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六十章 华夏龙吼(上)

江南疯子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回家的感觉真好,王忠睡到上午九点钟才被手机铃声给惊醒过来。昨晚鹰队的七个人和杜明去天京郊区的一家饭庄吃了一顿,除了杜明一点酒也没喝外,大家全喝多了,就连号称“千杯不醉”的王忠也喝高了。在外面场合,鹰队的人喝酒是从没有喝醉过的——真要遇到别人轮攻,那就运用内力把酒逼出来就行了,但他们队里自己喝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回家的感觉真好,王忠睡到上午九点钟才被手机铃声给惊醒过来。昨晚鹰队的七个人和杜明去天京郊区的一家饭庄吃了一顿,除了杜明一点酒也没喝外,大家全喝多了,就连号称“千杯不醉”的王忠也喝高了。在外面场合,鹰队的人喝酒是从没有喝醉过的——真要遇到别人轮攻,那就运用内力把酒逼出来就行了,但他们队里自己喝酒却没人作弊过。而昨晚他们确实一个个想醉一场的,拼了命地喝,好象是借酒来发泄着什么。王忠心里很清楚,兄弟们是想用酒来麻醉自己,麻醉了自己就可以暂时忘却对赵刚军和李强的思念了。鹰队的九个人少年时代进入国安部就认识了,十来年了,一起风风雨雨地不知道走过了多少艰辛和磨难,互相之间的感情甚至比亲兄弟还亲的。而这一下子突然失去了两人,这些血性汉子虽然嘴里没说什么,但一个个的心里都在滴血。所以看着大家拼命般地猛喝,王忠丝毫没有劝阻的意思,反而他比谁喝得都凶。

虽然从小就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但昨天可能真的喝太多了,王忠依旧感到头晕晕地。手机依旧在不屈不挠地在响着,管他呢,反正只要不是1号的电话就行了。而凭经验,王忠知道肯定不是1号王长亮的电话,因为如果今天有紧急任务,那王长亮肯定直接派人来房间找了。你顶多再响个三分钟吧,我就是不理你,看你还能不能继续骚扰我。王忠看都没看放在床边桌上的手机,翻过身又继续睡他的觉。

“怎么回事呢,怎么手机也不接啊?不会没带在身上吧,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这样大意的啊。”挂了电话,田静奇怪地自言自语着,“难道,难道他们遭遇到了什么事情而忠哥把手机遗失了?”

田静是昨天陪母亲回到天京的,腿伤前两天就好了,比预计的时间还快,而且与以前比觉得自己好象精力更旺盛点了。因为当初向学校请了一个月的假,反正无事,索性就陪母亲回了天京。虽然自从杜明那天和她告别说马上要去天京后,她一直呆在家里没出过门,但却天天在家看电视的。在日本东京的连环大爆炸发生的第二天,通过电视新闻她就知道了真实情况。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会不会是王忠和杜明他们干的?因为那天杜明说去天京,不出意外的话会很快回河城的,但却一直没回来。随即她又否定了这想法,怎么可能啊?虽然从以前在网络或书籍中知道国安部的特工神出鬼没,都有一身普通人不敢想象的本事,而王忠他们几个更是其中出类拔萃的顶尖人物,但这次东京大爆炸可不是什么两个人打架那样简单的事情。而且从大的方面说,随着综合国力地大幅提升,国家这几年虽然对外政策开始强硬起来,在国际上有了让人不可不听的发言权,但也没有达到和实力与自己相当的日本决战的时候啊。

左思右想之下,田静还是不得其解,心里却更焦虑了。自从那天看到新闻后,她每天都在打王忠的电话,但每次听到的都是“已经关机”的提示。今天好不容易打通了,却没人接,田静真得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总不能直接去国安部找人打听吧。先别说能不能进国安部的大门,即使进去了,象国安这样的部门会不会有人告诉她呢?心里虽然很急,但她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当王忠睡够了从床上爬起来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了。洗涑完毕,正准备出去吃点什么时,突然想起来上午有个电话没接。掏出手机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固定电话。“嗯,也可能是哪个朋友用家里电话打来的吧?”想到这,王忠把电话拨通了。

“你好,请问是哪里,上午是谁打我的电话啊?”

