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抗日英雄记 第一章 防御阶段 二十一 伪警备队的建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五百名保安队员,被当场击毙五十三人,打伤六十七人,剩下的全部狼狈逃窜回去。那个保安队长王魁剩怎么都想不通,怎么自己这五百人不堪一击?这些保安队,平时在老百姓面前可是耀武扬威的,今天碰到赵华他们的军队,却如此的不堪一击。

战士们冲了上来,围住两腿发软,无法逃跑的魏得贵。吓得尿裤子的魏得贵丢掉盒子炮,高举着双手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严彪抓住一个在地上打滚的伤兵,问道:“那个坐轿子,戴着瓜皮帽,穿着黑丝绸长衫五短身材,肥胖滚圆的家伙是什么人?”

那个伤兵连忙回答:“回军爷的话,他是我们的县太爷。”那个伤兵话声未落,就听到“啪”一记耳光狠狠打在他的脸上,却听到严彪大喝道:“什么狗屁县太爷?明明就是汉奸!一个汉奸头!”骂完,他一把推开那个伤兵,走到魏得贵面前。

魏得贵看到走到自己面前,拔出盒子炮的严彪,吓得魂不附体,他跪在地上连连求饶说:“好汉饶命啊!好汉饶命啊!我下次再也不敢来你们这里了!以后你们的地盘,我绝不来你们这里收税!”

严彪手里的盒子炮对准魏得贵的脑袋,他打开保险,冲着肥头大耳,猥琐恶心的魏得贵怒吼:“你他妈的这个汉奸头子!落在老子手里还想活命?你信不信今天老子一枪打烂你的狗头!”

正当严彪要扣动扳机的时候,赵华走上来,阻止住严彪:“兄弟,如果是俘虏了小鬼子,你杀几个我都没有意见。可是他是个中国人,我们中国人不杀中国人。”

听了赵华的话,魏得贵跪在地上连连求饶:“对,长官说的是,长官说的是,中国人不杀中国人!”

“你他妈的少给我来这套!”严彪狠狠一脚踢在魏得贵的身上,魏得贵摔倒在地,肥胖的身躯连连滚了好几个滚。

“大哥,干吗不让我杀他?他是个汉奸头啊!”严彪不解的问赵华。赵华回答说:“兄弟,日本人来杀我们中国人,杀了多少中国人?已经死了那么多中国人了,我们就不要顺便杀中国人,还是留他一条狗命吧!”当时的赵华,还不知道事实上汉奸比鬼子更可恶。

听赵华这样说,严彪焦急的说:“大哥!可是他是个汉奸头啊!留着他后患无穷啊,大哥!”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我主意已定!”赵华狠狠瞪了严彪一眼。

说完,赵华走到魏得贵的面前,对他说:“你是一个中国人!我赵华有我的原则,不杀被俘的中国人!我今天可以放了你,不过,我有我的原则,我们占领了石城镇周围的地盘。第一,你以后不得来石城镇一带收税!第二,不许再让我看到你带兵过来!第三,你以后每个月都要给我们上缴五百大洋!如果违反以上三条,我随时要你的狗命!”

听说自己可以活命,魏得贵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一样,连连求饶道:“多谢长官不杀之恩!多谢长官不杀之恩!”说完他站起来要开溜,却被赵华喊住:“等下!这次你带人来骚扰我们,浪费了我们那么多弹药就想跑?留下你的大洋来!”

那个魏得贵虽然心疼自己的钱,可是此时能活命还顾得了那么多?他转过身来,赵华长手一伸,伸到他的腰间,把钱袋拿出来,用力摇了摇,脸上露出笑容:“不错,身上还带了五十多大洋!”说完他打开钱袋一看,里面除了大洋,还有一些伪满洲钞票和日军军用卷。

被抄走钱袋的魏得贵正要走,却又听到赵华一声大吼:“等下!”魏得贵吓得魂不附体:“长官,钱都被您拿走了,还要干吗呢?”

“你这个汉奸头子给我听好了!以后我们的弟兄找你的时候,你必须老老实实和我们合作!有我们需要的鬼子情报,你必须老实向我们汇报!如果敢和我们耍什么花招,小心你的狗头!”赵华冲着魏得贵大喝道。

“是!是!是!长官,我一定遵命!”魏得贵连连点头哈腰,“长官,我可以走了吧?”

赵华把手一挥:“滚吧!以后除了给我们送钱,平时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捡了一条命的魏得贵连忙转身跌跌撞撞的往临城的方向逃去,他看到路边一个保安队员伤兵旁边的一辆自行车,连忙扶起那辆自行车,骑上车一溜烟就跑了。

看着放走这个大汉奸,严彪又气又急,可是他又惧怕大哥,只好无可奈何的在那里直跺脚。那个张和尚,正在和战士们收缴那些保安队员尸体上的银元和钞票,一转眼却看见那个汉奸头子骑着自行车跑了,他连忙冲到赵华面前:“营长,那个狗汉奸怎么跑了?”

