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太平

序章 洪水

幸福来得太快!太突然了!刘杰感觉自己都快找不着北了,丢下电话一头便冲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还不时的发出一两声怪笑,惹得边上路过的人扔了一地的“卫生球”。

.

他如何这般高兴,原来是他苦苦追求了三年的学妹终于答应同他交往了。想起学妹的如花娇颜,刘杰禁不住又发出两声狼嗥似的怪笑。


就在他得意忘形之时,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刘杰扭头一看,原来是连部通讯员小张。


“刘排长,你让我好找!上级命令我们连晚上8点前,赶到江西九江,进行抗洪抢险,连长让你立刻到连部接任务。”刘杰一听,连忙把拎在手里的帽子合在头上,拔腿便向连部狂奔而去。


刘杰边跑边想: 抗洪抢险怎么用上我们王牌装甲部队了?对于洪水,还是有心理准备的。从4,5月份的时候,就知道,长江发洪水了、、、每天,部队都组织看新闻,关注这一事态的发展、、、我部是南京军区驻沿海的一支部队,通常情况下,这事和我们也扯不上关系、、、因为那几年,台海关系一直比较紧张。作为战斗在第一线的部队来说,工作的重点,是放在对台斗争上、、、而对于国内的突发事件一般有武警处理,应该足够了、、、可进入6月份的时候,从通报来看,形势是越来越紧张。长江沿岸各处都进入紧急状态、、、国家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物力,但效果从这次百年一遇的大洪水上来看,似乎越来越难以加控制了。这时候,我们部队也已经进入高度戒备状态、、、因为,国内发生了如此重大事件,此时正是要提高警惕,以防外患的紧张时刻、、、


刘杰刚一口气奔到连部门口就遇到了指导员, “一排长,你别进去了,立刻到车库那边去和连长一起先带通信保障分队出发,什么也别收拾了。”指导员一拉住刘杰道。


“是”刘杰答应着转身就跑。


等刘杰赶到时, 部队已经整装待发了;连长二话不说,伸手把刘杰拉上了车。一路急驰往机场赶去。到了停机坪、、、然后登机、、、当刘杰他们赶到九江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刚下飞机,还在整队时,连长接了一个电话后黑着脸吼道: “快、、、把行李装备全部原地放下, 马上登车。走!”


在车上,刘杰才了解到情况,就在下飞机的那一刻九江决堤了、、、大概开了有一个500米左右的大口子。洪水已经向九江市奔去。同时又听说某武警部队的几辆车在赶去的途中,被洪水卷走了。估计现在正往下游搜寻被卷走的武警战士。


得到这个消息刘杰的心一下子也是悬了起来,到底是个啥情况?车子一会就开到了九江市区,到了市体育馆,大家就下车了。部队命令跑步前进。刘杰跟着部队前行边暗讨: 看来洪水都淹到市里了。那得多大的洪水啊!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九江市都被淹了。


跑了没几分钟,就看到洪水了。还好在大堤的后面,还有前期武警构筑的几道防洪堤。暂时挡住了洪水的势头。抬起头来看着一片浑浊的江水;刘杰吸了一口冷气,现在摆在眼前的长江,根本就看不到对岸----估计至少几公里----浑浊的江水不停冲刷着防洪堤、、、好宽的江!


这会,不时的有部队从刘杰他们身边跑过,各个军种的都有-----简直就是大阅兵、、、接着,刘杰他们分配到了任务,负责的区域:是从决堤的左边往右边堵。部队登上冲锋舟,很快就把战士们送到了,堤坝上, 刘杰他们一看至少缺口扩大到了一公里。洪水还在不断的涌入九江市区、、、站在堤坝上,刘杰回头看看被淹没的地方,很多地方,只剩下了个屋顶、、、每个屋顶上面还站着不少的老百姓、、、有的哭,有的喊,有的在向刘杰这边挥手、、、解救他们,是武警的工作,武警一趟一趟的用冲锋舟运送着这些老百姓。


而刘杰他们的工作就是要堵住这些肆虐的洪水、、、直升机一趟又一趟的用铁笼吊起巨大的石头从两边往中间填,水泥船也直接开到决堤的中央,自爆沉江、、、刘杰扛着沙袋一包一包的往江里扔、、、取沙包的地方离决堤口至少有2百米,部队一趟一趟的跑着过去,扛起沙包又跑回去。沙包也不重,60多斤吧、、、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很多人都是抗起两包跑、、、左右肩各一个、、、可后来,体力消耗太大,只能一包一包的扛了,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知道,被汗水打湿了几遍了、、、从取沙包的地方到决堤口,沿路都放着很多矿泉水、、、大家只能边跑,边顺手抓一瓶,一瓶水,最多3秒钟就喝光了,可用不了10秒钟,水又变成汗流出来了、、、


缺口在部队的努力下正在一点点的变小、、、可中途还是有很多问题,因为堵的过急,很多地方要重新返工、、、有些地方又开始松动了、、、没办法,只有人身上绑根绳子,跳到水里,去打桩,在松动的地方前方打一排木桩,再填石头、沙包。那水势,随时都有可能把战士们卷走,不过还好有绳子绑着,卷出去了就给拉回来、、、就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光着膀子,唱着军歌,把一处处危险的地方都加固了一遍、、、就这样,刘杰他们从晚上8点多钟,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10点,这时候才有部队上来接换、、、部队一带到反斜面,就横七竖八的睡着了、、、


