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原创]向往

这天阿发下班回家,听到父母说家里所在的这个新村要被征收了,改成一个新型的示范工业园区。为了便于统筹管理,为了更好地规划未来的城市蓝图,市里决定要把原来所有分散的工业企业都集中到这个工业园区来,所以政府要把这个老城区里靠北面的一半规划成工业园。而阿发家所在的这个新村就刚刚处在规划之内,也就在这次的征收行列了。


这两天,受上级部门的指示,管区的工作人员开始挨家挨户地进行调查统计。


阿发父母对于这个征收工作很郁闷,同样阿发也感到郁闷。传言是满天飞了,具体什么时候能够实施呢?谁的心里都没有一个底。最头疼的是那些原本准备开始建房子的人们,一旦政府要规划征地,原来可以准建的房子统统都暂时停止报建了。就目前的建材价格一天高过一天,就差没有“涨停板了”。征收的事情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立项开工,也就意味着这些待建的房子不知什么时候才可以落实,这些人们担心万一征收的事情不能实现,到时再建房子可能要花多不止一倍的费用了。也能怪他们整天愁眉苦脸的了。阿法家刚好也有这样的一块待建的地皮,现在阿发感觉是进退两难,想建嘛,上级不给批,不建嘛,万一待到猴年马月时候,有关部门突然说不建工业园了,自己手头的那一点点钱都不知能不能再建起一个框架结构来。


对于现在的职能部门的办事效率,很多人都持有一种怀疑的态度。如果能够早一天决定,涉及到的群众也就可以早一天做好打算,别到时大乱阵脚。


阿发是相当支持这次的征收行为的,他已经受够了新村这里的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生活环境了的,只是没有这样的经济条件罢了。加上父母一再坚持留守这里,要不然他N年之前就买房子搬走了。看着自己的亲戚朋友们一个个都往那个令人向往的地方搬了,阿发自己心里也羡慕得要死了,恨不得一觉醒来自己就已经身处那个美丽的新城区了。


阿发的父母可不是这样认为的,他们年纪大了,住了二十多年的房子都有了相当深的感情了。身边的人和事都已熟络,如果现在又要到新的地方生活,好像一切都要从头来过一样。就像很多的农村的老人那样,哪怕孩子在城里的生活条件多好,他们也会这样那样的不习惯,最后还得跑回老家这里来。


父母的的担忧小发也能够理解的,也知道父母他们并不是担忧这些。他们家在这个地方临街有两个铺头,每个月也能保持稳定的一些收入。别看这些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一点钱,对于两个老人家也够糊口了。他们年纪大了,再搬迁到其它地方,失去了这两个他们赖以生存的铺头,也难怪他们会感到这样的彷徨。


阿发也算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实在是太差了,打死小发也不愿意离开这个生活了多年的地方。这里留有他甜酸苦辣的成长经历,再加上邻居街坊都相互熟络,就像北京的四合院一样,一个羽毛球场大的空间就有好几户的邻居,这种和谐的生活多难得啊。不像那些住宅小区里头的,楼下的和楼上的见了面都不认识。


可也受够了这样恶劣的环境了,总想着更加幽静的新城区。父母的担忧阿发不敢忽视,要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父母给予的,阿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二老能够生活得更好。可是现在的能力有限,不能给到他们很多。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征收阿发也不知所措了,更揪心的是不知这样的行为要拖上多少年,如果早一天有个确定,是走是留心里就可以早点打算。


阿发一天复一天、一月复一月就是这样望穿秋水一般,可是这征地一事就好像从来都没有人提起过一样,到后来就渐渐地被新村的居民们遗忘了。




本文内容于 2008-8-22 12:53:38 被铁血谭贯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