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刃(暂名) 上部 第4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6.html


“青囊济世”

卢运凯手擎抹布,将匾额上的金字招牌擦了又擦,随后直起身,推推鼻梁上滑落的眼镜,仔细打量起这浓缩他人生精华的四字箴言。

“先生,您慢着点儿,小心脚下。”伙计一手扶梯,一手搀住慢慢退下来的卢运凯,嘴里好生叮咛。

“志坚哪!刚才谁在外面吵闹?”

“噢!是个客人,说是来请先生。柜上的伙计刚刚解释几句,结果那人就雷霆震怒,还掏出枪吓唬人。”

“是个什么来头的贵客?难道伙计没问吗?”

“从侧面打探过,好像是‘统’字招牌的人。只是搞不清他隶属一处(中统)还是二处(军统)。”

“噢?没伤着人吧?”

“伙计已经把他让到一边喝茶,就等您亲自接待。”

说话间,两个人穿过正厅,一前一后走进后堂。按理说,这“统”字辈的人也够怪的,不知从何时起,他们就和大门有仇,有事儿没事儿,总喜欢出入后门和窗户。

来人身穿仿绸衬衫,戴着一副墨镜,看到卢运凯进门,忙放下茶杯,态度倒还恭敬。

“请问这位先生是……”卢运凯拱手静候下文。

“不敢不敢,兄弟我是奉命行事,请先生亲自走一趟。”说着,这人撩撩衣角,露出腰间的手枪套。

卢运凯微微一笑,打个手势,底下伙计忙掏出银元递过去。望着这位用掌心掂量轻重的爷,卢运凯赔笑道:“恐怕先生还不知道本店规矩,我们坐堂的,若不是赶上紧急情况,一般都不会出诊。所以,还请先生多多见谅,不要责怪伙计。”

小特务没说话,用冷眼翻楞着卢运凯。

“不过……既然先生肯赏脸,那在下辛苦一趟到也未尝不可。”

“你早这么说不就没事儿了?这世界比你横的大有人在,可见了我们,还能有脾气的,至今还没找出第二个。”

“那第一个是谁?”小伙计忍不住插嘴问道,在卢运凯锐利目光地注视下,他咧着嘴,缩缩脖子。

“你的废话太多!”小特务瞪了伙计一眼,向卢运凯做个“有请”手势。

两个人上了汽车,在城中七扭八拐,最后停泊在陆军医院门前。“该问的你问,不该问的,请先生免开尊口。”小特务叮嘱一番,用眼角余光瞄瞄特急病房的窗户。


钱溢飞站在窗前,从窗帘的缝隙,看着那位山羊胡须的先生。心里有些好笑:“你年纪明明不大,可非要留那糟心胡子,难道不摆谱,人家还能把你当作兽医?”他倚在墙角,双臂环抱,平静等待客人的到来。没过多久,小特务将卢运凯让到房间,冲钱溢飞点点头,便退出去,顺手关闭房门。

“这间病房是隔音的,有什么话你尽管说。”钱溢飞转过身,瞧着山羊胡须的卢运凯,满脸的促狭。

“老钱,以后麻烦你把这备用接头方案改改,派个特务来请我,胆小的,没准能让你吓出毛病。”

“军统请人那是家常便饭,哪怕你正在床上办事,也得给我提着裤子乖乖滚过来。呵呵!没办法,扯大旗作虎皮,这已是最安全的手段,要不,你想个不让他们怀疑的办法?”

“好了,咱俩不要说笑,还是谈谈正经事。”拉过椅子,卢运凯和钱溢飞面对面坐下,他手捻胡须,搭着钱溢飞的脉象,低声说道,“宝儿已经失踪多日,我们联系不上她,会不会……她已经暴露了?”

“暴露倒是未必,”钱溢飞长吁一口气,脸色有些伤感,“我担心的是:她无法摆脱跟踪,恐怕已经身遭不测。”说着,抬起头,瞧瞧卢运凯的反应。

“你不用怀疑,组织上并未下达不利于宝儿的命令。”

“可她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而且连二处都找不到,你说说,这问题还不严重吗?”

