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一章 末任总督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4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内容简介] 龙行健接到皇帝的密旨,也接到首相府的正式公文。知道自己确实要离开兰斯了。 从1022年春担任第一任兰斯总督兼驻军总司令,到最后一任总督,龙行健总督兰斯的时间加起来竟然超过了七年。兰斯,这个曾经令他刻骨仇恨的敌国,将成为自己魂牵梦绕的土地。历史有时候开起玩笑,真的让人啼笑皆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龙行健接到皇帝的密旨,也接到首相府的正式公文。知道自己确实要离开兰斯了。

从1022年春担任第一任兰斯总督兼驻军总司令,到最后一任总督,龙行健总督兰斯的时间加起来竟然超过了七年。兰斯,这个曾经令他刻骨仇恨的敌国,将成为自己魂牵梦绕的土地。历史有时候开起玩笑,真的让人啼笑皆非。

1021年秋战争结束,龙行健幻想着的休息并未到来。皇帝怎会让他信赖的重将在百废待举的时候“赋闲”?龙行健先是担任帝国兰斯方面军司令,负责解除兰斯军武装,抓捕战犯等一系列工作,行使对兰斯的军事占领权。第二年,根据《乌姆塔》协定,龙行健担任了首任兰斯总督,监督参与了兰斯中央政府的重建和兰斯国防军的重建。当年冬,奉调回国,加入国防军裁军委员会,任主任委员,和上官清波,高天明等操作裁军事宜。用轩辕台的话说,交给了他一件挨骂的差事。大批在战争中立下大功的部队不得不面临被裁减、取消番号的结局。历时十一个月,龙行健主持完成了庞大的国防军的和平转型工作,保留了传统的黄、红、黑、青四大军区,但陆军十八个集团军九十个军和大批独立师被消减为七个集团军三十个军(集团军分布:国内三个,兰斯两个,罗卑、卡玛各一个)。总兵力由1800万消减为300万。海军消减为两大舰队和拥有六个陆战师的海军陆战队,裁军230万。成立了独立的空军,除了海军的舰载航空兵,陆航及海航的其他部队并入了新成立的空军,空降兵也划归空军建制。空军成为了1023年大裁军中唯一得到发展的军种。1023年底,过度的劳累再次将龙行健送入医院,一直调养到1024年夏。兰斯爆发武装起义,龙行健力排众议,说服皇帝停止发兵兰斯,再次出任兰斯总督,未动用神华驻军,只用兰斯国防军便将起义镇压下去了。轩辕台对此极为欣慰,在皇族会议上说,只要一个龙行健,就能让兰斯永为帝国藩邦。

从1024年夏至今,龙行健一直担任兰斯总督,妻子和孩子们当然也跟着他长住兰斯。

“日期确定了,就8月1日,不再拖了。”龙行健对李昊少校说。元帅回国的日期帝国催问了几次了,因为帝都要准备欢迎仪式。兰斯总统瑞安先生亲自给李昊打过两次电话,瑞安总统准备举行盛大的欢迎宴会,欢送龙行健元帅回国。

李昊在笔记本上记下元帅的指示。心里想,“只有三天了,能来得及吗?”他想问元帅,但见身穿便服的龙行健习惯地负手站立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这是他陷入沉思的习惯性动作。李昊不敢打扰,轻步退出办公室。

“怎么回事啊?”林小如叫道,“这么快?哪里来得及收拾?这几天谁走漏了风声,送礼的这么多,将家里堵得进不了门了。”李昊将元帅的决定告诉帅府夫人们,她们立即乱成一团。

不断有兰斯军方、政府、议会的高官代表各自的部门给即将离任的龙行健总督送来纪念品,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婉儿也手忙脚乱。崔静赶紧在纸上罗列要办的事情,她和她们不同,没有外面的差事,主要是将家里的,特别是要将孩子们的事办好。因为他们要转学。

当晚,元帅府接到总统夫人的电话,明晚在总统府宴请元帅的家眷,以总统夫人的名义,两院议长夫人也作陪,请四位夫人务必赏光,务必带上三位小姐。

离开的气氛很浓了。

婉儿接的电话,代表其她三人接受了凯瑟琳夫人的邀请。某种意义上,凯瑟琳跟她已经是很好的朋友。

“夫君怎么还不回家呢?”崔静有几件事要请示丈夫,主要是给贵宾的回礼,礼尚往来,纪念品总要送一点。“元帅去了亚历山大纪念堂,要晚一点回来。”龙行健的另一位副官夏声远上尉报告。

“去什么纪念堂嘛。”林小如嘟嚷。

亚历山大纪念堂在1021年的苏克达米之战中曾挨了一发炸弹,战后重新修葺一新,这里供奉着兰斯开国总统的遗物和雕像,庄严肃穆。

“我认为下述真理是不需要争论的:人人生而平等,天帝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力,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力。”

