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17.html


陆云飞知道,093级核潜艇不是美军“洛杉矶”号核潜艇的对手,他没有下令让唯一的先进核潜艇去寻找美军“洛杉矶”号核潜艇。而其他常规潜艇,又因为速度不够,也无法找得到美军的“洛杉矶”号。毕竟,要在大洋之中寻找一艘核潜艇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美军“洛杉矶”号核潜艇在冲绳本岛附近放出袖珍特种战潜艇,载着十七名美军海豹特种部队的袖珍潜艇往冲绳本岛方向开去。

为了配合特种部队登陆,美军对冲绳本岛进行轰炸,企图通过轰炸扰乱驻岛部队的视线,保证他们的特种兵得以成功登陆。

到了距离海滩还有一公里的地方,袖珍潜艇上的美军海豹特种部队离开袖珍潜艇,使用单兵推进器往冲绳本岛方向前进。不一会,十七个美军海豹特种部队的士兵的脚就踏上了沙滩。

那些美军海豹特种部队的士兵刚刚进入树林,就听到一声枪声,为首的一个海豹特种部队士兵被中国狙击手一枪击毙。接着四周钻出大量的中国士兵,把剩下的十六名美军特种兵死死围在中间,中国士兵手里的枪对准他们,有的懂一点简单英语的士兵用英语高喊:“缴枪不杀!”

那十六名美国特种兵见自己被包围,为了保住性命,他们无可奈何的放下武器,举起双手投降。

“叮铃铃”崔丽华家里的电话铃急促的响起,她抓起电话一听,激动的说:“太好了!抓住就好!想办法送到台湾来!”

美军特种部队被俘虏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位于日本的美日联军指挥部,得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梅尔.克西大骂:“我们的特种部队行动路线够隐蔽的!怎么会被中国人知道?”

“苏联人!肯定是苏联人!我们的‘洛杉矶’号离开关岛的时候,我们的监听站就听到一种神秘核潜艇的声音!那是一种速度高达45节以上的变态潜艇!也只有苏联人才能造出这种变态潜艇!我敢肯定是苏联人把我们的行踪告诉中国人!”伊恩.霍夫曼恼怒的说。

“该死的苏联人!我们应该用核武器彻底摧毁这个邪恶帝国!”梅尔.克西咆哮起来。

“梅尔.克西将军!如果我们动用核武器摧毁这个邪恶帝国,我们美国也将被毁灭几十次!除非是疯子才有想毁灭苏联的念头。”伊恩.霍夫曼冷冷的说。

“看来,我们的行动失败了!伊恩.霍夫曼将军,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梅尔.克西问道。

“轰炸!大规模的轰炸,把中国人引出来和我们决斗!就算是损失一批攻击机和战斗轰炸机也无所谓!”伊恩.霍夫曼咆哮起来。

第二天,美军大规模出动战斗机掩护攻击机和战斗轰炸机,分别对冲绳本岛和奄美大岛进行精确制导的轰炸。

可是两岛上的中国军队早有准备,前几天美军侦察卫星拍摄到的目标基本上都是一批假目标,美军那些昂贵的地形跟随制导巡航导弹炸毁一大批廉价的假目标。

当美军的激光照射机飞过来使用激光照射器照射之后,大批的美军战斗轰炸机和攻击机投放激光制导炸弹的时候,地面的中国军队又施放烟幕,遮断美军激光照射机照射向地面的激光束,使得那些激光制导炸弹纷纷落空。

当美军使用红外热成像仪观察,发射红外热成像制导的小牛空-地导弹的时候,地面又施放大量的红外干扰弹,那些20万美元一枚昂贵的导弹几乎全部脱靶,不知道射到什么地方去。

而美军威力最大的BLU-82巨型炸弹只能由AC-130武装运输机才能投掷,地面暗藏的防空火力,使得庞大笨重的AC-130根本无法靠近岛屿进行轰炸。

不过美军的电磁压制之下的轰炸,还是给两岛造出很大的损失。虽然从成本上来说,美军耗费的弹药价格远远超过我们损失的物质,可是财大气粗的美国根本不在乎这么点钱。没日没夜的轰炸,使得岛上电力供水全部中断,战士们只能整天躲在地下工事中躲避呼啸而来的炸弹。不时有刚好击中比较浅的地下工事的钻地炸弹,夺去不少战士的生命。

更为严重的是,遭到残酷的轰炸,使得战士们不得不躲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坑道内,不少伤病员因此伤病加重,难以得到治疗。

以杨文全为首的空中指挥员和以周志远为首的一批王牌飞行员向陆云飞请示要出战,却被陆云飞拒绝。陆云飞告诉他们说:“我们现在不能出战!美军的轰炸只是暂时的!同志们,请相信我,不久的将来,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敌人,都将得到应有的惩罚!”

