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8月19日文章,原题:中国和西方再次重逢 围绕北京举办奥运会的政治争执暴露出两个现象:中国人民的伤痛和自我觉醒;西方对中国人的误解之深。但这也是一个更好理解这个国家的绝佳机会。



数千年来,中国一直是地区主宰。它的软实力扩展到东亚最边陲,它的富庶引来西方胆大的探险者。“中央王国”长久以来都被视为领导。然而到了19世纪中叶,外国入侵者摧毁了中国的民族自豪感。对一个传统地区强国来说,国土被外国列强分割是一个影响深远的耻辱。现在,中国人正恢复过来。



对于中国人来说,举办奥运是国家的另一个象征,是收回150年前被剥夺的民族自豪感的一步。从这方面来说,西方一些国家领导人在奥运前的抵制言论显示出中国被误解的程度有多深。



我们可以要求中国更负责任地承担全球领导角色。然而试图通过象征性抵制威逼中国改变政策,只会使问题恶化。



尽管中国快速取得优势地位,但我们必须记住,中国人对外国的意图怀有深深的疑虑。同时他们也急切渴望融入国际社会。呼吁抵制中国和其他不正当活动,已经加深了公众的猜疑,使中国不太可能对西方的煽动做出积极回应。



当感到自己的国家认同感遭受打击时,他们团结在一起。继续进行不正当活动将使中国人进一步采取守势。如果真想对中国施加积极影响,我们与中国的接触必须具有建设性,必须仔细权衡。如果希望避免疏远中国人民的话,我们就应该逐步接触,而不是用言词羞辱中国。



在奥运会期间向中国丰富的历史和文化表示敬意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西方国家应该通过文化交流丰富西方与中国的关系。这一信息需要明确地表达:我们尊重中国,赞美中国文化,但是也敦促中国承担应有的责任。外交政策处理不当,包括部分西方国家领导人的不正当行为将制造更大的不信任,将丧失建设性政策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