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兵龄中最后七小时》

三个打的整齐的背包

三朵红艳艳的大红花端端正正的别在背包上那被汗水浸透无数次的背包带上……

三个掉了绿漆的茶岗东倒西歪的散落在桌子上,和他们一样东倒西歪的是桌子边儿上三个兵。

三个只有7个小时兵可以当的老兵……

刘飞看着自己面前的床铺,那是自己的床铺,如今只剩下一床木版。

李斌看着天花板,仿佛能听到这几年来兄弟们的喜怒哀乐一般……

张宏嘴上叼着一根儿半截的香烟,擦着自己那把二胡。

宿舍里弥漫着酒、香烟、松香燃烧以及各种味道的混合气味儿……

他们只是一个茫茫大山中固定雷达站的士兵,明天就是他们脱下军装的日子,明天就是他们重新变回老百姓的日子。


还有六小时三十分钟,刘飞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闪烁的雷达屏幕,刘飞甚至可以分辨出来那些是民用的还是军用的,是固定航线还是临时航线,甚至分析出了那些在天空中飞行的飞机是“八爷”还是“两拐”!

明天就再也不用背诵这些单调复杂的内容了,因为他们就不是军人了,那些知识属于军队,不属于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当初为了背下这些东西,刘飞没少被他的班长“欺负”!在大山的羊肠小道上经常留下刘飞的脚印和一路上随风飘荡的代码和特征。

两年前老班长走了!明天就该自己了!

刘飞想起了自己的班长!想起六小时三十分以后的明天,眼圈有些湿润……


还有五小时三十分钟,李斌把瞪着天花板的目光转到上谱床头上挂着的那双胶鞋上。

那是同班小刘前天给自己刷出来的,那是李斌最后一次参加站里和山下那支陆军连队五公里比赛时留下的杰作,当兵几年了,每次给家里写信都跟娘说自己是技术兵种,可是为了不让山下那些步兵们看不起,为了让雷达兵也有个兵样!每次五公里李斌都是把自己那一套重重的装备带在身上,打进背包。和山下那些步兵一起翻山越岭。不过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开始总是他的班长拉着自己的背包带冲过终点,改成了后来他拉着新兵的背包带而已。

从明天开始就不用出早操,不用每天都跑出租车起步后还要蹦字儿的距离了。因为他们就要脱了军装,没有人再用军人的纪律和规定要求他们……

可是这脚现在怎么就痒痒了?李斌夸张的活动放松着自己脚上的五对儿脚指头。


还有四小时三十分钟

张宏终于在松香略带刺鼻的焦胡味道中完成了对二胡的保养。

平常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张宏对雷达进行维护也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无论机械故障还是电路故障,张宏总能很快发现故障并排除,每天雷达总是顺畅的转动着,张宏对高频雷达的运转声和二胡一样情有独钟。而那几台雷达担负着引导战机,警戒天空的任务。站领导们说咱们是空军的眼睛。张宏就戏称自己为眼科大夫,炊事班的闫班头还说自己是“修锅的!”

他的二胡是全场站的固定文艺节目,从军歌到流行,从国内到国外,只要你能哼哼两句他就能跟着伴奏。于是就有了二胡伴奏版的《冰雨》。

直到新来的技师小王,一个眉清目秀的学员兵半年前到了场站,同时带来一把吉他,才终结了张宏那把二胡一统天下的局面。

现在小王已经完全能接替自己的活儿了,只不过他那把吉他不能拉出《二泉映月》。

明天就回家可以在自己的小窝里随便拉点曲子喝点茶了,就是不知道还能否有象战友们那样忠实的听众。

走廊传来脚步声,门在开了一个小缝以后,又关了上去。这是查铺的值班员。

张宏轻轻的把二胡靠墙根儿放好,抽着鼻子闻那股怪怪的松香味儿。


还有三小时三十分钟

刘飞想去擦擦设备,却发现水桶上挂着的三块抹布已经干了,昨天他们已经擦了好多遍,设备早已一尘不染。

叹了一口气,翻个身,继续躺着。


还有两个小时三十分钟

李斌猛然翻身坐起,习惯性的去抓沙背心和沙袋,却发现空空的床头柜,那玩意已经在昨天送人了。

无奈,把脚板上那块厚厚的茧子硬生生扣下去,带着丝儿丝儿的疼痛继续倒在地板上望天。


还有一个小时三十分钟

张宏的耳朵听见外边雷达运转声中有种异样的声音响了三声,这完全不是雷达正常运转的声音。他站起来透过窗户远远的看见了炊事班伙房的方向,也同样亮着光,想必是老闫已经早起开始做早饭的馒头和粥了。刚才那几声应该是老闫捅炉子时发出的声音。而且是有一捅条(北方捅炉子的工具)捅到底儿。这样火才旺盛。同时也表示老闫天天跑五公里时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是有理由的。不过这老家伙就是背着铁锅也没有落下过大伙。就是跑象难看一点儿而已。

还有三十分钟。

三个一夜没有睡的老兵面前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

“吃!吃完了就滚蛋了!”老闫把筷子塞进三个老兵的手里:“咋了!吃饭还要我哄你们不成!”

满满三盘三鲜馅儿的饺子不知道什么味儿的进了肚子,三个人拿起自己的背包和箱子。慢慢的爬上了卡车。


拥抱!用拳头捶哭天摸泪的新兵,忍住自己的眼泪。三个老兵泪眼婆娑。

香烟和水果被扔上卡车。

烟有成条儿的、成盒的、甚至有半盒的。

水果是大山里刚刚熟透的山里红,一个一个通红的看起来颇为精致整齐。


卡车发动了,三个坐在背包上的老兵对渐渐变小的营房、雷达、战友终于哭出来了。他们甚至还没有再次叮嘱留下的战友雷达出现机械故障是什么声音特征,跑五公里时要记得把脚下的泡放了,甚至张宏还要想叮嘱一下小王的吉他要早点弹出《二泉映月》。

张宏用自己的二胡拉起《我的老班长》,李斌第一次没有夸张的埋汰张宏是木匠,(他总认为张宏那玩意儿的动静和木匠破木头时的声音一样),相反还听出了一点子味道。

“我们想我们的班长!不知道我们走了还会有人想我们吗?”刘飞叼上一根儿烟。手里按着的打火机却迟迟没有送到嘴边。“你们听!你们听!”

三个人用力把车上的帆布棚掀开,盘山道上两边的枫叶正红,一阵吉他声随风带着山里红的香味飞了过来。

“我的老班长!你现在过的怎么样!”

“在那边儿!在那边儿!”李斌最先发现目标。


不远处的一条小山道上,那块大家五公里后曾经休息过的大山石上,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全副武装,怀里抱着一个半新不旧的吉他。

“我说咋刚才没有看见这小子!”张宏笑着骂到:“原来跑着给我们开演唱会来了!他呀也就这首歌凑和!还是跟我学的!”

两个老兵笑笑没有说话,他们知道当他们的痕迹在大山里消失的时候,肯定会有人想他们。就象当年他们想他们的老班长一样。

林中枫叶婆娑,凉爽的秋风吹过,如波涛一般,三个老兵站起来向车外敬礼!

告别这巍巍大山!告别熟悉的雷达和场站,告别那亲爱的战友。


山下那条路洒过老班长们的汗水,洒过老兵们的血,也洒过老兵们的热泪。

他们每个人都洒过!而且每个人只有一次洒泪在这条大山里的路上。


小王放下吉他,站的笔直给老班长们敬礼。肩膀上的蓝色学员肩章被旁边一枝红叶上的露水轻轻打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