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的古巴空军战史:曾经四处征战,对抗过美国!

在1961年猪湾事件前,古巴只有从旧政权接管下来的15架B-26轰炸机、3架T-33教练机、6架“海神”战斗机,飞行员都是旧有的空军成员,也曾经发生过叛逃事件。当总参谋长西恩富格斯在出访墨西哥途中因飞机失事遇难之后,古巴驻墨武官曼努埃尔-比利亚法尼亚上尉就逃到了美国,参加了流亡者准备进攻古巴的部队,并担任了这支部队的空军司令。

卡斯特罗早已得到美国政府组建雇佣军的情报,他总是假定入侵会以袭击他的空军开始(不管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还是从第二次中东战争的经验来看都是如此)。于是,他分散了自己那弱小的空军到全国的各个机场,有的一架,有的两架,把它们加以伪装,在周围布置了防空火力;同时,把一些已经不能使用的飞机停在一起作为诱饵。

1961年4月15日上午六时,八架有古巴标志的B-26轰炸机轰炸了军事总部和圣地亚哥、圣安东尼奥、巴拉科阿的机场。这些飞机是经过中央情报局油漆伪装的美国飞机。它们由流亡飞行员驾驶,从尼加拉瓜飞来(之所以选用B-26轰炸机是因为它们虽然是老式的、参加过二战的残余物资,但许多国家都有这种飞机,中央情报局以为可以掩人耳目。尼加拉瓜和古巴之间的距离意外着它们每次飞行只能在古巴上空停留最多一小时。)。

在圣安东尼奥,一架战斗机被炸毁;在圣地亚哥,被炸毁了两架。进攻的飞机一架也没有被击落,地面上7人死亡,44人受伤。

卡斯特罗立刻打击地下组织。阿梅赫拉斯(警察总监,坚决的反共分子,但忠实地追随卡斯特罗)在15日到17日傍晚实行了大搜捕,把反政权组织一网打尽,包括中央情报局2500名间谍中的大多数和反革命同情者20000人。

由于流亡者炸毁了许多诱饵,中央情报局认为古巴空军已经被消灭,于是,入侵者开始准备登陆。4月17日凌晨,雇佣军开始在猪湾登陆。

黎明时分,2架古巴的“海神”战斗机、2架T-33喷气式教练机和1架B-26轰炸机开始袭击登陆艇和军舰。B-26轰炸机被高射炮击落,但入侵者的“豪斯顿”号运输舰被一架T-33发射的火箭击中,满载着军火和油料下沉,还未登陆的第五营跳到海里,大约有30人淹死。上午9时30分,载着大部分军火、汽油、食物、药品和通讯器材的“里奥-埃斯孔迪多”号中了一架“海神”发射的火箭,在大爆炸中立刻炸毁。其余的运输船立刻逃出危险的作战区域。在和入侵者的空战中,古巴空军飞行员乌约阿少尉驾驶的“海神”在进攻2架B-26时被击落,但有4架入侵者的B-26被一架T-33和一架“海神”击落。T-33喷气式教练机比B-26快得多,显然是战斗中的主力。

4月17日深夜,美国伯克海军上将竭力主张利用停泊在古巴海面的“埃塞克斯”航空母舰进行空中打击,消灭T-33,从而使雇佣军的B-26可以抽身去对付古巴的坦克,挽救入侵部队。但是肯尼迪只同意航空母舰上没有标志的6架“佩刀”于次日黎明在猪湾上空掩护运输舰队卸下供应品,这些飞机不得寻求空中或地面目标。由于没有考虑同尼加拉瓜的时差,B-26(其中两架由美国飞行员驾驶)早到了1小时,在海军的飞机到达前,大多被击落,有4名美国飞行员丧命。在这种情况下,航空母舰上的飞机根本没出动,运输船也无法靠近海滩卸下补给。

4月19日,入侵部队被全歼,弱小而又缺乏战斗经验的古巴空军在这场战争中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这使卡斯特罗坚定了发展空军的决心。当然,依靠古巴自己的力量是不行的,由于与美国的敌对关系,古巴选择了苏联,从而开始了空军漫长的米格时代。

