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边城和俞大猷将军的第一次战斗(散文)

闽西的老练 收藏 1 369
导读:不久,俞大猷在武平迎来了军旅生涯中的第一战,海贼康老率众溯石窟河来犯,俞大猷锋芒初露,挥军连战皆捷,俘获三百余人。这一战,是俞大猷迈向辉煌、名列中华名将谱的起点;这一战,俞大猷被擢署广东都司指挥佥事;这一战,使俞大猷离开了武平,离开了读易轩,再也没有回来过。

[原创]边城和俞大猷将军的第一次战斗(散文)


闽西的老练(练建安)





读易轩却消失了。《明史"卷二百十二"列传第一百》记载:“大猷辞归,伯温用为汀漳守备,莅武平,作读易轩,与诸生文会,而日教武士击剑。”

武平,宋淳化五年(994年)建县,此地崇山峻岭连绵,控扼闽粤赣三边,距粤东嘉应州、赣南寻邬会昌、闽西汀州府皆为三舍之内,为全汀门户,四战之地。东南沿海猖厥一时的海盗倭寇登陆潮汕后,即可溯韩江、汀江、石窟河(武溪河)而上,直薄汀、赣诸州;三边聚啸山林打家劫舍的山寇若有大乱,斩关夺隘,则可顺流而下,入海遁逸。如此险要,不可不设防。

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明朝廷在石窟河畔设武平千户所,隶属福建行都司汀州卫,遣重兵驻守。

就在这一年,或许是在某个落日黄昏,候、毛、古、董、叶、夏、桃等“十八将军”及“十八副将”率一千二百名士卒披坚执锐,策马扬鞭,千里长驱,进驻武所。浩荡的铁骑如疾风暴雨敲击在武溪河畔厚厚的红壤土上,卷起冲天尘土,遮没了夕阳,遮没了近山远山。

也就是在这一年,驻军开始筑城,至嘉靖十九年(1540年)遂大功告成。至此,老城、新城、片月城三城构连,首尾相应如常山之蛇,城高而厚,周长数里,外有大河天堑,又有九围十八寨星散四周拱卫,可谓固若金汤。

二年后,俞大猷任汀漳守备,而职责却在武平。据明代兵制,于总兵之下设守备,驻守城哨,地位次于游击将军。俞大猷走马上任之后,巡视武所城防,校场检阅兵丁,拜会同僚及乡贤耆老,召见部属……很是忙碌了一阵子,这些都是例行公事,其结果,这一方山水比想象的要好多了,俞大猷松了口气,于是,作读易轩,这是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的事。

彼时,俞大猷学得赵本学以《易》推衍兵家奇正虚实之权,又从剑术大师李良钦学剑,文韬武略,已渐露头角。在他守御金门期间,俺答部族大举入侵山西,俞大猷上书兵部尚书毛伯温自荐军前效力。或许是兵部尚书位高权重公务繁忙,或许是“小校”俞大猷身份确实太低微了些,毛伯温没有接见他,只是让宣大总督翟鹏试他一试。俞大猷纵论平戎战策,语惊四座,翟总督深为叹服,离开椅子向俞大猷一拜,说:“我不敢把您当一般武人看待。”俺答飘忽不定,剽掠足食后,又退走了。毛伯温擢升俞大猷为汀漳守备。

俞大猷离开金门,远离白帆点点鸥声长天和咸涩海风的喧啸,走入“一川远汇三溪水,千嶂深围四面城”的汀州,再从汀州古城登船解缆,沿汀江顺流而下至回龙,走武北当风岭山道,在芦花飞落、枫叶似火、北雁南归、满途荆棘鹧鸪声中,俞大猷无缘立功塞外,壮志难酬,几许惆怅、寂寞,来到武所城。

彼时的武所,武溪河绿水荡漾,有舟楫之利,船帆云集,周边大宗山货,在此吞吐。由北方南迁的客家人,此时在闽粤赣边大本营已生根立足日趋稳定,诸边经济步入新的繁荣阶段。

这一年,明世宗移居西苑,一意修玄,权臣严蒿则以武英殿大学士入直文渊阁预机务,擅权纳贿,结党营私,朝纲由此大坏;北方俺答等部,南侵愈演愈烈,威胁京畿,而明军兵则老弱,将则纨绔,兵甲不全,关防废驰;东邻日本此时却是战国时代,烽烟不息,浪人武士,集结海上,蠢蠢欲动,一场倭寇入侵风暴,随时可能袭击我国东南沿海自江淮达闽粤的绵长海岸。

