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猛进 第一章 北征大陆 四 狙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5/

狙击,偏正结构名词,“狙”修饰“击”,“狙”字是一种猴子的名字,在书面语作偷窥义,整个词语的意思就是偷窥+袭击,“狙击”这个词语从字面就给人很明确的意义。虽然CS的流行基本上让狙击变成了跳来跳去的对打,破坏了狙击手“偷偷的放枪,暴露的不要”的意思,然而很多战争游戏还是认真的还原了狙击血腥而美妙的风情。草堆里满脸涂色的战士身披着基里伪装网(另一种翻译是吉利服),被伪装成木棍的步枪慢慢伸出,远方,不知不觉间敌军的身体上腾起舒展的血雾,在敌军没有听到枪声前,这一堆草丛已经缄默着,转移。

朱允炆紧张的盯着硝烟冒出来的位置,居然还是没有发现除了杂草外的任何动物,神经过敏的他立刻发出第二声大喝:“出来,否则格杀!”

平地上,两个人形突兀的冒了出来,背对着朱允炆。浑身上下披着草绿色碎布条和天然杂草。朱允炆本能的倒退了几步,手中枪械分指两边,如果有异动,对面看不清面目的两个人立刻头颅开花。

“慢慢转身,把身上兵器扔掉。”两人照做了,即便是内功加强过的眼保健操,朱允炆依然看不清他们的面目——脸上绿色与褐色交替的条纹只露出黑色的双眼。手上的武器被扔下来,身上的腰刀也被解开绳索。突然来临的紧张让那四只眼睛露出难以言喻的慌乱,朱允炆举着步枪的手也微微发酸,看到对方没有有害的举动以后,缓和的语气说道:“两位,请报上姓名。”

“猎户宋国强,猎户宋兴邦。都是长城脚下宋家村人。”

“敝人朱允炆,见过两位壮士。”说着他出示了自己东宫的腰牌。其实看到全套的明光铠(朱允炆怕被强大的野兽咬伤,所以就穿着全套甲胄出来逛)两位猎户就可以猜出来者不凡,没想到这位居然就是传说中的储君,先前手里拿着的火器的宋国强两眼顿时发直盯住朱允炆手里的步枪,早就听说皇太孙的新军装备了犀利的火器,没想到这兵器居然是这般漂亮,自制的火枪虽然旁人一直说它难看,但是在宋国强心里,那个火器就是非常美丽的——凝结了他的心血和无穷的威力。在皇太孙手里步枪比起来,相去甚远。

朱允炆的眼睛也在发直,他仔细观察地上的火器,惊人地发现,居然是燧发火枪,而两人的伪装网已经完全割裂了人体外形,从外观上,这两位人物更像是600年后的狙击手。对于军人,从小朱允炆就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他倒是罔顾两人惊愕的表情,走到两人中间勾肩搭背的开始聊天。这位赝品皇太孙还是标准的赝品——他那么久了还是没有完全理解身份地位在古代的作用,他的行为在两位猎户眼里简直是惊世骇俗,或许三个人身份迥异,没有共同语言,但是朱允炆感兴趣的是,他们的名字还有武器。

“我家本姓王,然而宋亡以后家庭落败,由原来的临安望族改到北方当猎户,与鞑子官府有仇,抗税抗捐,为使家人不忘兴复汉室之任,故,时任家主的王汉改姓氏为宋,并定下家规家里所有男丁的姓名都必须带有兴国安邦的意思。国强兄是草民表亲。”这位宋兴邦显然是个伶俐人物,说起话来眉毛不停的跳动,看来有些不可靠,但是看来很有能力。宋国强却是一副沉静的姿态,但是眉宇间的刚猛气息可以被嗅出来。难怪汉族思维那么严重,如果没有元朝的倒行逆施,谁喜欢和官府作对呢?朱允炆无奈的想,将来推进民族和解恐怕会比计划中的难上不知几倍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句话实在正确,寒暄过去后,三个人一度陷入了尴尬的沉默,然而猎手和狙击手的距离好比窗户纸,捅之即破,武器随即成为了最好的谈资。历史里没有记录过中国在明初就有过燧发火枪,然而朱允炆已经亲眼见证了的确存在私人设计的燧发枪械,但是这边境的人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兵祸害得灭门,再加上对技术没兴趣的读书人,没有留下任何记载也是可能的。如果刚刚穿越,朱允炆会把宋家的燧发枪械当成宝,然而制成旋转后拉枪机的步枪以后,这一切被当成简陋又简陋的东西。无论是准星,枪机闭锁机构,甚至是握把,都被朱允炆挑剔的认为是拙劣的作品,完全忘记了这在原来的历史上是原生态最惊人的科技突破。

脱去了伪装服的两个猎户对新枪的兴趣明显大于和朱允炆聊天的兴趣。而朱允炆感兴趣的,是这两位猎手的工作方式,因为他们的行动太接近后来的狙击小组里的射手和观察员了,而按照宋兴邦的解释是因为弹丸散射面大而且速度慢,为了精确命中目标必须仔细计算风速距离还有活动目标的运动速度,甚至还有冬夏季节不同(也就是温度差异),看着他们手里还捏着草纸(是一种质量较差但造价低廉的纸,不是厕所里用的)画成的简易地图,朱允炆趁他们不注意转过头吐了吐舌头:这真的历史上原生态的人物么?怎么看起来那么穿越啊?

