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寿庚的报应 zt

南宋末年国势糜烂,变节投降蒙元的将领官吏也不少,但是多为穷途力屈、或者仅仅贪生怕死、或者是为奸臣排挤。像蒲寿庚这样元军尚远就主动叛变,而且行为及其穷凶极恶的,恐怕只此一例。(景炎元年十月蒲寿庚屠杀在泉州的宗室、士大夫数万人和抗元战士数千。“尽害宗室千余人及士大夫与淮兵之在泉者,备极惨毒。”连妇女儿童都不放过)。

原来蒲寿庚是西域阿拉伯人后代,非我族类,国难之时非但不能报答宋朝几百年来宽待外夷之恩,反而为了卖国求荣,恩将仇报。当然他们一族后来也遭到了报应。

一、东方第一港

唐中叶的“安史之乱”给中原造成严重灾难,中原人民进一步南迁,经济文化中心转移,促进泉州进一步繁荣。唐大历间,泉州“文风大盛”、书院林立。经济上,泉州已逐步成为南方重要大港口,天佑间,已是一个车旅辐辏、商贾云集,“云山百越路、市进十州人”的国际港城,北宋时在泉州设市舶司,专管海外贸易。南宋时与广州并驾齐驱成为全国的两大商港。在泉州,不同语言,不同宗教的民族融洽相处,绽放出人类和平与文明之花,使泉州赢得了“海滨邹鲁”、“世界宗教博物馆”等称誉。

到了宋末,泉州港已成为“东方第一”的贸易大港。南宋时,出入泉州港的许多番舶船队,夏季御西南风而来,冬季逐东北风而去,一年两度,熙熙攘攘。由于当时的远洋航行,专靠信风驱动,故每逢海舶往返季节,就由泉州郡守或提举市舶等主管官员,率领有关僚属到延福寺侧的通远王祠(后改称昭惠庙)举行祈求海舶顺风的典礼。时舟舶遮江,旗幡蔽日,香烟缭绕,鼓乐喧天。“车马之迹盈其庭,水陆之物充其俎”,可见其仪式之隆重。祈风典礼完成后,参与者饮宴于延福寺,并乘兴登游九日山,然后将经过简略镌刻于山中岩壁间。这就是祈风石刻的由来。举行祈风典礼,有一年一度,也有一年两度。多在阴历夏四月间为回舶祈风;下半年多在冬十月、十一月为遣舶祈风。

和平富饶,多姿多彩的泉州成为大宋乃至世界上最令人神往的都市之一。

二、无耻的变节

随着侵略元军的节节南下,泉州城离前线越来越近,泉州内外的汉人们纷纷行动起来,出钱出物支援朝廷和义军。若宋庭能以泉州这座富庶重城作为基地,就不需要一路逃到崖山这个荒岭去和元军决战。以泉州城池之坚固(后张世杰曾会同陈吊眼许夫人等义军会攻泉州三月之久而无果),经济之富庶,人力之充足,宋军必可长时间坚守以待反攻时机,并可能由泉州向澎湖台湾转进,那样中国历史就可能被改写。

泉州的番人们也面临着选择,泉州的穆斯林远非铁板一块,本来在泉州,来自波斯的什叶派占据优势;蒲寿庚掌握大权后,主要来自大食的逊尼派控制了泉州。不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其故乡都遭受元军的毁灭或洗劫,因而从内心来说对元庭是没有任何好感的,何况宋庭对穆斯林可以说是足够宽宏和仁义的。

但商人的精明算计战胜了一切道德力量,看到虚弱的宋庭节节败退,为了维护自己的身家性命,执掌泉州的蒲寿庚做出了卑鄙无耻的选择,背叛了对己对穆斯林有大恩的宋庭,投向了屠杀数千万穆斯林,毁灭阿拉伯文明,洗劫无数***城镇的蒙古人。

蒲寿庚祖上来自大食(阿拉伯),因贸易移居位于今天越南中南部的占城国,后来华定居广州,南宋后期又移居泉州(刺桐),拥有巨舶多艘,豪富闻名远近。南宋末年,宽仁的宋庭不忌蒲寿庚的番人身份,任命蒲寿庚为泉州市舶司,主管对外贸易,而且近三十年信任不变,恩宠有加。可以说蒲寿庚及其家族,包括泉州一带的穆斯林,都身受华夏宋庭的莫大恩惠。