俞大猷知兵,对时局了若指掌,北击俺答既成泡影,挥兵东南踏平海涛亦足慰平生,至于时起时伏的“山寇”作乱,武所城足以御敌,青锋剑锋刃犹在。遍读地方史志,时见郡守、知府、同知、巡道、通判、知县、训导、守备衮衮诸公题咏武平山水。宋丞相李纲曾于灵洞山作读书堂,有诗曰“灵洞山前曲曲开,白云深锁无人来。我今欲觅山中景,洞口无尘多碧苔”。而俞大猷则不著一字。

是武平山水不足留连?是俞大猷笔力未逮?此地有石径云梯、梁野仙峰、平桥翠柳、丹井温泉,有南岩古洞、绵洋古刹、龙岩雨霁、龙河九曲,应可入诗入画;俞大猷著《剑经》《兵法发微》,著《正气堂集》《洗海近事》,健笔凌云。俞大猷是猛虎是蛟龙,蛰伏潜行,韬光养晦,是为异日奋力一搏,他在等候机遇。奸臣当道,国难殷忧,俞大猷根本就无暇去羽扇纶巾吟风弄月故作多情,他构筑读易轩,与诸生文会,而日教武士击剑。这文会,当然不会是腐儒穷酸附庸风雅的吟诗作对,不会是见落花而落泪的忸怩作态,是金戈铁马铮然有声的边防策论,是以《易》演孙武兵法十三篇。读易轩内,一群文士武士,气宇轩昂,长衫飘飘,盔甲鲜明,一边指画山川地势,排兵布阵,纵论古今方略,一边挥动利剑,剑光嚯嚯,摧落三春杨柳,一树秋叶。

不久,俞大猷在武平迎来了军旅生涯中的第一战,海贼康老率众溯石窟河来犯,俞大猷锋芒初露,挥军连战皆捷,俘获三百余人。这一战,是俞大猷迈向辉煌、名列中华名将谱的起点;这一战,俞大猷被擢署广东都司指挥佥事;这一战,使俞大猷离开了武平,离开了读易轩,再也没有回来过。

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俞大猷受命为宁台参将,开始迈向他军旅生涯辉煌的顶峰,至嘉靖末年(1566年),俞家军、戚家军及任环、汤克宽等部横扫浙粤闽东南沿海,剿灭倭寇,几无遗类。

戚继光戚家军兵员主要来源于浙江义乌,而从俞大猷击败海贼康老及在读易轩训练剑士两件事推测,同样英勇善战的俞家军中应该有一群武平人或说闽西人在内。清康熙三十八年《武平县志"人物志》印证了这一推测,中有义烈“奉调漳泉征倭,率众挺身力战尽忠。”

俞大猷及一群文士武士走了,而读易轩却存留了下来。或许是风风雨雨、星移斗转的侵蚀,或许是顺治年间清军李成栋部的攻城破城屠城之役的焚毁,或许是太平军李世贤汪海洋部的炮火轰击……读易轩最终消失了。

今年[1996]三月,我与武平县报道组李国潮陪同《福建日报》记者常刚、《闽西日报》记者林密寻访武所千年古镇的民风民俗。此地“百姓镇”、明清一条街及军家方言岛等等文化事象蜚声远近。那是一个春和景明、惠风和畅的午日,常刚按动快门,抢拍一群古稀老人及幼儿园小朋友走过15米厚的古城迎恩门的镜头。林密则手持一束塑料花遮去部分景观,气定神闲地拍摄远山中的“溃尾塔”。这塔也叫相公塔、断塔,是古镇的标志,为镇猛虎南侵的风水塔。而李国潮则站在长草摇曳的老城墙上俯拍明清一条街黑漆漆的屋顶,屋顶上有一长溜翻晒着地瓜干的大爬篮,有稀疏的狗尾草,一家古老宅院的屋檐上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衣裳,天空中有一群洁白的鸽子迎风飞舞。

我和年逾七旬的“武所活辞典”、退休教师林寿基先生在寻找读易轩。在古城迎恩门之上,有一方纵横近十丈的地盘,荒草凄凄,鸡飞狗走,惊起蝴蝶纷飞。这里迄今还矗立着两根文字漫灭残缺的石柱,浮土下有一块块整齐厚实的青砖。游目四顾,但见三城相邻,河水泱泱,群山巍巍。林老先生说:“这就是读易轩。”我想说,这是我们家乡我们一方水土的岳阳楼、黄鹤楼、腾王阁啊,但我终于没有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