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六集 拆桥 第16集 拆桥 一、神秘军列

秋林先生 收藏 19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URL] [内容简介] 那日军少尉炸完矿井,便把白色的宪兵队头盔掀下扔在地上,接着在头上扎上一条印有红日的白布条,那几十名宪兵纷纷效仿,几十顶头盔滚在地上。他们都扎上了白布条,那个少尉大喊一声把手中的二式冲锋枪顶在身边一个宪兵的头上,然后那个宪兵举枪顶在下一个宪兵的头上,如此循环直至有一名宪兵把枪指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第二天早晨,一艘豪华的游轮接上一批老少英杰驶入太湖。周围还有两艘汽艇护航。

游轮先靠上了三山岛。今日的三山岛很是清雅繁荣,近年来又发现了旧石器时代古人类文化遗址和古乳类动物化石,使三山岛更充满了神秘色彩。

三山岛是苏州吴中区东山镇的一个行政村,村里的中年村长迎接着客人并做着介绍。他说村里的人口已由解放前的152户,530余口人发展到现在的近300户,一千余口人了。

小宝提议到寺庙里看看,好客的村长兴致大起。他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岛上寺庙,但他看到这批人好像对岛上很熟悉,不用领路自顾自的走着,不禁非常奇怪而收了声。只听小宝说:“说起太湖流域寺庙文化,三山岛是最具代表性的了。在1.6平方公里范围内居然有10座寺、庙、庵、堂。”若飞笑道:“我可是都拜遍了,不过常去的还是中峰寺和三峰寺,还有新南寺。”

村长插言介绍着:“文革时这些寺庙都受到了破坏,还好后来有位大善人帮我们修复了。”

小宝问村长:“大善人?善人就是善人,为什么要加个‘大’呢?”

村长话匣子又打开了,眉飞色舞地介绍:“这个帮助我们的人不留名不道姓,凡是村里遇到大事时总能得到他的捐助,50年代帮我们新建了全村村民的房屋,60年代帮我们建起了学校,70年代帮我们修缮了寺庙, 80年代帮我们修了路,近几年还帮我们发展旅游业送了5条游轮……这种不求回报的善行义举就是‘大善’、‘大爱’,所以我们村的人叫他‘大善人’!”

小宝点头接着对村长说:“我知道了,你们一定在过去的什么时候帮助过他,他在回报你们呢。”

村长摇摇头说:“这些年我们村上一直在分析,老辈人讲,只能是当年抗战的时候这岛上驻过的一支国军部队,我们收养过他们的伤员。但他们当时就回报我们了,帮我们打跑了土匪,给我们粮食,给我们衣物,给村上的人看病,保护了我们村子在抗战时没被鬼子毁掉,而且用我们的一些东西都是付了钱的,说还有挺多菩萨心肠的女兵呢。十有八九是他们。”

跟在后面一行人都听明白了,会意地互相看看。彭雪飞拍下隋涛的肩感慨地摇摇头:“这彪哥啊……我们都不知道。”

************************************************

占彪率领抗日班在浒墅关车站的周围做好了周密的部署,要消灭车站的日军和炸掉沪宁线上的铁桥,突然得知晚上有军列停靠吃饭,占彪迅速分析着变化的敌情,日军晚上在车站将有两个中队,再加上车站的大半个小队,400名鬼子只多不少。而且他们在车站里易守难攻,打成了攻坚战消耗会很大的。占彪考虑了一会改变了作战计划,向师弟们布置道:“我们的目标就是破坏沪宁线。把铁桥炸了,炸断了沪宁线我们就达到了目的。所以,车站里的鬼子太多我们可以不打,免得伤亡太大,弄不好脱不了身。不过我们争取在许工的配合下,在车站里开出一列火车,开到桥上和桥一起报销。”大家纷纷点头。

占彪重新布置了任务,主要是把小峰排和三德排主打车站改成了狙防车站。毕竟强敌在侧,又加上了强子排和成义排,共四个排布置在桥和车站之间。隋涛排主炸铁路桥并监视桥北的碉堡。柱子排阻击苏州来敌并监视桥南的碉堡。正文排向东警戒阻击可能来敌,曹羽的特务排在车站附近机动。占彪要求船只集中在铁路桥附近的太湖入口,炸完桥就全体上船撤入太湖。

占彪要小宝、若克和二民帮助许工给鬼子准备蔬菜,并要二民多找些当地烧酒,把鬼子灌醉些。二民接受命令后小声问道:“彪哥,酒里放点啥不?”二民有过和桂书记、单队长在靠山镇麻翻过鬼子的经验。占彪摇摇头说:“我们要干就明着干,偷鸡摸狗的事没啥大意思。穿他们的皮我都觉得不得劲呢。”

说罢占彪和小峰、曹羽换上了车站职员的服装,隋涛三人还是铁路养路工,手拎着小锤四处转着。其他各排排长都回到湖边,去接应自己的部下进入桥旁阵地。

天快黑时,日军的军列进站了,他们是由南向北,从上海过来前往南京的。看样子车站的小队长和车上的两个中队长是早就相识的朋友,一见面便钻到东侧的木板小楼里喝起酒来。大队的日兵则下车在隔了两条铁轨线的东面站台仓库里大吃大喝起来。他们自己带着罐头,加上车站鬼子小队给做的饭菜,喝着中国的烧酒,连喊带唱的,居然连岗哨都没派。

这时曹羽的特务排赶到了,藏身在站前几个小餐馆里。其它各排也都奔赴自己的位置,二民被派回专门管理汽艇和船队。占彪和许工站在西面车站调度室开始琢磨这趟军列来。

这趟军列一共是15节铁皮闷罐车厢,隋涛三人检查着车体从头检到尾,15节车厢的北面8节都是运兵的,车门拉开着,里面都有一两个日兵百无聊赖地守在车上。看来是4节车厢一个中队,三个小队每小队一节,中队部占一节。南面7节的门紧紧封着,看样子都是军火。奇怪的是军火车厢和运兵车厢间有一节车厢,颜色与众不同是墨绿色的,那里面的动静明显是有人,但门紧关着,里面的人都没有下来,只见有日兵把饭菜抬上车厢。

占彪听隋涛汇报完后仔细地观察着这节与众不同的车厢。许工也不解地说:“最近快一周了,来回的车上常挂着这节很神秘的绿色车厢,轻易不让人靠近。”占彪自语道:“这节车厢得弄明白,弄明白了我们才心里有数。”

章若克在旁听了主动请缨:“彪哥,我去试试!”说罢她拉着静蕾提着两壶水就走了出去,占彪说了声:“要小心啊。”然后命隋涛三人跟在她们身后。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