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铸剑阁 初踏从军路 第七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3/


听完政委的讲话可以看出大家的心情都很复杂,尽管大家都是搞技术的,但是谁能知道自己今后会不会有那种背井离乡的付出呢,军人真的是需要在个人得失和国家利益之间作出明确选择的那群人,自古忠孝难两全,这不也就是说的是军人嘛,以往充满欢笑的铸剑阁,现在居然也变得有一点安静,几天前都喜欢开玩笑的大家现在似乎都陷入了一种迷惘或者思考当中,好在指导员及时发现了这种问题,合理的安排了大二大三的学长来对梦晖他们进行了疏导,才使得梦晖他们杂乱的心绪,渐渐的明朗了一些.


指导员其实真的是个搞政工的材料,他知道大二大三都是这么过来的,相比于自己来劝导明显的大二的那些人更加的感同深受,再加上是同龄人,所以更能把个人的感情带到和梦晖他们的谈话当中,而确实,梦晖在和他们的中队长谈过以后,心情确实好了不少,至少不想去想这些事儿了,以后再说吧,至少毕业前,时间还长,先好好的享受大学生活就是了,这不是没有长远的眼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消极心态,而是少去了一份自寻苦恼的事情罢了.


之后的几天还是在对格斗技巧的学习当中度过的,在梦晖他们开始有点打腻了的时候,终于教官换了换样,教起了他们战地救护,其实,教这个倒不是国防生的专利,而是全校学生都学,只不过国防生学这个稍微认真一点罢了,毕竟普通学生学着这个就是玩一玩,但是国防生们的心态不一样,谁知道以后战场上趴在担架上的是不是自己,自然就学的用心一些,毕竟是保命的东西,认真点学习,也算是能对得起自己的那条小命不是...


说到这个战地救护演练可真的是有够搞笑,看着一个个装尸体或者装病号的学生被医务室的纱布绑的像木乃伊一样的被连拖带拽的拉回所谓的"安全区",梦晖他们真的是不管什么纪律不纪律了,国防学院四个专业一共一百来号人笑声震天,这哪还是战地救护啊,简直就是湖南台的娱乐节目了,只不过这是看着容易,真到自己上得时候那也就惨了,装死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的,是每个班里抽签来,所以一般平均五个人里面有一个人得装一回死,这活儿可不是什么好事儿,装死的人最难受,因为得被人拖来拖去还得被绷带和纱布五花大绑,一群毫无战地经验的人学了两天就给你上手了,你想想什么滋味.


梦晖手里握了五个纸条,其中一个上面写着"挂",来到了另外四个人边上,五个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抽吧,谁抽着挂算谁倒霉,梦晖说,四个人抽完以后把手中的纸条一打开,全没有挂,梦晖一看手里剩下的,立即雷倒,自己挂了...只能任人宰割了.


让人折腾了好几十个来回,从担架上让人扔下去七八次,终于到了全校救护技术大比拼的时候,而在之前的演练当中,梦晖这一组因为成绩出色,成了国防学院自己这个专业的代表,是国防学院参赛的四号组,而倒霉的梦晖也只好再最后装一会儿死了,真正到比拼的时候,全校的学生都集中在了中心体育场的大草坪上,唉,好学校就是好学校,很多别的大学足球场的草皮都是人工的,而自己的大学草皮是全真的,这一点让梦晖对自己的学校很是满意,不过,真正开始救护演练的时候梦晖就知道原来真草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一旦在草地上被拖起来身上蹭的全是草叶的液汁那个恶心劲可不是开玩笑的.梦晖看别的组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脑袋都大了.


到了梦晖那组上场了,之前国防学院的三组虽说是很认真,但是时间却有一点慢,最好的也只是排在了第二位,排第一的是环境学院的那一组,他们用得时间最短,而且扣分也恰好符合合格要求,再多扣一分他们就会被判为失败,也算是点正,不过在国防学院那群国防生看来,按环境学院那种救护法,那人不死以后也得生活不能自理,不过没办法,自己的队伍扣分几乎没有,但是也确实时间用得多一点,如果真放在战场上,人没救回来还可能连救护人员都搭进去,一个炮火覆盖就全死光.梦晖先是预先走到操场中间的"死人位"躺好,感觉很不舒坦,侧过头看看别的学院的几个人,也不比自己强哪去,一个个的表情都挺郁闷,是啊,谁喜欢装死啊.随着一声枪响,救护人员飞速的跑进场开始救护,瞬间之后梦晖身上已经被绑的全是绷带了,两个担架员迅速放下担架,剩下两个人在绑完绷带以后一头一脚的把梦晖抬到了担架上面,一个担架员还没有忘了托住梦晖的头部,以防颈部脊髓受损导致瘫痪,在救护的细节上面,国防学院的国防生做的确实比一般人好,其他的学院学生都是俩人把伤号往担架上一扔就抬跑,爱死不死你.


时间还好,梦晖他们是在场的几组里面最快上架的,几个人快速的往回跑,就剩下三米,眼看就到终点了,时间应该是最快的,这时候前面的担架员鞋带居然开了,而更倒霉的是他真就踩在了开得鞋带上面,毫不疑问的,前面猛地一低,整个担架失去了平衡,梦晖身子一斜,骨碌碌的就滚了下去,因为身上全是绷带,只能由着自己的身体滚出了好几米,其他人也急了,这不眼看的就第一了要没了嘛,也不管扣不扣分了,拖着梦晖就往回拽,这家伙给梦晖直接拽回了终点,最后三米没用担架,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一组比梦晖他们快,而且导演组不能容忍这么救护伤员,直接判定梦晖阵亡,成绩无效,国防学院的人集体郁闷死,一个劲儿的埋怨那个鞋带没系好的傻子.梦晖也真的倒霉,自己蹭了一身的草汁不说,脸上还被终点的石头划了个口子,就这些梦晖还都受得了,但是迷彩服上的软肩章也被刮开了线,这下子可给梦晖心疼了够呛,因为国防生的补给处不像是部队的后勤部那么全面充足,所以每人只有一套软肩章,加上这几天救护训练刮开了N套肩章,库存的软肩章早就被领光了,所以梦晖的软肩章只有带开线的了,这可让梦晖相当的不舒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