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飞虎 第一卷 第三章 机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4/


这次演习,最终以蓝军惨败告终。侦察连的失败,直接导致了神鹰空降敌后,策应正面蓝军主力打开缺口,最后给予红军最惨痛一击的计划的失败。结果,红军以重装部队的优势,把蓝军蹂躏了好几回,收拾得干干净净。

回到驻地,秦跃遵守承诺,组织连里搞了一次会餐。会餐时,全连战士们士气低落,大家都不说话,只是一口一口地吃着菜,喝着闷酒,谁也提不起精神来。

“这是怎么了!”秦跃看出了大家不对劲,一股怒气上涌,从凳子上跳了起来,转身对着全连人大吼 “一次演习就他妈的把你们搞成这样了!咱的老祖宗咋说的?胜败乃兵家常事!输了又怎么了!输了咱得去找问题,找原因,去战胜他!什么叫胜不骄败不馁!咱们没有胜!没有骄傲的资格!但咱们更不能气馁!失败是成功他妈!为了下次的胜利!咱们干一个!”秦跃拿起装满啤酒的大碗大吼一声“干!”

全连人一起站起来,举起大碗“干!”吼声震耳欲聋。

其实秦跃这几天也是闷闷不乐的,总是对那场演习念念不忘。要不就把自己关在连部里对着演习区域的地图瞎琢磨,要么就抱怨自己行动太慢,对敌情估计不够。不过这段时间一提起那场演习,他说的最多的话是:“奶奶的老子要是有一个老毛子那样的重装的空降战车连!我他妈的能在两个小时之内赶到六号机场!半个小时拿下机场不带虚的!接着咱还能顶住那个加强营的进攻最起码两个小时!等到师团主力下来!我看他红军还得瑟的!”

这天,秦跃又一个人坐在连部,把腿翘在桌子上,叼着烟发呆。郑逸飞进门,看了看桌子上的烟盒。

“呀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咱们的秦大连长居然抽起了红梅!如果我没记错,你可是非红塔不抽的吧?”郑逸飞一副发现新大陆似的表情瞪着眼睛说。

“滚蛋!老子这个月的钱全给那帮臭小子买烟了!不抽这个,你给我买?”秦跃给了他一个白眼。

“呵呵,少吸点烟,折寿!”郑逸飞脱下帽子,坐到他的办公桌前 “还在想那场演习呢?”

秦跃听了,立马把脚从桌子上放下来,对着郑逸飞就要蹦出那句话来:“我他妈的要有……”

“你别要有了!你现实是你根本就没有!”郑逸飞打断了他“跟我你还吹这个!团座让你过去,赶紧的!”

“真的假的?”秦跃明摆着不信的表情。

“我刚从团部回来,我骗你是个鸟!”郑逸飞正色道。

“操!那你还跟我扯那么久!”说完马上跑出门。


秦跃来到团长办公室办公室前,整理了一下军装,敲门。

“进来!”门里传来团长刘天哲的声音。

秦跃打开门“报告!”

“秦跃来啦!”刘天哲指指办公桌里的沙发“坐!”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刘天哲说着站起来,给秦跃倒了杯水,坐到秦跃旁边的沙发上。

秦跃接过水,说“知道,我没能完成好任务,也搞得咱们蓝军总前指的计划失败。我承认错误。”

“哎!别急着自我检讨嘛,这也不完全是你们的错。本来只是想让你们在敌后开辟一个空降场给团主力伞降下去而已,临时扔给你个任务让你们占领机场等待师团主力一起机降下去,也难为你们了。其实你们的这次行动也是蓝军总前指孤注一掷临时作出的决定,当初正面蓝军防线撑不了多久了,他们早就做好了行动失败的心理准备,不然干吗要你们上,师属侦察营干什么吃的!再说了,本来这次军区就没打算让我们赢,瞧双方的配置,咱一个快反轻装空降师加一个轻机步团,顶人一个重装甲团和一个摩步师,打个毛啊。挫挫咱们的锐气罢了。”刘天哲起身到办公桌上拿过自己的保温杯,拧开盖泯了一口。

“那团长,你找我……”秦跃糊涂了。

“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对这次演习的看法。”刘天哲拿着杯子又坐了下来。

“咱没啥看法,我就觉得我要是有一个老毛子那样的重装的空降战车连!我他妈的能在两个小时之内赶到六号机场!半个小时拿下机场不带虚的!接着咱还能顶住那个加强营的进攻最起码2个小时!等到师团主力下来!我看他红军还得瑟的!”秦跃又搬出了老台词,恨恨地说。

“呵呵,这句话说了不止一次了吧?我都听别人给我转述了好几次了!” 刘天哲打开杯盖又喝了口水。“找你就为了这事!”

“啥事?”秦跃很疑惑。

刘天哲突然摆出付很神秘的表情,严肃道:“新型空降步战车准备开始国家鉴定了,军里计划组建一个空降战车营,先试点,然后再全军列装推广。师里也在努力争取这个试点名额。不过我想,咱们神鹰师是军里绝对的主力师,要到这个名额不难。军里现在也开始全空降军范围内选拔人才,送到机械化步兵学院进修,为期两年,为组建战车营做准备。“

“您是说……”

“嗯,前天团常委会通过了,咱们团就派你去,你正连也四年多了,也顺便解决了你的职衔问题。这期的干部调整名单已经上报师党委了。刚才师里来电话说通过了,命令很快就会下达。”

秦跃似乎听出了其中更深层的东西,苦笑,无奈地摇摇头。“这事没那么简单吧?团长。”

“什么没那么简单?就那么简单!”这下轮到刘天哲不明白了。

“你要说给我提副营解决职衔问题,安排我去干个什么参谋,副营长之类的我信。但让我这个败军之将去学校进修,而且可能成为未来要组建的战车营的指挥官之一,不可能吧?”秦跃低着头,语气之中带着几分悲伤。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想太多了秦跃!”