这段镌刻在花岗岩基座上的烫金兰斯文龙行健看了很多遍,亚历山大在联邦成立大会上的这段讲话成为联邦的宪法精神。每次阅读都给他极深的震撼,其中闪现的思想光芒令龙行健仰视这位数百年前的伟人。

临时决定瞻仰纪念馆,没有来得及通知兰斯方面。好在纪念馆的负责人认识龙行健元帅,陪同元帅再次瞻仰了纪念馆的主要部分,并给元帅准备了鲜花。

当兰斯外交部长紧急赶来时,看到龙行健将一束鲜花放在亚历山大雕像的基座上,恭敬地对自己的开国总统三鞠躬。元帅的陪同人员也一同向雕像鞠躬。

外交部长一阵感动,这个场景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仍令部长感动。

“总督阁下,请原谅我来晚了。”

龙行健跟部长握手,“这是我最后一次瞻仰了,希望保护好纪念馆,让人民常来瞻仰兰斯最伟大的人物,愿你们的子孙永远记住基座上镌刻的名言,让我们共同牢记。”龙行健接过贵宾留言本,用神华文郑重地写下了上述话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目送元帅的车队离开,外交部长回味着龙行健刚才的话。这位占领者,兰斯人民曾经诅咒的战争魔鬼,他亲自指挥的战役夺去了数以百万计兰斯青年生命的敌国统帅,竟然成为兰斯人民真诚喜欢的朋友。他在兰斯担任实际统治者的七年,用他的宽容大度和远见卓识赢得了兰斯人民真正的尊敬,完成了一个战争魔鬼到和平大使的神奇转变。

部长期待着总统精心准备的欢送宴会,期待着元帅对兰斯人民的告别演说。

7月30日,在兰斯联邦国宾馆举行欢送宴会,隆重欢送即将离任的末任总督龙行健元帅。国宾馆建在苏克达米城北的戈瓦里河旁边,是苏克达米最美丽的建筑之一。当然,是战后的建筑。

国宾馆前的广场上,兰斯国防军仪仗队军容肃穆,等待着龙行健元帅的到来。许多苏克达米群众自发地站在被黄线隔出的区域外,一些群众手里拿着鲜花彩带等物件。另一边是总督卫队的官兵,他们笔直地站在兰斯仪仗队的对面。

看到龙行健的车队,乐队高奏迎宾曲,礼炮奏响。瑞安总统亲自给龙行健打开车门,龙行健在婉儿公主和瑞安总统的陪同下,检阅了兰斯仪仗队。人们注意到元帅今天仍然是便装,一身浓郁神华风格的便装,和他的身份极不相符。

整个过程井然有序,没有一点意外,让负责安全警卫的两国安全部门首脑放下了悬着的心。在现场指挥的兰斯调查局局长达文波特对神华帝国保安总局副局长齐平中将说,“不会再有枪击事件啦。他成为兰斯人民真心爱戴的人物了。”齐平笑笑,眼睛扫视着正走在国宾馆台阶上的龙行健,他走的很慢,刻意掩饰他的伤腿。“在正规场合他总是这样。”齐平心里涌起异样的感觉,为自己的老上司骄傲,“他创造了历史。”齐平这样想。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朋友们,请雅静,”宴会主席瑞安总统站在讲话席前,双手虚压,噪杂的宴会厅安静下来,“今天我们举行宴会,欢送神华帝国元帅,兰斯总督龙行健先生回国。在这历史性的时刻,我必须代表兰斯联邦政府和议会,代表兰斯人民,向即将离开联邦的龙行健先生和夫人小姐,向总督府和神华驻军的官员们讲几句话。

十四年前,兰斯联邦和神华帝国因领土争端而爆发了大陆历史上空前惨烈的战争。战争造成了两国人民生命财产极为惨重的损失,战争的责任问题都清楚地写在了《乌姆塔》协定中,不是我今天讲话的主题。我要讲的是,作为失败的一方,兰斯联邦有幸迎来了睿智宽容,有着惊人历史洞彻力的龙行健元帅,兰斯人民得以迅速的民主选举组建政府,领导全国恢复生产,医治战争创伤。龙行健元帅领导的总督府极具效力地参与和监督了重建的整个过程,包括宪法修订和一系列法律的制定批准,包括战后兰斯对神华的战争赔偿和驻军问题,包括国界的勘定问题。我必须严肃的讲明,历史已经证明,龙行健元帅及神华帝国委任的总督府官员是站在历史的高度看待问题的,兰斯联邦的浴火重生离不开神华总督府诸君的努力。是他们,特别是龙行健先生,成功化解了两国两军的仇怨。我曾认为,战争的仇怨将世代铭记,现在我有幸作为见证人要说,仇怨是完全可以化解的!”会场爆发热烈的掌声。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尊敬的来宾:在龙行健先生即将回国的时候,我必须再次回顾几件对两国关系极为关键的事件。第一是1024年的叛乱,事实已经证明,发动叛乱的不是重建的兰斯政府,而是一小部分图谋不轨的军人。在当时的情况下,重新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很大。是龙行健元帅顶住了各方压力,相信联邦平息叛乱的决心,相信新组建的联邦国防军有平定叛乱的能力,整个过程,未动用神华驻军一兵一卒,将事件定为兰斯的内部事务。这一不幸的事件不仅没有增加两国的仇怨,而且促进了两国的进一步和解。我们再次为龙行健元帅的高瞻远瞩而表示我们的钦佩之情。”会场上有很多1024年的当事人,非常担心神华军的介入,如果发生那样的事情,绝对是重启战端。

