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李绍嘉一缩身子,还没闪开,“叭叭”就响了两枪……

脑袋一热,脊梁却没冷。李绍嘉感到的是一股暧流——

龚破夭终于开枪了。

虽然没看到子弹在佐藤的脑袋开花,也没看到子弹钻入佐藤同伙的背脊,他却听到两声闷哼,接着便是身子重重倒地的声响。

没有多想。

心里感激着龚破夭,脚下已经生风。

龚破夭能给他的时间不多。

可以说是瞬间即逝的时间。

当他刚闪入树丛,美智子他们的枪声就响了,纷纷射在他和龚破夭呆过的地方。

枝叶被打得飞起。

若他李绍嘉还没浸在胜利之中的话,准就挨枪子了。

他明白,龚破夭的枪声,既是诛杀佐藤他俩,又是对他李绍嘉的命令——

转诱饵为猎手。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

特训的时候,龚破夭强调最多的,就是彼此的心气相通。因为灵魂的感觉,比一切外在的命令都是快一千倍。这感觉相通,不但会令彼此配合默契,还时常会救你的命。

因此,李绍嘉闪入树丛之后,就迎着美智子的方向绕了过去。

目标不是美智子这一组人。

美智子这一组人与佐藤两人的距离近,听声辨息,便能发现他李绍嘉和龚破夭。

绕开美智子这一组人,将目标锁定在美智子右后边那一组人。

通常来说,三组人之间气息相通,都是从临近一组,再通向另一组。

李绍嘉和龚破夭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美智子这一组人来得好快。

枪响之后,三条人影就飞扑了过来,只要有点风吹草动,都会吃定他们的子弹。

龚破夭就说过,在这种情形之下,只能避其锋芒。若然还迎上去的话,必定会吃大亏。这种情形之下,对手的身手会变得奇快,感觉也特别灵敏,整个态势,都是一种攻击的状态。

绕开美智子,直扑另一组的两个圆脸特工。

当龚破夭和李绍嘉突然出现在两个圆脸特工面前的时候,他们看到两个圆脸特工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诧。

按常识而言,暴露了目标的人,都会想办法尽快逃离,而不是继续进行反扑。

但龚破夭是猎王。

偏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精神。

他是以险制险。

两个圆脸惊诧的瞬间,龚破夭、李绍嘉手中的盒子炮同时响了。

“叭叭叭”几枪,子弹分别落在两个圆脸的头上、胸上,确保置他们于死地。

两人相视一笑,倏地又分开,飞入林子深处。

这回,龚破夭、李绍嘉没有折回美智子的方向。而是往两边走,先远离美智子这一组人。

道理很简单,虽说兵不厌诈,但在同一个时间之内,不能重复同一种做法。当然,也不是绝对。有时还得根据对手的情况而言。

当他龚破夭诛杀了佐藤两人,美智子的反应就奇快。且快而不乱,并没惊慌得大喊大叫,以声唬人。

是的,美智子是个处险不惊的人。而且感觉十分敏锐。

李绍嘉缩身那瞬间,她本可以开枪的。但她看到李绍嘉的身子缩了一半就不缩了,像接收到什么开心的信息似的,她的目光马上射向佐藤的身后。但还是迟了——

龚破夭的枪口火光一闪,两颗子弹就喷射了出来。

她将枪挥起的同时,已经勾下了扳机。

也就是说,她打出的枪和龚破夭射出的子弹,相距不到十分之一秒。

可就是在这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龚破夭竟然不见了踪影。

美智子身形一飘,马上飞扑了过来。

木户和另一个特工岛田太郎的枪声也响了,并迅速往两边包抄。

只是,木户和岛田太郎不敢离开美智子太远,包抄的范围就有限。

龚破夭和李绍嘉绕过去的时候,就是从他们有效的感觉范围之外,绕了过去的。

美智子并没追多远。

追出佐藤倒地的两百米上下,美智子的耳朵往前伸了一下,发现没有丁点可疑的声息,顿感觉到不妙,马上就回身,朝两个圆脸这边跑过来。

仍然是迟了。

就迟了一秒钟的上下。

几声枪响,她就看到两条人影飞入了林子深处。

木户和岛田太郎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意思是追,还是不追。

美智子自进入中国以来,从来还没输过,岂会就此罢休?

然而,她还是冷静的。

她朝两人点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龚破夭逃离的方向,由木户和岛田太郎去追龚破夭。目光还及时叮嘱他俩,要小心行事。

安排好后,美智子蛮腰一扭,就像一头母豹,射入李绍嘉逃离的方向。在她眼里,李绍嘉是眼见到手又逃了的猎物。她相信,以自己的身手,擒拿李绍嘉是卓卓有余的事。

李绍嘉逃得也是够快的了。

可没多久,一股有别于丛林的气息,便随风钻入他的鼻子。

气息像夜来香,浓而俗。

俗得风骚。

心里哼哼一声,李绍嘉就骂,“果真是个骚娘儿。”

他骂的骚娘儿,当然就是美智子了。

骂归骂,骂完了,李绍嘉的头皮就有点发麻。

他跑得那么快,竟然被美智子一下就追了上来,可见美智子并非等闲之辈。

他正想继续往前飞跑,鼻子钻入的夜来香气息更浓。

心间咔哒一声:难道她绕到我前面去了?

一时拿不定主意。李绍嘉便取了个中庸之道,从前和后的中间地段穿过去。

悄悄的穿插,树木也静静地望着他。

穿是穿了,但穿了没两分钟,前面又传来浓浓的夜来香气息。

赶紧转身回跑。

回跑了没几步,鼻子又钻入了美智子的气息。

糟,我被迷魂了。

李绍嘉心里不由叫苦。

猎手和猎物,时常是一步之遥。

跨向这一边,是猎手;倒向那一边,就成了猎物。

一个主动,一个被动。

不能失魂,不能失魂。

李绍嘉一再告诫自己。

猎物之所以被猎手射杀,就是因为被猎手迷惑、被猎手逼得失魂落魄,找不着方向,才一头撞入对方的枪口的。

前后左右,他李绍嘉都试过了,每跑出十儿八步,美智子的气息就朝他逼过来。开始,还是夜来香的气息,渐渐,夜来香的气息,就变成了一股浓浓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