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悍匪系列之二 - 新奥尔良黑豹(ZT)

说到美国著名的悍匪, 不能不提到当年威震新奥尔良的黑豹 - Mark James Robert Essex.




1972年的最后一天, 除夕之夜. 外号Big Easy的新奥尔良市沉浸在一片节日气氛中. 著名的法国角挤满了醉熏熏的狂欢人群. 虽然已经是晚上11点, 位于Perdido 和 South White 大街交叉处的新奥尔良市警察总部却很繁忙. 因为正是警察换班的时间, 很多警察在出入. 一辆蓝色的两门雪弗莱悄然停在离警察局一个街区的Perdido大街旁. 一个黑影下了车, 他有意避开街灯, 躲在建筑的阴影里, 向警察局靠近. 然后黑影向右转穿过停放的警车走入警察局对面一条不通的土路,他在一片草地上潜伏下来,举起一只步枪. 枪的准星后面是一双燃烧着仇恨的眼睛. 一场震撼新奥尔良的大案就要拉开序幕.




这个枪手是23岁的黑人青年 Mark Essex. 1949年出生在堪萨斯州的小镇Emporia, 这个小镇白人占绝大多数, 但没有严重的种族歧视现象. Essex的家庭经济情况不错, 也很稳定. 虽然他的学业平平, 但没有任何种族主义迹象. 高中毕业后, 他上了大学, 但只读了一个学期就辍学了.1968年正是越战的高潮, 等待他的很可能是征兵和越南. 于是, 他和海军签定了4年服役合约, 成为了一个水兵. 参加完新兵训练后, 他被派到海军牙医学校, 毕业后被派到圣地亚哥的海军基地当了一个牙医助手. 与很多在越南丛林里的同龄人相比, 他应该是幸运的, 只需要9点上班, 给人洗洗牙, 5点钟就可以坐在沙滩上喝啤酒了. 但不知为什么, 他开始抱怨海军里系统性的种族歧视. 尤其是他认识了一个来自新奥尔良的黑人水兵朋友后. 这个家伙在新奥尔良就是一个强奸, 抢劫案子一堆的家伙, 在海军也不安生. 认识他后, Essex的工作态度几乎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 越来越极端化. 而且对当时黑人青年的极端组织黑豹党产生了兴趣. 终于, 在1970年底, 他超假不归, 跑回家待了一个月. 归队后, 他被当逃兵上了军事法庭, 并于1971年2月被海军开除. 离开海军后, 他去了纽约, 在那里接触了大量黑豹党的刊物, 里面主张用暴力改变社会, 称警察为"猪", 教授城市游击战术, 推荐武器. 3个月后, 他离开纽约回了老家, 但他已经不适应小城镇的生活, 1年中做了很多份工作, 但都不长久. 其间他买了几只枪, 包括一只.38的科尔特左轮和一只鲁格.44 Magnum卡宾枪. 后者是半自动步枪, 发射威力巨大的.44 Magnum左轮枪弹, 正是黑豹党推荐过的适合城市游击战的武器之一. 1972年8月, 他打电话给他那个在新奥尔良的海军朋友(那家伙也已经被海军开除)说要投奔他,接着就带着他的仇恨和枪只南下了.




黑暗中的Essex瞄准站在门口的两名警察开了火, 前两发子弹没有击中,警察还以为枪声是焰火, 看到墙上的弹痕才开始躲避, 但他的第三发子弹穿透了值班的警校学员Alfred Harrell的心脏并打伤了另一名警察的脚. 鲁格.44 Magnum卡宾枪只能容纳5发子弹, 在开了4枪后, Essex向后跑了约60米, 又开了两枪, 然后跳过一段栅栏, 穿过3道铁轨,又穿过10号高速公路, 逃进了一个叫做Gert Town的城区. 逃跑过程中, 他丢掉了他的.38左轮枪, 在穿越铁轨时好象摔了一交, 留下了一个防毒面具和一些子弹.




Gert Town是一片黑人占多数的城区, 而且对警察充满敌意, 没有人会向警察检举一个逃跑的黑人. Essex逃到这里的一个仓库, 先试图用枪打开门锁, 但没有成功, 于是砸碎了一个办公的窗户爬了进去. 这个仓库装有报警系统, 安全公司很快发现有人闯入, 就报了警. 大约11点10分, 两名警察驾驶警车到仓库调查, 当警官Edwin Hosli 下车, 转身开后门放他的警犬的时候, Essex在他背后不到15米开了枪, Hosli 背部中弹倒地, 他的同伴冒死把他拖回车里, 并呼叫支援.Hosli 2星期后死亡. 大批警察赶到, 搜查了仓库. 他们发现了一包.38子弹和一些血迹, 但Essex已经从另一侧逃走, 警察在一扇带血的窗下发现了3发.44子弹. 从这里开始, 隔不远就有一些子弹, 警察们跟踪这些子弹, 1月1日早晨9点, 他们到了6个街区外的一处教堂. 这时候, 警察们感觉这是一个陷阱, 因为子弹摆的很有规律. 正当他们讨论是否进入教堂搜查的时候, 总部发来命令, 让他们撤退. 原来警察局受到了很多Gert Town居民的投诉, 说警察破门搜查, 局长怕过于扰民. 现场的警察们虽不甘心, 但最后服从了命令. 实际上, 如果他们不撤, 以后的事情大概就不会发生了. 因为Essex这时候正伏在教堂里准备拼命.