“第二件,1024年冬,发生了谋刺龙行健元帅的事件。帝都高层深感震惊,大批保安专家来苏克达米,目的是追查事件的后台。这是战争的后遗症,不幸落在了龙行健元帅身上。是在医院里治伤的元帅将事件定性为治安事件,除掉三个当事人,兰斯再未有一人在此案件中受到牵连。而三个当事人中活下来的两个,元帅用总督的权力给与了特赦,此举极大地化解了兰斯人民的仇怨,让五亿五千万兰斯人民看到了神华帝国对兰斯联邦的善意。元帅用他的鲜血缔结了两国人民的崭新友谊!”会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诸多当事人当然不会忘记那几天的恐怖日子,帝国保安总局的大批警探软禁了联邦高层,要查出事件的指使人。龙行健以超人的勇气将这场谋杀独自承担了,代价是肺部被打穿。

“第三件,是对战争责任的追究。元帅严格区分了战争策划者和执行者的区别,在法律适用上尊重程序,尊重事实。时间证明,追究战争责任是正确的,而这一事件本身没有为两国关系制造新的障碍。

我必须讲明,元帅作为兰斯总督,按照《乌姆塔》协定,拥有极大的权力。我作为历史的见证人,在这里向大家证明,元帅从未干涉兰斯政府和议会的工作,元帅领导下的神华驻军,也保持了神华军人的荣誉。元帅亲自下令处决了三名严重违反军纪的官兵,他们的行为是兰斯民众想像的到的占领军的行为,是因为元帅的严格要求,几年来,兰斯人民和根据协定驻扎在兰斯领土上的神华军人和谐相处。我还想列举龙行健元帅的许多故事,时间关系,不能这样做了。作为兰斯总统,我对龙行健元帅的感情是极为复杂的,他在战场上出色地指挥了若干战役,重创了兰斯联邦,从这个角度讲,我应当仇视他。但我做不到,正像元帅所说,战争是人类最丑陋愚蠢的行为,我们要做的是让战争永远离开,永不发生。元帅是战场上的敌人,和平时的朋友,在数年相处中,我深切地感受到元帅对兰斯人民的友善之情。这份弥足珍贵的友谊将永存于兰斯人民的记忆中,代代相传,永不忘记。下面,请龙行健元帅讲话。”

在热烈的掌声中,龙行健站到台前。“女士们,先生们,来宾们:感谢瑞安总统的热情,谢谢你们。”他沉思着,“我不是圣人,尽管瑞安先生将我描绘成一个圣人,但我知道我不是。我所做的,是一个有责任感的军人在参加了一系列血腥的战役战斗后对战争的反思。我认为,在亚伦大陆,各国人民是可以和平相处的,在祖先赐给我们的土地上,各自发展自己的文化,创造自己的繁荣。1008年和1017年两场战争给了我们足够的东西,所有有良心的政治家,有良心的军人,都应该在两场战争中学到足够的东西。有幸接受皇帝陛下的委任出任兰斯总督,近距离了解观察兰斯联邦,接触兰斯人民。我认为,兰斯人民是热爱和平的,兰斯人民并不仇视神华或其他国家,兰斯的领土足以繁衍生息自己的人民。但是我想问一句,具有完善民主制度的兰斯为什么在1008年悍然发动对神华的战争?是谁破坏了这种制约?是谁欺骗了兰斯人民?告诉他们南五州是兰斯领土?在缅怀历史的时刻,我们必须共同警惕,避免让错误的历史不断书写。

根据皇帝陛下的命令,兰斯总督府已经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根据《乌姆塔》协定,帝国军队也将逐步撤离兰斯。兰斯将以一个和平的国家在亚伦大陆开创新的历史。

我即将离开兰斯了,也许有机会重来,也许再没有机会了。在临别之际,衷心祝愿兰斯人民幸福安宁,祝愿神华帝国和兰斯联邦友好相处。祝愿在座的女士、先生和来宾们健康。谢谢大家。”

听着骤然响起的热烈掌声,看着周围兰斯高官站立起来鼓掌向丈夫致意,坐在台下的四位夫人,回想跟随丈夫在兰斯数年的风风雨雨,亲眼目睹了丈夫忍受的一切痛苦,身体上的,精神上的,看到今天宴会厅感人的一幕,百感交集,禁不住热泪盈眶,崔静竟然失声痛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