“打你的电话?请问你是……?”电话里传来了田静甜美温柔的声音。

“哈哈,是田静啊?我是王忠。你怎么知道我们回天京了啊?还真够神的啊,难道你也学会了杜明的本事,能掐会算了啊?”一听电话那头是田静,王忠决定开一下玩笑。“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时间,田静才回答道:“哦,是忠哥啊。没什么事哦,只不过我昨天陪我妈回天京了,腿好了,在家呆着也无聊,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问候一下哦。”

真是个单纯的女孩,连这么简单的谎也不会撒。王忠心里暗夸着,脸上微笑着,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另一回事了。“是这样啊,谢谢你的关心哦。只是出差才回来,还有一大堆公务要处理,否则我今天可以请你吃饭的,现在看来只有下次了。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挂了啊?”

“厄,厄,忠哥,我,我……?”田静在电话里吭吭吃吃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此时王忠心里已经笑翻天了,不能再逗这纯净女孩了。“哦,田静啊,忘了和你说了,杜明这次和我们一起出差的,也是才回来。对了,我下午就去个他领个手机去。嗯,我有公务,但他却没有。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让他代表我晚上请你吃个便饭?”

“谢谢忠哥,还是我请你们吧。”

“哦,我们几个这两天真的没时间,许多公务要处理,就这样说了啊。这是你父母那里的电话吧?我等会让杜明和你联系啊。再见!”生怕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王忠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

**************

“明哥,你失约了哦。当初可是说马上就回河城的啊。”坐在饭庄雅座里的田静看着杜明笑着说。

“嗯,不好意思,小静,因为事情很紧急,所以当初的计划改变了,河城那边的事情让地方国安局去处理了。”杜明解释道。“对了,你的腿完全康复了吧?”

“嗯,前两天就完全好了,比你预计的还快点。谢谢你,明哥。我父母听说你也在天京,准备请你哪天有空去我家坐坐,吃顿便饭,当面向你道谢。”田静说到这,脸上突然掠过一抹红晕。其实他父母和她说的话虽然意思是这样,但却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自从那天田静的妈妈张兰芳在河城见到杜明后,就发觉这个小伙子不错,而田静好象也很喜欢他。回到天京后张兰芳把情况和田静的爸爸田华一说,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以道谢杜明救了田静的名义把他请到家里来吃顿饭,好好地端详考察一番,自己可只有一个宝贝女儿啊,要是万一误识歹人,那可就害了她一生了。于是张兰芳把话和田静一说,以田静的聪慧哪还有不明白父母的意思的?

“啊?不用如此客气啊。那也是机缘巧合,我们是朋友嘛。运功施法对我来说只不过暂时老累点而已,真的不必如此客气啊。”杜明两眼静静地看着田静。

“明哥,我不管了,明天正好是周六,那就定在明天晚上哦。到时候我打电话给王忠,让他通知你。”田静不知不觉地露出了小女儿之态。“对了,王忠说等会给你领一部手机,估计是和他同样的经过加密的。其实你也该慢慢适应现代生活方式了嘛,换成别人,可能早就买了新手机了哦,你却好象根本不需要似的。”

“呵呵,是么,我在这尘世,除了王忠他们系统的人,连你在内认识的人还不超过十个,不象你们对这个很需要哦。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我是该尽快适应这生活方式了,毕竟还有三年时间啊。”杜明笑着说道。

“什么?三年?你三年后就回山不再回来了吗?”

“说不定啊,师傅让我在这三年内就在尘世修炼,三年后再通知我回去。至于回去后还回不回来那就不知道了。”

“算了,不说这个了,反正那是三年后的事情哦。”田静听了杜明的话是既欢喜又惆怅,欢喜的是在三年内可以和杜明交往,惆怅的是三年后杜明回山上是不是会一去不返。“对了,明哥,你的眼神怎么没你上山前那样有神了啊?难道……”田静自从杜明上次回山后就一直在留意收集修真方面的资料,知道了修真的进程和学武功在道理上是一样的,所以她看到了杜明眼神的变化,还以为他的功法下降了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次回山后修炼了一门新的心诀后就成这样了,问师傅时他老人家没多说什么,只说我功力提升了不少。我想可能是修炼的那门新道法的原因吧。”杜明摇了摇头,即使现在他也不知道在修炼了“小乘天道”后他已经达到了另一层次,而且使他未来的修炼获益匪浅,他只知道自己的黄龙功确实突进到了第五层“龙腾四海”的后期,而且能施展“飞龙在天”了。

“哦,这样啊。对了,明哥,我爸爸是研究天体物理的,他听了你的情况后对你很感兴趣,明晚到我家里去他肯定要和你探讨一些问题,到时候你可不要有什么顾虑哦。”

“啊?这,这,天体物理和我有很大关系吗?”

