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三、攫取金百合 149、不能小看鬼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两个跟于效飞来联系的人被捕了。于效飞不动声色地走过去,问那个押送的鬼子:“怎么把平民也抓进来了?”

鬼子说:“这两个支那人在门外叫喊,一直在向里边张望,样子非常可疑。”

于效飞用中国话问两个中国老百姓:“你们在我们大门口乱喊什么?”

两个中国老百姓一听于效飞这么问,马上叫起屈来:“太君,我们是好人啊!我们就是听说这里边有很多的皇军,才来这门口做一点小买卖,想赚几个活命钱,我们可不是什么坏人啊!”

于效飞回头向鬼子翻译了一遍,然后又问道:“你们是做什么买卖的?”

“我们是摆面摊的。”

于效飞回头又跟鬼子翻译了一遍,然后在他耳边用日语小声说道:“你没听说过中国的小吃天下有名吗?不如咱们过去尝尝他们做的小吃什么滋味,弄得好,还能把他们做生意的钱弄来,有空到城里去突击一番。要是把他们交到大佐那儿,这些可就什么都弄不到了。这些家伙一看就是支那的老百姓,根本不是什么间谍,就是交到大佐那儿,也立不了功,弄不好,还要受处分。”

鬼子哨兵觉得于效飞说得有道理,不由得奸笑起来,连连点头。

于是于效飞和鬼子哨兵一起押着两个老百姓回到大门外,让两个老百姓架上火,开始为他们做面汤。鬼子哨兵又把一个班的鬼子卫兵全都叫出来,十几个鬼子站在面摊旁边,看着锅里边翻滚的面汤,闻着扑鼻的香气,不停地咽着唾沫。已经是中午了,本来就已经饿了,加上下级的鬼子伙食本来就不怎么好,这些鬼子一个个馋得要命。

趁着这些鬼子全都死盯着锅里边看,于效飞悄悄把一个纸条塞到那个跟他联系过的小孩儿的手里。小孩儿其实老地下工作者了,早就有经验,若无其事地把纸条塞进自己的腰带,从外表上无论如何看不出来。

于效飞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些鬼子警惕性这么高,连大门口的哨兵的反间谍意识都这么强。这空旷无人的集中营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两个不相识的老百姓,确实引人怀疑,如果不是有于效飞从中掩饰,这两个来联系的人铁定要暴露了。而且,假如于效飞出来得晚那么一点,让这些鬼子哨兵把他们押送到日本大佐那儿去,就是于效飞也没有办法再来为他们开脱了。

这种事情过去有过,当年中共中央还在上海组织特科的时候,曾经有特科的工作人员到当年还叫调查处的国民党的特务机构门前去探听消息,看看有没有共产党被捕,就曾经被国民党特务发觉,把他们抓进去逮捕起来。

可是,现在于效飞没有办法,只有使用这样的下策,幸好天不灭曹,于效飞一直是个福将,万幸没有出事。不过,这也是整个中国的命运,中华民族这个有300万年历史的优秀人种,终将重新建立起她伟大的国家,就象古代的王莽经常说的,天理在我这边。

鬼子终于吃到了这有江南风味的中国小吃,一个个吃得舔嘴抹舌,吃个没完没了。十几个鬼子,没一会,把整个面摊上边的东西吃个一干二净,看到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了,鬼子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筷子。在一边等着的两个摆面摊的中国人看到鬼子们全都不吃了,点头哈腰地说:“太君,差不多一个人都吃了三碗,一共是20块。”

十几个鬼子呆呆地看着这个中国老头儿,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于效飞把老头儿说的话向他们一翻译,这些鬼子全都哈哈大笑。

于效飞也笑了起来:“请太君吃东西,是你的荣幸,还想要钱?还不快滚?”

说着,一脚踢到老头儿的屁股上,把老头儿踢了个跟头。

其实小孩儿拿到了于效飞给的情报,就已经向老头儿发出了信号,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三个人早就心急如焚,就等着赶紧回去把情报送给在外面同样等得心焦的新四军连长,早就想转身就跑了,但是又怕让鬼子看出来,这才熬着性子在等着。现在他们那儿有心想跟鬼子要什么钱呢!

现在老头儿让于效飞踢了一脚,装成又委屈又害怕的样子,赶紧逃走。鬼子们看到一个老头儿一个小孩儿,吓得跟头把式地逃走的样子,开心得哈哈大笑。这也就是于效飞他们在搞情报工作,不计成本,要是真的老百姓在做生意,今天就可能破产,家破人亡。亡国奴的日子不是人过的。

情报是传出去了,已经定好了和新四军里应外合进攻的计划,但是于效飞却有一个问题还一直没有解决,那就是他到了现在还不知道新四军的司令员关在那儿。鬼子司令官虽然和于效飞混得非常熟悉,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程度,连家里有隐私都告诉了他,但是,却没有说出把新四军的司令员关在什么地方。这是真正的保密观念强的表现。当然,也可能是为了不让于效飞抢走他的功劳,是特务们之间在争权夺利。

于效飞想了一下,再从鬼子司令官那儿了解这个情况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他回到刚才那个办公室,一边翻看鬼子审讯战俘的记录,一边和那个鬼子军官闲聊。

鬼子军官问道:“山本君,刚才你去那儿了?”