有蒲寿庚出头,泉州城内的大多数穆斯林也顺理成章地忘却民族仇恨,忘却华夏恩义,享受二等帮凶的乐趣去了。当然也有个别穆斯林不支持蒲寿庚的卑鄙行径,说蒙古人侵入阿拉伯,屠杀了无数穆斯林,夺去无数穆斯林的土地和财物,不断侮辱***。而身为泉州穆斯林食宋禄受宋恩却投降元军,为虎作伥,为屠杀穆斯林的郐子手效力,将来会受到真主和先知的惩罚的。但蒲寿庚决心已下一意孤行,又哪是几个反对者所能左右的。

1276年,蒲寿庚将泉州献与元庭,忽必烈得到这一东方大港,富庶重城,不由得欣喜若狂,对蒲寿庚赏封不断,先后任命他为“昭勇大将军”、,闽广都督兵马招讨使兼提举福建、广东市舶、福建省参知政事、江淮行省中书左丞兼泉州分省平章政事等官职。蒲寿庚也投桃报李,赤膊上阵,用宋人的鲜血向蒙古主子表忠心。

蒲寿庚降元大失泉州民心,为了维护其无耻统治,蒲寿庚在元军帮助下,投降后随即在泉州城内外展开了大屠杀,心系汉室却手无寸铁的万余百姓被元军夺去了性命。

之后,张世杰护卫南宋二帝南逃福建,蒲寿庚自然是闭门不纳,而且还与元军配合,内外夹击张世杰,张世杰无奈继续南逃。

泉州许氏家族起义兵抗击蒲寿庚,掩护二帝南逃,被蒲寿庚几乎灭族。“元兵实行剿乡灭族策略,不仅火烧晋江许汉青、许夫人的家乡许宅巷、陈厝坑,迫使二乡的许、陈、曾三姓族人四处奔逃。南诏许姓氏族因事牵抗元,亦惨遭清剿杀戮,几于灭族。”

泉州清源少林寺僧众反蒲寿庚之降元,遭蒲寿庚和元将奇握温思的镇压,他们率元军万人冲进少林,千余僧众被屠,只剩数十人逃出。

……

通过残酷无耻的屠杀和镇压,蒲寿庚终于将泉州控制在手里,成为元庭的忠实走狗。

三、报应不爽

抛开道德不论,表面上看蒲寿庚降元维护了自己家族和泉州穆斯林的利益,短期内也似乎如此,但随后蒲氏家族和泉州穆斯林却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数十年后,蒲氏后人与元庭争利,元庭派兵攻入泉州,使泉州的回族与***教遭到了严重破坏,“凡西域人尽歼之,胡发高鼻有误杀者。闭门行诛三日”;事后即“发蒲贼(蒲寿庚)诸冢,得诸宝货无计。寿庚长子师文性残忍,杀宋宗子皆决其手。圹中宝物尤多,圹志玛瑙石为之”;“凡蒲尸皆,面西方”;“悉令具五刑而诛之,弃其胾于猪槽中,报在宋行弑逆也”。(后《丽史》)蒲氏家族信***教,故“,面西方”,穆斯林忌猪,砍其身于猪槽中是最大的侮辱。仇恨至挖墓刑尸,那必非常残暴地屠杀蒲氏族人,得及时外躲或刚好在外者,才能幸免于难。穆斯林资财、住宅、礼拜寺等大半毁于烧杀和劫掠之中。这就是泉州城、泉州港衰落的开始,也是泉州穆斯林衰落的开始。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对卖国求荣助纣为虐的蒲氏深恶痛绝,下令将蒲氏族人充军流放,为娼为奴,不得登仕籍。蒲氏从富族成为贱族达数百年,真是天网恢恢,恶有恶报。而当时许多回人也都耻于和蒲寿庚牵连上关系,把他称为“无耻的叛教者”.

蒲寿庚――一个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认贼作父、叛国背教、卑鄙无耻、残暴不仁、遗臭万年的奸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