1973年1月1日下午6点, 教堂的牧师发现了Essex并报了警, 但当警方赶到时, Essex已经消失了.




1月2日下午6点, Essex来到Joseph Perniciaro的小杂货店买了些东西, 店主见他形迹可疑, 一只手有伤, 就报告了警察. 1月3日下午7点半, 一个女性电话报告说看到枪手躲在离小杂货店不远的一个教堂里, 警察赶到后, 只发现了一包.38子弹, 一些血迹和一张字条, 但Essex已经离开.




1月7日早晨10点15分, Essex突然闯进了Joseph Perniciaro的小杂货店,他是来报复店主告密的.他喝令Perniciaro过来, 当他转身逃跑的时候, 开枪打中了他的背部.但他活了下来.





Essex出门后抢了一辆轿车. 车主是一名退役的陆战队员, 他立刻报警, 并陪同警察寻找, 很快就发现了Essex驾车从对面开来, 等他们在车流里艰难的掉过头, Essex已经消失了.





Essex驾车来到了位于市中心Loyola大街的Howard Johnson旅馆. 这个17层的旅馆是个长方型建筑, 面向Loyola大街,背靠一个购物中心, 一侧靠Gravier街, 另一侧靠Perdido街. 它的一楼是旅馆大厅, 2到7楼是停车场, 8到18楼是客房(没有第13层). 楼的两侧各有一个楼梯井(分别称G楼梯和P楼梯). Essex把车停在4楼, 然后从G楼梯爬上楼, 从楼梯到每层楼道间都有锁着的钢门,他试图让里面的人开门, 他们都拒绝了. 他一直爬到18楼, 才发现门没有锁. 他冲进18楼, 对3个黑人清洁工说不要怕, 我只杀白人. 1829号房间的一对度假的医生Robert Steagall 夫妇, Steagall 试图阻挡Essex, 挨了当胸一枪, Essex随后向伏在丈夫身上的Betty后脑开了一枪. 接着他冲进1829号房间,用随身带的灯油点燃了窗帘, 室内起了大火. 接着他下到11楼, 开枪打坏门锁, 闯进楼道.




这时候, 旅馆总机接到了有枪手杀人放火的报告, 旅馆的助理经理Frank Schneider决定去看看究竟, 他刚走出11楼的电梯, 就被Essex的子弹消掉了半个脑袋. 旅馆的经理Walter Collins, 从G楼梯爬到10楼, 他用钥匙打开门, 正碰上从11楼下来的Essex,他挨了当胸一枪, 3星期后死在医院里.




有人报了火警, 消防车和警察开始赶到.最先赶到的两名警察进了电梯, 一层层搜索, 但没有看到Essex.当到达18楼时, 旅馆断电了, 他们被困在电梯里.




Essex沿楼梯下到8楼, 那里有一个大阳台和游泳池. 他开枪打倒了一个客人, 然后开始在8楼的房间里放火. 在8楼的一个阳台上, 他看到了消防车的云梯上一名消防员和两个警察, 他开枪打断了消防队员的手臂, 幸好下面一名警察向他开火, 他们才撤了下来. 这时候, 大批警察开始赶到, 有些带着五花八门的自备武器, 甚至有有猎象的枪, 但大多数只有.38左轮. 他们爬上周围的建筑试图压制Essex.但Essex坚守在8楼向Loyola大街射击, 楼下聚满了警察, 消防队员和看热闹的市民, 他的目标是警察. 他不断向旅馆的前后面射击, 打死了2名警察, 打伤了2名警察, 1个救护车司机, 和一个消防队员.但四面八方射来的火力最终把他赶离了8楼. 他先试图回到4楼停车场找到汽车,不成功,又返回P楼梯向楼顶爬.




这时候, 新奥尔良市警察局长Clarence Giarrusso赶到了, 不知什么原因, 他决定把指挥中心设在旅馆大厅里. 也许他以前是陆战队, 喜欢靠前线近些. 在大厅里, 48岁的副局长Louis Sirgo发现至少有两个警察被困在顶楼, 他带了5个人试图营救.




在两个楼梯井上方的屋顶上各有一个约6米宽, 3米深的混凝土小屋, 三面有墙, 开口一面面向屋顶中央. 小屋里的一扇门从楼梯井通向屋顶. 屋顶的中央是电梯机械间和锅炉房.




