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与大航海时代

Johnny_Richo 收藏 12 2493
导读: 一、葡萄牙与大明的争端 十四世纪,郑和下西洋开创了人类大航海时代的新纪元,大明船舶工业之盛、军容之威,曾经威震远西,并且将海商航路一鼓作气推展到阿拉伯半岛和非洲东岸,整个南海、大西洋,我大明商船与阿拉伯、印度商船络绎不绝,海上丝路蓬勃发展。当年我大明推展雄壮的航海征途时,西欧各国还在混战不已,十字军与阿拉伯诸国不断以圣战为名相互攻打,而英法百年战争更是让西欧陷入黑暗世局。然而,明朝在郑和之後却突然下了海禁的政策,自此以後,中国的执政者背对了海洋,不再对海洋有兴趣。明朝也错失了主动发展并争逐世界海权

一、葡萄牙与大明的争端

十四世纪,郑和下西洋开创了人类大航海时代的新纪元,大明船舶工业之盛、军容之威,曾经威震远西,并且将海商航路一鼓作气推展到阿拉伯半岛和非洲东岸,整个南海、大西洋,我大明商船与阿拉伯、印度商船络绎不绝,海上丝路蓬勃发展。当年我大明推展雄壮的航海征途时,西欧各国还在混战不已,十字军与阿拉伯诸国不断以圣战为名相互攻打,而英法百年战争更是让西欧陷入黑暗世局。然而,明朝在郑和之後却突然下了海禁的政策,自此以後,中国的执政者背对了海洋,不再对海洋有兴趣。明朝也错失了主动发展并争逐世界海权的机会,拱手将这样的机会让给後来兴起海上事业的西班牙和葡萄牙,但是平心而论,明朝前期的造船技术甚至比起西班牙和葡萄牙在後来发展出来的造船技术都还要好呢!!只是明朝的造船技术不进反退,而西方的船队在亚洲贸易利益的强烈诱惑下却是节节逼近东方的市场,於是到了十六世纪他们终於窥探到明朝的海域来了。

十五世纪开始,葡萄牙向东方扩张贸易,以海盗式的行径一度征服非洲、亚洲许多地方。十六世纪初,占领中国与东南亚海上上贸易的重要城镇印度果阿与马六甲半岛。一五一三年,葡人欧维士航行至珠江口的“屯门”(史学界有指香港新界屯门、新界青山湾、伶仃岛或附近、广州湾、虎门外诸岛及香港南头岛之说),除满载中国贷物而归外,也带回不少有关中国的第一手情报,并依其征服其他民族的做法,在屯门立石纪念,以志占领。

葡人初期是抱著征服中国的野心而来的。皮来资在他的《东方志》中称:“要把中国置於我们统治之下,只消用马六甲的十只船,就能从海上控制中国整个沿海。”然而这些妄想的西方人却并不知道中国乃东方大国岂能等同於他们所一路征伐的土著方国。於是一场大出葡萄牙人意料之外的战争即将爆发。然而明朝多年的不重视海洋也使得明朝此时的战舰已然远不及郑和的时代了,

一五二一年八月,中葡爆发屯门之战。我大明广东海道副使汪鋐以优势的战船击败了葡人,迫使葡人逃离屯门。一五二二年,不甘心的葡王又派出马丁·阿丰索(Martim Affonso de Mello Coutinho)率五艘船到屯门,当船队驶近新会的西草湾,发生西草湾之战,这次葡萄牙的军力更多了,明朝军队经过激烈的战门,终於俘获葡船二艘,掳葡兵四十二人,斩杀三十多人,葡人被逐出广东。 但是在此二场战争的实践中却也使明朝认识到武器装备的重要性。此时期明朝所制造的诸般火器已经远不及葡萄牙人佛郎机铳的先进性,在武器上的落差更使得屯门之战一波三折,"汪鋐以兵逐之,不肯去,反用铳击败我兵,由是人望而畏之,不敢近"。明军对佛郎机铳和蜈蚣船(西方桨帆并用式的大型战船)留下了深刻印象,并开始着重引进和仿造,对边关的军事防御起了重要作用。"佛郎机性凶狡,善大铳,中人立死。蜈蚣船底尖面平,用板捍蔽矢石;长十丈,阔三丈,旁架橹四十,置铳三十四。约每舟撑驾三百人,橹多人众,虽无风可疾走。铳发弹落如雨,所向无敌。其铳用铜铸,大者千余斤,因名佛郎机"。大明东南的一些海防边关自此也开始展开武器的大规模改制。《明史》、《明史稿》和《殊域周咨录》等书皆认为,佛郎机铳进入中国是白沙巡检何儒的功劳。"嘉靖时,广东巡检何儒招降佛郎机人,得其蜈蚣船并铳法,以功升上元簿"。其实佛郎机铳何时传入中国仍是个谜,虽然历史证明在屯门之战前佛郎机铳已经传入中国,而且同何儒无关,但可以肯定的是何儒和汪鋐都因大力推广佛郎机铳而升了官,使佛郎机铳以及蜈蚣船得到进一步普及。"至嘉靖八年,始从右都御史汪鋐言,造佛郎机炮,谓之大将军,发诸边镇。佛郎机者,国名也。正德末,其国舶至广东。白沙巡检何儒得其制,以铜为之。长五六尺,大者重千余斤,小者百五十斤,巨腹长颈,腹有修孔。以子铳五枚,贮药置腹中,发及百余丈,最利水战。驾以蜈蚣船,所击辄糜碎记"。汪鋐升吏部尚书后,更加大力推广佛郎机铳,并且布置在北方对付游牧民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嘉靖中,得其蜈蚣舶制并铳法。汪鋐后为吏部尚书,北卤入,请颁佛郎机铳于边,如法制用,时颇赖之。论曰:其器足以助兵,独佛郎机,后乃得红夷制"。而且火铳从广东一直传到南京,开始大批量制造,后又推广到各边镇。在嘉靖三年,"兵部议,佛郎机铳非蜈蚣船不能驾,宜并行广东取匠,于南京造之"。到了嘉靖八年,"始从右都御史汪鋐言,造佛郎机炮,谓之大将军,发诸边镇"。

