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55/

2013年1月1日上午7点20分,夷北市士林地区的鸡南山的山峦上。依旧年轻但已不再个性张扬的汉国人民国防军陆军中将任令羽,此刻正默默的走在这座夷北市郊最大的军事据点—衡山指挥所之上。

衡山指挥所是蒋介石时代最重要的军事工程,从50年代开始兴建;后来夷洲各重要军事机构陆续进驻,集体盘踞在紧邻士林官邸附近的圆山一带,形成现在的“大直要塞区”。

这座规模庞大的“战时最高指挥所”,是将夷北市士林地区的鸡南山挖空建构而成的地下指挥中心;地下三层,内部坑道错综复杂,可同时通往数个重要军事据点,包括原“国防部”与“参谋本部”合署夷洲特别军区办公大楼(原三军大学所在地)、士林官邸、松山机场、外双溪等地。

作为最重要的战时指挥中心,“衡指所”具备最先进的通信联络设施,以利于战时的指挥调度,经本岛的地线电缆和外岛的海底电缆,还可以直接和各部队保持连线。

走过了爪哇海的波涛、走过了塔吉克斯坦的荒漠,如果说昔日的任令羽是一柄光华夺目的清锋长剑,那么现在的任令羽可以说是一把神物自晦的玄铁钢刀。四年的大漠生活,雕琢了他、磨砺了他,令他成为了共和国真正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才。

作为即将重新组建的印度洋战区的总司令,此刻他的肩头除了荣耀还有关系到共和国万千生灵的责任。在中央军委的大棋局中,印度洋战区的主要战略任务是保护南太平洋战区的侧翼,阻击可能由印度洋方向进入环南汉国海经济区的米萨联军的海空攻击集群。

根据总参谋部的估算米萨联军的主攻方向将会集中在西太平洋的广袤洋面上,天竺洋方向至多会出现米萨联军2~3个航母战斗群的攻击兵力。但兵危战险,任令羽有一种预感,印度洋战区所承受的压力将远远高于总参的估计。不过无论怎样,作为一个军人他都将尽自己的责任。

此刻在汉国西南的数条战略大动脉上,数以万计的热血男儿正秉承着同样的信念去奔赴血与火的试炼。而任令羽在这里则要开始另一场战斗。

汉国国防军的新一代灵魂人物——总参谋部部长谢朝晖上将昨天刚刚抵达夷洲开始为期三天的视察。今天在视察衡山指挥所的同时,将抽时间听取任令羽关于印度洋战区防御态势的分析报告。这很可能是任令羽最后一次纠正总参目前战略部署的机会。

沿着鸡南山的山道任令羽健步登高,而借着强劲的北风,夷北市区那突如起来的一连串爆炸声猛的让这位共和国最年轻的中将神经为之一紧。军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不是普通的事故,而是来自于TNT的咆哮。

“夷北遭到了不明身份武装人员的袭击。”当任令羽快步跑进衡山指挥所的核心指挥中心内,来自夷北市的情况报告已经证实了他的想法。“这伙不法武装约有2000人左右,目前已经证实他们已经占领了松山机场,同时正在攻击博爱特区的各大政府机关。”一个年轻的夷籍参谋此刻正在逐字逐句的念着刚刚汇总过来的情报。

“这是怎么回事?情报部门的人都是饭桶吗?”原本春风得意的夷洲特别军区司令员伍世杰中将此刻一脸的寒霜。此次总参谋部部长谢朝晖上将来夷洲特别军区视察本来是一次全面展示夷洲特别军区近几年发展成果的机会,现在却被这么一帮来路不明的武装分子搅了局。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面无表情的谢朝晖上将冷冷的咳嗽的一声,淡然的提醒道。此刻再去追究所谓的责任都是于事无补的,如果从目前混乱的局面中理清头绪,找出应变之策才是一个战区指挥官应有的素质。

“哦~~~请总长放心。大夷北地区的应急预案我们早已有所准备了。”伍世杰中将忙走到指挥中心的大幅电子地图前,指着夷北周遍星罗棋布的汉国夷洲军区各部队的营区说道:

大夷北地区在夷洲特别军区隶属于第三作战区司令部。陆军主力是汉国夷洲特别军区陆军第6军团,下辖第16、26、49、51等4个师指挥机构。

第6军团兵力雄厚,平时有超过10个旅级部队,战时进入动员状态将有将近30个旅级单位,军方内部戏称为“岛内第一军团”。

平时主要作战部队有:第106、116、118、152、153、176、178等7个守备旅,第269摩步旅、第351装步旅、第542装甲旅、第584装甲旅、第601空骑旅、第862特战旅等5个打击旅,1个反装甲营、1个装骑连、陆战66旅以及海军陆战队基地警卫旅第3、4营等,总兵力4.1万余人。

“按照原定计划,桃园龙潭的空骑601旅的镇暴官兵将第一时间乘坐直升机抵达特区总署,保护特首及其他政要并协助撤离。宪兵202指挥部将增援博爱特区,宪兵205指挥部将负责封锁夷北县往夷北市的道路桥梁。”

“在政要撤离完毕之后,陆战862旅的特战官兵将空降进入博爱特区镇乱,陆军542装甲旅由新竹湖口北上,陆军269机步旅由杨梅驰援。”

“此外驻守林口的陆战66旅和第584装甲旅将直接开进夷北市,陆军178及176旅则负责协助封锁大夷北地区的交通。8小时之内,集结起来的兵力预计将超过三万人。”伍世杰中将得意的将夷北周遍的兵力一一调动起来,实际上这一系列的兵力部署和应急方案完全就是当年海峡形式紧张时期的“反斩首”、“反特战”的翻版。

不过伍世杰自信多年以来夷洲军人千锤百炼的这个计划,完全可以以不变应万变。

“那么看来我可以欣赏到一场精彩的反恐实兵演习咯!”谢朝晖上将依旧是一脸的漠然。但语气却缓和了很多。

“伍总司令,我想你应该立刻中止各部队的调动,重新部署。”任令羽终于按耐不住,打断了伍世杰的笑意。“这因为不是一次所谓的恐怖袭击,而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特种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