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男少女们在乡下的快乐时光《四》[版主已阅]

原创]少男少女们在乡下的快乐时光《三》

http://bbs.tiexue.net/post_2987361_1.html


江生队长用一只废弃的油桶,给我们砌了个炉子,专门用来煮黄鳝田鸡汤,说是开辟第二伙房,并且要我负责每天给同学们烧碗汤喝,可以找一位同学来帮我。

小囡囡自告奋勇的向江生队长要求。这丫头自从糕饼票事件以后,开始对我特别关注。只要有我在的场合,总是能够看到她的身影,异样的目光时时会在我身上游走。据鹃鹃告诉面疙瘩说“不知道怎么了,小囡囡经常一个人发呆,做事情也常常心不在焉,丢三落四,大家都很担心她。”所以当江生队长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一口回绝了,“她怎么可以和我一起管第二伙房,大家都说她可能生病了。”

江生队长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笑,说“臭小子,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明白。”看着江生队长没头没脑说半句留句的样子,当时我是真的想不明白。江生队长大手一摆,“傻小子,别想啦,小囡囡是个勤快的好姑娘,以后你会明白的。从明天开始你们二人算一个小组,这是队里的决定,再给你们第二伙房十斤菜油,好好干吧。”

在以后和小囡囡相处的日子,证明了江生队长说的没错。小囡囡不单单是个勤快的姑娘,还有着甜美的歌喉,会唱许多当时流行的革命歌曲。她喜欢边唱歌边干活,搞得五音不全的我也经常情不自禁地扯起小公鸭嗓子,白白地惹来同学们一阵阵的嘲笑。平心而论我是巴不得和她一同管第二伙房的,只不过和小囡囡站在一起,我有着那么一点点自卑感。小囡囡从小学就和我同学,住在我家对面的洋房里。照当年的说法她的家庭成份不好,有海外关系。一个叔叔在香港经商,美国,澳大利亚好像都有她家成员。人世间的事情有的时候也很简单,正因为她家有海外关系。从小她拥有比我多许多的好东西,生日的时候,她可以穿上她叔叔从香港寄给她的漂亮裙子,像只花蝴蝶般飞舞着,她口袋里经常会有我最喜欢吃的大白兔奶糖。

总之一句话,我们这些成天在街道上玩耍的野孩子眼里,小囡囡像个小公主,小仙女。我和小囡囡交往中,一般采取恶作剧的态度,她说东我非说西地存心气她。现在我们之间往东往西问题的争论又开始了。

“黄鳝田鸡汤我们应该放几片生姜”

“不,不要放生姜,男生不喜欢吃生姜”

“瞎说,我家煮鱼汤放生姜我哥就喜欢”

“你哥哥,不是我们班男生,不算。”

“我们可以试一试,可能男生会喜欢”

“瞎说,男生可能会不喜欢”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男生可能会不喜欢”

“你又不是男生,怎么知道男生可能会喜欢”

小囡囡很快就被我绕进了,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之不知鱼之乐的圈子里。我笑嘻嘻地看着小囡囡越来越激动,同时有礼有节地驳回她的观点和论据,我非常有风度地靠在门边。自以为是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一点点退却的意思。

当时就把小囡囡气的,哇的一声,哭着跑出去了。一会功夫江生队长,面疙瘩,鹃鹃和同学们怒气冲冲地赶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地数落我,江生队长狠狠地命令我立刻向小囡囡道歉,一定要赔不是,一直到小囡囡答应原谅我。说实话,小囡囡一哭我就后悔了,玩过头了,应该谦让她一点,毕竟从小到大我没少吃她的大白兔奶糖,很多时候还是听从我的指令从家里偷出来的呢,看着小囡囡梨花带泪可怜兮兮的样子,再看看同学们义愤填膺大有铲尽天下不平事的架势。我对着小囡囡深深地鞠了一躬。

“小囡囡同学请你不要生气啦,以后都听你的就是了,第二伙房你当组长,我当你的小兵,好吗?”

看着我滑稽而又诚恳的样子,小囡囡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你到是变的快,以后不许欺负我,罚你抄写我的名字二百遍。”

在经历了几次失败,几次改进之后,我和小囡囡烧的黄鳝田鸡汤达到了尽善尽美的水平,我们的汤显现着奶白色,小囡囡喜欢勾上一点点芡,显得浓厚,撒上香菜末,绿白相间。看着也悦眼,如果小囡囡高兴会捐献出她的零食,二颗话梅和黄鳝田鸡同煮,汤就更加有滋有味了。


每天早晨小囡囡会把我的饭盒里装好午饭,就去和生产队的大妈,大嫂们一同打草绳,女孩子就是比男孩子心细,我们在田边吃午饭。我的饭盒打开时,常常会有一份惊喜。中午她回到我们的第二伙房,把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依门而盼地等着我从地里提着二串黄鳝田鸡回来。

接过我的捕获开始收拾,我则洗洗涮涮。颇有点你耕田来我浇园的感觉。我从前从来没有和哪个女孩子如此长时间地接近过,我看着她撅着小嘴剁黄鳝,看她额头细细密密的汗珠。我总是想对小囡囡说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常常感到心慌意乱,一阵阵的困惑,当年我有三大困惑不可解,

我到底是干什么的, 农夫,还是渔夫。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学农,还是过日子。

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和小囡囡一起干活,为什么?

带着第三个困惑我去问面疙瘩,他神神道道地笑着说“快了,快了,很快就会像我和鹃鹃一样啦。”

“你和鹃鹃怎么样呢?”

“我和鹃鹃怎么样,怎么可以告诉你,你以后会明白的,等着看吧。”

面疙瘩欲言又止,说实话,我有点生气,毕竟我们是从小玩泥巴长大的小伙伴啊。面疙瘩看见我的脸色有变化。安慰着说,“不要担心,是好事,有人喜欢上你啦,这一个多月来,我们也不空闲,有人一有空就打听你,什么都想知道,你不要问是谁,我和鹃鹃答应她保密的。反正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这就是参加三夏农忙劳动,《学农》的第四部份

吾心系中华 2008。8。12。



本文内容于 2008-8-24 0:49:48 被阴暗的角落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