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与荣耀!阿富汗:4个人的奥运会(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如此疯狂的梦想激动着整个世界,菲尔普斯成为全球奥运观众的焦点和宠儿,所有人不分国籍为他喝彩,情不自禁伸出手指头为他计算金牌。



平凡向天才致敬,感谢菲尔普斯,感谢他的追求,因为那追求,也闪耀着我们的梦想。



然而奥运赛场上,还有另一种梦想、另一种奇迹不应被遗忘。



那是自运动员入场式开始,可能就被忽略了的尊严与荣光:两名运动员的列支敦士登和乍得,4名运动员的圣卢西亚、多哥、不丹和阿富汗,6名运动员的布基纳法索……“捉襟见肘”的还不仅仅是规模:伊拉克短跑运动员参赛前甚至只有一双二手市场上买来的旧跑鞋;首次出赛而三战皆负的马里女篮,连在“地板上和室内”打球的机会都很珍贵,因为全国只有一座可以打篮球的体育馆,主要用于安排男篮和国家赛事;同样是非洲的马拉维,本届奥运会派出两名游泳选手,他们的最好成绩都远远落后于奥运标准,之所以能够参赛完全是因为国际泳联规定“如果一个国家或地区奥委会成员没有任何游泳选手达标,则可派出男、女各一名选手参加奥运会”,而这两名运动员此前甚至还没有在50米正式泳道中参加过比赛……



马苏德·阿齐兹:假如给我一条跑道



只有11秒45,阿富汗短跑运动员马苏德·阿齐兹便结束了他的北京奥运征程。



他的赛后发言略显遗憾:“如果能有一条好的跑道,我就能提高自己的成绩。我多想跟盖伊、鲍威尔在决赛里会面,肩并肩地跑……”



的确,鸟巢的跑道,对这个阿富汗小伙子来说,显得有些奢侈。在他的国家里,就连首都喀布尔的奥林匹克体育场,都藏匿在一片被战火彻底摧毁的民房中。那里阴冷黑暗、千疮百孔,斑驳的水泥地面上,甚至没有一条完整的跑道,四周还不时传来隆隆的炮声。



23岁的阿齐兹,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训练。此前,他的前辈穆罕默德·易卜拉欣,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获得了自由式摔跤57公斤级比赛的第五名。可如今,在炮火隆隆中,这样的成绩犹如大海高山,难以逾越。



有时,阿齐兹不得不辗转于巴基斯坦,对他来说,梦想很简单,仅仅是一条跑道,“我非常非常羡慕别国的短跑选手,他们都有赛道,而我们没有。”



在15日上午进行的北京奥运会男子100米预赛中,阿齐兹的起跑反应时间仅为0.160秒,可当其他选手到达终点的时候,阿齐兹还在10米外孤独地追赶。



尽管是倒数第一,可这个小伙子的脸上却写满兴奋。他甚至激动地说:“我证明了阿富汗能够派代表参加最高水平的比赛,证明整天在水泥地上训练的运动员,也能够来到奥运会参加比赛!”



两天后,阿齐兹就将回国,回到那条简陋的水泥道上,继续训练。对这个喀布尔小伙子来说,一条正规的跑道,依然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罗比那·穆齐亚娜:我想为阿富汗妇女开辟一条路



四年前罗比娜为阿富汗妇女创造历史四年后她因为队友离奇失踪意外获得北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阿富汗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运动员名单上只有3个名字(实际是4个),其中唯一的女性就是罗比娜。由于阿哈德娅的失踪,20岁的罗比娜在两周前才代替她成为北京奥运会上唯一的一名阿富汗女选手。前者的失踪与反对者的威胁有关,而罗比娜则参加过2004年雅典奥运会。




“我们到现在也没有阿哈德娅的消息,只知道她曾经在意大利训练,但是她的确受到了威胁。”阿富汗驻华大使馆的一等秘书阿斯拉米说。昨天,在奥运村,罗比娜面带微笑对记者说:“在北京,我觉得很安全。”



■“在北京的生活令我感到安全”



昨天下午3点左右,在奥运村一家咖啡馆的前面,罗比娜和她的队友以及阿富汗驻华大使阿斯拉米在接受媒体的采访。她脸上画着淡妆,身着白色短袖T恤和米色短裤,穿着一双凉鞋,不时用手捋着头发,可以看出她的指甲上涂着亮晶晶的指甲油。



“在北京让我感觉很安全,而且这里提供了与众不同的运动器械。”奥运会开幕前便来到北京的罗比娜已经开始在奥运村里进行训练了。这位百米选手每天下午训练两个小时,与其他国家运动员不同的是,无论比赛还是训练,她都穿着长衣长裤,戴着面纱,用阿斯拉米的话说,这是对一种历史的尊重。


实际上,罗比娜已经很久没有正式训练了,因为直到两周前,罗比娜才接到阿富汗奥委会的通知,也是从那个时候起,这位私人银行的职员才恢复训练。而之前,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阿哈德娅才是阿富汗参加本届奥运会的唯一一名女运动员。