第一批米格-15——20 架米格-15 和 4 架米格-15UTI 于 1961 年 5 月底(猪猡湾事件后一个月)运抵古巴,6 月 6 日,和苏联“顾问”一起,它们被部署到了圣安东尼奥,而古巴人首次飞米格-15 是在1 961 年 6 月 24 日,飞行员的名字是恩里克.卡雷拉斯。

6名有资格驾驶喷气式飞机的飞行员——全部是经历过猪湾事件的老兵——被选择接受驾驶新型米格机的训练,他们的名字是恩里克.卡雷拉斯、阿尔瓦罗.普伦德斯、拉斐尔.德尔.皮诺、加斯塔沃.波尔扎克、阿尔贝托.费尔南德兹和道格拉斯.鲁德。1961 年 7 月,在苏联人的指导下,他们开始学习驾驶理论,8 月份,古巴人进入到实际操作训练阶段,而进入 11 月以后,他们就已经开始进行编队训练了。古巴飞行员的首任中队长是恩里克.卡雷拉斯,他的副手是阿尔瓦罗.普伦德斯,队员包括阿尔贝托.费尔南德兹、拉斐尔.德尔.皮诺和道格拉斯.鲁德。

在这以后,更多的古巴飞行员被派往友好国家接受训练,他们中的一些人去了捷克斯洛伐克,另一些人则去了中国。1962 年3月,这两批飞行员相继回国,按照受训国家的不同,他们组成了两个新的中队——“捷克”中队和“中国”中队。

在这期间,从 1961 年 6 月到 12 月,在古巴上空飞翔的,是 50 名苏联飞行员,他们驾驶 41 架苏制米格-15 比斯、米格-15UTI 和米格-19P 保卫着古巴的领空。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 1962 年 6 月,至此,古巴飞行员已经有足够的能力驾驶米格-15 比斯参与国土防空。当 1962 年 10 月“导弹危机”发生时,古巴已经拥有 36 架米格-15 比斯和米格-15R 比斯,这些战斗机的部署基地包括圣安东尼奥、圣克拉拉(位于古巴中部)、卡马圭(位于古巴中东部)和奥尔金(位于古巴东北部),在“导弹危机”期间,古巴飞行员经常驾驶米格-15 拦截美国的 RF-101 和 RF-8 侦察机,著名的古巴宇航员阿纳尔多.塔马约(现在已经是一名将军了)就执行过 20 多次这样的拦截任务。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米格-15UTI,古巴空军大约拥有 30 架左右这种教练机,它们的性能优良,在漫长的服役期内为古巴空军训练出了大批的飞行员。然而最终,象在其他国家一样,它们被捷克航空公司制造的 L-39C 取代。

古巴空军使用的米格-17包括米格-17AS“壁画 A”(绝大多数由捷克斯洛伐克制造)、和米格-17F“壁画 C”。首架米格-17AS于1964年抵达古巴圣克拉拉基地,在那里,他们逐渐地替代了米格-15的位置。古巴空军主要将米格-17当作战斗轰炸机使用。

1975 年 12 月,为了支援“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卡斯特罗向安哥拉派去了一个米格-17中队,包括 9 架米格-17F和一架米格-15UTI,队长是琼斯.A.蒙特斯少校。该中队的活动范围主要在卡宾达飞地和安哥拉北部地区(而米格-21MF 中队主要负责安哥拉南部和东部地区),他们的敌人主要是是分裂主义者——卡宾达飞地解放阵线。当对分离份子的战争于1976年4月取得胜利后,这个米格-17中队转而去对付“安盟”(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联盟),直到他们全部换装米格-21,替换下来的米格-17 被移交给安哥拉人。

古巴的米格-17在非洲参加的另一场战争是在埃塞俄比亚。1977年12月,一个中队的米格-17和一个中队的米格-21在欧加登(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有争议的边境地区)协助埃塞俄比亚军与索马里军队作战,后者于 1978年3月13日被完全赶出了这一地区。在战斗中,古巴空军的一架米格-17被索马里防空炮火击落,飞行员死亡。非常有趣的是,在这次战争中,古巴空军的米格-17和米格-21与埃塞俄比亚空军的F-5A/B/E并肩作战,而他们共同的敌人是索马里的米格-17和米格-21。与一些小道消息所说的相反,在七、八十年代埃塞俄比亚人对厄立特里亚人的战争中,古巴飞行员并未参战。1989年9月,鉴于世界政治形势发生了变化,古巴人撤离了埃塞俄比亚,但将他们的装备留在了那里。

