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杀出东京(六)

江南疯子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支那小子,用你们的话来说,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也省得我们动手。你眼睛不要乱转了,今天这场面你们几人还能逃走生天不成?哈哈……”中年男人狂笑起来。 王忠估量了一下目前的形势,确实很严峻。连中年男人在内是二十四个人,其中有六个人手上端着微型冲锋枪对着自己三人,而除了中年男人手上没拿什么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支那小子,用你们的话来说,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也省得我们动手。你眼睛不要乱转了,今天这场面你们几人还能逃走生天不成?哈哈……”中年男人狂笑起来。

王忠估量了一下目前的形势,确实很严峻。连中年男人在内是二十四个人,其中有六个人手上端着微型冲锋枪对着自己三人,而除了中年男人手上没拿什么外,其他的十七个人的手上全拿着明晃晃的三尺多长的刀,和在河城见过的那个忍者使用的刀一般大小。先别说屋外是否还有这帮人的同伙,光眼前的这些家伙,那就难办了。如果是在室外那倒还可以考虑反击方案,但现在这三十多平米的房里,六把冲锋枪,另外还有十七把长刀对着,可就真的不好办了。而左边的杜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竟然闭着眼,好象真的准备束手就擒一样。

“你们是忍者?日本忍术联盟会的忍者?”王忠突然问了一句。

中年男人一楞,随即阴阴地笑了起来,“嘿嘿,果然不愧是中华国安部的。不错,我等正是忍术联盟会的!今天你们几个还是别打什么主意想跑了,嘿嘿……”

王忠大是困惑不解,不知道忍术联盟会的人怎么知道了自己的行踪。他不知道,其实在下午他从大使馆告别林安,翻后墙出来时候正好被从大使馆后面路过的小本正郎的一个秘书看见了。原来一星期前小本正郎在辽东省化城市的“清水一阁”宾馆被王忠等人抓获后,考虑其日本下议院议员的特殊身份,王长亮才命令王忠等人务必要留下他和Y国上议院议员华西.诺尔的命。王忠在抓获两人后,让丁松去给他们留下一点记号,要让这两人有生之年永远在医院里度过。丁松的家传武功中有一种掌法——风心掌,能让人中掌48小时后全身大部分肌肉坏死、麻癖,但又不取人性命而头脑清醒。在王忠率领鹰队的人去天京后,王长亮请示了高层后,觉得还是把两人放回去好,反正他们两人已经与废物无异了。小本正郎回到日本后就把自己在中华的遭遇向他的义父龟田铃谷哭诉了一遍。龟田铃谷没有子女,在小本正郎六岁时候就从街上的流浪儿中把小本正郎带回了家,并收为义子,视同己出。当下听了小本正郎的一番哭诉气得暴跳如雷,要不是这阶段忙着另一件大事,早就派人去中华找王忠等人报仇去了。万般无奈之下,他请来了日本最著名的述描画师,根据小本正郎对王忠等人的口述,把鹰队的大部分人只要他见过的都画了画像,并复印了几万份发给了日本忍术联盟会的直属忍者和公司的普通员工。只要在什么时候发现了画像中的一个人,那就奖励一年的薪水。小本正郎的秘书虽没有亲眼见过王忠等人,但对他们的画像是非常熟悉的了,谁不想那奖励的一年薪水啊。虽然王忠当时戴了大墨镜,但小本正郎的秘书还是觉得有点眼熟,而且又是从中华驻日本大使馆出来的,于是就慢慢地跟在了王忠的后面。按理说正常情况下王忠被人跟踪而没有发觉是不可能的,这跟踪与反跟踪可是国安特工们最基本的素质了,更何况身为鹰队队长的王忠呢。但这家伙跟踪王忠没采用一般的跟踪方法,而是通过关系联系了一些在街道上值勤的警察和便衣,让他们留心王忠的行踪,但不要跟踪下去。如此一来,难怪连王忠这样的人物被别人探听出了居住地址也不知道了。