在朱允炆的怂恿下,两位猎手重新穿上了自制的伪装服,在这位身份高贵但是丝毫没有架子还是让小老百姓无比敬畏的人物的尾随下,一起走入了莽莽苍苍的燕山山脉。

一只肥硕的鹿从眼前浓厚的绿色背景里出现,在开阔的山间平地上嬉戏着。三个人一起趴在地上,朱允炆像是观摩演习一样,观察着两个猎户怎样的配合。

“国强哥,距离大概200步,风速蛮平缓的,温度不冷不热。”虽然用词非常业余,但是两人那副神定气闲的神态,大概是常年趴着偷袭养成了习惯,狙而伺机出击。好手段,朱允炆从背包里拿出望远镜越过宋国强交给宋兴邦:“拿着,用这个看。”然后把纠正宋国强的据枪姿势,竖起标尺,把觇孔定位在150米处,让宋国强学会步枪的使用方法。

****

狙击,窥伺而后击,皇帝的耳目正潜伏在几个大明帝国重要人物的身边,默默的收集黑材料,轻轻的报给朱元璋,皇帝就是那手指搭在扳机上的射手,而锦衣卫,就是他的观察员。蓝玉、傅友德,一个个军方政界重量级人物都被列入了朱元璋的“觇孔准星”里。

而这些人物,就像是宋国强步枪枪口下的那只鹿一样,毫无知觉,或自以为与皇帝是布衣之交,或自以为皇帝的底细他都知道,或者还认为自己功劳大皇帝离开他不行。朱允炆也曾专门找过皇帝,旁敲侧击的想让他不要乱杀功臣——按《明史》和许多的史料,朱元璋简直是个杀人狂。

但是朱元璋给出的回答是匪夷所思的:

“允炆,你真以为,你爷爷是个嫉妒功臣,疑心极重的坏皇帝么?”

“臣,不敢!”朱允炆连忙头捣蒜般的开始谢罪,生怕被他给砍了。

老皇帝收起自己的目光,抬头盯着华美紫禁城的雕梁画栋,叹息:“朕出生寒微,深知贫苦人家生活不幸,由此举事,唯望创太平之邦,然……唉”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朕所建立的大明,和昔日各个王朝又有什么区别!!??”朱元璋突然加大音量,老脸憋得通红,愤然呼喊。

朱允炆跪在那里,一时语塞。

“今天官员们上书让朕加他们俸禄,朕只说了一句:‘尔俸尔禄,民脂民膏’这帮东西居然和朕争论,坚持让朕收回这句话。有错么?”

“没错,圣上所言甚是!孔圣人曾经说官员是民之父母,然而以我的观点,官员就是民之子女——老百姓出钱,也就是交税养活了官府!甚至包括皇帝,也是百姓养活的,皇帝就是应该为百姓着想,为百姓办事的……”

朱元璋听着听着突然把头转向朱允炆,瞪着炯炯有神的眼睛,就像找到了知音一样。朱允炆心里一阵发毛,因为他一不小心把600年后自己的一些政治理解说出来了,就怕大逆不道被砍掉。

“听起来惊世骇俗,实际上很有道理啊!允炆,朕欣慰啊!读圣贤书又敢于质疑圣贤书的,天下读书人能有几个?”(朱元璋曾经一度终止科举考试,因为他发现读书人被经典困住,选不出优秀的人才。)接着摇头,朱元璋手一抬:“起来吧,孙子能够理解朕,朕也不是孤军奋战了。你去案上看看那些文书吧,若是论罪行,这些东西早该砍掉了,但是他们偏偏又是开国功臣啊……所以所谓谋反,只是一个足够杀掉他们的借口,朕不忍,朕无奈啊!”朱元璋第三次发出了沉重的叹息。

这些黑材料,朱允炆曾经看到过别的版本,当时他就觉得这些所谓的功臣欺男霸女,其罪可诛,但是没有想到过朱元璋的思维居然是这样……曾经在网上看到过称朱元璋是愤青皇帝的言论,当时一笑而过,因为历史早有“公论”。此时却朱允炆突然有种被所谓的学者蒙骗的感觉,朱元璋偏向老百姓,压制封建知识分子官僚,当然会引起他们的忌恨,所以被抹黑,也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朱元璋还在继续狙击着那些可恶的官僚。