此外,在1973年,古巴飞行员曾经驾驶着米格-17在南也门与北也门和沙特阿拉伯的边境地区巡逻。在七十年代,一些古巴飞行员还在几内亚飞米格-17,他们帮助组织和训练当地空军,并参与了几内亚的国土和领海防空任务。

古巴一共接收了100架左右的米格-17,它们在古巴空军中一直服役到1981年,以后被米格-21和米格-23代替。

1969年10月5日,爱德华多.圭拉.吉米内兹中尉驾驶他的编号为232的米格-17AS降落在佛罗里达霍姆斯台德空军基地。飞机随后被送返古巴,然而关于这个事件,所拍摄的一些官方或非官方的照片揭示了一些很有趣的细节。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架米格-17AS的翼下挂载着K-13“环礁”导弹——这种导弹是米格-17AS区别于其他型号的特征之一。除了抛弃式副油箱以外,飞机被喷涂成浅灰色,涂在机身上的机徽是一个嵌在倒三角形中的五角星,但是没有蓝色底圆。

根据一则小道消息,负责从美国运回这架米格-17的古巴空军运输机迅速地改装上了侦察设备,而这架“临时间谍运输机”在执行运输任务的途中“发生了导航上的错误”,飞到了美国一些敏感设施的上空,这些“敏感设施”中包括“土耳其点”核反应堆。

圭拉.吉米内兹是圣克拉拉基地的中队长,他的叛逃引起了对古巴空军领导层的一次大清洗,吉米内兹的朋友和同事,甚至那些被认为“认识外国人”的飞行员都被逐出了古巴空军。

在古巴空军的历史中,米格-19“农夫”的数量较少,服役时间也较短,米格-19P“农夫 B”夜间/全天侯截击机是古巴空军所使用的唯一型号的这种米格机,它们全部是由苏联制造的。

米格-19P是古巴第一种装有雷达的战斗机。1961 年 11 月,8 架这种飞机运抵古巴;12 月,它们在圣安东尼奥组装,古巴的首航飞行员是恩里克.卡雷拉斯。古巴空军总共接收了12架米格-19,组成了一个中队,飞行员包括古巴人(在捷克训练的)和苏联顾问,当1962年10月“导弹危机”时,有11架这种飞机部署在圣安东尼奥。米格-19P在古巴空军中服役至1966年,以后被全天侯战斗机米格-21替代。

显然,象他们的东德同行一样(东德空军认为米格-19是“寡妇制造者”,他们所有24架米格-19中有 10 架在事故中坠毁),古巴飞行员并不喜欢米格-19,他们认为它不稳定、太复杂、“问题重重”。他们的偏爱更多地给了米格-17和米格-21,当一有米格-21PFM的现货供应时,古巴空军立即将米格-19P“处理掉了”(与此相反,中国和巴基斯坦的米格-19在战争中大放异彩)。

1960 年,苏联的米格-19P经过现代化改装,可以在两翼下各携带一枚 K-13 红外制导导弹,有迹象表明他们提供给古巴的米格-19P也已经接受了这种改装。

从数字上看,米格-21 是古巴空军历史上最多的和最重要的飞机。其型号包括米格-21F-13“鱼窝 C”、米格-21PF“鱼窝 D”、米格-21PFM“鱼窝 F”、米格-21PFMA“鱼窝 J”、米格-21R“鱼窝 N”、米格-21MF“鱼窝 J”、米格-21比斯“鱼窝 L”、米格-21U“蒙古人 A”和米格-21UM“蒙古人 B”。

