香港电影及僵尸鬼片都进入低潮期,但市面上刘观伟林正英的茅山僵尸片却长销不衰,且吸引不少80后90后成为拥趸,足以证明港片和京剧一样,纵然低谷,却永远不愁没观众捧场。刘观伟导演浸淫圈内多年,亲眼见证了香港电影的辉煌时代,听刘导演讲古,就像在听一篇港片残卷,引人入胜,百味陈杂……


1, 自小混片场,香港最年轻的摄影


我从小就在邵氏片场混,因为我父亲是电影美工。那时邵氏还是父子公司,还没建清水湾那个大片厂,而是租了钻石山的大观片厂拍戏。


我第一部做摄影的电影,是去台湾拍的《寻母十七年》,主演是恬妮。之前做摄影助理,拍过邓丽君的《再见十七岁》。当时应该是1973或74年,我才二十出头,是电影圈最年轻的摄影师啦。


台湾电影不景气,技术方面也落后香港,我返港发展,又从摄影助理做起。后来在师兄华山(后来也做了导演)的介绍下,在《石破天惊》中重新担正摄影。


2, 结识洪金宝,初做导演并不成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观伟在《脂粉双雄》饰演的士司机,把大哥洪金宝赶下车



与洪金宝相识,是通过陈会毅认识的。当时洪金宝和麦嘉成立嘉宝公司,拍《搏命单刀夺命枪》,我在片场经常听他们讨论剧本,开始对做导演发生兴趣。


后来黎应就找我做导演,我跟大哥(洪金宝)打过招呼,拍了《无招胜有招》,当时我是不懂做导演的,只要镜头连贯不要跳就好。不久大哥又让我拍了《甩牙老虎》,也不是很成功,我就跟大哥说,我还是做回摄影好了。


3, 创作《僵尸先生》 经历一波三折


拍《提防小手》时,我又想做导演,就私底下弄一个关于僵尸的剧本,筹划了一年,请了黄炳耀、司徒卓**黄鹰一起来搞剧本。因为我伯伯是茅山师傅,小时候我听了很多关于茅山法术的故事。据说茅山师傅不是绝前就是绝后,绝后就是没有后代,绝前就是死的时候很痛苦,生前捉的镇的鬼会来找他。叔叔说,我伯伯临终就很惨。还有,当时大哥拍的《鬼打鬼》、《人吓人》都很卖座,我就想拍一个不一样的鬼片,于是就想到僵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电影《僵尸先生》海报



《僵尸先生》的成本是450万,也就是个中等制作,断断续续拍了120天才完成。期间不断追加投资,最后整整花了850万。老板(何冠昌)和大哥(洪金宝)预测这部影片至多也就能卖600万,要亏200万!我听完很失意,以为自己的导演生涯就此终结,盘算干回老本行做摄影。


峰回路转,《僵尸先生》先在台湾公映,我被那边的老板请去西门町(此地影院集中),居然看到很多人排队买票,现场则是又笑又哭又叫又鼓掌,我偷偷用录音机都录下来,回来放给大哥听,他很惊:有没有这么离谱?


《僵尸先生》不久在香港上映,票房超过2000万。很多人都跟风,陈会毅拍了一部《僵尸翻生》很卖钱。当时很多公司找我出去(嘉禾),真的150万现金放在面前,但我没走,做人不能忘本。


从1985年开始,我以每年一部的速度拍了《僵尸家族》《灵幻先生》《僵尸叔叔》,期间还导演了一部时装警匪片《霹雳大喇叭》。这部戏本来是陈欣健在拍,不久德宝成立他去帮忙,我补上,相当于重拍,当时我刚拍完《僵尸先生》,很累,还没有恢复过来。


我的茅山僵尸片,男主角就是“九叔”林正英,他是一个很用功的人,拍戏从来不用替身。他不怎么说话,做事很认真。得病之后,他把家里一切都安排好,送女儿移民到美国。当时我在泰国,闻讯也赶回香港送他一程。林正英的葬礼用佛教仪式,做法事的众和尚中,有一个是袁振洋,就是袁家班的那个,导演过《波牛》和《达摩》。


4,趣谈刘镇伟,笑忆“宝禾”时代




刘观伟偶尔也演戏,此为《五福星撞鬼》剧照



刘镇伟提及当年之所以做导演,曾回忆:“我和王家卫坐在一家咖啡馆里聊天,那时我们两个人都是穷编剧。我说:“我有机会当导演了。”他说:“我也有机会了。”然后王家卫问我拍什么戏,当什么导演,我说什么戏都没关系,只要不太困难就可以了。听了我这么说,他很迷惑,不知道我说什么意思。我就从旁边把垫在下面的餐桌纸拿过来,在反面写上当时全香港最著名的导演的名字。动作片有洪金宝,刘家良等一辈人,我拍不过他们;文艺片导演有许鞍华、徐克等一帮人,我拍不过他们;喜剧片导演更多,许冠文、黄百鸣等,我也拍不过他们;最后有一个人叫刘观伟,是拍鬼片《僵尸先生》系列的,那我就拍鬼片。因为只有一个人嘛,比较好“打”,那我就跟他对打,结果证明我的方法是对的。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拍鬼片,但我是一个懒惰的人,我不要跟很多人打,我就打一个人。另外还有浑水摸鱼的感觉,“刘镇伟”和“刘观伟”,人家还以为我是他呢。


(我将这段古讲给刘观伟导演听,他嘿嘿一笑:)拍僵尸片或鬼片的导演中,刘镇伟其实也是我的竞争目标。因为他拍的每部戏成本很低,也就三四百万,但票房都不错。他的电影,因为成本问题,画面质量等等很差,但就是好笑,这是他的本事。我拍《僵尸叔叔》时,有一场李丽珍钱嘉乐被麦芽糖粘住的搞笑桥段,刘镇伟在午夜场看了跟我说,正好他的下一部戏也想了个类似的,我哈哈大笑:我拍了,你改吧。


元奎与我都是宝禾(洪金宝)一员,后来元奎与刘镇伟组成搭档,我一直觉得元奎的电影很大气,动作很漂亮,但电影票房就始终一千万左右,他不服气,与刘镇伟合作,正好文武结合,得其所哉。


宝禾由洪金宝创立,初期成员有午马、钱升伟(洪金宝表弟)、黄炳耀和我。后来曾志伟加入,还带来了张坚庭和陈友。拍《富贵列车》时,同时有六组拍,我带一组,大哥带一组,曾志伟带一组,午马带一组,元奎带一组,张坚庭带一组。


5,李赛凤及其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观伟与李赛凤合影,甜蜜的当年



拍《五福星撞鬼》(1992)是因为有个姓洪的骑师,开了一家电影公司,我们就凑了这么一部电影。


拍《新僵尸先生》(1992)就是为了罗维,他之前拍了部武侠片《一刀倾城》,成本花了1800万,结果赔了很多。我们就帮老人家一下,《新僵尸先生》的制作费很省,票房也有六七百万,总算赚了一点钱。


我自己也投资拍过一部戏,叫《夜魔先生》(1990)。李赛凤和张坚庭主演,曹荣演大反派,不是很卖钱,但也没赔。拍完《夜魔先生》,我与李赛凤就分手了,意见不合嘛。有人以为拍《僵尸先生》时我们就开始拍拖,其实大家都是圈内人,没必要在工作期间谈啦。反而是拍完《僵尸家族》,她离开嘉禾才开始的。


去年李赛凤出事,很多记者打电话问我,拜托,我们都分手十几年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观伟 陈勋奇去年在美国和成龙一起谈新《飞鹰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