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64.国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那个谢瓦尔开着一辆伏尔加轿车,车上坐着田立强和马哥,他们今天是如约去谈汽车的价格,电话里基本谈妥了大体议项。与厂家代表见面后就直接入正题,田立强当翻译,马哥提出的要求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走正常通关,因为当时中国的关税相当高,汽车进口税达百分之二百以上,双方谈好在海关过境处一手交钱一手放货,而且用美元现金,这样有利于防备通过查帐来防止泄密,俄方汽车厂商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去中国,只要给钱就放货。田立强看准俄方急于卖货的打算,有意压低了价格,谈判时田立强说:这种汽车我们中国不是没有,而是我们想要更便宜的价钱所以才来买你们俄罗斯的(说实话,那时的国产车的质量真不敢恭维,而且价格也贵,要不谁还冒险去走私).把握住了主动权,生意很快谈成,双方定好在五天后的一个深夜付款放货。

谈好生意,马哥请厂家代表到当地一个有名中国餐馆吃饭,当车行驶在海参崴大街上,一个大型雕像引起了田立强注意,田立强隔着车窗看着那个雕像,正好车子围着那个雕像的转盘公路转了一圈,汽车厂家的人介绍说,那是他们的一个伟人列宁雕像,是当年十月革命时列宁号召无产阶级起来造反的动作,一只手平着伸向前方,眼睛看着前下方。

但马哥却说,那他别是一尊列宁要打出租车的雕像,还让田立强翻译给老毛子说,田立强如实翻译过去,连老毛子们自己也觉得的确很象那么回事,田立强建议他们说这样的雕像不应放在公路边,应放在公园之类的地方。结果那几个老毛子却无所谓地说,谁还吊他,那个已时代过去了。田立强问他怀念前苏联那个强大的时代吗?那个老毛子说,当然喜欢那个世界最强的时代,但那个时代的腐败和恶政让人深恶痛绝,宁可不要最强大的祖国也要让自己安居乐业。这最后的话让田立强陷入沉思。

在经过当地一处有名的风景区时,有个石碑,上面只刻着1860这几个数字,老毛子得意地对着马哥和田立强说,一百多年前这是你们的领土,现在却是我们的了。马哥回敬说,早晚我们要拿回来,再加上利息!的确,现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中国人早已超过当地俄罗斯人的数量,而且还在增加,而俄罗斯的人口却一直在减少,甚至全俄罗斯的人口都在减少,难怪俄政界有人说,在他们的远东地区有一群黄色的幽灵迟早要分裂他们的国家。马俊超跟田立强开着玩笑说,如果在中国呆不下去时,我们移民到这儿闹独立是不是会成为历史英雄呀。我的兄弟们,流氓归流氓但却十分爱国,他们的爱国思想远胜过那些荒淫无度、贪得无厌的腐败官员。

一个深夜,当发哥带着内地的买家在海关外清点货时,那个买家高兴得直拍手,全新俄罗斯制造卡玛兹重型自动装卸货车过关时,马哥已在海关那边用美金跟老毛子结完了账,一共80辆,轰隆隆地驶过中俄边境,由于发哥早已打通了边城的边防、海关和公安等部门,这些车顺利地开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货运列车,天亮以前就一路顺风地使出了东北地区。听说这些走私的重型货车是运住南方一全国关注的水利工程的施工现场的,这些来自北方领国的大型车辆为我国水利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由此,发哥采用让老毛子汽车厂代理的方式,也打开了从俄罗斯走私汽车的通道,但多是重型货车,也有不少的欧洲国家的高级轿车,朝鲜方向的走私通道大多是日本和南韩的高级轿车,也有施工用的挖掘机等。至此,发哥现在拥有了南北两个方向的走私通道,生意更是如日中天。再后来还搞出了花样:让那些重型货车装上轿车一起过境,所以说黑社会是不缺乏创新精神的,这一点也远胜过那些我们国家那些只会吹牛B的政府官员们。

就在马哥和田立强打通俄罗斯的走私通道后不久,我进入大学毕业实习期,我当时进入电视台广告部实习,因为我学的是以广告设计为主的商用美术,实习期间我决定开始清点一下我们团伙的具体实力情况,我想用很用点时间深入九龙俱尔部、翡翠皇宫。当时翡翠皇宫经过超豪华重新装修后由田立强接管,生意很好,田立强精打细算,左右逢源让所有人都很满意。

九龙俱乐部的生意一直很平稳,也就是色情业,不犯大法谁也没招的,现在又有政法委的领导保护更是“稳坐收银台”。

但是问题却出在了黑子的天使迪厅里。

那天我和刀条去迪厅玩,其实我是主要想借机了解一下迪厅的生意情况,毕竟那有我们九龙的三分之一股份。跟刀条和黑子的兄弟们一起疯玩了一个多小时,喝了不知多少啤酒,忽然想到厕所撒尿,看到走廊里有人在卖买什么东西,当时我没太在意,进了厕所还没撒完尿,就见一个人从一个蹲位里出来,一幅很爽很满足的样子,我以为是在里面刚和哪个小妞爽过了呢,但里面没有别人.我就又回去迪厅接着疯,又过了半小时,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净的东西,肚子疼得厉害很想大便,我就去了厕所蹲位拉屎,还没整出多少东西呢,我就看到纸篓里有两个注射器,带着满腹狐疑我没吱声,我又看了其它几个蹲位,同样其它的纸篓里也有注射器,我想:来这儿玩的人里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患有糖尿病的人需要定时注射胰岛素吧。

以前在长春时,听说过在长春的各大迪厅里有吃摇头丸的,也有吸毒的,难道在我们这个迪厅里也有吗?没听黑子说过呀.回头我注意到在迪厅的几个角落里有些人跳舞姿势不正常,那不能叫跳舞,只能叫没命地晃脑袋。当时我们从南方请来的DJ正在喊麦:“摇头爽不爽,没有做爱爽,做爱爽不爽,没有摇头爽,到底哪个爽,还是摇头爽,摇摇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