1961 年在苏联,驻扎在莫斯科附近库宾卡机场的第 32 近卫歼击机团成为首支装备米格-21F-13 的部队。1962 年 6 月,该团接到秘密指示,全体人员乘火车来到波罗的斯克港,在那里他们搭船前往古巴,和他们一起去的,还有 40 架米格-21F-13、6 架米格-15UTI 和一架雅克-12 联络机。到达目的地之后,该团的番号被改为第 231 歼击机团,隶属于苏联第 12 防空师,与此同时,他们的米格-21 也在圣克拉拉被迅速地组装起来,到了 9 月 18 日,米格-21 就第一次在古巴的上空飞行了。10 月 22 日,第一次战斗警报拉响;24 日,该团被分散部署到安东尼奥、圣克拉拉和卡马圭。第一次实战发生在 11 月 4 日,一个苏联飞行员驾驶他的米格-21 起飞拦截两架 F-104,这两架 F-104 隶属于美国空军第 479 战术战斗机联队,当时正在圣克拉拉附近执行侦察任务,双方没有进行交火,F-104 离开了现场,向北飞走了。

尽管没有进行战斗,这次冲突也造成了一定的后果。当时所有在古巴的米格-21F-13 都涂着苏联空军的红星标志,在这次事件中,负责侦听的苏联注意到美国飞行员在无线电中向上级报告说“遭遇到涂有红星机徽的米格机的拦截”,于是所有的米格-21 都立即被涂上了古巴空军的标志。

在“导弹危机”期间,美国人沮丧地发现,由于地面崎岖造成的干扰噪音,使其 EC-121 早期预警及空中管制机上的 APS-95 雷达(APS-20 雷达的改型)无法有效地侦测到在低空飞行的米格机。于是,作为紧急应对措施,他们开始使用 QRC-248 系统来搜索监测米格机的 SRO-2“奇数杆”敌我识别系(异频雷达收发机),这一系统被证明可以有效地侦测古巴低空飞行的米格机的活动,并在稍后被用于越南战场。

1963 年初“导弹危机”之后,苏联最高统帅部决定将这种先进的战斗机交给古巴并帮助古巴人训练飞行员和机械师。1963 年 4 月,古巴飞行员第一次驾驶米格-21 放单飞,古巴空军第一个米格-21F-13 团于 1963 年 8 月 10 日正式建立。

1970 年 5 月 18 日,古巴空军数架米格-21 飞临巴哈马上空。他们的行动是为了向巴哈马政府施加压力,因为当时后者拘禁了 14 名古巴渔民,理由是这些渔民在巴哈马的海域内非法捕鱼。这些渔民稍后被释放。

1977 年 9 月 10 日,一个中队的米格-21MF 由拉斐尔.德尔.皮诺带队飞临普拉塔港上空以向多米尼加共和国政府进行武力展示,目的是要求释放商船船长里奥,里奥船长的船在驶向安哥拉的途中因为侵入了多米尼加的水域而被逮捕。古巴空军的计划是如果多米尼加政府在第二天不放船的话,拉斐尔中队将轰炸普拉塔港和圣地亚哥,然而经过紧张的谈判,多米尼加政府最终释放了里奥船长和他的船。

在 1978 年埃塞俄比亚欧加登战争中,有一个中队的米格-21 比斯和一些米格-21R 参加了战斗,它们总共执行了数百次战斗飞行任务,击毁了大量的索马里坦克和大炮,数架米格-21 被防空炮火击落,一名飞行员死亡。

1980 年 5 月 10 日,古巴空军两架米格-21 攻击了巴哈马海军“火烈鸟”号巡逻艇,因为后者拘捕了 4 艘古巴渔船。古巴人后来承认这次攻击是个错误并赔偿了损失。

对于古巴空军来说,拦截驱逐侵犯古巴领空的轻型飞机一直是一个很伤脑筋的问题。1982 年 2 月 21 日,一架米格-21PFMA 在执行这类任务时在海上坠毁,飞行员死亡,坠毁的原因是当飞行员在低速做机动动作时失去了对飞机的控制。

尽管没有参加过真正的空战,古巴的米格-21 与苏军进行了许多次演习。在这类演习中,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古巴的米格-21 经常被用来拦截图-95“熊”侦察机,或者“攻击”在加勒比海航行的苏联舰队。

