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章 第三节 再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一早上他们才发现老家人连夜逃了,原本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过带队的把总出于小心决定还是在附近搜搜,想来老汉的那个样子跑不了多远,多半还在附近躲着,万一放他回去报信或会带来不便。

带队的把总看一眼前面的树林,心中还觉的怪舒坦,“那小妞,味道还真辣,哼!汉人都是些懦夫,就那么看着自己的女儿受辱,乖乖的引颈受死,哪比的上我们八旗,只是这些汉人女子却是花容月貌,纤巧柔顺,要不是怕误了这趟事,这样的女子确是值的收蓄。”

他的自得自然是有道理的,自打入关以来,八旗铁骑所向无敌,眼见这汉人的花花世界就要尽入满人的荷包,足见满人血统之优,比之那些汉人贱民不知要高明多少。

写到这里我想说几句题外话。真理这个家伙真是个小人,往往站在强者一边。自古至今的历史无不昭然若揭。从古时的成吉斯汗、努尔哈赤直到今天的克林顿、小布什,也许他们做的某些事情连猪狗都不如,可是他们有实力,真理固然往往在少数人手中,可是少数人却不一定能够保证真理的贯彻执行。故此马克斯他老人家才会说真理具有局限性,或许他指的正是对于真理的贯彻能力而言罢。

果然是在电视上常见的“钉子盔”,颈后吊着一条大辫子,这会他们手执长刀因为发现了林边的山地车,同时也是因为林中岳效飞的嚎啕大哭所惊,所以向这边搜了过来。

他张着嘴,有些茫然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辫子兵,他们手中的刀枪在林中透过的光点下闪着摄人的寒光。

“怎么办?跑?跑的了才怪,投降吧!”岳效飞几乎就要举手了。

“小哥,这可怎么办啊?”老汉躺在地下,虚弱的喘着气。

岳效飞想回头安慰他一下,正待转头间,眼前的一景却使他改变了想法。

那是一双眼睛,死人的眼睛。她的主人曾因它而美丽,它也曾闪动着生的光彩。可是现在,可是现在那一双了无生气的双眼中射出是令人心碎的意冷心灰,是对这个世界还是对眼前这个奇异的人?!

“贱民、汉狗、南蛮屈辱的称呼一次次因为我们的文明、我们的富裕、我们的善良被强加在我们头上,凭什么?凭什么!”心灵瞬间被一双手发狂似的扭曲、搓揉,热血涌动起来。

游骑的把总走在前面,他惊异于眼前这个人的疯狂。一身衣着着实怪异,从没见过、听过的头盔、衣甲,手上端着的怪异兵器更是发出一阵没由于的光亮,心中先自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先前里他是被林边的怪车所吸引,虽然看起来蛮怪异,不过又好似非凡之物,打算停下来好好看看,然后拿回去孝敬千总大人。可他这个想法很快被林中传来的哭声打消,久经沙场的他知道听的出那是悲愤已极的哭声,难道……一边猜测一边抬眼看对面那人。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红色的眼睛,他的主人也因这红色而发狂。手中的M4A1被举起,激光指示器打开,一张嘴因为屈辱、因为愤怒扭曲着发出低嚎“凭什么、凭什么?我操你先人!!”

游骑们挺着刀枪,再次回到这个略显阴森的林中。林中的气氛亦因为林边的怪物及林中的哭嚎而显的怪异与恐怖。走在前的小兵走在充满某种不明情绪的林中只觉背心发凉、心中慌慌,回头瞅了一眼他们的长官,诧异的发现他的脸上多了一个光点。鲜艳、明亮、红色的光点,并在不断抖动。

显然其他人也发现这个情况,不过他们用的眼神各有不同。恐惧的眼神、崇拜的眼神、惊奇的眼神、羡慕的眼神,喜爱的眼神总之六个人用五个不同的眼神瞅着他们长官。

那个小把总也感觉到大家眼神的怪异,“我脸上会有什么?”他伸手向脸上摸去还没摸着,突如其来脸上一阵刺痛,接着他的灵魂就开始了向另一个世界的旅行。

钢制的箭形弹头终于摆脱了木制弹托的拖累向前飞去,经过渗碳处理的弹尖划破空气,发出“嘶嘶”的声音。柔软的皮肤更加深了它嗜血的欲望,随着深入一路破坏血管、组织,不过很快它就遇到了面骨。适度的渗碳处理给了弹尖相当硬度便它轻易的插入骨质中,过大的长径比一直给弹体的旋转所束缚,这下一但弹体旋转被破坏,不再稳定的整个箭形弹顿时翻转起来。

