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5/


看到假陈牧警官突然变脸,杨玉生已经有了提防,并不感到意外。楚姗姗却吓了一跳,惊讶地说道:“陈警官,你要杀我们!这是为什么?”

假陈牧警官冷笑道:“原因我就不必解释了,反正,我就是要杀了你们!”

他恶狠狠地打开了枪栓,举起了手枪。

杨玉生突然大吼一声,猛然飞起一脚,踹在假陈牧的身上。假陈牧完全没有防备,一屁股坐在地上。

杨玉生一把拉起楚姗姗的胳膊,叫喊道:“楚小姐,快跑!”

他拖着姑娘朝山上跑去。

假陈牧勃然大怒,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叫喊道:“你们站住,你们跑不了啦!”

他瞪大眼睛,手忙脚乱地寻找杨玉生和楚姗姗的身影,随即开了一枪。

杨玉生感到,那子弹擦着自己的头皮飞了过去。他这才意识到,假陈牧的枪法相当准。他赶紧拉着楚姗姗趴到地上。

假陈牧杀气腾腾地叫喊道:“杨玉生、楚姗姗。你们跑不了啦!明明跑不了,还要跑,那是愚蠢!你们老老实实地别动,让我痛痛快快地打死你们,那才是聪明人!”

他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眼看着离杨玉生和楚姗姗越来越近了。

就在这时,天上突然响起一声霹雳,随即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这雨水来得真猛啊!简直像是发了洪水,浪涛汹涌!

杨玉生和楚姗姗的衣服顿时被浇透了。但是,他们忽然意识到,这大雨是在给他们帮忙。假陈牧要想在暴雨中开枪打他们,那是太困难了。

杨玉生慌忙说道:“楚小姐,快跑。”

他把楚姗姗拉了起来,继续朝山上跑。

假陈牧气得暴跳如雷,哇哇怪叫。他顶着大雨追了上来。但是,陡然间,天上打了一道电闪,把整个世界照得一片雪亮。假陈牧立时惨叫了一声。

杨玉生和楚姗姗急忙回头观看。他们发现,那闪电从天而降,竟然打在假陈牧身上。假陈牧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不动了。

杨玉生高兴地说:“楚小姐,假陈牧遭雷击了!”

楚姗姗顾不上理会假陈牧,说道:“杨先生,咱们不能呆在这里,这里危险!”

杨玉生这才醒悟过来。闪电能够打翻假陈牧,也能打倒他和楚姗姗!他慌忙说道:“咱们得找个地方躲躲啊!”

楚姗姗说道:“咱们进山洞吧。”

杨玉生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咱们找个山洞。”

楚姗姗朝周围看了看,说道:“左边有个山洞。”

她拉着杨玉生朝着左手方向跑了过去。

此刻,大雨更加凶猛。杨玉生连眼睛都睁不开,根本没有看清什么地方有山洞。他跟着楚姗姗乱跑了一阵子,忽然感到雨声小了,身上也没有雨水敲打了。他定神观看,才发现自己已经跑进一个山洞里。

外面又是几道电闪。把周围照得一片雪亮。杨玉生这才看到,这是一个非常深邃的山洞。还堆着很多木柴和树枝。

但是,闪电很快就过去了。山洞里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杨玉生气喘吁吁地说:“楚小姐,这里真黑啊!”

楚姗姗笑了起来:“这好办。咱们生个火堆吧。”

杨玉生困窘地说道:“我不会生火堆。”

楚姗姗爽快地说:“我喜欢郊游,我会生。我来吧。”

姑娘忙活起来。过了片刻,杨玉生看到了打火机的亮光,随即就燃起一团红色的火焰。

杨玉生这才看到,楚姗姗把木柴堆在一起,先烧树枝,再用着火的树枝引着木柴,升起了一个篝火。那篝火把山洞照得亮堂堂的,暖融融的。

杨玉生忍不住称赞道:“楚小姐,你真能干哪!”

楚姗姗笑了,说道:“这有什么啊!小事一件。”

杨玉生看了看周围。他发现,在右手的洞壁上刻着三个大字:怀旧堂

杨玉生好奇地说:“楚小姐,你看,这个山洞还有名字,叫怀旧堂。”

楚姗姗瞧了瞧那三个大字,说道:“这个名字还挺雅致的。有意思。”

杨玉生和姑娘在火堆旁坐了下来。

杨玉生连连摇头,懊恼地说道:“这是怎么搞的?我在春风公寓大门外遭了枪击。我想报警了,又来了一个假陈牧警官。他竟然也要暗算我,还搭上了你。这个假陈牧到底是什么人哪?”

