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是啊,今天我们好象真的陷入绝境了。”刘志华听了王忠的话,看着窗外越来越多现在至少已经有三千多全副武装的警察也不由得皱着眉。

混在人群里出去,然后再想办法?不行,因为这是个新开发的住宅区,也只有七、八栋楼房竣工了,而自己几人住的这楼房只有十几户搬了进来住,顶多也只有四、五十人,大家出去后警察很容易分辨出各人住的房子是几层几号的,说不定警察现在已经从房地产开发商那里拿到了相关资料了;而如果硬冲出去,那也肯定不行的,要不了十秒钟肯定会被几千只枪打成筛子一样;而施展轻功从楼房顶层逃走也行不通,这片地区已经有至少三十架武装直升机在盘旋着。王忠左思右想也不得其法。

“里面的人给我听着,十分钟后全部给我双手抱头,一个个排队出来。否则我们就要强攻了。”高音喇叭里又传来了小河洋平嘶哑的叫声。

“忠哥,我们怎么办?”刘志华焦急地看着王忠。一旁的杜明也很焦急,倒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王忠和刘志华两人焦急,同时对自己不能帮他俩人也觉得很自责——他现在的功力还不足以施展“乾坤大挪移”把王忠和刘志华两人带离此地。至于他自己,则完全可以用隐身飞行法逃出去。

“嗯,看来只有破釜沉舟,冒险行事了。”王忠终于下定了决心。“华子,你联系一下松子他们,把我们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同时让他们取消行动。东郊海港北面不是有几个岛屿吗?让他们潜伏到那里去,等待我们的命令。”

“忠哥,什么叫破釜沉舟?我们硬冲出去?”刘志华听了王忠的话莫名其妙地。

“不要废话了,快点通知松子他们。然后我们立即乘电梯下楼,和这栋楼房里的其他人一起出去吧。”说到这,王忠看向杜明,“杜明,你有办法让一个人在瞬间,也就是说几秒内不自觉地移动几十米吗?”

“这倒能办到。”杜明回答道。

“好,那就好。我们全戴上面具吧,再化点装。杜明,麻烦你跟在我和华子后面,等我们和这个楼房里的其他人一起被警察包围住后,你就……”王忠用手指写了几个字。

**************

**************

王忠他们所住的这栋楼一共有十二户人,加他么三人一起是四十八个人。十分钟后,这栋楼房里男女老幼一共四十八人一个不少地双手抱头,排着队慢慢地从三个单元里走了出来。

“一个、两个、三个……四十七、四十八。厅长,一个也不少,四十八个人全出来了。”一个警察向站在汽车旁边的小河洋平报告道。

“呵呵,嘿嘿,我说这世上没有不怕死的人嘛,这不,全给我出来了啊。”小河洋平看着排成三队列的男女老幼得意地笑了起来。因正和情人小一平子亲热而被搅和了的恼怒也渐渐地没了。十五分钟前他从首相府开完内阁扩大会议匆忙赶到西郊的秘密别墅后,刚准备与情人小一平子好好地亲热一下就被急促的内部使用的手机给打搅了。因为是内部手机,需要二十四小时开机的,没有非常紧急的重大事件下属们是不敢在下半夜这个时候打的,所以虽然好兴致被搅和了,小河洋平也没办法。接通电话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后,小河洋平立即调了一架直升机赶到了这里。

望着离自己有三十米距离的三队男女,小河洋平心里很得意。从几个警察和特工的嘴里知道了下午小本正郎的秘书要他们跟踪一个亚洲男子,再看一下楼房下面的三具尸体,加之听说小本正郎回国后不知怎么回事受了重伤住在了医院里等情况,凭几十年当警察的直觉他敢肯定这些人中极有可能有东京恐怖袭击的凶手。“哈哈,这下可让我抓着了吧。我看你们这些政府官僚还敢小看我不?”一想起政府高层那群白痴的嘴脸,就很生气。小河洋平大声命令着:“来人,把这几十个人一个个地给我仔细盘问一遍,查出1802A房里的人给我重刑拷起来带回去审问。”顿了顿,又指着身边的一个防暴警察命令道:“你,带三百个人分别进入三个单元,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给我再仔细搜查一遍,看有没有遗漏的人。”

“报告厅长大人,中间那一队中有个好象是亚洲人的男子手拿着您亲笔签名的一张特别通行证,说认识您。”一个警察跑了过来向小河洋平报告。

“什么?拿着我签名的特别通行证的亚洲男子?”小河洋平一楞,两眼直直地盯着面前的警察。

“是的,我仔细看过,确实是您的亲笔签名。”警察肯定道。

“哦,把他的特别通行证拿来,我亲自看看。”小河洋平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的亲笔签名几时给过一个住在这普通公寓楼里的亚洲男人了。这几天虽然给了几十张亲笔签名的特别通行证,可那都是送给自己的老朋友要么就是经济巨头的,几曾把亲笔签名的通行证给过这样普通的男人呢,而且还是亚洲男人?

仔细端详了半天,小河洋平终于肯定警察送来的特别通行证的签名是自己亲笔写的。难道是自己哪个老朋友的儿子或什么亲戚,这张通行证是哪个老朋友送的?但就算如此,拿着特别通行证的男人又怎么会住在这样一栋非常普通的公寓里呢?