“我们失去了与阿哈德娅的联系。”阿斯拉米这样解释临时换将的原因。阿哈德娅和罗比娜是目前阿富汗国内成绩最好而且最有名的两名女子运动员。当然,阿哈德娅可能比后者更出色。但是,由于阿哈德娅失踪了,因此罗比娜接替了她。这也获得了国际奥委会的同意。



“作为一名‘替代者’,她的感受如何?”记者问。“她有资格参加奥运会,因为她的成绩在阿富汗非常的好”,罗比娜的男性队友“代替”她回答了这个问题。



■罗比娜并不惧怕威胁



其实,对于参与体育运动的阿富汗女运动员来说,阿哈德娅并不是唯一受到威胁的人,她的替代者罗比娜也曾经受到过各种来自反对方的困扰。昨天,她对记者说自己当初刚开始训练时,父母出于安全的考虑曾经试图阻止过她,而她也遇到过一些“困难”。



不过,这位来自城市中等收入家庭的年轻女子仍然对“安全”充满了自信。在昨天的采访中,她几次强调自己现在没有受到过任何威胁,自己并不担心安全问题。她的队友补充说她现在出行会有专门的汽车,出门和训练时也有专门的人员对她进行保护。



■奥运改变生活



罗比娜在北京奥运会上仍将参加百米比赛。实际上,罗比娜是经过奥运会考验的。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她和17岁的柔道选手弗里巴·拉萨耶成为阿富汗历史上第一批参加奥运会的女运动员。在那个时候,她对采访她的记者是这样说的:“我希望我能为阿富汗妇女开辟一条路。”



参与奥运会的勇气给罗比娜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在阿富汗国内,她不仅广为人知,成为了一种骄傲的象征,更重要的是,她的生活变得富足起来。她的队友告诉记者,作为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他们获得了赞助。如果获得奖牌,他们会有5万元的奖金,即使没有获得奖牌,他们每个人也会有5000美元的奖金。这笔钱在阿富汗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我还要去购物,还有什么要问的,能否快一点。”罗比娜对记者说。最后,她在奥运村的商店里购买了一束鲜花,脸上洋溢着微笑。



记者亲历 在雅典奥运会和北京奥运会两遇罗比娜



“如果她不乐的话,我真的没有认出她来”,昨天,当我采访完罗比娜之后,与我同行的摄影记者魏彤对我“耳语”了一番:她变得成熟多了。




四年前的雅典,罗比娜第一次参加了奥运会。在雅典奥组委组织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本报记者第一次见到了16岁的罗比娜。那时的她,身穿一套黑红相间的运动服,满脸青涩,不言不语,只是偶尔露出笑容。当时,很多摄影记者都把镜头对准了她,但是她却趴在门缝里不敢走动。



“现在她大方多了,而且也能说了”,魏彤说自己回家以后调出了自己4年前拍的照片,自己核实了一番,“真的是她,没想到能和她这样的有缘”。



“四年前我就很佩服这个女孩子,现在我还是很佩服和尊重她”,魏彤说的时候很严肃。



内萨尔·艾哈迈德·巴哈夫:阿富汗奥运夺牌的希望



23岁的内萨尔·艾哈迈德·巴哈夫将参加本次奥运会的68公斤级跆拳道比赛,他曾经在多哈亚运会中获得铜牌,还是今年开幕式上阿富汗代表团的旗手,阿富汗的民众希望这位“明星”能够在奥运赛场上有所斩获。在阿富汗,跆拳道是比较流行的体育运动,虽然内萨尔的训练条件会比阿齐兹和罗比那好一些,但是在战火纷飞的阿富汗,他也无法奢望有多专业的场馆和器械来训练。



鲁胡拉·尼帕伊



20岁的鲁胡拉·尼帕伊十多年前开始练习跆拳道,曾多次在国内和国际比赛中有上好表现,今年他将参加58公斤级跆拳道比赛。为了在北京奥运会上一展身手,鲁胡拉现在每天在跆拳道道馆练习7个小时,回家后还和哥哥对练。

阿哈德娅尔(未能参加):收到过自称来自塔利班武装的死亡通知



阿哈德娅尔是阿富汗的田径明星,出身于阿富汗的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



阿哈德娅在阿富汗的训练场地是喀布尔破败不堪的国家体育馆,跑道是一条满是裂缝的水泥路。对于阿富汗女运动员来说,比艰苦的训练条件更困难的是还得面对落后的观念,因为阿富汗男人还不习惯去崇拜一名女英雄,阿哈德娅不但被恶言冷语包围,甚至还收到过自称来自塔利班武装的死亡通知。阿哈德娅在家乡的训练往往要到晚上8点半之后才开始,因为这时大多数居民都必定去看一部全国流行肥皂剧,这时她才可以安心训练,而不用提防威胁和骚扰。



阿哈德娅尔本来可以来参加今年的比赛,但是因为安全受到威胁,她在7月的训练中突然“失踪”了,国际奥委会同意让罗比那顶替她的名额来北京参加比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