楚姗姗疑惑地说道:“杨先生,你说什么?陈牧警官是假的?”

杨玉生叹了一口气,讲述了他去小河边喝水时看到的一切。

楚姗姗愣住了,过了好久才说道:“杨先生,你是说,陈牧警官早就去世了,带咱们来的是个冒牌货?”

杨玉生懊恼地说:“是啊!这是个假陈牧!”

楚姗姗不解地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杨玉生沉吟了片刻,说道:“楚小姐,我是这么想的。这个假陈牧跟在春风公寓大门外袭击我的杀手是一伙的。那些杀手没有打中我,这个假陈牧就上场了。他把我和你引到城外,引到百花山上,要除掉咱们。”

楚姗姗疑惑地说:“可是,那些杀手又是什么人哪?他们为什么要暗杀你?”

杨玉生拍了拍脑门,说道:“楚小姐,我猜测,那些杀手跟死亡使者又是一伙的。”

楚姗姗晃了晃身体,眨了眨眼睛,不安地说:“杨先生,死亡使者不是给了你六千万吗?他给了你那么多钱,干吗又要暗杀你?”

杨玉生叹息道:“死亡使者不是对我说了吗?今后几天,有些人要让我干某些事情。我要不干,那六千万就是我的。我要干了,他就要对我不客气。”

楚姗姗越发糊涂了,说道:“杨先生,问题是,你并没有干什么啊?死亡使者凭什么对你翻脸?”

杨玉生摇了摇头,说道:“楚小姐,我不是要给张奶奶的小孙子看病吗?大概,这就是死亡使者不想让我干的事情。”

楚姗姗苦笑起来:“杨先生,死亡使者来无踪去无影,他简直是魔法师。他还特别有钱,一出手就是六千万!他干吗要跟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过不去。这根本讲不通!”

杨玉生拍了拍脑门,说道:“这事情确实很奇怪!楚小姐,等咱们回到城里,我一定要报警!我要求警方彻底调查这些事情!百花堂是怎么回事?长生草是怎么回事?简老人是怎么回事?死亡使者是怎么回事?骑摩托车撞我的人是怎么回事?在春风公寓门外暗杀我的人是怎么回事?假陈牧又是怎么回事?”

楚姗姗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你在一个晚上就碰到了这么多麻烦,应该报警了。”

这时,山洞外面的大雨还在狂下。阵阵凉风吹进山洞,刮得火焰不住地摇晃,好像在跳舞。楚姗姗叹息道:“这雨水真猛啊!”

杨玉生看了看姑娘,歉疚地说道:“楚小姐,你看,我的脚受了伤,你送我回家,是一片好心。结果,却给你找来这么多 麻烦。真对不起了!”

楚姗姗笑了起来,说道:“看你说的。你的脚受了伤,我送你回家,是应该的。杀手要暗算你,我应该把你扑倒嘛,这也是应该的。假陈牧对你不怀好意。我跟你共患难,也是应该的。都是应该的,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杨玉生还想说些什么,楚姗姗改变了话题:“杨先生,咱们认识了。要我说,你不要叫我楚小姐了,叫我姗姗吧。我也不叫你杨先生了,叫你玉生,好不好?”

杨玉生感到全身一阵发热。楚姗姗是个生气勃勃的漂亮姑娘,他要能跟她以名字相称,那就表明,他们的关系朝前走了一步啊!他高兴地说道:“好吧!以后,我就叫你姗姗。”

此刻,又有一阵凉风吹了进来。楚姗姗振作起来,搓了搓双手,说道:“玉生,这山风太硬,咱们的衣服又都湿了,这可容易生病。咱们把衣服脱了吧。”

杨玉生的心里翻腾了一下,随即涌起一股火辣辣的浪潮。楚姗姗竟然建议他们脱掉外衣!杨玉生明白姑娘说的有道理。可是,他们是青年男女,正是青春似火的年岁,一旦宽衣解带,暴露肉体,那可太刺激了!那是很容易挑动情爱欲望的!杨玉生暗暗嘀咕,如果楚姗姗对他有了情爱,就太妙了!

但是,杨玉生是高级知识分子啊!他得端一端架子。于是,他说了一句假正经的话:“这不合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