“如果真是出了意外……我是说如果,你别多心。那你认为最有可能是谁干的?”

“中统。”

“中统?”

“不错,”钱溢飞点点头,“借力打力浑水摸鱼的本事,恐怕天下没谁能比过中统那帮废物。如果说,刺杀我的人是咱们的同志在先,那么接下来,趁火打劫的就一定是中统。你想想:我们的人为什么要难为宝儿?一个微不足道的女特务,没有多大价值,弄死她,搞不好还会引火烧身。这种得不偿失的蠢事,我相信上面的人脑子没问题。”

卢运凯点点头,不过话锋一转,厉声呵斥道:“老钱,注意一下你的说话方式,对于领导,你还是尊重一些为好。”

“现在不是打嘴仗的时候,我长话短说,”钱溢飞瞥瞥房门,“我军内部隐藏个危险的人物,代号’坚冰’。墨萍提供的潜伏名单中,好像漏掉了这个人。”

“噢?你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摇摇头,钱溢飞继续说道,“这颗钉子,只有戴雨农知道他身分。不过正因为如此,所以戴雨农才派我和他接头。”

“你要‘回家’?”这一惊非同小可,卢运凯吓了一跳,“老钱,你是不是嫌命长了?在山城都有人想弄死你,回到家……我敢肯定,你恐怕连骨头都找不到。”

“军令如山,不得不从。再者说,这也是找出‘坚冰’的唯一办法,冒个险值得。另外,自己人对我的仇恨,也会让军统更加信任我,有利于我今后开展工作。”

“那……用不用先和上级打个招呼?”

“不行,知道的人越多也就越麻烦,弄不好,就连我的存在,也会传进军统耳朵。所以我这次是秘密行动,除了你,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那你要去哪个解放区,定下没有?”

“戴雨农没说,不过我相信临走时,他一定会告诉我。把一件任务分成几段去交待,这是他考验手下的方式之一,沉不住气的人,往往会在漫长的等待中漏出马脚。”

“我不明白,戴雨农为何非要派你去?难道军统内部,就没有其他的亲信么?”

“如果我没猜错,他很可能对我已经不放心了,至于什么原因,我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对这份情报如此看重,就一定有理由,没准儿他是想证明什么,或者是用这份情报来重新换取老头子的信任。毕竟军统已是尾大不掉,换作我是老头子,也不可能视而不见放任自流。”

“你需要我做什么?”

“一,重新制订我们今后的联络方式;二,严密注视各解放区的一举一动;三,命令参与刺杀我的同志迅速撤离山城;四,无论如何要找到宝儿的尸身,给她守个全尸。”

“你就那么肯定宝儿已经不在了?”

“如果我是一处(中统)……”钱溢飞收回被老卢搭住脉象的手腕,身体向后重重一仰,“宝儿死了,比她活着更有意义。”从钱溢飞那冷漠的眼神中,卢运凯并未等到期待中的伤感。


月影依稀,一个体态轻盈身穿旗袍的女人,走进一户独门跨院。她看看挂在房檐下的红灯,伸出纤纤素指,敲敲虚掩的房门。

“进来吧,周小姐。”屋内,一个体态肥胖的中年男子喊道。

“齐先生,您有事儿找我?”女人迈进房门,乳白色的高跟鞋,踏得青砖地面“咔咔”作响。

“钱溢飞有什么动静?”

“他今天和那个姓卢的在医院见了面。”

“果然不出我所料,”中年男子冷笑一声,拍案而起,背着手,在一幅“天下为公”的横匾下,兴奋地踱起脚步,“这姓卢的经常与袁宝儿私下会面,如果钱溢飞有问题,那么袁宝儿死后,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接近那姓卢的。果然,果不其然!哼哼!恐怕戴雨农死也想不到,他手下的干将中,居然会隐藏个异己分子!”