厚牛皮质地的头盔阻挡不住子弹的力量,在它的后面发出轻微的“噗”声破出一个大洞来。红白相间的混合物喷射而出。一旁的几名手下吓的呆住了。不禁心中问道:“这算什么?仙法?”

瞄准镜中的人一声不吭的倒下来。

“没什么更多的感觉,和打CS差不多。”岳效飞由于并未听到死者的惨叫,也没有看见死者面部的痛苦表情,更感觉不到灵魂被强迫离开肉体的那种凄凉、眷恋。在他眼中只看见被瞄到的那个人倒下了。

游骑们吓傻了,他们疑惑的四下里张望,是弓箭?没听到弓弦响也没看羽箭飞过,更没有见什么弩箭。是鸟铳?开玩笑,你见过无火无烟的鸟铳!

“靠!……靠!……”一连串的骂声中,岳效飞一下下的扣动搬机(加强型气瓶使仿真枪具有半自动发射能力)。

六具尸体摆着不一样的poss倒在地上,至死他们也没有明白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

岳效飞再次抱着树干吐开了,第一次杀人的经历并不好受,他不敢走过去看被他所射杀几具尸体,心灵深处仍被恐惧紧紧抓住。

老汉傻了一样看着前面的一切,他同样不明白,前面几个强悍的辫子兵怎么就死了?这么强悍的他们死的而且连个响动都没有。

“我这是真是杀人了?我真的来到另一个世界了?”几乎吐出黄胆的他慢慢平静下来,伸手试着打自己一把掌。

“挺痛,看来这是真的了……我靠,我中了……我中了……我他妈中招了……呜……”他继续起嚎啕大哭的伟大事业来。

老汉敬畏的看着眼前这个怪人的动作,他和那个把总一样,对于面前这个人的衣着及所持兵器深感奇怪,这会他只断定一件事,这个人手中持的兵器绝非凡兵。

若干时日之后,当岳效飞习惯了这个时空的生活时,曾回想起这段往事,发生了如下对话。

“当时我打自己时你怎么不拦着点?”

“好我的岳大公子哩,当时老汉我早让你吓的七魂六魄都不见了,看你老人家又是自己动手,又是自言自语我还以为你作法呢!”

“那我哭的时候你也不劝劝?”

谁知他居然答到:“作法还有不念咒的么?”

岳效飞做晕倒状,嘴里喃喃道:“我靠!晕死,作法、念咒和哭都分不清楚。”

乍一看,眼前这位长相上也还算个翩翩公子。只是白色文士巾下的头发有些凌乱以及不多的尘土,想是昨个被吓的拱在哪里,身上的白衣也是一番凌乱肮脏,全无翩翩公子的风采,他恐怕就是老家人口中的公子爷了吧。

这个如泥般滩在地下的人正是延平郡守王士和的儿子,经过昨夜的担惊受怕直到天亮才沉沉睡去,此刻他还在沉沉睡之梦。

“哎……哎少爷您快快醒来,快快醒来。”

被松了绑绳,精神稍复的王福拉着岳效飞在这林中到处找他的少爷。

看着老头在林中跑前跑后到处呼喊的焦急样子,岳效飞心里说:“看来他们家的老爷对下人倒也蛮好的嘛,要不这老仆人如此忠心。”

王文远看了一眼眼前的怪人,几乎又要晕过去,心说:“我的老天爷,我这是冒犯了哪路神仙,怎么净让我碰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老家人王福将他搂在怀里,仿佛捧着一块美玉,嘴里不停叫着:“少爷,少爷莫怕……莫怕,咱们遇到贵人了,咱没事了……咱……回家。”经过昨天的遭遇现下里两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回家,越快越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