二、从海盗到收编明朝的正规军

是明朝头号大海盗?应该首推王直了。王直是安徽歙县人,他是一个史上的头号海上恶贼,却也是一个改变历史的人物。明代中期,倭寇成为明政府的重要外患。前期倭寇是“真倭”,绝大部分由日本人和少数朝鲜人组成,后期大多数是“从倭”,即参与倭寇之乱的中国人。王直,就是其中的重要头目。

嘉靖后期,由於赋税过重和官吏、豪绅的盘剥,江浙一带民不聊生,大批流民前往海外谋生。沿海海防官员故意夸大其辞,使明中央政府错误地认为“海上奸民武装掠夺我辖内良民”,将出海经商的全都称作“通番奸民”,进而加紧海禁。

当时,日本上上下下都垂涎於从对华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向中国大陆派遣了大批商船。由於没有正式手续,这些商船都遭到了明朝政府的拒绝。日本人被拒绝后,有的并不急於回国,而是与在沿海漂泊的“通番奸民”勾结,占据沿海岛屿。加之1517年葡萄牙侵占澳门后,也开始与沿海中国居民进行贸易活动,这也进一步加剧了沿海一带官民对峙的紧张形势。

王直本是安徽歙县人,日本史料称他为“五峰船主”,因其外祖家姓汪,也有史料称其为“汪直”。他最早靠与同乡徐惟学合伙贩卖私盐起家,失败后又到浙江、福建沿海地区从事其他走私活动。明嘉靖十九年(1540),王直又在广东私造双桅大船,从事硫磺、硝石、生丝和棉布等政府禁运物资的走私活动,频繁来往於日本及中国东南沿海,甚至暹罗(今泰国)一带。日本天文十一年(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根据日本史料记载,王直的商团开始进入平户做生意,平户松浦藩主的家史上曾说松浦隆信对王直热烈的招待,王直并且在岛上胜尾山东麓盖了一栋华美的中式房子居住。第二年八月,由王直陪伴从暹罗前往澳门的三名葡萄牙人所搭乘的中国帆船被台风吹到日本九州南方的种子岛,这是当地日本人首次接触欧洲人,日本人透过王直和葡萄牙人做翻译,後来也正是这次遭遇,葡萄牙人将西洋火器—铁炮(长枪)传给了日本人,也带来後世日本战史极大的影响。

嘉靖初年,活跃在海上的闽浙商业集团主要有两支,一支以闽人李光头为首,另一支以徽州府歙县许栋为首。许栋的商业集团最初与葡萄牙合作,后来又有日本私商入伙。王直与许栋是同乡,便加入了他的商业集团。许栋和李光头因从事海盗活动相继被明军剿灭后,王直迅速成为流民商业集团的首领,先率众北上屯居定海县偏北约50里的浙东屏障烈表山(又名烈港),后又随一直赖在中国沿海的日本来华贡使寿光到日本躲避风头。

王直不断设法与明朝的海道、卫所官员接近,利用自己的力量代其剿除其余海盗团伙,以换取明官员的好感和支持,从而实现开市交易的目的。

经过不断征战和与明朝地方官员的私下勾结,王直逐渐获得了中日之间的海上垄断地位,新入海通番的船只都只有悬挂“五峰”旗号才敢在海上行驶。但王直的行为始终与明王朝中央政府的“禁海”政策相违。