陆云飞说的没有错,在美国,逃过约翰.斯密斯追杀的查理斯、克莱斯科、汉斯.查理和詹姆斯四人已经开始四处活动。

不久,整个参议院、众议院所有的国会议员,都知道一个可怕的消息:那个约翰.斯密斯是在日本人的帮助之下上台的!而刺杀民主党候选人麦戈文的事情也是由日本人一手策划的!他们为了帮助亲日的约翰.斯密斯上台,不惜刺杀了民主党候选人麦戈文,并嫁祸给共和党候选人前总统尼克S,然后由约翰.斯密斯“大义灭亲”跳出来宣布“尼克S为了竞选总统刺杀麦戈文的卑鄙事件”。

当时由于尼克S总统发生过水门事件的丑闻,才使得美国政客们相信了小犬蠢田一和约翰.斯密斯他们合演的这出戏,加上美国国内对强硬鹰派的支持,才使得不明白真相的美国人把选票投给了约翰.斯密斯。

更令美国人愤怒的是,当时残害美国人的邪教首领查理.罗斯杰居然是日本人所指示的!汉斯.查理和詹姆斯他们向各个国会议员出示了由中国特工提供给他们的证据,又拿出了约翰.斯密斯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杀害中央情报局知情人劳尔和莱文.格尔的证据。

原来,劳尔和莱文.格尔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话说回来,如果是无能之人,也不可能进入美国中央情报局!他们在死之前,已经秘密保留下一份证据。这份证据保存在莱文.格尔的一个秘密情人手里,当那个情人听到克莱斯科准备弹劾总统的消息后,她冒着生命危险把证据送到克莱斯科手里。

很快就真相大白,白宫门口,到处是示威群众,那些示威群众高喊着:“约翰.斯密斯下台!不要再用我们美国人宝贵的生命去维护残害美国人的日本!”

“日本人的走狗总统约翰.斯密斯下台!”“打倒约翰.斯密斯!把这个肮脏无耻的流氓政客送进监狱!”

白宫里的约翰.斯密斯脸色苍白,冷汗直冒,他下令出动军警逮捕示威群众,而明白了真相的军警没有一个愿意再帮助这个无耻的流氓政客。

明白了真相的中央情报局高级官员伊凡.克鲁斯拒绝执行总统下达的对查理斯、克莱斯科、汉斯.查理和詹姆斯四人的追杀令,相反,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还保护他们顺利进入国会,准备召开弹劾总统的会议。

在会议上,民主党的议员和鸽派议员自然不用说,他们早就希望这个家伙下台了。

而那些鹰派议员,得到那个约翰.斯密斯居然维护残害美国人的小犬蠢田一的消息时,也都感到异常震怒,纷纷同意让那个约翰.斯密斯下台。

下一届的总统候选人、民主党议员卡特提出弹劾现任总统约翰.斯密斯的提议案,经过短短的一个小时会议,弹劾案得到100%的一致通过,所有的国会议员一致通过了对约翰.斯密斯的弹劾案。

通过弹劾案之后,所有的议员马上向最高法院提交申请以叛国罪、伪证罪、谋杀罪、战争罪等十多项罪名为由,准备逮捕约翰.斯密斯的提案。

此时的约翰.斯密斯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在房间内走来走去。他知道,这次自己不但要下台,而且难逃牢狱之灾。

突然,他再次想到那个恶毒的主意:“好!既然你们想把我投进监狱,我也不会让你们活下来的!大不了,整个地球一起毁灭!大家一起去见上帝,还用得着争什么总统不总统的。”

想到这里,他马上拿起电话叫来尼古拉.凯恩和汤姆斯这两个自己的亲信。不一会,尼古拉.凯恩和汤姆斯走进来。

看到脸色苍白的总统,尼古拉.凯恩说道:“尊敬的总统先生,您的脸色很难看啊。”

约翰.斯密斯瞪着血红的眼睛,对两人说:“今天我请你们来,是让你们执行一项重要的任务!我这里有核手提箱的钥匙,你们马上把钥匙送到东京的梅尔.克西的手里!告诉他,准备启动对中苏两国的核武攻击方案!”

