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十五章节 死神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4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轰然掠过丛林上空的飞机几乎是擦着树梢而过。 “隐蔽,隐蔽!”雨林内那些被炸得不知所以然的‘自由越南’武装分子们嘈杂着涌向路边,躲藏那不断飞射而来的航空弹雨。 “这是什么该死的飞机!”系着绿色头巾的越南人破口骂到“居然用螺旋桨飞机,真是混蛋!” “蠢货,这是鹰-700侦察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轰然掠过丛林上空的飞机几乎是擦着树梢而过。

“隐蔽,隐蔽!”雨林内那些被炸得不知所以然的‘自由越南’武装分子们嘈杂着涌向路边,躲藏那不断飞射而来的航空弹雨。

“这是什么该死的飞机!”系着绿色头巾的越南人破口骂到“居然用螺旋桨飞机,真是混蛋!”

“蠢货,这是鹰-700侦察攻击机!”一个趴在断木后的东欧人嘟囔着骂道“连这个都不知道,还他妈的称自己是军人,真是见鬼了!这些该死的越南杂种!”

趴在地上,缩着脑袋的‘自由越南临时政府’前总理-阮厚昌早已然没有了刚才的那幅踌躇满志,灰头土脸的他甚至就连那付一直架在鼻梁上的的AO飞行墨镜都丢到不知哪里去了。

“是中国人的飞机吗?是中国人的飞机吗?”趴在地上的阮厚昌惊惶失措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而随着轰鸣声的渐近,四架飞机从远方的天边又转了回来。

作为中国空军的选型机,要挑选一款稍稍能够令人满意,作为‘战场飞机’的螺旋桨动力飞机,还真是不好找。通常情况下,选择此类飞机,军方都习惯性的将目光放在初级教练机上,因为同为螺旋桨动力的初教机是改进为‘战场飞机’的最好选择,可是这一次,对于中国空军来说,却是个例外。

在长久的时间以来,尽管发展出了‘K-8’中教、‘山鹰’、‘L-15’高教,但在初级教练机的发展上,中国空军却还是后劲不足。这一个方面是由于初级教练机的CJ-6依然是宝刀未老,作为培养飞行员的入门飞行机型,CJ-6教练机虽然是研发自上个世纪60年代,但在当时来说,这款飞机是相当不错的,否则也不会进军北美,成为深受美国民间飞行队好评的飞机。

另一个方面来说,一直以来,对发展螺旋桨动力飞机的忽视,也是造成要想选择一个人员观察视野较好、操纵性优越、挂载弹药量较大的涡桨飞机来作为‘战场飞机’较难的原因。

当空军为此苦恼不已的时候,一款民用小型螺旋桨飞机进入了总装备部的视线。这就是鹰-700型小型飞机,当初研发这种飞机,是中航集团针对南航、北航等航校的教练机市场,而发展的。虽然销量不是太好,但起码这个项目存在着。

而且无论从人员观察视野、还是从操纵性、负载量、改进空间等多个方面来看,鹰-700型都很适合作为‘战场飞机’。

最终,国防部的订单挽救了中航集团的这个项目,空军、海航都订购了一批鹰-700型来作为初级教练机使用,另外还有100架被选作为空军各战场航空管理中队的用机。、

在加装了一系列的侦察技术装备之后,鹰-700型正式作为‘侦察攻击机’进入各战场航空管理中队服役。无论是精确制导系统,还是军事数据链的接入,都已经使得鹰-700型不再是一种简单的飞机。

作为战场航空管理中队来说,由自己与‘北斗’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空中预警指挥机、地面监视与控制预警机、无人战场侦察机、空军、海航、陆航、地面侦察部队等多种侦察、打击力量,一起构成的多位一体的侦攻网络体系将是未来中国军队完成自身火力优势构成的主体。

而在自身方面,加装的附加装甲和弹射座椅,则是使得鹰-700彻底完成了从民用机到军用机的蜕变。至于火力方面,鹰-700不仅携带有4挺12.7毫米机枪,而且还可挂装航空火箭弹发射巢、炸弹、副油箱等附加武器构成装备。

转向回来的鹰-700型侦察攻击机再次压下机头,携带这的航空火箭弹接连呼啸而出,带着致命的火光扑向翻腾着浓烟的雨林之中。紧接而后的飞机则开始用机翼两侧的12.7毫米机枪猛烈扫射地面,一排排的子弹撒布下去,笔直直的带出一道道烟尘。

从1960年代的越南战争开始,似乎在中南半岛的雨林上空,螺旋桨飞机永远都是王者,曾经的‘A-1H天袭者’攻击机几乎就成了那个时代的丛林上空的死神。在士兵们的召唤下,FAC呼叫来的‘天袭者’慢慢的擦着树梢低空飞过,将携带着的燃烧弹投掷下去,而后再用机枪火力疯狂扫射那些越南游击队,对于越南人来说,那似乎就是死神。

历史总是相像的,当美国人带着一小撮的越南特攻,前去伏击归国的黄日新、张加平的时候,华府怎么也想不到中国人会同样却对秘密返回越南的‘自由越南’武装人员下手。而且中国人会是以这样一种手段来痛下杀手。地狱是什么样的,也许此时的那些‘自由越南’武装人员最有体会。