王直集团的行为引起了明中央政府的注意,政府相继派朱纨等人清剿浙江沿海流民武装。他们派兵两路夹击王直,王直只好将活动基地迁至日本。日本各诸侯的对外贸易政策为王直提供了客居的良好条件。王直善於拉拢、结交朋友,取得了日本人的信任,他定居日本平户(今属日本长崎县),挂起“徽王”旗号,在平户深山中建起巨大的中国式房屋,追随其定居在平户、福岛一带的中国人至少也有3000人左右,海港中也时常可见供300人出海的大海船。王直以此为基地吸收反明势力,并利用日本浪人向中国沿海地区发动多次跨海攻击。

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明朝政府任命胡宗宪为浙江总督。嘉靖皇帝决心一定要剿除匪患,对贼首绝不轻饶。当年三月初,王直派人传话给中国政府,表示愿意听从命令,协助剿除松江各处流民,并希望以此换得明政府开放沿海贸易的许诺。胡宗宪故意制造出一种双方议和的气氛,将王直诱捕。由於当时沿海形势紧张,胡宗宪不敢贸然杀掉王直,把他软禁在杭州两年多,希望流寇因为失去首领自行解散,但效果不大。嘉靖三十八年(1559)十二月二十五日,王直被处死。

自1549年,大海盗王直引倭寇进犯沿海,自此之後倭祸更加连连加剧,後来倭寇之祸终於被戚继光等人给平定了。然而明朝的海禁政策却也再无法控管住民间海商私下的商业活动,而且明朝的沿海城市受破坏甚为严重。无论如何,王直的自私那是无可原谅的,因为他而害惨了许多中国沿海的居民,但他的史实却也代表明朝海禁政策在此时所衍生的诸多问题,明朝不仅因为海进而错失了大批的贸易机会,使得日本海商和西方势力得以在东海横冲直撞,同时也等於变相迫使沿海商人和贫困的海村居民非得循求非法的经商途径以谋求生存。

而自大海盗王直以後,明朝又陆续出现许多新兴的民间海上势力。这股民间势力也利用中央党争宦祸加剧无暇顾及沿海的阶段开始陆续酝酿。随著晚明为了应付流寇和满州的清剿行动。明政府渐渐无法聚集兵力来应对这些海上武装势力的兴起。而这些海商也开始从偷偷摸摸的海盗商人,终於演变为足以抗衡明朝、日本和西方入侵者的新兴力量,甚至明目张胆地做起沿海生意,例如李旦、颜思齐和郑芝龙等人。虽然他们所从事的海上贸易是明朝所不允许的私贸,但他们亦屡次在海上的争逐活动中打击了日本和荷、葡等他国的海上势力。加上明政府过去也曾经采用官民合作击退西方船舰的历史经验。有鉴於此,明政府认为与其在沿海继续取缔这些海商,又要为纷乱的国家再添麻烦,不如放宽海禁,并且招抚收编这些海上势力。於是类似郑芝龙这类的海上势力便开始陆续被明朝招募为水师的成员。明朝後期的招抚政策在海防上也建立了颇大的功效,而郑芝龙等海上势力也确实在明末给予外来侵入者极大的打击。这点有些类似十六世纪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和西班牙等欧洲国家招抚其境内海盗,册封其为皇家武装民船,并收编作为国家海军的主力。无疑地,这是明朝一种借力使力的高明政治手腕。

引用资料:

1.人民网资料。

2.汤锦台,大航海时代的台湾,猫头鹰出版社。

3.大航海时代网页内文(英文)。

三、大明和荷兰人的初次交锋

荷兰原为西班牙在法国东北方的一块殖民地,名为尼德兰。十六世纪,荷兰人开始展开革命运动,并且没多久便推翻了当地的西班牙总督。并且建立了极为强大的海军舰队。荷兰人自十六世纪末到十七世纪初开始接连打败西欧各国,进而希望东进中国沿海,垄断所有的海上贸易。然而约当此时,他们却一如过去想要侵入此地的葡萄牙人,遭遇大明水师的围剿,同时中国沿海陆续出现的民间武装势力也屡次力战荷兰人,让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吃到苦头。另一方面,不甘心让荷兰後来居上的西班牙也处心机虑希望能在东亚一带建立足以抗衡荷兰和西欧各国的殖民地。

一五六四年西班牙人航海家Miguel Lopez de Legazpi继葡萄牙人之後,到达东方的吕宋(即菲律宾)。次年即一五六五年西班牙人就将吕宋占有,於是在「宿务」建立了第一个亚洲殖民地,然後又在一五七一年占领殖民统治了吕宋。有了吕宋的西班牙人并不因此感到满足,随著西班牙人对日贸易的展开,对位於吕宋与日本中间的台湾也有了非分的想法。西班牙人在一五九八年(在明神宗万历二十六年)夏季由菲律宾总督派遣Don Juan de Zamadilo率领两船、兵二百多人准备占有台湾,但启程後遇见台风,无功而返,这是西班牙首次对台湾的军事行动。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