“这张特别通行证确实是我签名的。走,带我过去看看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会有我亲笔签名的东西?”小河洋平说着,跟在一个警察后面向三十米外起码被一百多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虎视眈眈包围着的中间那队十七、八个的男女走去。

可能因为今晚这现场的气氛太紧张而导致的吧,就连小河洋平和那个报告的警察自己也没发觉他们一步跨出去竟然有三米之遥,其实这正是杜明使用的道法而所致。

“你说的是哪个人?”小河洋平为了谨慎起见,在离王忠他们这个列队十米左右停下来了,而他身边有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在保护着。

“厅长大人,是我啊,H国的金大善,从事珠宝生意的,您还认识我吗?”王忠不等那个警察回答,双手抱着头说道。

小河洋平朝说话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批肩长发、戴着大墨镜的中等个头的男人正向他望来。“H国从事珠宝生意的金大善?哈哈,你小子竟敢戏弄本厅长?不对,那是我的一个朋友,你小子到底是谁?怎么有我亲笔签名的特别通行证?”

“厅长先生,我确实是H国的金大善啊。我戴了假发套和墨镜而已。”王忠叫道。

“去,给我过去两个人,把这小子的假发套和墨镜摘下来。”小河洋平吩咐道。

“啊?金先生,果真是你呀。你怎么住在这里呀?”小河洋平虽然是个贪婪的人,但同时也是个见识过很多场面的警察,虽然认出了王忠,但他出于职业的警惕性也只是停在了原地而没挪动脚步。

“唉,厅长先生,您不知道啊。”王忠脸上满是沮丧、后悔不迭的表情,“厅长先生,您知道的,象我这样的商人,大多常年在外奔波的哦,而你们日本,你们日本的某些服务项目可是全世界著名的。您说我这样常年不能回家的男人,能不在空闲时间找点乐子吗?”王忠说到这,两眼射出了只有很好色的男人才有的眼光,“嘻嘻,听说这一带有良家妇女从事援助交际(色情生意——作者注),而我对那些公开场合的此类交际已经没兴趣了,不干净的哦。所以,所以我就来这了,但化装了一下。没想到还没谈妥呢,你们却突然把这栋楼房包围了。厅长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难道你们要抓那些没有营业执照的女人?”

王忠身后的刘志华听了这番话,几乎晕倒在地——天哪,忠哥可真是能扯乎啊,这都是哪儿对哪儿呢?他要是开个空头公司去骗人,那肯定是见一个骗倒一个的。刘志华身后的杜明听了王忠的一番话,也是心里笑翻了。

“哦,哦,金先生,原来这样啊。哈哈……”小河洋平恍然大悟,而且竟然面带理解、同情的表情。

“呵呵,今后要想去找乐子,只要这姓金的家伙在东京,那自己就可以不用掏腰包了。哈哈,这倒是个意外发现。”小河洋平想到这,脸色缓和了下来,“金先生,你出来吧,站到一边去,关于你的情况我是清楚的,不是今晚我们要找的人。”

“是!谢谢厅长先生!”王忠走出队列两步,一声呼叫:“杜明!”

“什么?金先生,你……”小河洋平本来想问的是——金先生,你叫谁。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发觉自己已经莫名其妙地到了八米多远的王忠身边,而王忠手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手枪,正顶着他的脑袋上。同时,队列里有两个人也闪到了王忠身边,正是杜明和刘志华。

“金先生,你,你,这是开什么玩笑?”小河洋平虽然极力想使自己镇静下来,但声音还是有点打颤。

“厅长先生,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我的两个朋友有点麻烦,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王忠看着越来越多的警察包围住了自己三人,大声喝道:“你们都给我退后,退后。除非你们不想要你们厅长的性命了。”说着拿枪的右手顶了一下小河洋平的脑袋,“厅长先生,我不希望发生什么意外。我们三人的命可不能和您比哦。”

“退后,退后,你们全部给我退后。”小河洋平大叫着,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命丢在这里。

“这里的警察太多了,让他们给我前队变成后队,全部撤出这片地区。另外,厅长先生,你帮我叫一架直升机来,我们要离开东京。”王忠一脸杀气地说道。

“听到没有?你们按这位金先生说的办,立即给我前队变成后队撤出这里,让正在盘旋的直升机给我下来一架。”小河洋平现在犹如一只鹦鹉了。

“听到没有?山野.喜郎,现在我命令你为这里的副指挥,按我说的去做!”小河洋平见众警察们只是迟疑不决,没有太大的反应,只好指派他的心腹,同时也是东京警察厅的国内行动处的长官为现场副指挥了。

“听到厅长的命令了没有?大家全部给我前队变成后队撤出这里。对了,你,呼叫一架直升机下来。”山野.喜郎是小河洋平的心腹和死党,现在更是表现的时候哪有不听小河洋平的呢。

看着四五千警察前队改后队,慢慢地撤出这里,王忠等三人的心里暗暗高兴。看来这招还真是走对了,日本人的等级观念确实很森严,在场的四五千警察没有一个冒失鬼敢违抗命令向他们三人开枪。

一架武装直升机已经在王忠他们面前停了下来,机上两个警察下来后,慢慢退到了已经撤离的大部队后面。

“金先生,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小河洋平对王忠说道。

“什么?厅长先生,现在放你走?那我们还没走出东京,直升机就会被击落下来的。麻烦你和我们一起上机吧。”

王忠等三人押着小河洋平上了直升机。直升机正准备升空时,小河洋平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吧,没关系,但通话内容我们要都能听见。”王忠说。

“厅长,事情不妙了,自卫队刚接到首相府的命令,从现在开始负责整个东京地区海、陆、空的警戒。”手机里传来了山野.喜郎急促的叫声。

“啪”地一声,小河洋平的手机掉了。脸色也变得煞白。“金先生,金先生,你看,你看,你看这可怎么办?自卫队可不买我的帐啊,你,你还是放我走吧。”

王忠等人听了刚才手机里山野.喜郎的报告,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了。本来是东京警察厅和自卫队共同负责东京市的警戒的,而现在突然全部交由自卫队来负责,看来日本政府现在是铁定了心要对付他们三人了。那么现在虽然抓到了小河洋平作人质,但依旧解决不了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