一阵血雾喷腾,趴在地上的阮厚昌眼看着一溜烟的子弹飞掠而过,扬起一排泥土,自己的坐骑-那匹枣红色矮脚马被12.7毫米航弹打得血肉飞溅,硬生生的被拦腰切成了两段。

两个东欧雇佣兵也同时被打死了,子弹削去了他们那极具欧洲色彩的漂亮脸蛋的一般,白茬茬的头骨飞到了一边,突兀的眼球挂了出来,血污飞洒得到处都是。

此时的阮厚昌已是失去了‘自由越南临时政府’前总理那份神色,惊恐地看着那满地的血肉和痛苦哀嚎着的士兵,他已经是呆若木鸡样。

几个四散而逃的士兵慌乱中举着手里的AK-47突击步枪冲着天空胡乱扫射,可是随即而来的一阵弹雨便将他们撕碎成了一片飞红。

呆呆的看着眼前那不断飞洒着的鲜血,吓得面无人色的阮厚昌捂紧着自己的耳朵,那不断传来的爆炸声,篸人的惨叫人声,垂死者的哀嚎声,无时无刻不在让他心惊胆颤不已。

不要以为着什么‘民主斗士’就是什么有着奉献精神的人,对于这些背叛着自己祖国的落魄分子来说,他们和华盛顿之间其实就是各取所需,美国人需要的一个傀儡,而他们需要的则是借助着‘世界警察’的力量,来完成自己所谓的‘夙愿’,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一己之欲罢了。当真的让他们面对战争,面对执政的时候,除了胆怯、贪污腐化之外,他们唯一能够带来的就是在美国人面前的唯唯诺诺,带给自己国家的是永恒的耻辱。

翻飞着离去的鹰-700侦察攻击机留给这些越南人最好的礼物是砸落而下的8枚凝固汽油弹。诺大片地区此时和爆发的火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烟火还未散尽,突然之间,无数的子弹从四面八方同时暴射而来,从那稠密的树叶之间掠过,如同炸窝的马蜂样,到处横飞。泼洒着死亡。整个马队是一片混乱。

“走,走,走,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一个东欧雇佣兵俯身抹平了一个死去的同伴那睁大无神的、失去生命色彩的眼睛,转过头来对着拱护着阮厚昌的‘自由越南’武装分子们喊到。

“走,离开这里,我们已经被中国人发现了,必须重新返回KC702秘密军事基地!”系着绿头巾的武装分子冲着几个士兵大声喊道“保护阮总理离开这里!”

几个稍稍大胆点爬起身来的越南人刚刚跑了过来,接连飞射而来的子弹便直勾勾地将他们撂倒在血泊之中。“狙击手,有狙击手,别动!”相比之下,雇佣兵们的战术素养就高多了。

几枚烟幕弹被扔了出去,哧哧的弥散开浓浓的烟幕,趁着这个掩护,七八个雇佣兵弯腰屈身,快跑了过来,簇拥着失魂落魄的阮厚昌向丛林身处撤去。

子弹仿佛就是在耳边飞过一样,-咻咻-尖啸着,仿佛是在肆无忌惮的狰狞而笑着,身后传来的阵阵惨叫声和零星激烈想起的枪声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阮厚昌‘他的部队已经完了’。

“还没有回到越南,在寮国的这片雨林便都完了,这是怎么回事?整个计划是极其机密的,应该不会有人知道,难道是自己这边出了叛徒?美国人那边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还没有脱险,阮厚昌并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叛徒是谁?看着仅存着的七八个雇佣兵和十余个‘自由越南’士兵,阮厚昌不知道是该相信谁,又不该相信谁。

“袭击!”忽然之间几个东欧雇佣兵猛地将簇拥着的阮厚昌推到一边,几乎就在同时,一阵子弹密集而来,两三个猝不及防的‘自由越南’武装分子在弹雨中抽搐着到底。

“接触位置两点钟!”几个隐没着的人影让东欧雇佣兵们意识到自己是碰上了难缠的主儿了。丛林战中短点、长点交错使用,而且到这个时候,都还没有见到对方的人影。

“走啊,走啊,离开这里!”绿头巾早已经被吓得昏了头,看着几个浑身是弹孔的尸首,他早已然是失去了理智,狂呼大喊着冲着阮厚昌和几个东欧人喊道。

一长串的子弹飞射而至,狂舞着将几个东欧人打得血肉飞溅,一发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子弹硬生生的撕开了绿头巾的脖子,血箭飞射而出,喷洒了阮厚昌满头满脸都是。

看着喉咙里依然在汩汩作声,但已然发不出一点声响的绿头巾,阮厚昌再也迈不动一步,他已经被完全的吓得瘫软了下来。只觉得两眼一黑,这位‘自由越南临时政府’的前总理就这样被吓得昏死过去,直到有人将他踹醒。

遍地的尸首,就连那些高薪请回来的东欧雇佣兵此时也依然丧生在丛林之中,看着十余个穿着中国陆军丛林数码迷彩、端着95式突击步枪的大汉围绕着自己,阮厚昌绝望的仰天而叹。

-砰-随着一声叫骂,一只丛林作战靴在阮厚昌的脸上留下了一个42码的脚印,显然对方是要他闭上鸟嘴。

然而顾不上脸上火辣辣的疼痛,阮厚昌已然是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因为那声伴随着脚踹而来的叫骂,他颇有些熟悉。

那是……吐出嘴里的污血和断牙,阮厚昌从记忆中竭力的搜索着这种让他觉得些熟悉但却又有些陌生的语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