可还没睡多久,刘杰就又被叫醒了。“刘杰,这边决堤的地方有个保育院,刚接到通知说有两个孩子没有抢出来。情况比较复杂;现在命令你带两名战士配合当地的警察同志把孩子抢救出来,有没有信心?”连长瞪着两只通红的眼睛道。


“有,保证完成任务!”刘杰挺起胸,揉了揉眼睛答道。


就这样,刘杰带着两名战士和地方上的同志分坐两艘冲锋舟向保育院的方向驶去。在他们把两个孩子抢上冲锋舟返回的时侯;意外发生了, 刘杰乘坐的冲锋舟的螺旋浆可能被淹入水中的电线给缠住了, 冲锋舟猛地往左一折把一个孩子甩到了水中、、、刘杰连忙一猛子扎入水中,抓住了孩子的一条腿,接着把孩子顶在了头上。等到冲锋舟上的战士把孩子拉上去之后再找他们的排长,早已不见了踪影,浑浊的江水打着旋,吐着白沫、、、


当晚的新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某装甲师直属侦察营二连一排排长刘杰同志在抗洪抢险的战斗中英勇牺牲,现被追认为革命烈士。望广大指战员学习其精神,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忘我的工作作风投入到当前的抗洪抢险斗争中去、、、、、、

第一节 返清


“他醒了,爹!醒了。”


随着一声惊喜的话语,刘杰艰难的睁开了双眼,挣扎着想爬起来,可又如何起得来。


刘杰打量了一下四周,心里嘀咕着:现在谁家还住如此破旧的草房呀!看看身下也就铺了一张江苇编就的席子。而在屋中摆着一张几片木板搭起的桌子,上面放着几只海碗;并没见刚才说话的人.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六十开外的老汉,青裤白褂,衣虽破旧却也干净;人虽精瘦,腰杆却很硬朗。


而刘杰一看老汉的衣饰装扮,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因为他看见了老汉脑后花白的辫子。连忙咬牙挣扎着坐了起来。


“小哥儿,小心点。”


老汉身形倒是很快,一个箭步便到了刘杰的床边,扶住了刘杰。


‘小哥儿,这叫什么称呼。嘿!也许是此地的方言吧。’刘杰心中暗讨。


“老同志,这是什么地方?洪水退了吗?我们的部队呢?”刘杰张嘴问道。不过,看到老汉的表情;刘杰心中大呼不妙。我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了呀?


那老汉张大的嘴巴,目瞪口呆:这小哥,说的是什么话,老汉我怎么都没有听懂!澳,对了,这小哥说的一定是他们的家乡方言。再看他的衣服打扮很奇怪呀!一看就不是我们这地方的人;可是他的辫子呢?是出家人吧!可是戒疤呢?


刘杰可不知道在这一时间老汉的头脑里闪过这么多的念头,重新问道:“老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老汉想,这一回我听懂了:“小哥儿,我们这地属武昌府孝感县治下。现在是已时一刻了、、、、、、”


“等等、、、你说什么、、、武昌府? 已时一刻!老人家,现在是什么年代啊?”刘杰感觉自己快疯了。


“现下是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五,小哥,你咋连时候都不知道了呢?”老汉很诧异的问。


刘杰感觉自己都快抓狂了,不!是已经抓狂了。道光三十年!道光三十年!我的苍天啊!大地啊!是哪位天使大姐和我开这么大的玩笑啊!我只不过落水而已,你不用把我一家伙给扔到道光三十年呀! 道光三十年嗳!我的部队、、、我的坦克、、、我刚刚泡到的MM啊!这下老汉再扶不住他了,一下子又跌在了江苇席上;任凭老汉再怎么叫他也不答应了。


老汉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爹,他现在可以吃东西了吧?我给他做了些鱼汤。”一个蓝衫少女端着一只海碗,散发出一阵清香。


老汉慈爱的抚了抚少女的头道:“不用了,秀儿。还是等你哥哥他们回来一起吃吧。”


“噢!爹那我去做饭了。”少女答应一声,便转身去了。


老汉扭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瞪着空洞的双眼盯着屋顶的刘杰。又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把木板门带上。


在此,我们先交代一下刘杰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再说刘杰不是牺牲了吗?咋又活了呢?


首先,这里是武昌府孝感县治下的汉水边上的一个小渔村,救刘杰的是本村的史绍祥、史绍琪兄弟,那老汉是他们兄弟的老父,而那蓝衫少女便是他们的宝贝妹妹史秀儿。


而刘杰死而复生,那简单啦!他穿越了。是的,他是穿越了。是和起点所有的YY小说中的男主角一样-----穿越了!的的确确的穿越了!!!


现在是清道光三十年; 离发生1840年(清道光二十年)至1842年,英国为维护其鸦片走私利益而发动的第一次侵华战争已经十年了。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增加赋税,横征暴敛,使阶级矛盾更加激化。广大农民饥寒交迫,纷纷揭竿而起。


而明年,也就是1851年(清咸丰元年), 洪秀全等领导的反对清朝封建统治和外国资本主义侵略的农民起义战争就要爆发了。我们的男主角在这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会如何施展拳脚,就请列位看官随着我们的男一号------刘杰投入到这个时代吧!


大清,我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