“嘿嘿,支那小子,既然不愿意束手就擒,那我……”中年男人的话还没说完,站在王忠左侧的杜明突然一张嘴,一团白色气体袭向二十多个虎视眈眈盯着他们三人的日本忍者。在气体从嘴里喷出的同一时间,杜明一脚踢向王忠,自己也向边上飘去,把毫无防备的王忠踢得向他右边的刘志华身上撞去,“扑嗵”一声两人跌倒在地,紧跟着“扑嗵,扑嗵,扑嗵”二十多个忍者也全部倒在了地上,而身体象熔炉里的钢铁被融化一般,正慢慢地消失……而就在这时,“突、突、突”一阵冲锋枪声伴随着一串火舌从房屋西面的窗子外面扫了进来,子弹“啪嗒、啪嗒”全打在了墙上。

倒在地上的王忠和刘志华对电视了一眼,都暗道好险,刚才要不是杜明发觉了有人,那么现在的自己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了。两人掏出激光冲锋枪,随即向西面的窗口翻滚过去,而杜明看似没有动一下,但却突然到了被踢碎了的门边。杜明默念口诀,双手一挥,一团浓厚的气体封住了东面的窗户,就好象实物一样堵住了屋里光线的外露。随即向西面窗户下的王忠和刘志华两人伸出了两根手指,然后又指了指下面,意思是说刚才开枪的有两个人,而且在外边窗户的下面潜伏着。

王忠和刘志华明白了杜明的意思后,王忠随所脱下自己的外套裹成一团,手上暗运内力使劲向窗外扔去。“突突突”一片火舌果然从窗户下面斜击向王忠的外套,而王忠和刘志华猛然站了起来,对着窗户下面就是一通扫射。“啊,啊”两声惨叫声响起,窗外的两名偷袭者显然已被击中。

杜明在王忠向窗外抛出衣服的时候也动了起来,右手食、中指伸出,默念口诀,指向了东面被自己所发气体封住的窗户,一团淡黄色气体从他的两只手指冒出,穿破了白色气团。窗户外随即传来人在空中的一声惨叫“啊……”,显然有人从窗外的窗沿上从半空里掉了下去。紧跟着,杜明神色一变,竖起右掌,一团黄色气体劈向门外。“波”的一声,杜明双肩微微晃动了一下,而门外却传来一声惨哼,显见门外之人已受伤不清了。也不见有什么抬脚晃肩的动作,杜明就从紧贴墙壁的门的侧面忽然就到了门口,正面望象门外。

两个四十来岁一胖一瘦的中年人正站在门口一米处,而瘦的那个正手捂胸口,脸色潮红,显然刚才是他接了杜明的一掌而受了伤。

“你们是山田家族的?”杜明从刚才自己所发一掌接触的力道,觉得和前几天在天京郊外被自己所毙的那个山田家族长老会的长老山田藤野所发气劲非常相似。

“支那小子,竟然也知道我山田家族大名,哈哈。”胖中年人狂笑起来,笑到半中却突然打住了,因为他意识到面前这个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刚才可是让他的同伴受了伤,面色一整,问道:“你是中华修道者?”

“哼!你们山田家族的人我可认识不少。前几天还见识过你们的长老山田藤野。”杜明冷言道。

两个中年人相互看了看,心里有点恐慌。难道小本正郎等人所说情况是真的?原来他们在山田家族的身份是金护卫,同时又是山田家族长老山田藤野的弟子。前段时间山田藤野去中华国,他们原本是准备跟山田藤野一同去的,但后来因家族临时有紧急任务被族长派去了欧洲呆了三天。今天晚上小本正郎派人把他们两人找了去,说这次中华国之行自己被支那人给暗算了,同行的忍者也全军覆没,问他们的师傅山田藤野回国了没有。当听说山田藤野还没回来时候,告诉他两,他们的师傅山田藤野可能也和自己一样遭到了中华国国安的暗算了,并告诉他们,在中华国暗算自己的人已经到了日本,忍术联盟今晚准备去找那暗算自己的支那人,问他们去不去。两人急于知道师傅山田藤野的下落,所以想也没想就答应跟过来看看,也没来得及和山田家族说一声。原本他两人是想直接出手的,但考虑到嫌疑人是大雄.一平,也就是刚才那个领头的中年人他们发现的,而且即使自己想抢先动手,大雄.一平也不一定同意,所以两人就决定等把几个支那人抓住了再审问师傅的下落,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前几天见过师傅。既然这年轻人见过师傅,那么,那么师傅恐怕凶多吉少了……