赵华看了张和尚一眼,说道:“是我放走他的!我们中国人本来就被鬼子杀了很多,不能再多死中国人了!”

听赵华那么说,张和尚急得直跺脚:“营长啊!这种汉奸头子,抓住他应该开个公审大会,枪毙他一百次都够了!你怎么把他放走呢?这不是放虎归山啊!”

就在这个时候,林玉凤和杨建也刚好赶来,他们听到张和尚和赵华说的话,林玉凤上前问张和尚:“大和尚,刚刚怎么回事啊?”

张和尚没好气的说:“刚刚我们抓住那个伪县长,可是营长却把他放了!那种汉奸头子,枪毙他一百次都不够抵他的罪!”

听说赵华放走那个汉奸头子,林玉凤粉脸一沉,她冲着赵华喊道:“赵营长!你怎么放走那个汉奸头子?你知道不知道留着那种人后患无穷?小鬼子要奴役我们中国人,以他们自己的兵力肯定不够,他们主要就是依靠这些汉奸的!这些汉奸比鬼子还可恶啊!你却把汉奸给放了!”

听到林玉凤都在指责自己,赵华心里咯噔了一下:坏了,这个姑娘生气了!看样子,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形象肯定大打折扣!想到这里,他也真有点懊悔怎么就把那个汉奸就这样给放了。于是,赵华转过头,对战士们说:“地上那些汉奸,没死的全部处死!”

“慢!”林玉凤制止了赵华的鲁莽行为,她说道:“营长,那些是小汉奸,还罪不至死。可你刚刚放走的是个汉奸头子,现在倒好,你放走汉奸头子却要杀这些小汉奸,你要是杀了他们,以后还有哪个汉奸敢向我们投降的?”

赵华被林玉凤越说越糊涂,他没好气的说了句:“林姑娘,这些俘虏就交给你处理吧!这里我不管了!”说完他扭头离开了战场。

林玉凤暂时代替赵华,接手这些俘虏的工作。她让战士们先把这些俘虏押回去,一个个经过审问。那些保安队的,平时耀武扬威,可是现在落在这群凶神恶煞般的“土匪”手里,早就吓得浑身哆嗦,连个屁都不敢放。最后,林玉凤大声斥责这些小汉奸:“你们都是中国人!我们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如果你们回去后还敢和中国人民做对,下次再被我们抓住,定杀不饶!”

那些俘虏一个个连连点头说道:“长官,我们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最后林玉凤让战士们把这些俘虏都放回去,他们身上的钱一分都没有动。

那个被吓得半死的魏得贵回到临城县,回去之后就病倒了,是被吓出病来的。

鬼子的木村德重少佐大队长见那个魏得贵连续几天都没有到“县政府”上班,他问了一个小汉奸翻译,那个小汉奸告诉他说:“太君,我们的县老爷他病了。”

“哦,你们的县长他病了?那我去看看他去!”木村德重说道。说完,他带上小林正雄大尉,坐上摩托车往魏得贵家里赶去。

不一会,木村德重就到了魏得贵家里。躺在床上的魏得贵看到“太君”来了,吓得连忙从床上下来。木村德重连忙伸手阻止魏得贵:“得贵君,你病了就不要下来,还是躺在床上好好养病吧。”

听了木村德重的话,魏得贵连忙说:“太君,小的办事不力啊!太君要我收的税,都没有完成。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啊!”说完他狠狠的扇自己耳光。

“得贵君!怎么会没有完成税收任务呢?前段时间不是粮食大大的好收成吗?”木村德重不解的问道。

“太君,小的该死啊!都是因为石城镇那附近有一股土匪活动猖獗,我前几天带着保安队去剿匪,没想到那些土匪火力凶猛,打死打伤我们很多弟兄,不但税没有收到,我们还被他们抢劫无数大洋。望太君给我们做主啊!”魏得贵连连哀求木村德重。

听了魏得贵的话,木村德重不但没有怪罪魏得贵,却安慰他说:“得贵君,这个错不在你,只能怪你们保安队的装备大大的差,是实在大大的差!就那些武器打不过支那毛猴子也是正常的!”

听“太君”没有怪罪自己,魏得贵感恩戴德的说道:“多谢太君不治小的办事不力之罪!可是那些土匪实在是我们县的心腹大患!希望太君带兵剿灭那伙可恶的土匪!”

“八格牙鲁!”木村德重边上的小林正雄大尉一声怒吼:“你这个不明事理的支那人!我们精锐的大日本帝国皇军是用来剿灭支那毛猴子的吗?我们还要南进!还要准备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哪里有时间对付那些支那毛猴子?”