此外,古巴空军的米格-21 还被用于为每年 7 月 26 日古巴“全国起义日”欢庆提供警戒以及为卡斯特罗的专机(一架伊尔-62)护航。

1975 年 12 月,为了加强在安哥拉的古巴空军,卡斯特罗向苏联订购了一批米格-21MF;第二年 1 月,巨型的安-22 运输机将一个中队——12 架米格-21和9架米格-17直接从苏联运到了安哥拉。半个月以后,1月21日,安哥拉人民空军成立,实际上完全是由古巴飞行员组成,他们仅仅是在机身上涂上安哥拉空军的标志而已。

1976 年 2 月 4 日,“安盟”(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的部队发现并包围了一支由古巴人和安哥拉人组成的巡逻队。这支巡逻队的指挥官是阿特米奥.克鲁扎中尉,他们当时正在敌人战线的后方执行任务,而他们被围困的地点在米格-21 的作战半径之外,也就是说,处于空中支援的范围之外。驻安哥拉的古巴空军米格-21 中队指挥官、参加过猪湾战役的老兵拉斐尔.德尔.皮诺上校立即向上级要求对这支部队进行救援,但是这个要求居然被拒绝了,理由是:如果这支巡逻队准确无误地执行命令的话,他们根本就不会被敌人发现!这个决定使拉斐尔大吃一惊,他决心不去理会上级的决定而自己单干,他驾驶着挂载三个外加副油箱的米格-21,在早晨8时从罗安达机场起飞,单人独机对巡逻队进行空中支援,攻击包围他们的安盟部队。在战斗中,他干净利索地摧毁了一个安盟炮兵阵地,这个阵地不断发射57毫米火箭弹轰炸被围困的古巴巡逻队,它被炸毁后,巡逻队获得了短暂的喘息之机。随后,他用30毫米机炮无情地打击安盟部队,他数次往返于基地和战场,成功地阻滞了安盟部队的前进,直到次日米-8 直升机将巡逻队安全撤出。由于以前几乎完美无缺的战斗记录,拉斐尔.德尔.皮诺幸运地逃过了对他这次胆大包天的行动的处罚,他被给予“第二次机会”以将功补过。然而,由于他违反了“在没有得到哈瓦那同意的情况下,不得进行对地攻击行动”的条令,古巴国防部长劳尔.卡斯特罗还是于 5 月 2 日免除了拉斐尔.德尔.皮诺驻安哥拉米格-21 中队指挥官的职务,代之以本尼格诺.寇蒂斯(一说恩里克.卡雷拉斯上校)。

在这场战争中,有敌人飞机参与的战斗不多,其中的一次发生在1976年3月13日。当对加果.寇丁霍的安盟机场的一次攻击中,由四架米格-21MF 组成的古巴空军编队惊讶地发现在地面居然停着一架正在卸下武器的福克尔F-27运输机,拉斐尔.德尔.皮诺上校当即向其发射了一枚 S-24 火箭,将其摧毁。一般来说,在安哥拉战争中,空战极少发生,空军的战斗损失主要来自于地面的防空炮火和地空导弹;然而,“极少发生”并不表示没有。

1981 年 11 月 6 日,南非空军第三中队约翰.兰金少校驾驶他的幻影F-1CZ,在安哥拉上空用导弹击落了由德纳西奥.瓦尔德兹中尉驾驶的一架米格-21MF(南非空军宣布那是一架米格-21比斯),这是自朝鲜战争以后南非空军首次在空战中击落敌机,也是古巴空军参战以来损失的第三架飞机,前两次损失分别发生在3月15日和5月2日,在这两天分别有一架米格-21被高射炮击落。大约一年以后,在 1982 年 10 月 5 日,兰金少校重演了一年前的胜利,在用“玛特拉550”空空导弹击伤了米格编队中的僚机后,他再一次用机炮击落了一架米格-21。然而,必须指出的是,根据古巴方面的消息,在这次战斗结束后,他们的两架米格机(飞行员是拉塞尔.马里罗.罗德里格斯中尉和吉尔贝托.欧特兹.佩立兹中尉)全都安全地返回了卢邦果基地,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当然马里罗的座机需要进行一定的修理。