“支那小子,你是中华国东海门的?”胖中年人问道。因为山田家族的道法和东海门渊源很深,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传自东海门的,而且东海门的道法比山田家族要强很多,所以几百年来在山田家族中流传了这样的一句话----遇到东海门人能躲则躲,能避则避。久而久之,山田家族对中华国修道界的认识好象只有一个东海门了,其他皆不足一顾而已。

“不是。哼哼,我中华国藏龙卧虎,岂是你等坐井观天之辈所能了解?”杜明懒得说自己的门派了,因为和山田家族的人交手几次,大多遇到过这问题。

两个中年人对电视了一眼,神情轻松了下来,既然不是东海门的,那就无所谓了。

“小子,你见过我师傅山田藤野长老?”胖男人问道。

“岂只见过而已。你们想知道他在哪儿吗?那等会我就送你们去见他吧。”杜明说完,双手一搓,两团黄色气体袭向两个中年男人。

两个中年男人没想到杜明说打就打,而且也没见杜明运功作势,乍然之间,匆忙举起双手发出了两团灰色气体。

“砰、砰”“啊、啊”响声同时响了起来。原来杜明趁和他们说话间,已把黄龙功提升到了第五层“龙游四海”。按杜明的现在的功力,比他们已死的师傅山田藤野还略胜一筹,更何况这下是突起袭击,而他又把黄龙功提升到了第五层,两人仓促之下运功迎敌,哪有不死的道理?“啊、啊”两声惨叫后,一胖一瘦两个中年人已经萎顿在地,生机全无了。

王忠和刘志华两人见到此番情形,不禁咋了咋舌。而就在这时,警笛声四处响了起来,由远及近地向这里传来。

“忠哥,我们快走吧,肯定是刚才的一阵枪声把警察给引来了。”刘志华看着王忠。

“你刚才不和我争执的话,现在可能已经到了东郊港口了。”话虽然如此说,但王忠心里却是很感激的,想起刚才的情形,凭他几十枪林弹雨的生涯也不禁暗道“侥幸”。如果刚才刘志华不是和自己争着殿后而跟杜明先走了的话,那么自己现在肯定也已经到另一个世界报到去了。“等等,我看看外面的情形再说。”王忠说着探头查看外面的情形。

这栋公寓楼所在地是一个正在开发还未完全竣工的住宅区,虽然前后左右已经有七、八栋楼房,但楼房与楼房之间起码隔了有二十米。而且因为还没有完全竣工,所以这整个小区的住户并不多。十把层的楼房大概也只住了十来户人。都不行了,明天肯定会成为日本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不过这小日本的快速反应还真行。”刘志华又恨又气,日本人也太小题大做了,这又不是战争,怎么把轻型火炮也弄来了,如此看来,说不定等会日本自卫队也要赶来,也许还会弄来导弹呢。

也不怪日本人如此大张声势,要知道这次东京大爆炸把日本人真的给吓坏了。这次东京大爆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初步估算是三百六十亿美元,直接经济损失是八百一十多亿美元,死八百三十二人,伤二百一十七人。世界上随便哪个国家遭遇如此惨重损失也会吃不消的,更何况这只是初步估算,还没有详细地统计。而大凡这类灾难,实际的损失肯定要比初步估算的损失大的。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日本人现在大概就是这般心理了。

“里面的人听着:这栋楼已经被我们警察包围了,你们都双手抱头,一个个排队出来。胆敢不听地,乱枪打死!”一个嗓音嘶哑的声音透过高音喇叭传了出来。好象为了震慑这栋楼里面的人,紧接着高音喇叭又响了起来“我是东京市警察厅厅长小河洋平,狙击手给我注意了,出来的人如果不按我刚才说的做,我授权你们可以就地射杀。”

“真是冤家路窄啊,忠哥,原来是这家伙在指挥!我们这房间肯定被警方锁定死了。天上还有几十架武装直升机在盘旋着,怎么办?”刘志华急切地问王忠。

“看来好象没办法了,难道今天我们真是陷入了绝境了?”王忠非常清楚目前的局面,紧锁着眉毛自言自语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