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2/



瘸子搬尸人身上穿的那件白色的医院服装,脏得几乎分不清颜色,令人心胆俱寒的是他上身血迹斑斑,胸膛部分更是有一大滩鲜血,相信是死者的鲜血。梁麒麟在床下也能从浓烈的酒味中辨别出鲜血的味道。

换作一个姑娘或者胆小之人,三更半夜骤然见到这个瘸子,不被吓昏也会吓得半死。

搬尸人自言自语的话印证了梁麒麟的推测:“该死的两具尸体,打扰我的清梦,还弄得我全身是血。”瘸子说完,从破办公桌拿出个本子,做好登记后,拿起一坛酒猛灌两口,嘴里“啧啧”有声。喝完酒瘸子竟然就穿着沾满死尸鲜血的衣服躺上床就睡,一会儿就发出呼噜呼噜的鼻鼾声。

梁麒麟不得不佩服瘸子,若果在平常时候他像瘸子那样绝对睡不着,除非是在浴血奋战的战场,他可忘不了他为了能还清父亲身上的罪孽,在前线参加的唯一的一场战斗,一场惨烈的战斗。

那夜漫天狂风,月黑风高,猛烈炮火轰然涌现,大地发抖,天色血红,炮弹暴雨般泻下。大军似的狂飙,卷向山头,火光中可见一排排黑影倒下,更密集的黑影嗖嗖向上……

“轰!”烈风和炮弹对吼!大地在震动,似一条忿怒巨龙在狂舞,咆哮!阵地如火卷沸,黑烟窜起。激战,白热化的激战!

无数条闪烁明灭的弹道,将墨黑的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凛冽的空气波动着,被灸痛烫伤般痉挛不已。炽热弹丸洋溢着毁灭激情,在畅快飞行中啸音亢奋,尖锐如刺,向大地倾泄下分不清点串的爆光和浑然一体的轰响。

阵地在燃烧,热浪一波波地涌来,经过每一处都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壕沟里,每一块石,每一粒沙,都在放射着惊人的高热。在他的四周,一道道火柱带着硝烟,冲碎掩体石块,喷向高空,再在轰隆炮声中罩洒下来,他不住逃避蹿跑,开枪还击射杀鬼子。

“轰”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沙石四溅。敌军击中他不远处的几个战友中,几个战友连同他们脚下跑道岩石一起崩溃碎裂,瞬间全是喷向空中的人肉碎块和血浆!他全身都是战友的肉碎和血浆。

此役之后,他被未来的丈人柳爱国强硬地从前线拉回后方。事后,他才知道,柳飞燕一哭二闹三上吊,缠着她的老头子要把他从前线拉回后方。柳爱国为了他到处跪爹求娘,硬是以他不仅军事素质强悍,特工素质更强悍的理由召回后方。后来,他被军统选中,留学美国的情报学院。

一句话,没有柳飞燕和他父亲柳爱国,就没有他的今天,可能他早已已经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了。

瘸子高昂激越的鼻鼾声扯断了梁麒麟不堪回首的回忆,他深吸一口气,把脑中的各种像枝枝桠桠般乱伸的思绪强硬地赶回脑海中,身形像猎犬般从窗下滚出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