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血战亚马逊 第一卷 第五十一章 火热甜蜜的爱情(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8/


不过,在这样美好温馨的时刻,岳天雄不愿多想玫瑰玛丽。他活动了一下身体,打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岳天雄刚刚回到兰花卧室,就听到了一阵掌声。他定神观看,发现卧室中央出现了一辆轮椅。杨老先生坐在轮椅上,杨德安站在轮椅后面,杨玉盈站在轮椅旁。他们看着自己,满脸笑容,热烈鼓掌。

岳天雄也笑了,高兴地说道:“大伯,您过来了。”

杨老先生感慨地说:“天雄,玉盈说你醒了。我过来看看我们天下无敌的年轻勇士。”

“大伯,您过奖了。这可不敢当。”岳天雄笑着拱了拱手。

杨德安说道:“天雄,我刚才还跟玉盈讲,她有你这个哥哥,太好了。”

岳天雄瞅了瞅杨玉盈,感慨地说:“安哥,十几年过来,我跟玉盈是分多聚少啊!”

杨玉盈快活地笑了,说道:“雄哥,你来猎豹分校当教官,就很好嘛。”

岳天雄听杨玉盈提到了猎豹分校,急忙说道:“大伯,我得给猎豹分校戈雅校长打个电话。”

杨老先生摆了摆手,说道:“约翰逊教官刚才已经给戈雅校长打了电话。他提出要回返猎豹分校。戈雅校长却下了命令,要你们留在华山农场。他打算明天来农场看你们。”

岳天雄听了这话,心里飘过了一丝疑云。按照常情,他和猎豹分校的教官们已经完成了解救杨德安的任务,就应该回返猎豹分校。可戈雅校长先是要他们在华山农场休息,现在干脆要他们留在华山农场,还说明天要过来看望他们。这是为什么?

岳天雄决定给戈雅校长打个电话,问问究竟。他说道:“大伯,我还是给戈雅校长打个电话吧。”

杨老先生点了点头,指了指床铺旁的小柜子,说道:“柜子上有电话。你打吧。”

岳天雄走到柜子前,拿起话筒,敲了戈雅校长的电话号码。电话通了,话筒中传出戈雅校长的声音:“是谁啊?”

岳天雄用中国话说道:“雅叔,我是岳天雄。”

戈雅校长笑着说道:“天雄,你好!你睡醒了?”

岳天雄说道:“雅叔,我睡醒了。”

戈雅校长叹息道:“天雄,昨天夜里,你是太辛苦了!”

岳天雄笑着应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他马上改变了话题,“雅叔,我杨大伯说了,你对约翰逊讲,要我们留在华山农场。你明天还要过来。”

戈雅校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天雄,是啊!我要你们留在华山农场。至于这里面的原因,我明天到了农场,再对你们说。”

岳天雄试探地问道:“雅叔,难道,又有特殊情况了?”

戈雅校长含蓄地说道:“天雄,详细情况,明天咱们见面再说。杨小姐说了,你非常劳累,整整睡了一天。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不要想别的。”

眼见戈雅校长言语含蓄、大有保留,岳天雄不好再多问,笑着说:“好,雅叔,我服从你的安排。”

戈雅校长道了再见,挂上了电话。

岳天雄放下话筒,问道:“大伯,田小亮、约翰逊他们在哪儿?他们干什么呢?”

杨老先生说道:“他们已经吃了晚饭,现在正在看电视。”

杨玉盈说道:“雄哥,你也吃晚饭吧。”

岳天雄点头同意了,准备去餐厅。

杨老先生却摆了摆手,说道:“天雄,你不要去餐厅了。我把饭菜送过来。我和德安陪你喝上一杯酒,然后,就让玉盈陪着你吃饭。”

岳天雄扬了扬眉毛。他没有料到,杨老先生会作出这样的安排。他知道,像杨老先生这样的大家族有严格的生活规则,吃饭就得在餐厅。在卧室里吃饭是很少见的。

杨德安看出了岳天雄的疑问,笑着说:“天雄,餐厅里太乱,气氛不好。这里很安静,你和玉盈慢慢吃。”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了。杨德安说道:“进来。”

房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白罩衣的姑娘推着一辆餐车走了进来,说道:“杨爷爷,岳教官的晚饭好了。”

杨老先生说道:“快,放到餐桌上。”

姑娘把一盘盘佳肴摆放到一张圆形的大理石面餐桌上。

岳天雄看了看,发现晚餐有一盘烧鸡、一盘糖醋鲤鱼、一盘红烧海参、一盆红烧牛肉、一盆虾汤,还有一盆芝麻酱花卷,一瓶茅台酒。而且,那红烧牛肉的份量特别大,足有两斤。

岳天雄诧异地说:“大伯,有这么多饭菜!”

杨老先生笑着说:“玉盈说了,你在军队里,每天的活动量特别大,你的饭量也大。你一天得吃一斤肉。今天,你就多吃点。德安,打开茅台酒。斟酒。”

杨德安打开了茅台酒,斟了四杯酒,送到人们手里。

杨老先生看了看岳天雄和杨玉盈,感慨地说:“天雄,你和玉盈从小在一起。可是,人生多难。玉盈的父亲很早就走了。玉盈跟着她母亲背井离乡,到了南美洲。你们也就分开了。现在,你到了巴罗河滩,进猎豹分校当教官,你跟玉盈碰头了。这也是缘分。而且,你刚刚落脚,就跟黑色旅交手了。你出生入死,解救了德安。我得谢谢你啊!来,我祝你在军旅生涯中大展宏图,鹏程万里!咱们干杯!”

岳天雄笑着,和杨老先生、杨德安、杨玉盈碰了杯。大家一饮而尽。

杨老先生欣慰地说道:“天雄,你跟玉盈吃饭。我和德安不打搅了。德安,咱们走吧。”

杨德安朝岳天雄摆了摆手,推着轮椅朝房门走去。杨玉盈打开房门,杨老先生离开了兰花卧室。那个送饭的姑娘也推着餐车走了。

卧室里只剩下岳天雄和杨玉盈。杨玉盈关好房门,笑盈盈地说道:“雄哥,咱们吃饭吧。”

岳天雄和杨玉盈走到餐桌旁,坐了下来。岳天雄看了看芝麻酱花卷。这是他最喜欢吃的面点。显然,这是杨玉盈让厨房专门做的。他说道:“玉盈,这花卷是你让厨房做的。”

杨玉盈笑着说:“华山农场处于偏远之地,没有山珍海味,总得让你吃可口的东西吧。”

岳天雄赞叹道:“这样的菜肴非常丰盛了。”

杨玉盈把一盘辣椒酱推到岳天雄面前,拿起一个花卷,掰成小碎块,放到辣椒酱里,亲昵地说道:“雄哥,你吃吧。”

岳天雄开心地笑了。他喜欢把芝麻酱花卷掰成小块,蘸辣椒酱吃。现在,杨玉盈为他效劳了。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送到嘴里,仔细咀嚼,仔细品尝,叹息道:“真好吃!”

杨玉盈又为岳天雄斟了一杯酒,说道:“你不是爱喝茅台酒吗?今天,你多喝两盅。”

岳天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调侃地说:“美酒佳肴,还有倾城倾国的玉盈妹妹陪伴,这简直是神仙过的日子。”

杨玉盈淡淡地笑了,晃了晃身体,幽幽地说:“雄哥,你是个漂亮小伙子。在国内,你的身边一定有不少姑娘吧?”

岳天雄急忙说道:“玉盈,你别瞎说。在感情上,我是非常严肃的。我从来不干招花引蝶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