“先生,我直到现在也未明白,自古以来,敌中有我,我中有敌的现象屡见不鲜,可您为何一定认准钱老六会有问题?”女人轻启朱唇,双手挽着挎包,贴在平坦的小腹前,明眸善睐随着中年男子的步伐而移动,流露出阵阵疑惑。

“这就要怪二处那群废物,哼哼!徐墨萍一封情报,弄得戴雨农安插在共区的毕生心血,顷刻间付之东流。当然,戴雨农如何上火那是他自家事儿,不过你仔细想想:徐墨萍,一个身陷囹圄待死之人,她有什么本事能把情报送出去?没错,在徐墨萍同党中,的确有人曾在被捕前送出过情报。但是,谁敢肯定那份情报就是名单?假设说它不是名单,那么真正的名单是谁送出去的?所以,参与缉捕和审讯徐墨萍的人,就一定大有问题。不巧得很,通过调查我们发现:钱溢飞生平只出入一家妓院,而且每回叫姑娘,总是点个叫袁宝儿的女人。你是女人,不了解男人的心思,试想一下,一个经常出入妓院的男人,谁敢保证他不花心?又岂能把心思用在一个女人身上?所以,不是他钱溢飞有问题,就是那女人有问题。总之,反常即为妖!”

“但这些表面现象,并不能直接证明钱溢飞也有问题。那个袁宝儿长得漂亮,也是二处安插的一枚钉子,两个人交往甚密,这不是什么机密,恐怕戴老板也是心知肚明。”

“可那姓卢的呢?你发现他和二处有关系吗?如果他不是军统的人,那么接近二处想要干什么?一个擅长治妇女病的大夫,经常给妓女诊病原本无可厚非,但为何要在袁宝儿死后,他突然与平日素互不来往的钱溢飞暗通曲款?难道钱溢飞也有妇女病不成?”

女人实在忍不住,低下头“咯咯”笑起。过了许久,她止住笑声,轻声说道:“或许您还不知道,这卢先生在气血两亏的治疗方面,也是位杏林圣手。钱溢飞刚刚受伤,求助于这位先生到也不足为奇,说不定袁宝儿生前,就曾经向他提起过这位卢中医。”想想“妇女病”这三个字,她忍不住又“呵呵”笑起。

“你说得不错,但是任何可能我都不会放弃。那姓卢的要查,钱老六呢?也必须一查到底!”

女人不笑了,她袅袅婷婷看着中年人,显得很平静,“可你不怕钱溢飞产生怀疑,挑起一处、二处间的争端吗?”

“他已经怀疑了。”

“噢?”

“他比谁都清楚:袁宝儿决不是被二处干掉的。如果二处怀疑她,那钱溢飞也不可能继续逍遥。因此,剩下的就只有咱们和共产党。”

“既然被他怀疑,那您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

“干掉袁宝儿的目的,还有一点:就是搅乱钱溢飞的视线,叫他不要把注意力过多放在我们身上。你想想,一个刚刚被共党刺杀的军统骨干,他的情妇又在此后突然失踪,换作钱溢飞该怎么想?能做出此事的最大嫌疑者,还跑得了共产党么?所以说,咱们就等着看好戏,由一处编剧,二处导演,钱老六主演的好戏,定是精彩绝伦。”中年人很得意,他从酒柜取出红酒,摆上两副高脚杯,贴壁注入鲜红的酒液,对着和谐的灯光,轻轻晃动一下。

“钱老六会上套吗?”

“静候佳音。不过我要是他,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那么从今往后,还会照样光顾‘留香苑’。但有一点:决不能叫他白去,必须让他按照我们的剧本去演,这也是我找你的目的,往后的戏,还需要你这位大美人来配合。”

“齐先生,难道你想叫我勾引他?”

“这就是你的本事了,怎么对付男人,相信你这情报科的科长,肯定不会令我失望。”说着,两副高脚杯“叮咚”碰在一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