古巴米格-21 的胜利记录发生在 1986 年 4 月 3 日。当天,两架米格-21MF 拦截了两架据说是向安盟运送物资的 C-130 运输机,他们击落了其中一架,另外一架虽然逃脱但是被严重击伤。然而根据南非和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说法,他们击落的实际上是在安哥拉政府注册的民用 C-130 运输机。

古巴米格-21 最后一次被击落发生在 1987 年10月28日,一架双座的米格-21UM 在卢维附近被地面防空炮火击落,两名飞行员跳伞后被安盟俘虏。

1978 年 9 月,古巴空军接收了 45 架米格-23BN“鞭挞者 H”和两架米格-23UB“鞭挞者 C”。新到的米格-23 驻扎在圣安东尼奥,它们不仅仅提高了古巴空军的对地攻击能力,还在美国政坛上造成了重大震动。一些美国国会议员质疑这些飞机是否违反了 1962 年“导弹危机”期间苏联与美国签署的协议,因为米格-23 的性能明显地超越了伊尔-28“小猎兔犬”轰炸机,而后者是 15 年前的协议所禁止部署在古巴的。当局所作出的“米格-23 不能携带核武器”的解释并不能让美国人满意,而由此而发的对古巴和苏联的调查让他们“发现”在这个加勒比岛国上居然“有一个旅的苏联人”!前前后后所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件,被认为对卡特总统在下次大选中的失败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在 1983 年美国对格林纳达的入侵中,古巴空军的米格-23 全副武装待命。古巴人的计划是:一旦格林纳达事件演变为美国-加勒比联军入侵古巴的前奏的话,米格-23 将起飞轰炸佛罗里达的重要目标,比如霍姆斯台德空军基地和“土耳其点”核反应堆。

1984 年,苏联向古巴提供了 15 架左右的米格-23MF“鞭挞者 B”截击机,这批飞机是米格-23ML 从安哥拉返回之前古巴唯一的空战型米格-23,那些关于古巴空军拥有米格-23MS“鞭挞者 E”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1991 年 3 月 20 日,俄瑞斯忒斯.洛伦佐.佩雷斯少校将他编号722的米格-23BN降落在佛罗里达。按照惯例,飞机被归还给古巴,然而洛伦佐却提出要求,要将他的家人“从古巴弄出来”,同样“按照惯例”,这一要求被拒绝了。于是,在1992 年 12 月 19 日,他驾驶一架租来的“赛斯纳”310 飞机,自己飞到古巴接出了他的妻儿。他把这一行动写进了他的书《清晨之翼》,该书向人们揭示了古巴空军的一些非常有趣的情况,其中包括在安哥拉的战斗,他本人在那里驾驶着米格-21 执行了 40 多次战斗任务。

80 年代中期,古巴获得了 50 架米格-23ML,这些飞机是直接从苏联运送到安哥拉的。在那里,绝大部分时间里,这些米格-23ML 是被用来执行对地攻击任务的,直到从 1987 年末到 1988 年中期——奎托河战役期间,它们开始被用来拦截南非空军的飞机。

根据古巴方面的资料,他们的米格-23ML 总共在安哥拉上空击落了 5 架南非的军用飞机。

(1),1987 年第一季度,在纳米比亚北部地区,一架米格-23 击落了一架幻影F-1AZ。南非承认损失了一架幻影F-1AZ,但是说它是被红外制导的萨姆-7 或是萨姆-9 地对空导弹击落的。