……

杜明和田静在饭庄里吃饭时,王忠却正匆匆地从训练场赶往王长亮的办公室。他因为中饭吃得迟,所以从下午一直到现在都是在训练场度过的,也不觉得怎么饿。接到王长亮的电话,一看时间已是夜里七点多了,才发觉确实有点饿了,于是在街上吃了一碗面条就急急地往国安部赶。在电话里,王长亮只叫他尽快过来而没说什么事情,口气却是很急。

“1号,你找我?”王忠敲了敲门进了王长亮的办公室。

“小忠子,来,来,先坐下吧。”王长亮指了指办公桌边的沙发。

“嘻嘻,坐倒不急,先抽根烟再说。”王忠边说边拿起办公桌上王长亮的香烟抽出一根,点着了火。

“你小子只是无可救药了。”王长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面色一整,“你们这次日本之行,总的来说是令人满意的,不仅完成了任务盗取了日本政府绝密的JC计划,而且还给日本政府和相关势力狠狠地敲打了一下,但鹰队却遭受了自成立以来最严重的损失,丧失了两名优秀人才,当然这不是你指挥失误造成的,我也不是责怪你,而是想问一下,对鹰队今后的发展,你这个队长有没有什么长远打算?”

王忠狠狠地吸了两口烟,理了一下思路。其实自从两个多月前介入那三起人员离奇死亡事件调查后,他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1号,鹰队成立十几年来,大小任务完成了数千件,经历过无数风涛浪急的时刻,但一直坚强地走到了今天。前段时间河城发生的情况以及这次日本之行,让我想了很多问题,只是有些想法还没有成熟而已,否则早就跟您汇报了。尤其是这次日本之行,象您所说的,我们鹰队遭遇了有史以来最惨重的损失,虽然这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但我想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鹰队的人手太少了。在鹰队成立之初,我们的主要职责一是在国家领导人出访时作为贴身保镖,二是完成困难系数比较大而又不适宜人多的任务。但现在的情形说明,我们当初的职责必须要扩大。前段时间我们追杀日本青年联谊会代表团小本正郎他们六人和Y国经贸团华西.诺尔三人时,人手不足的问题就突出来了。如果当时我们不是连夜紧急行动的话,那么可能完不成任务的。而这次日本之行,如果我们人手足够的话,那么只要派几个人监视或控制一下东郊海港的重要通讯指挥系统,那么赵刚军和李强两人可能就不会牺牲了。”

听了王忠的一番话,王长亮赞赏地点了点头,这小子看来没白跟我这么多年。拿出一根烟点着了,王长亮才说道:“嗯,你说的不错,最近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只是事情太多了顾不过来,但现在的形势逼迫我们必须立即着手准备这事情了。前我组建鹰队时,它的主要职责确实你刚才说的内容。但这十几年过去了,世界在发展,时代也在发展,形式越来越复杂,鹰队作为国安部的尖兵力量,任务是越来越多,而人手却依然没有增加,如果同时发生几起紧急情况,你们确实没有办法都顾及到的。”说到这,王长亮顿了顿,才继续道:“那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呢?扩大人手?人手扩大到什么程度呢?人手又从哪里来?是从部队各军种的特务大队中挑选还是依然从你们七大武林世家中选呢?”

“那就要看鹰队的主要职责是什么了。如果我们鹰队的任务依然是目前这样的,既要保卫国家领导人,又要完成一些艰巨的任务,还要对付象日本忍者或超能力者,那就必须扩充大量人手,那最好还是从我们七大武林世家中挑选人手,但这人员的培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短期内是不能见到成效的,我们现在的七个人可是您花了近十年时间才达到现在这样的。”王忠边思考边说。

“叮咛、叮咛”王长亮办公桌上的内部电话响了起来。

“是王部长吗?我是中央办公厅的,主席让我通知您,十分钟后到主席那里开国家特别安全会议。”

“哦,好的,我知道了。”王长亮放下电话,对王忠苦笑了一下,“你看,本来想好好谈谈的,但今天看来又不行了,我马上要到主席那里去开国家特别安全会议。嗯,你把刚才我们讨论的事情再好好考虑一下,然后整理份东西给我。”王长亮拿了公文包站起身来,“对了,还记得三年前我让你起草的一个代号CA计划的国安部分的几个章节吗?你等会回去后也仔细考虑一下,很多地方需要进一步充实完善,写个改进方案来,明天晚上十点前一并交给我。”

(本人新书<<龙腾疯战>>已经发表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117970


.请一直支持偶的读者朋友们去点击、推荐、收藏,疯子谢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