“是的,尊敬的总统先生,我们一定会把钥匙平安送到梅尔.克西将军的手里!”尼古拉.凯恩说道。说完,他接过钥匙,准备和汤姆斯一起出门。

“等下!”约翰.斯密斯喊了一声。尼古拉.凯恩转过头来,约翰.斯密斯最后交代他一句:“你们务必乘坐日本航空公司的飞机!另外,转告梅尔.克西将军,无论国内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理睬所谓的新总统!让他自己执行自己的计划就是!”

“是的,尊敬的总统先生,我们一定会转告梅尔.克西将军!”尼古拉.凯恩说道。说完,他和汤姆斯一起走出门,离开了白宫。

尼古拉.凯恩和汤姆斯走出白宫后,火速赶往机场,通过他们的特殊通行证,很快就买到一张日本航空公司当天飞往东京的机票,两人在候机室内静静等待班机起飞的时刻。

就在尼古拉.凯恩和汤姆斯离开白宫半个小时之后,二十多辆黑色轿车“嘎”在白宫门口停下,车上下来的有卡特、查理斯、克莱斯科、汉斯.查理、詹姆斯、伊凡.克鲁斯等人,后面跟着一大群联邦调查局官员、高级法院官员,还有一大批的特工人员跟随着他们走进白宫。

门口的警卫准备阻拦他们,克莱斯科掏出弹劾总统案通过协议和联邦调查局签署的搜查令,警卫们放众人进入白宫。

卡特走到面无表情的约翰.斯密斯面前,约翰.斯密斯冷笑着说:“你们擅自闯入白宫,威胁总统,该当何罪?”

克莱斯科冷笑着说:“尊敬的约翰.斯密斯先生,您现在已经不是总统了!众参两院以100%的投票通过对您的弹劾案,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高级法院都要请你去做客!”

看着克莱斯科手里的弹劾总统通过协议和一大堆的搜查令、逮捕令,约翰.斯密斯无力的低下了头。

特工们一拥而上,一副手铐铐住约翰.斯密斯的手,把约翰.斯密斯押出门外。门口的示威群众看着被押出来的约翰.斯密斯,他们不顾军警的阻拦,拥挤了上去,纷纷往约翰.斯密斯身上吐口水,有的人拿出臭鸡蛋、西红柿往约翰.斯密斯身上砸去,不一会,约翰.斯密斯干净整洁的名贵西装就变得肮脏不堪。

军警们好容易才劝住了情绪激动的群众,特工押着约翰.斯密斯,把他押上汽车。

副总统等一干人在白宫搜查了半天,最后那些特工人员才惊奇的发现:四个钛合金核手提箱居然少了一个!少了一个核手提箱,这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高级特工伊凡.克鲁斯没敢怠慢,他陪着副总统等人走进审讯室。约翰.斯密斯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副总统开口问约翰.斯密斯:“尊敬的前总统,您的四个核密码手提箱少了一个,请问那个手提箱到哪里去了?”

约翰.斯密斯把头扭过去,没有回答。

见这个顽固的家伙不肯回答,克莱斯科对伊凡.克鲁斯说:“看来,用文明的办法是不能让他开口的!”

一群特工人员围上去,使劲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那个顽固的约翰.斯密斯还是没有开口。他心里暗想:我死都不怕,还怕你们给我来这套?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约翰.斯密斯估计了一下,尼古拉.凯恩和汤姆斯他们乘坐的日本航空公司的飞机已经到了公海,这才开口说:“核手提箱,我已经交给尼古拉.凯恩和汤姆斯了!”

说完,他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伊凡.克鲁斯问道:“他们去哪里了?”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明天你们就知道他们去了哪里!”约翰.斯密斯狞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