(2)(3),1987 年 9 月 27 日,古巴空军阿尔贝托.雷.里瓦斯少校和胡安.卡洛斯.戈汀中尉驾驶米格-23ML 遭遇了南非空军第 3 中队的两架幻影F-1CZ,他们总共发射了 3 枚 R-60 红外制导空-空导弹(北约编号 AA-8“蚜虫”)。据他们说,其中一架幻影F-1CZ 在被一枚 R-60 导弹命中后爆炸并坠入敌控区,另外一架在受到第二枚导弹爆炸气流的冲击后向纳米比亚方向逃去。第二架幻影机严重受伤而且失掉了减速伞,当飞行员亚瑟.皮尔斯上校驾驶着受伤的飞机在纳米比亚伦多基地降落时,飞机冲出了跑道,最后撞在了一块岩石上。撞击撞掉了起落架并启动了弹射装置弹射出飞行座椅,然而不幸的是,在皮尔斯上校掉在地面之前降落伞并未及时打开。他的背部严重受伤,虽然最终幸免于难,但此后他就因伤从南非空军中退役了;他的座机被拆毁,依然完好的零件提供给其他幻影机使用。里瓦斯少校得到了 1.5 个击落记录,戈汀中尉得到了另外 0.5 个,这个事件在古巴被大加宣传并且得到了苏联人和安哥拉人的确认。但是南非人否认了古巴对整个冲突过程的描述,根据他们的说法,另一架幻影的飞行员卡洛.加加诺向米格机发射了一枚“玛特拉 550”空-空导弹但是没有击中敌机,在这以后,他就护送着皮尔斯返回了伦多基地,在那里,他安全降落。

(4),1987年9月底,一架米格-23ML 用一枚 R-60 击落了一架“美洲狮”直升机。

(5),1987年11月有一架编号为1024的“黑斑羚”攻击机和一架幻影F-1CZ被米格-23 击落。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没有结果的空战。比如说,1987 年 9 月 10 日,数架南非的幻影F-1CZ 拦截了 10 架米格-23ML(这 10 架米格-23ML 中包括 8 架轰炸机和 2 架护航战斗机),轰炸机逃脱了拦截,幻影F-1 向护航的米格发射了“玛特拉 550”导弹。幻影战斗机上的照相枪拍摄的录像显示有一枚导弹在其中一架米格-23 后方不远处爆炸,但是幻影的飞行员没有得到官方承认的击落记录。1988 年 2 月 25 日,古巴的埃拉迪奥.阿维拉的米格-23ML 遭遇到了两架幻影F-1,双方都发射了导弹但都没有击中对方。在另外一次遭遇战中,据报道,奥兰多.卡波上校的米格-23ML 遭到了 3 架幻影F-1 的攻击,幻影机发射了 V-3“廓尔郭弯刀”导弹,但是没有击中米格。

古巴在安哥拉的米格-23机群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其中很多损失是由美国提供给反对派的“毒刺”肩射防空导弹造成的。安盟在 1985 年击落了一架米格-23ML 和一架米格-23UB,后者是在 1985 年 12 月 9 日击落的;在“德尔.皮诺将军的谈话”中,拉斐尔.德尔.皮诺讲述了古巴空军在安哥拉是如何在一周内损失 3 架米格-23 的惨痛经历。当古巴军队从安哥拉撤出以后,米格-23ML 也运回了古巴,现在在哈瓦那古巴空军博物馆展出的那架米格-23ML 就是其中之一。

有一些古巴的资料认为是米格-23 打赢了安哥拉战争并促进了南非的民主化,根据这些资料,安哥拉战争的最后一场重要战役发生在 1988 年 6 月,在奎托河战役中失败以后,南非军队撤退到纳米比亚。米格-23 从此占领了天空,南非空军的幻影F-1 再也无法夺回制空权,他们退出了战争,把天空留给了古巴人,从此以后,米格-23 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攻击敌人而不受惩罚了。

为了对付南非的自行榴弹炮(他们对空军前线基地威胁很大),古巴的工程师研制出一种炮瞄雷达系统。它可以很轻易地测出自行榴弹炮的发射阵位,并且立即将参数通知古巴空军的地面管制员,而地面管制员又将位置参数告诉在空中巡逻的飞机。于是,在1988年2月下旬,大量的榴弹炮阵地被米格-21和米格-23摧毁,最终的结果是南非炮兵只能在夜间活动。

另一方面,古巴空军积极地打击南非装甲部队,古巴人的地空配合十分出色:当南非装甲部队出现时,古巴炮兵用烟雾弹轰击其前进道路,同时,米格机群循着烟雾弹爆炸后的烟迹,使用S-24火箭和FAB-500炸弹从低空发起攻击。失去了空军的保护,南非强大的号角式主战坦克对于空袭毫无办法,只能坐以待毙。