木村德重制止了发怒的小林正雄,他转过头去,还是那么温和的对魏得贵说:“得贵君,我们皇军还有战事,虽然我们第一零九师团不是什么主力部队,可是前线的第三师团、第五师团、第六师团、第九师团等精锐部队正在积极备战!我们临城县是平汉铁路通过的要道,有残余支那军队对平汉铁路随时心怀不轨,为了保证平汉铁路运输,是我们大队的重任。所有我们皇军不能帮你们剿匪。不过,得贵君,你也不要失望,我们这里有从支那军队手里缴获大大的好武器!我们的冈村宁次将军已经决定利用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缴获的武器,在每个市每个县都组建警备队!而你们临城县,可以组织一支一千人的警备队,到时候,我们优秀的大日本帝国教官将会亲自给你们训练!得贵君,只要你拥有那么一支精锐的武装,还怕那些毛猴子?”

听了木村德重的这番话,魏得贵连忙跪在地上说:“多谢木村太君大恩大德!只要太君肯给我们武器,帮我们组织人马,小的一定不会让太君失望!”

木村德重拍了拍魏得贵的脑袋,微笑着对他说:“得贵君,你就好好干吧!只要你跟着我们大日本帝国,你前途大大的有地!”说完,他带着小林正雄离开魏得贵的家。

一路上,那个驾驶着三轮摩托车的小林正雄一脸的不快。木村德重看出小林正雄的心思,他却一直没有说什么。

回到大队部,那个小林正雄大尉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不快,对木村德重说出自己的心事:“木村长官!我觉得您没有必要对那些卑劣的支那人那么好!尤其是那个魏得贵,我看他就和一条狗差不多!”

“小林君!”木村德重耐心的开导小林正雄道,“看来你对支那人很不了解!我们要征服整个支那,就必须了解支那人!”

“长官!”小林正雄不服气的说道,“我才不需要了解什么支那人!他们就是一群劣等民族!我们优秀的大和民族的大日本帝国皇军,会像踩死蚂蚁一样从那些卑劣的支那人身体上踩过!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天下无敌!”

“八格!”木村德重脸色一沉,“小林君,虽然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天下无敌,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都是优秀的!可是毕竟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人数有限!你知道要如何征服支那整个民族?我们还是得依靠支那人!从历史的角度看,支那人曾经被人灭国多次,难道支那人没有抵抗过?可是为什么那些外族政权能在支那站住脚跟?就是他们利用支那人来对付支那人!就因为这是一个劣等民族,所以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进入的时候,有很多支那人出来迎接我们!小林君你说的没有错,那个魏得贵是一条狗!可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皇军需要不是狼,而是这样的狗!只有这样的狗,才会忠实的为我们大日本帝国服务!小林君,我劝你一句,不要妄想依靠我们百万帝国军队自身的力量去统治整个支那,要多利用这些狗一样的支那人去对付那些狼一样的支那人!”

“哈伊!哈伊!”小林正雄连连点头哈腰。虽然他嘴巴上没有说什么,可是他心里很不服气,他心想:对那些支那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听话的统统杀光就是了!

几天之后,魏得贵的病总算是好了,他刚刚来到“县政府办公室”,就看到木村德重站住自己的面前。看到木村德重,魏得贵连连点头哈腰:“木村太君,您怎么来我们这里了?”

木村德重笑着说:“得贵君,请你跟我们去一趟东镇车站吧!我打算送你一批大大的好东西!”说完,他把手一挥,小林正雄大尉走上来,对魏得贵说道:“得贵君,请上车吧!”

魏得贵坐上三轮摩托车,而木村德重上了另外一辆摩托车。小林正雄发动了摩托车,还有几辆大卡车跟在他们后面,快速往东镇车站的方向开去。

大约一个小时后,车队到达东镇车站,站台上早就站着粟饭原秀大佐。木村德重看到粟饭原秀大佐,“哈伊!”一声行了一个日本式的军礼。

粟饭原秀大佐笑着对木村德重说:“木村君,你不是说要帮得贵君组建警备队吗?这批武器,就是我们从北平运来的,请木村君验收。”

一行人边说边走进站台,站台上停着一列货车。几个鬼子兵走上去,打开一节棚车的车门,一个小队长模样的鬼子军官把手一挥,一群中国搬运工上来,把车上的武器一箱箱往木村德重他们的卡车上搬,搬了大约两个小时,才把那些武器搬完。

汽车回到“县政府”之后,早在那里等候的王魁剩带着保安队员,从车上往下卸箱子。卸完箱子之后,木村德重下令让那些保安队员打开箱子。箱子打开之后,只见里面有汉阳造步枪,甚至还有崭新的中正式步枪,还有毛瑟手枪。几个汉奸打开一个大箱子,里面是捷克式机枪,还有马克芯水冷式重机枪!

看着那么多的好枪,魏得贵绿豆大的眼睛发出亮光,连连向木村德重道谢道:“多谢木村太君!多谢木村太君!送我们那么多好武器!我一定不负太君厚望,一举剿灭那股支那土匪!”

“哟西,得贵君,只有武器还是不行地!你这几天给我招人!这里有足够装备一千人的武器,你给我凑足一千人!很快,我们大日本帝国优秀的教官就会来亲自来调教你们地!”木村德重看着这条忠实的狗,笑着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