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贫富差距持续扩大,民众叫苦连天。“最近几个月,客人少了一半,日子不知道怎么过下去。”一位住在汐止开设家庭理发店的单亲妈妈说,房租电价通通涨,孩子学费也涨了,她的收入却减少一大半,生活压力逼得她快得忧郁症。


据台媒报道,这位单亲妈妈反映,客人看到媒体报导,景气差,街头理发暴增,只要一百元(新台币,下同),她理一个头原来要二百元,客人纷纷要求降价,害她生意都做不下去。但她强调自己很好面子,再穷再苦也不愿去申请低收入户补助。


“从米、面、瓦斯到油电,什么都涨,生意实在很难做。”在新店中华路开设林家美浓粄条已有十年的老板娘说,连装面的纸碗都涨了,但是一碗鲁肉饭,她只敢涨五元,生意算是勉强打平,涨多又怕客人变少。这么多年从未碰过物价涨这么凶,只希望不要再涨了。


最近一年来民生物资柴米油盐统统涨,市井小民被生活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但生活在金字塔顶端的富豪,平时进出高级餐厅,穿戴名牌,住豪宅,开名车,还有菲佣侍候,优渥的生活丝毫不受影响。


差距渐加大 有内外因素


根据“财政部”所属财税资料中心最新统计,将全台五百二十三万户所得资料分为二十等分,以二○○六年的综合所得分析,金字塔顶端最高五%的平均综合所得为四百万元,生活在底层最低五%者平均只有六万八千多元,高低所得组相差五十八.六一倍,显示台湾贫富差距创下历史新高。


尽管过去十年来台湾经济成长平均达四%以上,但底层民众不仅未能分享到经济成长果实,日子反而更苦。


台湾贫富差距自二千年起明显恶化,最富裕的五%与最穷五%的平均所得差距在一九八八年为三十二倍,二千年达到四十倍,二○○三年跳升至五十一倍,二○○五年为五十四.八一倍,到了二○○六年扩大至五十八.六一倍的历史高峰。


税制不公 新贫近贫增多


政大“国家发展所”讲座教授王振寰指出,这些年来高所得者收入逐年增加,低所得者收入却减少,穷人更穷,富人更富,已成未来贫富差距更加恶化的基因。台湾贫富差距拉大有外部与内部因素,外因是全球化与中国大陆崛起,内因是台湾未善用中国大陆崛起之势适当调整产业结构,其次是不公平的税制。


“这十年来低所得者收入不增反减,物价指数却上涨十%以上,这是他们生活困顿的主要原因。”台大社工系教授林万亿指出,若以一九八○年为基数,这廿多年来所得分配的确有两极化趋势,自二OOO年以后,低所得组的可支配所得不增反减,高所得组却是增加的。而在贫穷线调整幅度有限之下,台湾的新贫与近贫一族明显增加。


在知识经济时代,未来即使景气好转,贫富差距不见得就会缩小。林万亿认为,台当局必须以更积极的方式来缩小贫富差距,具体作法就是提升就业率以及提高税收的所得重分配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