Essex爬到P楼梯顶, 发现门有锁, 他开枪打坏了锁, 但门扔打不开. 他只好往下走, 在16楼, 他听到下面有动静, 正是Sirgo的小组在往上爬. 他停下来, 当Sirgo出现在15到16楼间的楼梯拐角时, 枪响了, 子弹打飞了Sirgo的一段脊椎, 其他警察边还击边撤退, 但副局长已经死了.





这时候, 一楼的指挥中心一片混乱, 警察们不相信一个枪手有这么大能量, 周围的观察报告有说是2个枪手,有的说3个. 下午1点, Giarrusso决定派两个小组从两侧楼梯一层层搜索, 把枪手逼上房顶. 从P楼梯上的一组首先到了18楼, 他们也遇到了锁着的门, 警官Larry Author用脚猛踢, 门终于开了, 但Essex的枪口正等着他. 原来Essex已经从16楼的楼道跑到G楼梯, 那里的门没锁, 他上了屋顶. Larry Author刚出现, 一发子弹就击中了他的腹部, 子弹的冲击力把他推回了楼梯, 同伴们只好扶着他往下撤. 这时候, 另一组也到了G楼梯的顶端, 在付出了巨大牺牲后, 警察终于将枪手困在了屋顶. 可以比较安全的救火, 处理死伤者了. 心力交瘁的Giarrusso不想再有警察牺牲, 决定暂时不强攻屋顶.




第18区的警官Antoine Saacks凌晨刚刚下班休息, 10点多, 太太叫醒他说新闻报道旅馆狙击手. 他抄起自己的M16步枪, 拎了1000发子弹赶到现场. 他爬上临近的楼顶, 发现Essex躲藏的G楼梯顶的小屋很坚固, 难以击中.




这一切, 都在电视直播, 在新奥尔良以南不远的海军陆战队基地,Chuck Pitman中校也在看电视,他是直升机飞行员, 在越南执行过1200次飞行任务, 7次被击落. 他的腿部被一发12.7毫米子弹击中, 目前正在恢复. 他知道对付敌人的最好办法就是直升机. 他先想到海岸警备队会出动, 但他们没有武装, 他派了两个军士带着M14步枪去帮助他们. 但他在电视前守到天黑也没见到直升机的影子. 这时候, 两个军士回来了, 报告说海岸警备队说天气太差, 不能飞. 天快黑了, 低云和雾使能见度很差, 但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他打电话给NOPD, 一小时后得到回答, 如果直升机上有探照灯, 也许用得上.Pitman中校马上带着自己的副驾驶和两个带M14的军士, 驾驶一架CH-46起飞. 能见度很差, 他超低空飞行, 跟着高速公路上的车流飞进了城. 他把直升机停在离旅馆不远的市政府后的一个空地上, 带人去见局长. 听说有直升机, Giarrusso首先问能不能把他的一辆装甲防暴车吊到屋顶, Pitman回答车太重. 有人提议把警察的突击队放到屋顶, Giarrusso不想再有警察牺牲, 不同意. 最后他们决定用机上的火力解决. 警官Antoine Saacks带着M16和两个带M14的军士一起上了飞机.





7点左右, 直升机飞到屋顶上空, 他们用探照灯观察G楼梯的小屋, 但看不到Essex, Saacks和其他人向小屋射击, 想在墙上开洞. 每次直升机离开, Essex都跳出来向直升机开枪, 但直升机一回来, 他就躲进小屋. 直升机上的子弹用光了, 只好降落补充. 7点30分, 他们第二次起飞, 看到Essex在向直升机开枪,但当他们飞到时, Essex又消失在小屋里. 几个回合, Saacks的1000发子弹用光了,只好再次降落. 8点30分, 他们第三次起飞.这一次,他们注意到小屋里有一根粗水管似乎在颤抖. 原来Essex爬上水管紧靠屋顶, 所以从高处看不到. 他们向水管射击, 水管爆裂. 这时候, Pitman操纵飞机, 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Essex中计了, 他跑出小屋向飞机射击, Pitman可以看见他枪口里喷出的火焰,感到飞机被击中的抖动, 但同时, 探照灯的光柱照住了Essex,警察终于看清了这个折腾了新奥尔良一个星期的幽灵.他与直升机相距不到20米, 机上乱枪齐发, 顿时把Essex打成了真正的筛子 - 事后验尸, 他中了200多枪.





Essex死后, 警察仍怕有别的枪手, Pitman的直升机又巡逻了几个来回, 警察整夜向屋顶放催泪弹. 知道1月8日下午1点, Giarrusso命令进攻屋顶, 警察们向锅炉房开枪, 有几个被跳弹打伤, 没有发现其他人.




弄清Essex的身份后, 警察搜查了他的住所, 发现了大量极端种族主义的文件, 一张新奥尔良的地图上圈出了警察局和旅馆的位置. 还有威胁的信件.




在新奥尔良以北80英的巴吞鲁日市, 一个12岁的黑人少年John Allen Williams守在电视旁目睹了这一切. 这个少年就是30年后把华盛顿地区搅的鸡犬不宁的狙击手 -John Allen Muhammad.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