于效飞把刚才的事情一说,边说边哈哈大笑,这是鬼子在作恶之后表现出来的心态,于效飞要演一出全套的戏,不能让鬼子明任何的异常。

鬼子军官一听,显出又羡慕又嫉妒的样子说道:“山本君,有这种好事你怎么不叫上我,竟然叫那几个愚蠢的东西跟你一起去!”

这个鬼子一直在这深山沟里边,没吃没喝的,连抢个面摊也觉得是舍得羡慕的事情,也真够可怜的。于效飞说:“这有什么,不过是一个临时的好笑的事情,要说真正的好吃的东西,那要在上海那样的大城市里边才有呢!到过了上海的人,永远也不想回到东京去了!”

鬼子军官眼睛里边几乎流下哈拉子来。

于效飞乘机说:“没有关系,如果你好好干,有了成绩,我会介绍你到上海的特务机关去,那时你不就能过上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了?”

鬼子官军先是一阵失望,脸上现出一副觉得遥不可及的感觉,狐朋狗友马上又讨好地向于效飞凑过来,他知道,要是能够让于效飞高兴,于效飞给他介绍一下,说不定真的能够到上海去。日本军队和整个社会等级森严,下级在上级面前几乎就是一个奴隶,要无条件地侍候上级。所以这个鬼子军官对讨好于效飞觉得非常正常,一点心理抵触也没有。

于效飞乘机问道:“我觉得,这个战俘营里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我吧,难道说还有什么秘密不能告诉我这个从上海来的人呢?”

鬼子军官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不会的,我们这种地方,那儿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呢?”

于效飞说:“不对吧,我看司令官阁下说话老是吞吞吐吐的,肯定还有什么东西在瞒着我。有什么地方我不能去呢?”

鬼子军官有点释然了:“啊,确实有一个地方不能去,连我也从来进去过。就是在战俘营的东南角上,有一个地下的房子,里边有一些东西外人是不能碰的,每次都是司令官阁下自己带人进去的。”

于效飞点点头,心里有了数。

可是他又问道:“刚刚抓住的新四军司令官,关在那儿了?我怎么从来没有爬到过对他的审讯?连审讯记录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鬼子军官讨好地说:“那个共产军的司令官关在非常保密的地方,不过他的审讯记录大概是没有的,他到了这儿之后,一直不停地叫骂,根本没有招供,所以那个审讯记录不看也没有问题。反正阁下很快就要和他们一起回上海去了,到时不就能亲自审问他了?”

于效飞点点头。虽然已经有了点线索,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一点不放心,确认任务是他的习惯,也是一个优秀特工最需要的品质,假如在行动中有一点疏忽,可能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又是一阵东混本混,于效飞在集中营里边闲逛了一阵,暗中观察了一下那个鬼子军官说的那个保密的地方,看好了集中营的地形,看到了没有其他的变化,自己的劫狱计划完全是可靠的,这才暗暗放了一点心。

黄昏的时候,大门口的鬼子哨兵眯着眼睛看着外面无边的荒野,他心想,支那的土地真是辽阔呀,到底要走多少年才能走到头,比日本可大得太多了。看着不变的景色,加上太阳照在脸上,有一种暖烘烘的舒适感,他心里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就在鬼子的哨兵无精打采地看着眼前的空地的时候,几十人的新四军部队已经从树林中悄悄靠近了集中营的外围。鬼子非常有战斗经验,他们把集中营四周的树林全都伐光,形成了大片的开阔地,这样可以让袭击集中营的人暴露在他们的火力下,也可以让逃走的远处藏身。所以,新四军战士到了树林的边缘,就不能再前进了。

新四军连长有一架望远镜,他平端着望远镜,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着集中营的大门。

这时,一个日本军官出现在大门旁边,他来到门口的哨兵身边,两个人不知道怎么晃了一下,鬼子的哨兵就靠在了门边的岗亭上,新四军的连长一点移开自己的眼睛,可是还是没有看清楚到底那个日本军官把那个哨兵怎么样了。

一转眼,日军军官已经到了旁边的有二层楼高的哨塔上,接着,就看见一个鬼子哨兵象表演高台跳水一样从哨塔上边一下子跳下来,可惜,他在即将着地的时候完成转身的动作,他的脑袋直接撞到地上,过了片刻,从那边传来了清晰的“砰”的一声,看来鬼子的脑袋是摔碎了。

新四军连长大吼一声:“冲啊!”