秦跃抬起头,注视着刘天哲:“我爸出面疏通的吧?”

在秦跃咄咄逼人的目光下,刘天哲觉得无所遁形“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瞒不了你了。其实这期的干部调整名单刚提交师党委的时候,师党委里确实有小部分委员有异议,不同意安排你去进修,甚至有个常委提出让你按条例转业算了。我着急啊!这事师里要是这么定了我当然处理不了!所以我就把这事告诉了老连长……”

“您这是代表组织来跟我谈话的吧?”秦跃问到。

“算是吧。”

“我有异议,我不想要他帮忙。”秦跃说得很坚定。

刘天哲一愣,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我记得,你小时侯就对坦克装甲很感兴趣,想当一个装甲兵,可当初也就是因为老连长还在咱空降军,没让你考陆院,千方百计地把你弄进来的。我知道你那时抱怨了很久。可现在这不是有机会实现你装甲兵的愿望了吗?”刘天哲顿了顿,“秦跃,我知道你要强。我也知道你想靠自己的力量干下去,向别人证明你自己的实力。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这次你转业了,或者说窝进了机关,你哪来的舞台去展示自己!去证明自己!相反,如果这次你接受了老连长的帮助,或许别人可能会有些闲言碎语,但你还有时间!有机会去证明自己!空降战车营就是你最大的舞台!你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成绩!向别人展示你的实力!告诉别人你是有能力的!”

刘天哲缓了一下,喝了口水,接着说道:“秦跃啊!令我没想到的是,你居然还那么天真!在和平年代的部队,就算你有实力,有能力!就保证一定能干下去?”刘天哲敲了敲桌子。“现在是个什么社会?这是个什么都要讲关系!讲人情!讲交际的社会!这个现象不单单存在在社会上!部队里也是!这是个社会现实!”刘天哲观察了一下秦跃的反应,“其实我当初何尝不是和你一样,充满希望和向往,依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地,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我靠我自己努力行吗?没有人赏识!我就是干死了也就是个班长!我真不敢想象,当初如果没有老连长,我还能不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刘天哲叹了口气。

秦跃的父亲,其实就是G军区副参谋长,正军级的秦宏武少将。但他们的关系在空降军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秦跃也从未跟人提起过自己的家世。因为他不想生活在他父亲的光环里。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开拓一片天地,实现自己的将军梦。因此,在整个H团,知道他和秦宏武的关系的,也只有他爹的老部下—刘天哲。这也是刘天哲之所以如此爱护秦跃的原因,但这只是对一个老战友的孩子发自内心的关爱。

“怎么样?决定了吗?”刘天哲等待着秦跃的答复。

“我,我,好吧!”其实秦跃此时也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他此前当然知道社会上存在着这种风气,但他一直不想承认社会的这种现象存在于部队之中,他不想他心中理想的部队被社会的不良风气所污染。但今天,他终于看明白了,尽管他不想承认,但这种现象确确实实存在与部队之中,而且他已经成为一个受益者。他只能面对现实,完成了思想的转变。

刘天哲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一包用黑色朔料袋装着的东西。递给秦跃“拿着,回去的时候交给你爸!”

“啥东西啊,还用黑色袋子装,那么神秘?”秦跃接过带子,捏了一下,想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

“还能有啥东西,云南产的烟叶,你爸托我找的,他就爱抽这个,用报纸卷着点烟叶这么一点,真他妈舒服。”刘天哲闭上眼睛回味着,看样子很甜蜜。“都当年在南疆养成的习惯了,这都散装的,我特地让朋友到云南乡下买的!绝对好东西,老难找了!”刘天哲坐到了他的办公椅上。

“难怪他这么爱抽云烟,弄得我也染上云烟了。”秦跃抱怨道。

“谁让你丫的小时侯不学好偷你爹烟抽的!德行!”刘天哲白了他一眼。

“明天就开始伞训了,你带完这次伞训就可以去机械化步兵学院报道了。明天我会给你派个副连长,他提干前是陆军的侦察兵,也挺有经验的,个人能力也不错。你走以后他会接替你。伞训这段时间你也带带他,这样也有个时间跟你们党支部还有连里磨合一下。行了,就这么多了,回去吧。”

“哦!”秦跃很随意地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出门。

“你小子是越来越不象话了,有这么跟团长说话的!也不敬礼!条令怎么学的!吊儿郎当的。”刘天哲佯怒道。

“好啦刘叔,咱俩这关系比那烤鸭还熟,咱俩谁跟谁啊,用得着那么麻烦!”秦跃笑着说道。

“你小子!对了,伞训注意安全!“刘天哲叮嘱道。

“知道了!原来更年期的男人也很罗嗦。”

“我靠!”刘天哲作势欲打,秦跃嘿嘿笑着跑了出去。


秦跃出了门,平静下来慢慢走着,想了想。此刻他心里很矛盾。一方面,侦察连有着他六年的心血,更有他所熟悉的人和事,他舍不得离开;而另一方面,成为一名装甲兵指挥官,尤其是一名空降部队的装甲兵指挥官是他从小奋斗的目标。以前他只能看着老毛子的伞降战车部队直流口水,如今自己的国家也有了伞兵战车,更要组建一支伞兵战车部队!而且有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员,他能不兴奋吗?这是他几十年来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啊!

他苦笑,无奈地摇摇头,向连部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