****

眼前肥硕的鹿突然受到了什么惊吓,撅着屁股一颠一颠的飞速狂奔而去,反向远处的森林里一阵喧闹,鸟类冲上上天空,走兽全速奔逃,身后的战马也不安的躁动着,朱允炆转过头盯着那里,左手拔出了左轮手枪,右手按在刀柄上——按照书上的描述都是猛兽出现的前兆,莫非这次我人品那么差,居然碰上老虎?宋兴邦抬着望远镜也转过来,看得起劲的他突然松手,慌乱地去拿他们的火铳,望远镜的背带突然绷紧,在他蹲坐起来的胸前跳了几下。宋国强郁闷的发现鹿逃跑了,脑袋离开枪托,疑惑着观察这些异动。宋兴邦一边给火铳装火药一边喊叫:“有老虎啊有老虎!!!”这时森林那边传来一声巨大的吼声。朱允炆猛地跳了起来,拔出身上的刀具,警惕的盯着森林的方向。宋国强坐着,据枪的手肘靠在膝盖上,继续表情沉静的瞄向森林(其实动作很像狙击手,只是朱允炆无暇他顾),宋兴邦看似手忙脚乱,但是很快装好了弹药(朱允炆郁闷的发现这支原生态高科技步枪居然也是使用纸包的一体化弹药。)他把望远镜塞回朱允炆手里,朱允炆抬起来一看,浑身发毛——正宗老虎啊!远看不清楚(虎纹是迷彩的一种),望远镜里却可以清晰看见那只老虎张开的血盆大口和牙齿上粘连的唾液慢悠悠的走过来。逃跑,肯定是跑不过老虎的,这次只好硬碰硬的上了!我还不想死啊!朱允炆快要哭了。

50米,邦!邦!朱允炆手里的双动左轮手枪响了,一颗子弹打穿了老虎的耳朵,一颗子弹直接打在了老虎的鼻子上。吼!吃痛的老虎加速冲过来又是一声大吼。三个人不觉抖了一下,朱允炆这才发现宋国强居然一直瞄准着没有开枪,他用变了音的嗓子大叫:“开火啊!不要停,不用提前量!打完了掰起握把上的铁棒到顶,拉到底,再推上去,继续打!”砰!老虎的一只眼睛被打瞎了,晶莹的液体溅起老高,混合着血液喷在一边的草坪上,没空赞扬他的枪法,因为这时候的老虎已经冲的非常近了,宋兴邦手里的霰弹枪响了,成片的霰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向虎头,老虎的另一只眼睛也被打瞎,整个虎头血肉模糊,毛发被点燃,散发出焦糊的怪味,顿时攻势停顿,嘶吼着示威。三个人一个也不敢动,朱允炆却挪了一下脚步,听觉灵敏的猛虎倏的转身朝朱允炆冲过来,已经浑身鸡皮疙瘩的朱允炆连忙开枪,邦邦邦邦,双动左轮手枪的射速因为射手的惊恐而被发挥到了极限。打光了子弹的手枪击锤无力的空响着,朱允炆连忙丢下手枪,双手握刀,惊慌的面对猛冲过来的巨兽。

“嗷!”先发出喊声的居然是宋国强,他伸手敏捷的抓住跳出来的弹壳——被烫到了,“你们两个干嘛啊!我出了意外你们是要被灭满门的啊!”宋兴邦手忙脚乱的装弹,宋国强居然还在回味那滚烫的弹壳……果然是危险临头不是爆发就是变呆,两个猎户也从没碰上过老虎,这回居然束手无策。朱允炆发现谁都靠不住,猛地跳起,端平军刀(唐刀类型,平直,突刺能力强)冲向猛虎,用力刺进去,然而刀锋刚刚没入身体几寸,巨大的力量就撞击在腹部,发出钢铁摩擦的刺耳声响,朱允炆猛地飞出去好远,脑袋砸在树干上满眼金星。还好刀还在,腹部原本银光闪闪的明光铠留下了深深的虎爪印迹,如果不是穿着金属板制成的甲胄,恐怕朱允炆已经被一爪打穿了。晕头转向的他绕着树和瞎眼的猛虎绕圈,嘴里呼喝有声振奋自己的士气,努力往两个猎户靠拢。瞎眼的老虎循着声音进攻了许多次,都因为树林的阻挡被击退。还受了不少小伤,这使猛虎更加狂暴,奈何没有了眼睛,看不清楚三个人的位置,又能如何?

朱允炆在和老虎对阵的时候宋国强一直在瞄准,但是没有开枪,因为开枪就可能伤到朱允炆,投鼠忌器,毫无办法。朱允炆终于靠近了他,宋国强瞄准老虎就搂火,装填完毕的宋兴邦也随之开火,瞎眼巨兽的注意力被引开,朱允炆趁机捡起手枪,打开弹轮重装,三个人站在一个等边三角形的三个顶点上,不时的发出声音逗弄猛虎,然后另外两人开火攻击,老虎首尾不能相顾,痛苦的周旋着,宋兴邦的射速最慢,打的最少,然而每次伤害最重,宋国强手里的步枪打的很准,几乎弹无虚发,而朱允炆的左轮手枪射速最高,一打就是6发,三个人因为危难当头,不约而同的形成了战斗的默契。

终于老虎的行动越来越迟缓,吼声越来越轻,最终力竭倒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