这是一个信号,于效飞已经干掉了门口的哨兵,解决了集中营正面的机枪的威胁,外面的部队应该发起进攻了。

于效飞干掉了门口的哨兵,两下打开了大门,毫不浪费时间,马上转身朝里边冲去,现在还没有一个最重要的位置需要他去占领,那就是在集中营正中的那个哨塔。

于效飞象狂风一样穿过整个集中营,几乎是直接跑上了梯子。跟刚才那位新四军连长看到的一样,很快那个哨兵也从上边表演了一个高台跳水,一头摔了下来。

到现在为止,于效飞他们的行动非常顺利,一枪没发,已经占领了集中营的正门,而且正在无声地向里边推进,几个当做牢房的草棚已经被新四军战士打开了,里边被关押的人正在被解救出来。

于效飞的动作太快,他又等了一会,从外边进来的新四军战士才跑到集中营正中的这个岗亭下面。于效飞从上面跳下来,把哨位交给一个战士,他要上去控制机枪。

于效飞带领新四军的连长和一些战士迅速向那个隐蔽的房子冲去,这才是他们来这个集中营的目的,他们的任务就是要解救被俘的司令员。

可是,等到于效飞冲到了这所半地下的房子前面,他却呆了一呆,原来,这所房子的门上有一个标志,那是一个黄色的铁牌子,上边是一个骷髅的样子,这里边可能装的是危险物品,不是关押的人啊!但是,事情到了现在,于效飞只有打开房门来看一看。

于效飞朝一个战士一摆头:“砸掉锁头!”

这个战士一步上前,抡起枪托,用力砸下去,两下过后,门上的大锁头被砸掉了,于效飞用枪口挑开大门,悄悄向里边看了一眼,里边黑洞洞的,没有一点声音。于效飞皱了一下眉头,回头对那些战士说:“都别进来,我进去看一下,可能有危险。”

正在说着,远处突然响了一枪,接着就是几声声嘶力竭的喊叫,随后枪声越来越密,到处都是鬼子的喊叫,显然,鬼子已经发觉了。

于效飞朝远处看了一眼,鬼子的人数比他们的多,要是让鬼子把他们包围起来,他们的行动就失败了。可是现在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于效飞转身钻进了黑乎乎的房子,他们现在唯一保证成功的办法就是速战速决,赶紧找到新四军的司令员,把他带出集中营。

于效飞的眼力极好,他借着在门口透进来的微弱的光线,在地下室里边看了一遍,整个地下室非常宽敞,但是四周到处是林立的架子,上面摆放着很多的瓶瓶罐罐,于效飞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仔细一看这些瓶子上面的日文字,不由得怒骂了一声。果然,这上面写的字的意思是细菌武器。

鬼子利用战俘进行细菌武器的研究,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但是那些基本都是在那些大型的集中营里边进行的,不知道为什么鬼子在这样一个小集中营里边还要设这么一个地方。可能是为了对那些刚刚被俘的重要的战俘进行处理,搞什么阴谋用的。

不管怎么样,于效飞他们的目的没有达到,没有找到他们行动的唯一目标新四军司令员,这下于效飞真的急了。

于效飞跑出地下室,把在里边看到的东西告诉新四军的连长。新四军的连长听到找到司令员,也着急得不得了。

本来于效飞让新四军部队在这个时候发动进攻,是要趁着太阳在西边,斜照的阳光正好刺激鬼子的眼睛,利用这个鬼子哨兵不好观察的机会抵消鬼子火力上的优势,突破鬼子的防线。提前进攻,也是要赶在上海来的特务还没有到的时候赶紧把问题解决掉。可是,现在摸到司令员,暂时取得的成功全都无效了。

两个人朝远处看看远处的枪声更加激烈,那个在岗亭里边的新四军战士抱着上机枪,朝下面的鬼子不停地射击,把鬼子压制到了一边,鬼子无法靠近,但是,鬼子人多,新四军的处境还是不轻松。

于效飞对新四军的连长说:“这样,你去和其他人汇合,把鬼子压到一边去先救出咱们的同志,然后看我的信号。”

新四军的连长表示明白,马上集合身边的战士,他们喊杀着朝鬼子冲过去。这突然出现的生力军,一下子把刚才还在狂叫着冲锋的鬼子赶到院子的一角去了。

于效飞乘机在院子里边借着草棚的掩护,三弯两绕,转到了院子的一角,找到了鬼子司令官。

于效飞对鬼子司令官大喊:“不好了,新四军来了好多人,要失守了,快带着他们的司令官逃走,有了他们的司令官,咱们还有功劳!”

鬼子司令官听到远近不知道有多少的机枪声,也相信这次新四军绝对不会放过他,他觉得于效飞说的有道理,要是能够带上新四军的司令官逃走,那么就不算败退,上级不但不会责怪他,还会因为他带走了重要的犯人,反而奖励他。既能保命,还不受惩罚,何乐而不为?

鬼子马上对于效飞说:“我带你去找他们的司令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