然而 1988 年 6 月 7 日,卡斯特罗向驻在安哥拉的古巴司令部指出,根据情报信息,南非国防军正在策划一次突袭行动。他命令一旦发生这样的袭击,米格-23 将出动轰炸纳米比亚的南非空军基地和其他重要目标以警告南非人。6月26日,南非国防军第61装甲营在奇帕附近发起反攻,6月27日,12架米格-23ML(其中8架携带着250公斤的FAB-250炸弹)出现在纳米比亚鲁阿卡那-卡卢克大坝水电站上空,这个大坝由南非军队保卫,向纳米比亚的绝大部分地区提供电力供应。古巴战斗机一直保持着无线电静默和低空飞行以躲避南非的雷达;同时,古巴战斗机不是从基地起飞之后直接飞向目标,而是拐了一个弯,因此当他们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出现在大坝时,南非人一点准备都没有。古巴人进行了三波轰炸,攻击行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南非人放弃了大坝(他们事后宣布在轰炸中有13人死亡、2辆装甲车被毁),而飞机没有任何损伤。当几天后古巴军队到达该地时,他们见到了灾难过后的景象:装甲车被炸翻,残骸烧得焦黑;染血的军装碎片散落一地;水电站的主机被完全摧毁了。这次成功袭击表明古巴空军有能力攻击并摧毁南非国防军在纳米比亚的军事基地,如果他们想这么做的话。

古巴继续在纳米比亚扩大着他们的优势,南非却无法再支撑下去了,他们于6月27日向美国调停人切斯特.克劳克发出信号,要求停火并进行谈判。最终达成的协议是南非放弃安哥拉和纳米比亚,停止支持安盟并开始进行民主化进程。值得一提的是,古巴人曾经在战场上见到过一堵墙,墙上用南非荷兰语中文雅的词句写道“MIK23 sak van die kart.”,翻译过来就是:“米格-23 伤了我们的心。”

古巴最初计划购买 35-45 架米格-29 以组成一个团,然而由于“经济上的原因”,他们最后只购买了 12 架米格-29“支点 A”和 2 架双座型米格-29UB“支点 B”。这些飞机于 1989 年 10 月运抵古巴,在进行组装后,于 1990 年 4 月 19 日进行了试飞。

以下的一些小道消息显示出,古巴人在购买米格-29 时遇到的问题不仅仅是经济上的。

当卡斯特罗参观了米格-29 的表演后,他决定向苏联提出购买要求。然而戈尔巴乔夫当时正在努力与美国改善关系,因此他没有理会古巴人。经过数个月的沉默,苏联人最后通过驻古巴大使卡普托通知卡斯特罗说无法向他们提供这种飞机,理由是“苏联没有生产多余的米格-29”。

卡斯特罗对这个回答感到很不高兴,但是苏联人的回答至少在形式上是礼貌的。第二天,古巴空军司令会见了卡普托,司令问苏联大使有没有看美国的电视转播?在电视转播中,美国人报道说米格-29 正在大规模生产并被出口到很多国家。卡普托当然明白卡斯特罗的暗示并把这一信息传达回莫斯科,于是苏联不得不开始提供米格-29,然而古巴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数目,因为在全部订货运抵古巴之前苏联就解体了。

在 1996 年 2 月 24 日发生的“空战”(一架米格-23UB 和两架米格-29UB击落两架古巴流亡者驾驶的“赛斯纳”型飞机)中,关于米格-23 和米格-29 在战斗中所扮演角色的问题一直以来是模糊不清的,其中最大问题就是:为什么在同一次任务中要派出两种不同型号的战斗机?在 1982 年,一架米格-21PFMA 在执行类似的拦截任务时坠毁,这表明,使用米格-21 和米格-23 这样的高速喷气战斗机拦截诸如“赛斯纳”337 这样低速但是灵活的目标是相当困难的;然而,米格-29(还包括苏-27)在低速时却具有相当好的机动性。古巴空军训练飞行员驾驶米格-29UB 拦截“赛斯纳”337,他们在演习中所模拟攻击的靶机是古巴民航的 PZL-104“盖节拉木”民用飞机,这种飞机是由波兰生产制造的。

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古巴在冷战中占有与其国土面积完全不成比例的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古巴空军是这一地位中最重要的一环,到目前为止,它扮演的角色是成功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