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发就在这样的无限期待中过去了差不多4年的时间了,阿发也早已忘记了曾经有过关于征地的这件事,就像所有的邻居那样,日子也早就回归了平静。在阿发等候征地消息的头一年,阿发已经下定决心,不管这次的征地是否实施,自己都要努力争取在几年内创造出条件来,一定要在新城区买个房子和父母一起搬过去居住。他不想再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熬下去了,他不害怕自己会患上呼吸系统疾病,他就担心这恶劣的环境会影响他孩子的身体健康发育呢。所以阿发和父母商量好了,不管怎样,到时买了房子全家一块到新城区做高尚 的人。

就在阿发还在为了那套新城区的房子努力奋斗的时候,这时不知从哪里有传来了工业园马上就立项开工的消息了。而且这次还说的有板有眼的,说有关部门已经组成了理赔工作小组进驻新村管委会了。有关的理赔工作正在开展。

阿发听到了这个消息也是将信将疑,本来他早已对这次的征地死心了的,加上事情又拖了这么长时间没见下文。一天趁休息的空隙,阿发悠悠逛逛来到了管委会。刚一进到管委会的大门,就碰上了村委会的主任。主任看到平常难得一见的阿发到来,一下子就明白了阿发这次来的目的了。

村委会主任打着哈哈地说:“发哥啊,今天这么有空呢?来办理征地索赔吗?”

“哈哈,主任说哪去了呢?不过我还是想来落实一下这次征地的事情是否属实的。”

村委会主任四周瞄了瞄,故作神秘的说:“发哥,大家都是同一个祖先的,没必要跟你兜圈子。实话跟你说吧,征地是事实,可是听说这次的赔偿金额好像不太理想哦。”

村委会主任把阿发拉到一边的围墙边上叽叽喳喳就说开了。

阿发越听越不对劲,不会吧?在远郊给我我们赔偿相应的地皮,再每平方给以一千元的补偿费?这样的赔偿费就连现在住的房子的一半都盖不回来啊!那不是等于白白赚了我们一半的房产吗?再说了,那么偏远的郊区,谁会到那里去盖房子住啊?阿发是越听越发的不自在了。他匆匆别过了村委会主任就往家里赶,他要寻求更多的街坊们支持的。

回到家,阿发把自己隔壁的几个邻居都喊了出来,商量一下对策。

阿发把村委会主任那里听到的东西添油加醋地像街坊们说了一遍,所有的街坊都认为这样是吃了大亏了的,纷纷表示要有所行动。阿发的意思很明显,作最低的要求:远郊也无关紧要了,主要的是按照目前各家的住房面积每平方米赔偿1500元。如果放弃地皮赔偿的可以要求每平方米2000元的现金赔偿。这些都是阿发根据目前市场上的建材价格计算出来的最低金额了。

最后,阿发和这几户邻居达成了最后的决定,马上分头到其他的街坊家里去寻求支持去了。

还好,新村里头的人们都不是蛮横不讲理的,大家都同意阿发的意见。于是,新村所有的住户一致推荐阿发作为搬迁户的代表,到村委会进行意见表达。

第二天一大早,阿发再次来到村委会。碰巧的是,这次负责理赔小组工作的有关部门的负责人正好也在村委会这里。择日就不如撞日,村委会主任也想趁机把这次的征地工作开个好头,于是他马上招呼阿发和理赔小组的负责人就赔偿问题进行沟通。

其实,这个所谓的负责人也不能够自己就问题进行拍板,但是他都非常谦虚地听取了阿发他们提出来的意见,并详细做好记录,表示回到机关马上会向上级领导汇报。看到这位负责人这样的谦虚,阿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尽快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出来,可以给搬迁户一个实在的答复。

可是,不知是一些部门的办事效率就是这样子的还是怎样,在那位所谓的负责人答应将问题向上级反映一事,在过了一个多月时间了,居然没有听到任何的一点回音。

这让阿发和一帮街坊们感到郁闷的同时也开始有了一些不满了。阿发让村委会主任给那工作组的负责人捎话,希望管事的人能够尽快面对搬迁户进行对话。

又是将近两个月的苦苦等待,在阿发和街坊们又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村委会发出了通知,要求所有的搬迁户在这个月内要户主带上户口本和房产证到村委会进行赔偿登记。通知上也写明了这次赔偿费的金额是1380元/平方米。另外加上50000元每户的土地赔偿,如果搬迁户需要赔偿住宅用地的话,这5万块的土地赔偿费就抵消了。

大家掐指算了算,这样的赔偿也不算的上是亏本了。沉默中也就表示同意了,这几天都陆陆续续有搬迁户主动地到村委会登记去了。

几天过去了,阿发还没有到村委会去登记,因为这几天阿发都在与家人商量着怎么办,到底要不要土地的补偿。阿发和兄弟的意见都是放弃土地的补偿,因为离市区实在是太远了。拿到搬迁费后就到新城区那边去买一套五房二厅的大房子算了。而阿发的父亲就主张要求补偿土地,这样一来就可以盖个五层的小楼,大家都可以住在一起。

一家人经过了几天的斟酌,最后都是阿发的父亲作出了让步。每个儿子拿出5万块钱,加上搬迁赔偿所得的40万供三套的房子和装修费用。而父母就跟着阿发住,这样的决定更多是为了阿发三兄弟的小孩子读书问题。大家都一致认为,郊区学校的教学素质始终都是比不上市区的学校的,为了让孩子们有一个更好的就学环境,阿发的父亲只好作出这样的决定了。

于是,阿发和兄弟几个在短短的一个星期内就在新城区的一个现楼发售的的小区了找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独立居室了。装修、搬家忙得阿发头晕脑胀的,也没有时间想着今后每月将近两千块钱的供房款了。虽然在入伙的那天阿发的父亲有那么的一点难过,但是在众多的亲戚们的祝福声中,这一点点的难过很快就过去了。

就在阿发和家人搬到新城区不久的一天,阿发家原来的老房子就开拆了。阿发没敢告诉父母,他自己悄悄地回到了那个生活了多年的地方。看着那挖掘机的铁臂一斗一斗地伸向自己的老房子,那原来住的时候感觉特别结实的房屋此刻就像小孩子用积木垒起来的那样脆弱。阿发自己亲眼看到自家的老房子慢慢地变成了一堆废墟,他感觉自己的眼眶有点模糊。

如今的阿发已经在新城区里过上了心目中向往已久的“高尚人”的生活,依旧是上班、下班。好多年了,他始终都没有回到工业园(他曾经的家)去看一眼,听说那边的环境比现在的新城区还要漂亮了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